名起幻靈 第一百三十四章    餓死的妖獸

莫少甫緩慢的睜開眼楮,復雜的看著前方。

自己的老祖霸道的沒有辦法說,自己就沒有這麼的霸道過,自己往往跑的比較快。

哎!!~~

那還不是自己沒有家族,沒有後台嗎?

那一場遠古戰役透漏了一個重點,孤立無援。

不知道是都是孤立無援還是刻意為之。

也許就是刻意為之,借助天外異族除掉最強家族好讓自己的地位穩定。

可是消失的應該不止是莫家。

也許沒有消失,只是避世不出。

莫少甫在沉思,而這只龍鯨已經恐懼了,最近自己飯量變得很可怕。

經常餓,今天已經吞噬了一天的食物了。

而且就在剛剛把一只自己看不順眼的同類吞噬了。

可這一個時辰還沒有過,自己又餓了。

「哎!絕對的實力會帶自己解決很多的疑問的。煉皮,煉肉,煉筋。」

莫少甫回歸思緒,無量決全力運轉,這只龍鯨開始肉眼的速度枯萎下來,餓。

龍鯨飛速的闖進一個又一個同類的領地。

仗著自己修為不斷的吞噬著,可是人家打不過你還不會躲嗎?

這點靈智這些海獸還是有的。

在龍鯨撕心裂肺的吼叫中,變成病懨懨的樣子。

最後恐懼的吼叫中沒氣了,這聲音傳的很遠,很多海獸听到之後都驚恐的躲的遠遠的。

東方靜旋在龍鯨的尸體邊等了幾天,莫少甫破開一條路出來。

還沒有來得及高興「麻煩你了,把這龍鯨的骨架和皮還有血肉精華給提煉出來,這玩意很值錢的。」

「哼!不理你了,什麼態度!」

「那個啥!到了夢月大陸你就自由了,為了自由你這點事情不想做了嗎?」

東方靜旋跺跺腳,不情願的施展自己的修為把龍鯨這些東西提煉出來。

不情願的扔給莫少甫。

「走了!」

莫少甫控制著迷你跨海巨舟飛速前進。

一路上東方靜旋就一直在生悶氣,而莫少甫對此毫不在意,東方靜旋還是太小了。

等到了夢月宗,鍛煉幾年就成熟多了,到時候就不會這麼小孩子氣。

夢月大陸,臨近海域的地方有一個小宗門,這個宗門名為彩霞宗,以女弟子為主。

依靠著不多的修煉資源勉強在夢月大陸邊緣地帶開宗立派。

而如今到了上繳資源的時候了,可是宗門內的長老們都非常的頭疼,自己所在的上宗提一個無理的要求。

要求資源不夠可以用一名女弟子抵御,這事情一傳出去,很多女弟子們都憤憤不平。

彩霞宗開創不過千余年,宗門內勉強保持有一位元嬰後期修為的長老和三位元嬰初期修為長老。

可是這樣的實力完全沒有辦法對抗宗門內有元神強者的存在。

這一次因為沒有足夠的火靈符上繳,還會出現這種情況。

因為對付天外異族的緣故,導致火靈符在夢月大陸很稀缺。

可是制符大師還隕落了,這罪魁禍首就是自己的上宗使用的卑鄙手段造就。

極品火靈符,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煉制的。

「宗主,萬萬不可答應這些畜生的要求,我們的制符大師就是毀滅在他們手里面的。」

「可是,他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在不上交足夠的資源我們就要被滅宗了。」

密室之內一眾長老和宗主都眉頭緊皺,無可奈何的嘆氣,事情發生到這個地步。

和自己宗門的一位女弟子月兌不開關系,百年之前。

宗門之內的一名女弟子出外執行任務,被上宗一名長老的兒子看上,隨後就派人送來賀禮想要結親。

但是女弟子以自己修為太弱為理由推辭了,而十幾年前女弟子突破到結丹修為對方再一次提親。

可是被女弟子指著鼻子罵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對此對方勃然大怒,隨後自己的宗門一直不太平。

可是做為宗門的長老,也不好逼迫女弟子做些什麼。

如此環境之下,宗門內已經出現了一些不同的聲音,這一次宗門內的制符大師也因為女女弟子的緣故而隕落。

哎!想到這里,這些長老們心中悲憤無力和蒼白。

山道外,一名女子,平靜的踏上山道台階。

十幾年來的流言蜚語,讓她很透徹的看明白了人情冷暖。

自從自己喜愛的師父為了保護自己已經魂歸故里。

自己在世上除還有宗門的幾位長老最為掛牽,如果她們也死了,自己就是罪人。

海風吹來,樹葉上的露珠隨著女子的眼淚落到台階上面,帶去的是大海對女子的嘆息。

以及女子對師父的想念,密室外面,女子淡然自若的站在那里,靜靜等待長老們討論。

遠處的初陽灑下萬仗光輝,密室的大門緩緩的打開,幾位長老和宗主詫異這位弟子為什麼在這里。

「宗主好,長老們好,我已經決定嫁給涂賀家。望長老們成全,望宗主成全。」

女子干淨利索的說完,然後撲騰一聲跪在山道上面。

不算太冰冷的山道也沒有女子心里面冰涼。

幾人都是女子,相互望了望,緩緩的點點頭。

「謝謝長老,謝謝宗主!」說完起身,看著遠去的背影,眾人心中皆是嘆息。

很快彩霞宗就開始張燈結彩準備姑娘出嫁。

房間內的女子看著被打扮的美艷動人的自己,心里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外面的煙火已經放起來,莫少甫一看那有亮光。

指揮這跨海巨舟做最後的沖刺,跨海巨舟的速度多塊,不過片息就來到岸邊。

比海上還要濃郁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莫少甫如同幾百年沒有吃飽飯的叫花子一樣,滿足的吸幾口氣。

「哎呀,有肉香,還是妖獸的肉,我去這麼多。」

手一揮跨海巨舟變小收到儲物戒指里面。

「好香,」

東方靜旋跑的比莫少甫都快,二人飛快跨越百里路程,一看是宗門嫁女兒。

如此大事,自然是少不了山珍海味,看到如此多的好吃的。

不是好吃的太多了而是幻靈宗太窮了,再一看護山大陣也沒有開啟,就混進去胡吃海喝起來。

參見婚禮的散修也很多,但是一看到莫少甫如同餓死鬼一樣在那里狼吞虎咽,都躲得遠遠的。

「這夢月大陸也太富裕了靈果這麼大,還是百年以上年份的,就連酒都是靈酒,我去,我去,太不可思議了!」

莫少甫如同鄉巴佬進城,見什麼都新鮮,而且一路上因為瘋狂修煉,也沒有吃什麼東西所以很餓的。

「請新娘。」

莫少甫站在最下面,端個盤子大把抓著靈肉胡吃海喝,看著從自己面前走過去的新娘子。

還真有一點驚艷住莫少甫的眼楮,但也只是讓莫少甫多看了幾眼而已。

「你,看什麼看?」

一邊的同樣結丹修為的男子立刻怒喝聲傳來。

莫少甫定眼一看,手里面抓著果盤。

「新郎官啊!你娶回家難道不讓你的家人看嗎?」

隨口就回懟了一句話。

「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來吃東西的,難道還是來結婚的,」

莫少甫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對此還非常無辜的晃動了幾下自己手里面的盤子。

「你!你等著?」

這名新郎官沒有見過如此猖狂的修士。「我為什麼要等你啊!難道你要娶我,我去啊!你還好這一口,我去。」

「你找死」涂賀家徹底怒了。

「哼,哼。」

新娘子倒是被莫少甫那言語給逗笑了,這一笑,周圍的很多男修們都失神了。

「那個啥!你看看這麼多道友都看你的新娘子了,你是不是要說他們都找死那?」

「滾,有多遠滾多遠!」

莫少甫沒有想到這夢月大陸的人物都這麼的可怕,這麼的不講道理。

心中已經有點怒意了。

「我說你這個人動不動都罵人那?滾什麼滾?你想滾嗎?」

「我想啊!你敢嗎?」

莫少甫的小暴脾氣立刻就起來了,「滿足你。」

莫少甫一個晃動消失在原地,在一群人匪夷所思的注視之下,一腳送他飛天了。

高台上的一位長老立刻晃動到莫少甫身邊,悍然出手。

莫少甫隨意一晃動躲開攻擊,「嗯!」

「你也想飛嗎?」

莫少甫看著個只有元嬰初期修為的長老。

拳頭一出,台階碎裂自己被一股大力擊打出去。

「元嬰修士!」

周圍人下意識的退後幾步,莫少甫無所謂的看著自己手。

「就算你是元嬰修士也要認栽。」

莫少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拉到高台之上。

「我不管你是不是這個丫頭師父死之前請來的高手,就算是今天你也要認栽,老實一點饒你一命,如果。」

莫少甫開始運轉修為抵抗,發現自己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就以掙月兌。

涂賀家拉著新娘子惡狠狠的來到高台之上,瞪著莫少甫。

而新娘子關懷的看著莫少甫,遠處東方靜旋站在空地上為所欲為的在哪里吃東西,沒有人可以看到她。

莫少甫想要求救,可是看到東方靜旋那幸災樂禍的眼神,話到嘴邊有咽下。

「涂長老放了這位前輩,我會老實的。」

莫少甫被這聲音拉回視線。

然後用驚奇眼神的看著這個新娘子。

「誤會誤會,我不認識她,我只是餓了吃東西吃嗨了而已。還有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張慧婷前輩可以叫我慧婷,」

「好名字,有慧,帶表智慧,婷,亭亭玉立,這名字好。」

莫少甫懸浮著被抓著,贊嘆著。

「謝謝前輩。」張慧婷微笑著點點頭。

涂賀家怒火中天,說時快那時快,一個健步而去。

要給莫少甫一個巴掌。

東方靜旋立刻扔掉自己手里面的食物,橫跨而來。

但是距離就是有點遠,莫少甫反應也快,趕緊低頭,巴掌沒有挨著但是頭卻是挨了一掌。

東方靜旋連忙捂住自己眼楮。

「大發了大發了。」

那位元嬰後期巔峰修為的長老震驚的看著出現在莫少甫身邊的小姑娘。

為什麼會捂住自己的眼楮,而下一刻他要捂眼楮了。

那是什麼修為自己完全看不透,這好像是自己見王家的老祖時候還有的感覺。

我是不是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了,這位長老還在心中思量的時候。

莫少甫憤怒的抬起頭眼楮微微泛紅,「東方靜旋給我封了這里,今天我要老虎發威了。」

莫少甫嘶吼著,沖破這我長老的束縛,東方靜旋手一揮。

不敢看莫少甫那發怒的眼楮。此時周圍的人也被這聲音吸引。

很多人到望這邊看去,可那都是看去東方靜旋那絕美的容顏。

就連張慧婷也有點覺得東方靜旋有點太美了。

「沒意思。」

隨後轉過身,莫少甫一步一步靠近涂賀家,

「哎!本來你大婚的日子,但是我也大概明白了你這是豪取搶奪啊!

有句話說得好,士可殺不可辱,我只是和你搶過來的新娘子說幾句話而已你就這麼的激動,干什麼?」

看到對對方無形的氣勢壓倒而來。

而那位涂長老已經恐懼了這里已經被封印就連秘傳的方法都無法傳出去任何消息。

看來那個小姑娘就是一位渡劫修為。

我去自己是招惹了什麼人,出門帶一個渡劫修為的。

「爹,救我救我!」

莫少甫無所謂的搖搖頭,「你問你爹敢嗎?他敢嗎?不害怕滅族嗎?」

「啊!」

涂賀家看著自己坐在那里動都不敢的老爹,心中已經絕望。

「你給我一巴掌,我給你萬倍想報」

莫少甫一拳而去,涂賀家飛起來,莫少甫身影飛速移動。

「做人不要太高傲,做人不要這麼勢利眼,做人你不要太高調,做人要主動承認錯誤,知不知道。」

莫少甫一邊打一邊說。

看的張慧婷心花怒放,沒有想到自己今天還可以遇到貴人。

周圍的弟子們已經懵了,這是什麼和什麼?

「我錯了,我錯了,」

莫少甫落地無奈的甩甩手,「早知如今何必當初那?」

看一看自己手上的血跡,問東方靜旋要手帕。

「沒有,我才沒有那玩意,我還沒有長大。」

莫少甫搖搖頭。

「給!」莫少甫接過張慧婷的手帕擦了擦手背。

「謝謝了,回去就麻煩你自己洗洗這惡心的血。」

「嗯!」

「走吧!吃也吃好了,看也看好了。」「嗯!」

東方靜旋手一揮封印解開,眼看莫少甫準備走。

彩霞宗的幾位長老立刻起身,「前輩,可否逗留幾日,好讓我們一表謝意。」

莫少甫腦子一轉,自己和東方靜璇也是就這麼走了,他們一定會報復的。

「好吧!那我們就停留幾日。」

莫少甫點點頭。

「那麻煩張慧婷道友給我準備一下休息的地方。」

「好!」

涂長老帶著自己兒子飛速離去。

山路上面,張慧婷很尊敬的一個勁的叫莫少甫前輩。

「我再說一遍,我說不一定還沒有你大,而且她是我遠方表妹,我出門在外不容易,所以還帶上這個保鏢的。你可以叫她前輩。」

張慧婷看著比自己還小幾歲的東方靜旋說什麼也叫不出口。

「那,你叫什麼名字。」

「莫少甫,隨意一點可以叫我莫道友。千萬別什麼莫大哥的,不太好。」

「那莫道友,來自那里。」

「保密!」

莫少甫可沒有想要告訴她自己來自那里。

「是我冒昧了。」

在張慧婷的帶領下很快來到張慧婷自己的住所。

「這個房間是我師父以前留下的,今晚就委屈二位了。」

張慧婷說完就準備離去。「等一下,就一張床,」

「當然是我的了,你沒有注意到嗎?這房間是一個女子的房間,床當然也是我們女孩子的床。

而且還是粉紅色的你一個大老爺們不覺得娘嗎?」

張慧婷站在一邊看著二人斗嘴,羨慕的同時也有點失落。

「我去,有一句話在什麼時候都不會過時,為女人和小人難養也,要不是為了人身安全我打死也不會帶你。」

「是嗎?你沒有看到很多人都迷醉在我的容顏里,帶著我就是你的福氣。」

莫少甫無語這個東方靜旋學的太快了。「是嗎?你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嗎?好了,好男不跟女斗。

張道友給我找一個修煉的地方,我去打坐冥想一個問題,一個深刻的問題為什麼為女人和小人難養也!」

說完拉住張慧婷逃離這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