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終于解毒

作者︰紙落成煙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關于解藥並沒有任何記載,全憑著沈今安過往的經驗在尋找。

既然是以氣味迷惑人,那這解藥極有可能也氣味特殊。

她幾乎是把所有看到的植物種類全都聞了個遍,終于將目光鎖定在一株不起眼的植物上。

此時沈今安已經雙目赤紅了,卻在聞到那股味道的一瞬間,腦海清明了不少。

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狀態不對勁,沈今安暗道不好,她差點中招。

那藥草睫葉都很縴細,但是又能讓人瞬間耳目清明。

只是這樣一株一株采集下來,放到那些患者的鼻子底下?

那也太不現實了。

將人召集過來,辨認完藥草,沈今安便站起身,搖搖晃晃地往回走。

等得異常焦急的顧宴清見到她的身影立刻就快步走了過去。

將她扶住,眉眼間的擔心掩藏不住︰「你這是怎麼了?」

「找到了。」沈今安倚靠在他身上,聲音有些沙啞,「快,生火。」

哪有人敢這樣使喚過顧首輔,但顧宴清卻迅速的去撿了一些干柴。

取出火折子,將火引燃。

沒問有什麼用途,只是照著她的吩咐去做。

沈今安將那不知名的植物放到火上,火蛇瞬間將這小小的植物吞沒了。

原本蔥綠的植物,瞬間變成了一捧焦灰,散發著刺鼻的氣味。

「好像有些不對勁……」沈今安不解,將那火滅掉,倒出一點灰燼在手上。

放到鼻尖下聞了聞,氣味依然刺鼻。

難道是自己的方法出了問題?

沈今安百思不得其解,這味道與之前簡直是天差地別。

看來只能用之前的那種方法了。

她扶著顧宴清的手,借了點力站起來,正準備去找劉大頭他們。

卻發現四周的這些患者開始捂住了頭部,似乎是疼痛難忍。

沈今安與顧宴清對視一眼,這是加重了還是有所轉機?

她上前去給他們挨個診脈,發現這些人的氣息極其紊亂,像是掙扎著要醒過來。

她又將目光投到地上的那一撮灰燼上,方才的方法有效?

沈今安狂喜,也顧不上身體的不適了,朝著劉大頭跑去。

「顧宴清,你去告訴林統領,讓他把所有人都集中起來。」

這樣煙霧集中,便于醫治。

哪怕沈今安不在那盯著,劉大頭也不敢偷奸耍滑。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

很快,他便捧著尋到的藥草趕了過來。

沈今安直接將解毒的藥全部放入火堆,火焰閃爍了幾下,瞬間便吞沒了那些藥草。

一陣陣刺鼻的氣味彌漫在空氣中便,人們都皺了皺鼻子。

似乎是在努力適應這味道。

癥狀輕的人逐漸轉醒,看到自己居然跟其他人一樣圍成了一個圓,四周還有官差看,表情有些惶恐。

在看到中間那火堆的時候恐懼更甚了。

這是什麼法事現場嗎?

隨著陸陸續續的藥草被送回來,越來越多的人醒了過來。

官差們都沒有什麼後遺癥,只是一些癥狀比較嚴重的人,哪怕是醒了也還是渾渾噩噩的。

分不清幻境與現實。

「待會兒我開個方子,你幫他們煎服,一日三次,飯後服用。」

沈今安一一診過脈,放心了許多。

徐官差點頭應下,拿著方子等著沈今安給他抓藥。

沒辦法,誰讓這隊伍里只有她一個大夫,只能能者多勞了。

她一個人不停地忙碌,大約過了半個時辰,才算處理好了這些後續的問題。

沈今安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只覺得差點要累虛月兌了。

「徐官差,待會兒藥熬好了,你給我也送一碗。」

她面色憔悴,實在是沒有精力再去奔波了。

一轉身撞入了一個帶著清香的懷抱,倚那堅實的臂膀中。

一瞬間熱淚盈眶,這種感覺真的太安心了,她將下巴放在顧宴清的肩膀上,不由地閉上了眼楮。

「你要好好休息,我和孩子們都很擔心你。」顧宴清的大手在她的背上輕輕地拍了拍。

她認真救治病人的時候不忍心打擾她,看著她一臉疲憊又止不住地心疼。

手攀上他的肩膀,沈今安借著這股力量站定,露出一抹疲憊的笑容︰「走吧,咱們回去。」

她多想就這麼趴在他肩頭睡過去。

可是不行,歲歲歡歡一定還等著她。

兩人並肩走回去,歲歲和歡歡見她勞累過度,精神不是很好,也沒太粘她,只說了幾句話便催促她好好休息,沈今安也撐不住閉上了眼楮。

「噓,爹爹你不要講話,娘親睡著啦!」歡歡豎起食指放在面前,小聲地提醒顧宴清。

他沒說話,只是專注地看著睡著的沈今安。

她睡得不太安穩,黛眉輕蹙,似乎還在為解毒的事情煩憂,

就這麼靜靜地看了片刻,顧宴清忍不住伸出手,將她的眉頭撫平。

她不該是這樣的,她應該輕松地活著,而不是為他和孩子拼命到不顧身體的地步。

他帶著孩子退了出去,把空間留給沈今安好好休息。

等到徐官差來送藥,已經到了傍晚。

「藥一熬好,我就立刻送過來了,沈大夫怎麼樣了?好點了嗎?」

徐官差壓低了一些聲音,知道沈大夫在休息,也害怕打擾了她。

「還在休息。」顧宴清接過他手中的藥碗,的確還是熱的。

他讓徐官差自行坐下,便端著藥走進了營帳。

「安安,起來喝藥了。」顧宴清在沈今安耳邊輕聲叫著。

沈今安的眼楮緊閉,哼唧了幾聲。

她睡眼惺忪的看著顧宴清,聲音如粗糙的沙礫︰「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沈今安用胳膊支撐著上半身想要坐起來。

顧宴清趕緊扶住她,將晚送到她的嘴邊,輕聲誘哄︰「先把藥喝了,別管什麼時辰了,喝完藥好好休息,歡歡膽子小,看你這麼勞累,都嚇哭了。」

沈今安相信了,探頭朝外面望︰「歡歡呢?」

「你先喝了藥,休息好再說,剛哄好,她看到你這個樣子,估計又要哭鼻子了。」

顧宴清若無其事地又將碗遞了過去,絲毫不心虛。

沈今安看著那黑乎乎的藥,皺著眉頭,卻沒有猶豫地一飲而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