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月之約 第二百八十二章    街道《中》

忽然發現,這些低階修士中,他們過的充滿人情味,莫少甫啞然一笑,忽然想起自己墜落到夢月宗外門,雜役弟子地方,那一個弟子對自己惱羞成怒。

甚至于不惜大打出手,莫少甫現在懂了,他是從這個充滿人情味的地方走出去的孩子,他對那些人有很深的感情。

都說弱者會抱團取暖,而強者不需要,可是強者修煉到最後也許就留下了自己一個人。

試問自己真的開心幾天?

自己一直被靈石的問題所困擾。

除去提升修為,賺取靈石,自己有幾天是真正意義上去開心的度過。

如果說以前的自己是不懂事,那麼現在的自己是不是經歷的多了,很多事情是不是想開了?

可自己擁有什麼?童年的回憶中只有公孫寒韻和大伯那絮叨。

沒有這些孩子這麼幸福,最起碼他們身邊有自己最親的人在陪著自己走了最美好的年紀。

莫少甫自己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喜歡靈石,因為缺少安全感,靈石就是修煉資源,有了修煉資源就可以不斷的提升自己的修為。

有了強大的修為,就可以給自己安全感。

可卻少了那麼一絲溫暖。

那些孩子的資質大多數都很普通,修煉到結丹修為,有可能就很難在進一步。

可是他們也許會有很大幾率找到自己想要依托一生的人,因為修為很難在進一步,多次嘗試之後他們就會選擇妥協,普通修士都是如此,資質限制了很多修士。

資質是什麼?莫少甫自己也說不上來。應該借鑒這個記憶力吧!

凡塵間有考取功名這一說,考取功名第一步都需要驚人的記憶力,如果連書里的知識都記不住,如何給自己打好基礎,當然還有有悟性,和理解能力。

缺一不可。

寒窗苦讀十年,拋開那些弄虛作假的一部分人之外。

能夠高中的那一個不是資質極高。

有的人默默無聞考取多年,排除極少部分是那些奇才怪才之外,所不被當時的世俗理解。

那些默默無聞的人,他們沒有盡全力去考取嗎?

不,他們比任何人都用功,可是用功還是比不過天賦,他人看一遍都會記住的東西。

你需要花費十倍代價去記住,這就是第一步時間差,時間上你就落伍了這麼多,那里還追,記不住那麼多東西,如何去理解,參考。

所以很多時候,不是那個人沒有努力而是他敗在天賦上面。

他人十年苦讀,而他需要百年苦讀。

這就是命。

修士也是如此,相對好的資質,理解能力,感悟能力,還有對功法的親和度都極高,修煉一年都需要你百年去追。

普通修士如何去追?

那就會說普通修士就是不行嗎?

不,他們只是敗在了天賦上面而已,他們付出的努力比你多太多倍了,只是人們往往只看結果,而不看過程。

也對,成王敗寇,很多時候,事實是成功者書寫的。

但是莫少甫看著這些普通的修士,依靠這自己的努力,不斷的去試圖突破命運的枷鎖,他們的勇氣是值得尊重的。

有時候,作為孩子也許會想,父母為什麼一定要我修仙,有這能力去世俗間當一個土皇帝,或者土王爺不好嗎?

也許父母的私心是想讓你多陪陪他而已。

人很孤獨的,任何人都很孤獨。弱者孤獨,強者一樣孤獨,而對抗孤獨的最好的辦法也許就是有了依靠。

孩子依靠這父母,父母依靠這孩子,在這殘酷的修真界,存留了一絲

溫暖。

試問,孩子如何依靠父母,孩子依靠父母比自己修為高,力氣大,而父母依靠的是孩子還小,一切都充滿了希望。

大家都在這希望里面寄托了自己的希望。

莫少甫經過一個地攤,隨意的拿起一個東西看了了,輕輕的放回遠處,對方只是看了莫少甫一眼,就不在理會,周圍還有不少人在對著攤主提問和討價還價。

攤主是一位築基後期修為的男修,還間接的修煉過肉身力量,他身邊的是他的道侶,築基初期修為。

明顯剛剛提升上來沒多久,氣息還不是太穩,身邊的孩子是一個五六歲的男孩子,正在拿著一本古籍看。

女子長相算不上漂亮,但是很溫柔,靜靜的看著周圍的人,也在時刻注意周圍人拿起的物品.

莫少甫不知道他們住在哪里,小男孩體內沒有任何靈力,說明還沒有修煉。

對于他們來說,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

這樣存在的家庭還有好幾個。

「老板,這個都破碎了,五十個極品靈石如何?」

莫少甫看到自己身邊挑物品的一個中年大娘模樣的修士。

對方也是築基中期左右的修為。

「哎!大姐,我夫君剛剛都說了,這靈器只是煉制的時候,不小心破碎的一個角,並不影響使用,況且這樣的價位已經是最低的了。」

莫少甫看了一眼那位大姐手中的物品,沒有說話,自顧自的在挑選。

確實這物品雖然破碎了一個角,卻整體來說不影響使用,也許是煉制的大師覺得這物品賣相不好,就低價處理了。

「在便宜一點點如何?四十五個極品靈石如何?」

溫柔的女子為難,這個時候莫少甫咳嗽了一下「我出六十個極品靈石。」

溫柔的女子立刻看向莫少甫,一看到莫少甫穿著夢月宗丹道峰丹師的道袍,神色立刻變的有點遲疑。

那位大娘也注意到莫少甫,在確認了莫少甫身份之後,對方識趣的沒有刁難,而是把東西放回原處,莫少甫拿起那件物品,遞給溫柔女人六十快極品靈石。

就往一邊走去。

攤主看了莫少甫一眼,也沒有在留意什麼。

可女子卻看著靈石,眼神中藏不住的是開心。

對于他們來說,一晚上賺取十塊極品靈石都是天價了。

莫少甫的存在和滯留以及離去都沒有對他們夫婦二人造成什麼影響,一如既往的開始接下一個客戶。

莫少甫在這周圍的攤子邊轉悠,自己好久沒有這麼放輕松的去轉,上一次在地攤邊買東西還是那幻靈宗的山門下。

遇到的一個被人揍的少年,只是不知那位少年現如今在那里?

時間過的很快,慢慢的天都快亮了,而這些擺攤的人也開始陸陸續續的收攤。

莫少甫見人已經準備離去,自己也悄悄的離開,只好奇他們住在那里,就站在距離他們很遠你的對方,靜悄悄的看著,不動用一絲一毫的神念。

而是依靠自己的耳力和眼力,靜靜的觀察。

周圍擺攤的看到有人開始收攤子,也開始陸陸續續的收拾,不過片刻,就收拾好,開始往城門外走去。

莫少甫隔著很遠,慢悠悠的跟著這群人。

隨即他們匯入人群,分散開來,莫少甫就一直留意那位溫柔女子和她的夫君以及孩子。

如果不是莫少甫眼力極強,他們混在這來來往往的人群中都會消失不見。

城門外,這個城門不是往夢月宗方向,而是背對這夢月宗,距離城門外百里左右,一處不起眼的大樹下面,有一

個不起眼的帳篷。

人影就消失在帳篷里面。

那里面有很微弱的傳送波動。

莫少甫換了一件衣服,遮擋住自己氣息,短劍匕首催動,自己就出現在帳篷里面。

隨即隱藏身影,而後收去短劍匕首的力量,隨著傳送陣消失不見。

隨著傳送陣傳送走。

一處村落,在村口莫少甫隱藏的身影和這一群人一起出現,這里距離那座城池距離數萬里遠。

也難怪他們不起眼,而是他們離開這麼遠的地方來休息。

村子里面,有很多小孩子,也還有一些煉制丹藥的,煉器的。

五花八門,至于水平,中上等左右。

村子周圍有不錯的陣法環繞。

一般的元神修為不留意是發現不了這個村落的異常。

孩子們在嬉鬧,而這些隨著父母一起回來的小孩子,明顯比較疲憊,就隨自己父母回到自己住處休息。

莫少甫靜靜的看著這一處世外桃源,這里面沒有多少修為高深之輩,最高修為也只不過是一個元嬰後期修士,還是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女乃女乃。

明顯是壽元不多的樣子。

其余的一些都是元嬰初期左右的修士,在警戒村子的四周。

村子不大,也不小,大概數千人左右,算是一個大村子。

陣法中陸陸續續的還走出不少的人,他們有的是藥徒打扮,有的是雜役打扮,他們的出現,周圍很多攤主都圍上去,去瓜分他們手里面的東西。

練廢的丹藥,殘缺的靈器,等等。

村落很有生機,小孩子在歡聲笑語的嬉鬧。

甚至于還有炊煙升起,也對,這里面還有沒有修為的孩子,他們需要吃飯。

算是一處隱居于此的世外桃源。

莫少甫靜靜的一個人在這村落中慢慢的走,沒有人能夠發現他,他羨慕,也向往。

孩童時期,只有自己和公孫寒韻在一起玩耍。

大多數二人都是在山上玩耍,很缺少玩伴。

而這里的孩子很開心他們有很多的玩伴。

莫少甫沒有想去打擾這里的世外桃源,也許這里時常發生有人離世的事情,在村落的外面不太遠的地方。

就有墳地,村中還有祠堂。

看來這里的修士看待生死看的很透徹。

這樣的想一想,修仙也不是那麼的向往,仙壽元幾萬年都是很隨意的,活個幾十萬年都很正常。

不要說幾十萬年了,幾百年對于一個村落來說都是滄海桑田了。

修士追求的是修為的極致,和戰力的極致,以及壽元的無盡,可是最後好像就留下一個人,那樣想想是不是有點可憐了。

人世間,生老病死,乃是萬物循環,而修士卻偏偏奪天地造化,改變自身的命運。

到底是好還是壞?

莫少甫坐在村落中心的石磨上面,這個石磨和自己在山水鎮,大伯家里面的那個石盤很像,周圍還在的追打,遠處丹爐的爆裂,還有男人們在那里大聲交談。

莫少甫沒有想到過,修士可以過的這麼凡塵。

忍不住心中也有點向往。

他很享受這種熱鬧的場景,但是前提是不能夠讓人發現了他,現如今可以催動短劍匕首部分力量的莫少甫,可以在這里做到任何人都發現不了他,這樣的莫少甫逐漸放下了部分累贅,開心的看著周圍一切。

如果說莫少甫是客人,也不對。

客人一般和主人一起進餐的,而這個客人卻靜靜的在劇中看著,心中向往,卻沒有資格踏入。

平凡的人,也許有平凡人的好處,不必擔心周圍人利用你,大家基本上都是在同一個環境下,利用你得不得什麼好處。

也許自己對自己要求太高了。

公孫寒韻是公孫家族的這一代天驕,公孫家族是什麼?

公孫家族傳承不知道多少萬年,從上古之時到現在,天知道經歷了多少?

這樣的家族是多少人一輩子都高攀不起的。

在加上公孫寒韻還是公孫家族這一代的天驕,這感覺就是在拔龍的逆鱗。

以前,包括現在也一直要求自己,飛速的去追公孫寒韻的步伐,可自己就算是擁有逆天功法,非常好的運氣,可還距離公孫寒韻很遠。

莫少甫在深思自己是不是太沉迷于修煉,變強,可是不修煉不變強自己就沒有資格去繼續這麼沒心沒肺的去和石天羽還有郭珂去玩耍。

好矛盾的問題,自己實際追求的東西很簡單,可是為什麼想要完成就這麼難?

修真界的爾虞我詐,甚至可以說這個世界的爾虞我詐,讓莫少甫有點疲憊了。

可能有事越是簡單的東西,越是不容易得到,很矛盾。

就連自己也矛盾,極想去享受生活,卻還有去保護生活。

沒有實力,基本上生活也很難保護,就如同美好願景是一樣,沒有實力,那里還有美好願景。

可是他們卻活的這麼開心,也許問題點,出現在自己剛剛開始給自己定的目標太長遠,現如今的自己不得已繼續前進。

不遠處的孩子,舉著大風車,都可以開心一下午,甚至是一個月,而自己修為和戰力都這麼強了,還是悶悶不樂。

試問自己,多少年都沒有真是的開心過了。

時光飛逝,自己也許應該單獨的陪一陪石天羽和郭珂,還有東方靜旋了。

特別是東方靜旋,這些年一直以大姐姐的姿態,想必她自己也很累,也許和自己打鬧就是她認為的陪伴吧!

東方靜旋和自己最熟,最親近,最知根知底,也是自己。

而此時東方靜旋的聲音在莫少甫識海響起

「莫少甫,你不要這麼自戀好不好,你是不是欠打了。」

莫少甫啞然一笑。都快忘記自己和東方靜旋之間存在著心靈感應,之前感應不到,應該是她去商談事情,現如今出了密室,兩個人的感應就從新建立了。

「那你過來打我啊!」

「你,你等一會,我就過去。」東方靜旋對周圍的長老交代了幾句,就消失在夢月宗議事大廳。

「東方靜旋,記住隱藏起來自己,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處世外桃源,我可不想因為我的緣故,而把這個世外桃源給毀了。」

東方靜旋沒有搭理他。

只是幾個瞬移就出現在莫少甫身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