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月之約 第三百一十一章驚雷(中)

莫少甫恆古不變的表情,一直在默默的忍受這讓常人難以煎熬的痛苦,只是這點痛苦和當初煉骨比較就小巫見大巫了。莫少甫擔心這丹爐會不會炸了,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們體力不支,還有秋斷水可以頂一下,但是丹爐炸了就功虧一簣。

靈海現如今恢復如初的同時也擴大了幾倍有余,金丹也變成懷胎十月的孕婦肚子一樣大小。散發這紫金色的波紋,自己體內現如今就剩下四色劫雷在不斷的吞噬著乳白色霧氣在不斷的壯大自己,從外表看,莫少甫已經如同皮包骨頭的老頭,就連骨頭也已經變成了腐朽,如果不是還有修為在靈海散發這生機波動,莫少甫看著和腐朽死去的千年尸體一樣。

等,莫少甫也在等,等丹爐承受的極限,也在等灰白色霧氣把自己骨頭徹底腐蝕完在,這樣自己等同于再一次煉骨一次。

深夜,漫天繁星,無盡的星光在這一刻變成了肉眼不可見的星光長河匯聚到莫少甫身邊。

自己一百三十六個穴位瘋狂吸收這無盡的星光,同時自己體內的骨頭也被灰白色霧氣腐蝕成為塵埃,可是莫少甫沒有變成一攤肉泥,無盡的星光匯聚到骨頭消失的地方,而此時四色劫雷在莫少甫示意之下,剎那間就把灰白色霧氣驅逐到體外。

灰白色霧氣剛剛接觸一下丹爐,丹爐就消失,東方靜旋眼疾手快,大手一揮,手中發決不斷變化,把灰白色霧氣封印,可是莫少甫卻不見了。

因為莫少甫知道自己外面的衣服早已經消失不見,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前提之下,催動短劍匕首就消失不見。

深海中,莫少甫開始了吐納,深海中蘊含著超越了夢月宗內門幾十倍還濃郁的天地靈氣瘋狂匯聚,自己全身的毛孔打開,隨著金丹的旋轉而瘋狂吐納天地靈氣。

在東方靜旋開始找莫少甫的時候,莫少甫已經提前穿好衣服,靜靜的站在海面上,感受這自己的不一樣,破而後立,不準確而是叫浴火重生,可惜自己得不到鳳凰族的血脈,如果可以得到一滴血脈力量。自己也許有辦法讓自己的肉身力量沒有上限的提升。

沒有上限,沒有極限,沒有制約,只要資源夠就火力全開,盡情的提升肉身力量。有人會說肉身力量有極限。

可你卻不知,有的妖獸生下來還沒有修為,肉身力量堪比真仙,如果稍微修煉一下,就是處于瞬殺真仙,依靠的就是肉身力量,這肉身力量就是極限了嗎?qδ

斐然也,普通的凡鐵經過千錘百煉,還是比不過天外隕石的硬度,你認為的極限也許就是他人的起步。

莫少甫自己擁有這逆天的功法,可以讓自己不斷的突破所謂的極限,修為不變,現如今的自己看似還是結丹後期巔峰修為,可是自己的金丹拿出來都可以當極品靈器使用也許比五品靈石的硬度還高。

如此硬度,那里還會在意什麼元神修為的威壓,拿出來砸死他。也許是現在的修為體系太水了,也可能是修煉體系遺失了一些。

最有可能就是這天地靈氣濃度下降了很多,跨海巨舟行駛這麼久還到達深海區域,這里的天地靈氣看似比夢月宗內門的天地靈氣還濃郁很多倍,可是你看看這麼生活的都是什麼妖獸,海洋里面的妖獸,體型都是巨大無比的存在,所需要的天地靈氣自然要比同界修士多很多倍。

傳聞上古時期,天地間都存在仙氣,仙氣才是最滋養修為的存在。可惜那是上古時期。

還有就是自己的骨頭不是無堅不摧,在灰白色霧氣腐蝕之下,幾天的時間就變成了渣,這灰白色霧氣厲害,當然在平時不可能有這麼濃郁的灰白色霧氣,這是莫少甫刻意為之,特意就是把灰白色霧氣集中,還有自己沒有讓生機恢復自己,如果骨頭里面蘊含強大的生機,也不會這麼快就被腐蝕掉。

向往那亂煙島秘境,不知道那位前輩以前是什麼修為,肉身這麼多年都沒事。自己還有很多的路要走千錘百煉不要怕只要自己不放棄自己,成為強者的機會還是屬于自己的。

遠處飛來幾道流光,看清來人,莫少甫活動了一體,暫時不方便回到跨海巨舟上面自己現如今要吞噬海量的天地靈氣來恢復體內空空如也的丹田。

「哥哥,你,你。」劉裳裳也是修煉肉身力量,對于肉身力量最為敏感,莫少甫這若有若無的氣勢,已經讓她頭皮發麻。自古以來就沒有見過像莫少甫這樣玩命的對自己這麼狠的修煉,把自己當做丹藥一樣煉。

郭珂和石天羽兩個人只是感覺到莫少甫的氣息深穩了許多,其他的感覺不明顯。

莫少甫抬頭看向天空,自己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身上一百三十六個天穴位在瘋狂、、、抽取星光力量,不只是如此,自己識海也在吞噬,仿佛肉身力量的提升也帶動了神念力量的提升。

郭珂和石天羽都往前走了一步,可是看到對都想對莫少甫說什麼,郭珂被石天羽推出了,「哎呦,莫少甫這次你跑的很快嗎?這衣服也換的真快。」莫少甫燦燦一笑,「當然了,我莫少甫可是賣藝不賣身,你想看,掏錢,一億極品靈石,我讓你看看我光著膀子的樣子,如何?這個價格公道不!」

劉裳裳往後退了幾步,安靜的看著莫少甫和石天羽還有郭珂,「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記得你欠石天羽很多的靈石,你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不用嗎?」

石天羽被郭珂這麼一提醒,似乎也想到了什麼?隨即壞壞一笑。「莫少甫,你欠我的靈石什麼時候還?」

「不還了,老子都把一輩子都搭進去了,還還個錘子鬼?石天羽你想多了。」石天羽還想說什麼,莫少甫對著虛空到了一拳,東方靜旋緩緩的從虛空中走出來。

「不錯,現如今你可以發現我,這一拳的力量過于分散,如果過一段時間適應,你的實力會再一次提升。」莫少甫沒有說話,這次提升力量也還算順利。

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皮肉之苦始終是皮肉之苦,沒有生命危機,也沒有任何尊嚴的損失,這不是最小的代價換取了最高的利益嗎。

在加上自己現如今是最天時地利人和之時,可惜肉身力量需要時間去適應,還能夠再次提升,不然想在提升一點點都是痴心做夢。自己肉身力量可以說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東方姐姐好,」「東方姐姐好。」郭珂和石天羽親切的語氣,讓劉裳裳站在一邊不知所措,莫少甫搖頭苦笑,往後退了一步。

「嗯,你們幾個玩,切記不要離跨海巨舟太遠,你們修為有限,可以激發身份令牌的力量有限,切記安全第一。」

東方靜旋話音剛落,人就消失不見。

跨海巨舟,第六層甲板,杜山所在的房間,東方靜旋出現。「見過太上長老。」杜山帶著自己的徒弟本來在收拾房間。「峰主客氣了,這一次你幫了大忙,這一枚玉筒對你應該有用,給你了。」

這是東方靜旋封印自己的全力一擊的力量,杜山接過玉筒。「多謝太上長老。」說完還畢恭畢敬的接過玉筒。

「無妨,韓本雨以後還是離那個徐良德遠一點,徐良德不是什麼好東西。」東方靜旋留下一句話就離去。

海面上面,趁著滿天星光,莫少甫全力運轉功法,抽取天地間的靈力,星光力量,天地力量,還有蘊含在海洋中的生機,如果是平時莫少甫是感受不到大海的生機,可是在這個時候自己功法前所未有的活躍,自然而然的運轉古象決,一只可以堪比山峰的虛幻大象鼻子對著海面一吸,無盡的生機匯聚到莫少甫身上,匯聚到莫少甫全身所以的經脈中,丹海中,骨頭中,五髒六腑中。

隨著心髒的跳動越發的有力,自己體內的血液似乎要被點燃,莫少甫對著三女一揮手,一股柔和的力量就包裹了三人,莫少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自己忘記了自己肉身力量的提升,也激發了血脈的再一次自我淬煉。

現如今自己擁有海洋作為生機的提供點,完全不擔心自己生機不夠。

這一次血液燃燒,來的很快去的也很多。這一次只是簡單的燃燒一邊,提純效果不是太好。

只是讓血液中蘊含的生機了提升了幾倍而已。

隨著時間推移,丹海飽和,肉身中所需要的生機飽和,最後就是催動四色劫雷再一次全身淬煉,逼出灰白色霧氣。

時間過的飛快,幾人都站在石天羽羅盤所化的虛影上面,靜靜的等待。

東方靜旋伸著懶腰,環顧四周,準備入睡,幾天幾夜都在催動丹爐,對她也有一點負荷,可是想到莫少甫,心靈感應之下,莫少甫離自己這麼遠了。

他們幾個干什麼?東方靜旋一個晃動消失不見。在出現已經在幾萬里之外,可是這個出現的人影也只是東方靜旋留下的殘影,半個時辰之後。

「你們幾個快回去,過不了多久就超出了跨海巨舟的感知範圍了。」石天羽看了莫少甫,和郭珂對視一眼,手中羅盤催動,消失在原地。

東方靜旋靜靜站在海面上面,等著莫少甫,時間飛逝,就連東方靜旋也開始逐漸失去對跨海巨舟的感知。

第二天中午,石天羽和郭珂二人都盯著羅盤上面的紅點,那個紅點已經快要到了羅盤力量覆蓋範圍的極限了。

如果在過六個時辰,就連東方靜旋也會失去對跨海巨舟的感知,那個時候。他們回來的機會就凶多吉少了。

一直到深夜,石天羽等不了。推開自己房門直接找秋斷水去了。

跨海巨舟最上層,石天羽看著秋斷水,秋斷水也皺著眉頭。「石天羽,這情況你為什麼不早一點給我說,現如今我就算是調動跨海巨舟的所有力量也找不到他們兩個了,不過沒事,東方靜旋實力這麼強,在這深海區域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可能為了應對秋斷水說的話,跨海巨舟之間吞噬了一只渡劫巔峰修為的妖獸,在這深海區域,渡劫修為的海獸隨處可見,甚至于連玄仙修為的海獸都有,每一個海獸身體的寬廣無比,最小的海獸也堪比一座山峰,而最大的海獸,當最小的海獸遇到最大的海獸,就如同人遇到了高山是一樣的。

哎,石天羽也無奈,是自己太過于信任東方靜旋了。只是沒有想到他們兩個耽誤這麼久。

「秋姐姐還有其辦法嗎?」

面對石天羽的質問,秋斷水想了片刻,「應該問題不大,東方靜旋也有對這個跨海巨舟的操控權,可以感知的距離很遠,他們不會有事的。」石天羽離開第七層甲板。郭珂在第三層甲板上面等著石天羽。

「如何?」「哎一言難盡,我當初就應該留下後手,現如今好了,被動了。」

郭珂也沉默不言,「沒事,莫少甫這個人福大命大,還有東方姐姐在他身邊,他們兩個在一起不遇到真仙就沒有生命危險。」石天羽沒有在說什麼。

「郭珂,你就真的不擔心他。」「我擔心他,你天天都擔心他,我還用的著嗎?」石天羽再次咬著自己的嘴唇,「其實你不知道莫少甫這個人壞的狠,他不但壞而且鬼主意還多,一個不小心就著了他的道,你不知道他最近做的事情,真的把我氣死不可。」

郭珂只是靜靜的听著,陪著石天羽在甲板上面溜達。

「郭珂,你不好奇嗎?」「好奇,很好奇,可是我想了想,如果很生氣的事情就算了,你都知道了十有八九你應該也把莫少甫打了一頓,我就當做不知

道了。何必在為這個事情而生氣?」

石天羽忽然覺得好有道理,是啊,自己把莫少甫已經打了一頓,而且還警告了莫少甫,自己本身也氣的不行,還是郭珂聰明。

「哎,無奈。」郭珂拉著石天羽,二人往第一層甲板上面走。

最近海面的天氣非常好,也可能是跨海巨舟速度太快的原因,完全的避開了不好的天氣,最近這段時間的天氣都極為好,最好的還是晚上了,一望無際的星辰,浩瀚的星海,讓看著的人時常發呆。

「那不是程平嗎?他們在甲板上面住?」郭珂看到了程平,覺得奇怪,按照郭珂的認知,程平他們應該在甲板下面的船艙中,可是可以居住在第一層甲板上面。

「我托人幫了他們一下。」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他們運氣這麼好。」

「那里好了,程平對你念念不忘,而你已經心有所屬了可憐的還是程平本人好不好?」

「石天羽,這不是運氣,這是先來後到,我認識莫少甫在先,認識程平在後,而且程平是有人喜歡的,只是他自己不願意承認而已。」

「他的那個師妹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我有一身被動技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