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來自暗處的殺機

作者︰恰若如坐春風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秦玄燁伸了一伸,不屑地看了看楊閣辰,戲謔地說道,「哦?怎麼這麼想不開,這樣不會很難為你吧!我們還是對練的好。」

楊閣辰听完後,便激動地說道,「誒?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已經作出讓步了!不是說好了一天一頭妖獸就完成任務了嘛?」

「當然,如果這真的是你獵殺的妖獸,任務自然是完成,我又不在場,誰知道這是不是你從哪里撿來充數的?」秦玄燁以死活不認的姿態對楊閣辰言道,

楊閣辰指了指自己身上一處處傷痕累累的肌膚,對秦玄燁激動地質疑道,「難道這些傷口不足以說明一切嗎?」並氣急敗壞地看著秦玄燁,被秦玄燁氣得粗喘著大氣,心髒都變得格外的沉悶!

「這樣吧!你先吃一枚丹藥,療好傷,再去給我獵殺一頭妖獸,我要得盯著啊,不然你隨便是一招苦肉計,再隨便地撿一頭妖獸回來就能蒙混過關了」這個時候,秦玄燁向楊閣辰提議道,

隨即向楊閣辰扔出了一枚丹藥,楊閣辰接過這枚猩紅色的丹藥後,立即陷入了沉思,「你到底是什麼丹藥啊,藥效會那麼的好,吃完過後幾個時辰就好了」

雖然楊閣辰很想拒絕秦玄燁的提意,但是細想了一下,如果不答應的話,他將要面對的是無休止的進攻,楊閣辰猛地將藥丹吞入月復中,「好!我答應你,我再獵殺一頭就是了,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說完便盤坐了下來,運轉起引靈訣,將自己的狀態恢復到最好。

一道聲音打破了平靜,「喂!還不起來,不是說好要看我獵殺妖獸嗎?」秦玄燁猛地睜開了眼楮,眼中還帶著朦朧的睡意,看他這種情況,應該是真的睡著了,都不知道他如可能睡得著的,自己身處烏祁岈山脈內,里面危險重重,自己卻不顧自己學生的安全,安然地睡著了,這不免讓楊閣辰鄙夷。

楊閣辰向深處爆射出去,周圍的景物急速地後退,而秦玄燁緊跟在其後,咻~~的一聲!楊閣辰跳上了樹干上,利用樹的彈力,在樹與樹之間急速地移動著,楊閣辰氣息內斂,不斷地打量著周圍的事物,就像一個虎視眈眈的狩獵者,在搜尋著心儀的獵物。

楊閣辰所做這一切,都在緊跟其後的秦玄燁看在眼中,「這小子,還真的可以啊,短短的幾天里,進步的速度竟如此的快。」內心對著楊閣辰不加吝嗇地贊賞起來。

楊閣辰在叢林中極速地游走了數時,期間居然沒有任何的妖獸發現楊閣辰的存在。

忽然,楊閣辰停止了身形,緊盯著遠處的一片平原,這片平原上站著一群鹿,在埋頭吃草,其毛色為青藍相間,印有花草的圖案,不斷有點點幽光冒出,頭上有四角,狐尾,其名為幽光靈鹿,形態極為的優美,看得楊閣辰也出神良久。

連連驚嘆這自然的偉力,竟創造出了如此美麗的物種,「哇呀呀!這些鹿好美啊,弄得我都下不去手了」經過內心的思索,最後,還是決定放棄了。

突然,在叢林中傳出了鹿的哀嚎,楊閣辰問聲而去,隨著哀嚎聲越來越近,楊閣辰與哀嚎聲的距離越來越近,發現一頭蟒尾虎正在捕食一頭幽光靈鹿,蟒尾虎的兩只獠牙深深插入了幽光靈鹿的脖子里面,脖子上是染滿了鮮血,任由幽光靈鹿不停地哀嚎、掙扎,也于事無補。

幽光靈鹿喉嚨被咬穿了之後,身上的幽光消失了,失去了它往日的神姿,顯得它是非常的寂涼,在暗暗觀察的楊閣辰也不免長嘆一聲「可惜」。

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楊閣辰靈機一動,拔劍相向,展露出了他那洶涌的殺氣。楊閣辰說時頓那時快,急速下墜,內心鼓念道,「虛遊劍意第二式︰破敗幽光」,向著蟒尾虎的頸部刺去。

而感知到楊閣辰濃郁殺氣的蟒尾虎,立即松開了幽光靈鹿的脖子,迅速地作出了閃躲,並隨即順著殺氣看向了楊閣辰所在的那個方向,怒瞪著楊閣辰。

楊閣辰打擾了蟒尾虎的興致,觸怒了它,它為之大怒,瞧著楊閣辰的方向,向楊閣辰作出了反擊,向著楊閣辰的脖子咬去!

楊閣辰自然也不是一個軟柿子,就在楊閣辰襲擊蟒尾虎落空了之後,楊閣辰就立即瞧向了蟒尾虎逃竄的方向,因為他猜測蟒尾虎躲過了他的攻擊之後,肯定會第一時間作出反擊。

縱使楊閣辰已經猜測到了蟒尾虎第一時間會作出反擊,但楊閣辰卻低估了蟒尾虎的反應力的它的速度。

正當楊閣辰要用虛遊劍意劍式來應對蟒尾虎時,單憑感覺就感受到了蟒尾虎已經撲到了自己的身旁,腦袋高速的運轉,自知現在出招已經是來不及了,現在最好的辦法是用氣護住全身,然後用劍接著向自己咬來的血盆大口。

叮~一聲長鳴!蟒尾虎的虎口咬上了楊閣辰的黑劍,楊閣辰拼盡露全力也無法承受住蟒尾虎的龐大沖擊力,被蟒尾虎逼得連連後退,蟒尾虎的虎爪同時也瘋狂地向楊閣辰的身體抓去,這頭蟒尾虎畢竟是一階妖獸,盡管楊閣辰的氣品質高,但他畢竟還只是煉氣三境的氣漩境,哪里抵擋得住蟒尾虎的爪擊。

蟒尾虎的大爪抓破了楊閣辰的重重地防護,衣服抓得破碎,最後的一爪更是在楊閣辰的身體留下深長的傷痕,楊閣辰察覺不妙,就在蟒尾虎攻擊的間隙,破釜沉舟,凝聚了全身的氣集中在了一腿之中,猛地向蟒尾虎的月復部踢去。

嗷~~蟒尾虎大吼一聲,應聲飛出,蟒尾虎用爪強抓地面,滑出了數丈後穩住了身形,隨後便盤旋而行,認真的審視著楊閣辰,在其的月復中傳來了陣陣的劇痛,對楊閣辰略有了著一些忌憚!

見狀,楊閣辰立即跳入了濃密的灌木叢中,在蟒尾虎四周的樹木中游走著,等待著蟒尾虎露出破綻,然後一躍而下一擊斃命。

見楊閣辰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蟒尾虎自然也不傻,隨即向密林走去,見此,楊閣辰大呼好機會,也隨即向蟒尾虎逃竄的方向暴動而去。

不一會兒楊閣辰就追上了蟒尾虎,一心想要逃跑的蟒尾虎,自然沒有發現正緊跟在它後面的楊閣辰。

楊閣辰打出繁瑣的手印,清罡琉璃殘劍出現了身後,雙手小臂各顯現出了一道法陣,緊握著黑劍,雙手的法陣向黑劍轉移,猛地一擲而出,「虛遊劍意第二式︰破敗幽光!」只見黑劍如同幻化成了一道光直接穿透了蟒尾虎的脖子,被黑劍緊緊釘在了地上。

正當楊閣辰發動攻擊的瞬間,濃密的灌木叢中隱約有一道蜿蜒的巨大黑影在挪動,露出了一雙拳頭大的眼楮,正吐著舌頭垂涎地盯著楊閣辰,並張開大嘴,從口中噴射出一道毒霧射線,它周圍的樹葉沾到絲毫,瞬間就被腐蝕得發黑月兌落,並變成了粉末。

只顧著攻擊蟒尾虎的楊閣辰,根本就察覺不到死神的降臨。

只見一道身影在楊閣辰身邊隱現,左手牢牢地護在楊閣辰的身前,擋住了向楊閣辰襲去的毒霧,楊閣辰此時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秦玄燁左手的衣物就已經腐蝕破碎了,露出了潔白的手臂,一瞬間,楊閣辰他們的周圍就布滿了毒霧,幸好秦玄燁及時地用氣裹住了自己和楊閣辰,避免了楊閣辰遭遇此難。

為了擺月兌毒霧,秦玄燁突然從身體迸發出了凌厲的氣,震散了他們周圍的毒霧,緊盯著那道黑影的方向,秦玄燁與黑影四目相望,「四階毒漳森蚺,這種妖獸不應該出現在外圍山脈才對!」秦玄燁冰冷的言道,

毒漳森蚺,烏祁岈山脈中極為強大的巨蛇,全身布滿黑色的血絲鱗片,頭頂上有兩路硬刺,口吐毒漳,常出沒在烏祁岈山脈深處的黑岩沼澤,成年的毒漳森蚺體長一般在四丈到六丈之間,而體寬最寬的能到達五尺,成年的毒漳森蚺至少都能到達四階,按幽兀學院典籍記載,上一任院長曾發現體長六張六尺的毒漳森蚺,修為更是到達六階。

至此,楊閣辰也順著秦玄燁的目光,看向了黑影的那個方向,左眼瞳孔又出現了蓮花符號,定楮一看,果然看見了一條體長四丈的巨蛇,在內心也不由得一驚,「我的天啊,這是什麼的妖獸,太恐怖了吧,剛才真的是對我襲擊了嗎?」

在楊閣辰的震驚之余,扭頭向秦玄燁細聲問道,「老師,這條蛇那麼大,你又把握對付它嗎?」

秦玄燁沒有回答楊閣辰的話,神情凝重,一眼不眨地盯著那雙大眼,第一時間迅速地從納戒中拿出了佩劍,其氣勢更是攀升到了極致,大地上的樹葉和殘枝都在劇烈的顫抖著,隨即對楊閣辰叮囑道,「等一下如果打起來的話,不用管我,趕緊往山脈外面跑」

而毒漳森蚺看見秦玄燁的嚴陣以待,深知秦玄燁不是輕易就能對付的,吐了吐舌頭,沙沙沙……隨即轉頭向山脈深處爬走了。

秦玄燁看見毒漳森蚺逐漸遠處,也不禁地長呼一口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