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不易的晚餐

作者︰恰若如坐春風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夜幕降臨!

在楊閣辰眼前蒙上了一道黑紗,周圍的環境變得格外的寂靜,蟈蟈的叫聲,潺潺的流水聲,這些美好事物都令楊閣辰變得惴惴不安。

不安地思緒驟然升起!

「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是還在躺著,我們的營地還沒有水呢?」,楊閣辰帶有一絲擔憂地說道;

談話的每一句都是對未來充滿了不安。

在這種環境下,卻對沈書兒沒有任何影響,畢竟是第一次進入烏祁岈山脈修行,對周遭的事物沒有一絲危機感。

反而侃侃而談,畢竟初生牛犢不怕虎。

「我看八成還在躺著,回去不分給他們,餓死他們!」,沈書兒略顯生氣,鼓著小臉,抿著嘴憤憤地表示道;

天空越來越暗。

兩人不敢怠慢,速度變得越來越快。

「我怎麼感覺周圍安靜得有點不尋常啊?」

在黑暗的包圍下,寂靜的氛圍中,沈書兒也燃起了不安的思緒,聲音都變得慌張起來。

「是呀!黑夜下的烏祁岈,危險著呢?特別是夜晚覓食的妖獸,身影如鬼魅一般,一出手就奪人性命,我們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祈禱我們不要遇上這種妖獸吧!」,楊閣辰帶有嚇唬的語氣對沈書兒說。

「你不要嚇唬我呀!我可禁不住你的驚嚇!」

沈書兒顯然被嚇得不輕,被黑夜籠罩著,視線距離也被限制住了,楊閣辰的話明顯是對她產生了嚴重的沖擊。

沈書兒忐忑不安,聲音變得顫抖起來,試探性地問道,

「閣辰同學,你說的該不會是真的吧?」

楊閣辰正言道,「我的樣子像是說假的嗎?」

沈書兒听到楊閣辰確切的回答後,用余光不停地審視著周圍,顯然是將楊閣辰的話放在了心上,嚴陣以待地戒備了起來。

「夜間穿行,切不可懈怠,這是老師說的話」

夜間覓食的妖獸常被修煉者稱為暗夜獵殺者,楊閣辰在他的老師秦玄燁口中得知,在各大山脈中都存在著它們的身影。

因為它們實力普遍較弱,大多數活動在各大山脈的外圍,其共通點就是,它們的毛色或膚色大多數為暗色系。

方便它們在夜間中隱匿前行,尋覓獵物,大多數為群居妖獸,基本上沒有重甲護身,速度極快。

介于其防御力極低,被一招半式擊中之後,基本上難逃一死,但它們數量非常多。

被鎖定之後,極難將它們擺月兌,擅長打消耗戰,即便它們普遍修為還不足一階,但對付人類普通的開元境修煉者,還是輕而易舉的。

不過,它們多數是為了覓食,群居妖獸數量眾多,多以體型龐大的一階妖獸為目標,沒有足夠的把握並不會輕易對人類出手。

楊閣辰向沈書兒普及關于此類妖獸的知識時,講得非常細致,輕聲細語,生怕說話的聲音會招來妖獸。

與第一次跟秦玄燁進入烏祁岈山脈之中修行簡直判若兩人,絲毫沒有當初略顯囂張的姿態。

在學院中,楊閣辰懂得事物多了,根據秦玄燁的推薦,仔細研讀了上一任院長修編的典籍-烏祁岈獸錄

充實了楊閣辰的知識之余,還讓他明白了自己在修煉的世界上有多麼的渺小。

這無疑是這位少年的一次重大的蛻變。

好在,在歸來的途中沒有什麼意外,很快楊閣辰就扛著幽光靈鹿與沈書兒安全的回到了他們建造的營地當中。

「還不錯嘛!沒吩咐你們就搗鼓出了幾個小木桶,還裝滿了一鍋的水」

回到營地的第一時間,映入楊閣辰兩人眼簾的就是這口裝滿了水的大鐵鍋。

傍邊堆滿了撿來的柴火,形狀長短都不一樣,擺得整整齊齊,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這下了不小的功夫。

面對這一幕,沈書兒也是連連點頭,表示贊賞,顯然對發生的這一切感到意外。

李布凡也毫不謙虛,「那當然!你都不看看我是誰,智慧與謀略並重的人,當然可以統籌好全局。」

這句話其實毫不夸張,一開始,顧道勝本來提議,每人輪流值守輪流修煉來的。

奈何一股夜晚的涼風吹來,立馬就打醒了想要輪流修煉的兩人,楊閣辰雖說要給他們弄一頓好吃的,但一個人張羅,難免會有疏漏。

于是,他們兩人商議,毅然決然地決定放棄修煉,立即分頭收集水源和柴火,為今晚的美食作準備!

這也不單是為顧全大局,因為他們餓!實在太餓了!在烏祁岈山脈中奔襲了半天,緊接著又為建造營地花費半天時間,可以說他們幾個一整個白天就沒閑過。

想來,他們如此積極地忙前忙後,大抵是他們餓了!

于是,李布凡雖然很累,但還是鼓起大肚子,仰首挺胸,等著楊閣辰對他的夸贊。

楊閣辰淡然一笑,「我們今天能戰果累累,大功臣必定是我們的布凡小胖子了!」,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地走了過去,輕輕地拍了拍李布凡的大肚子,以示肯定。

在其他三人的目光下。

楊閣辰也毫不含糊,丹田的氣向手中的墨玉劍匯聚,隨即拔出了墨玉劍。

雷厲風行!用凌厲的氣將幽光靈鹿的表皮去掉,直接將開水拔毛的步驟去掉了。

「快!快!還愣著干嘛?架火,架火!」楊閣辰對李布凡吩咐道,

「哦?!好的,馬上辦」,李布凡慌忙之余,與其它兩人合作,在大鍋底下架起了柴火。

看著楊閣辰如此高超的手法,不由地懷疑楊閣辰在入院前的一個月時間中,到底在烏祁岈山脈跟著秦玄燁學了些什麼!

在架火之余,三人的目光時不時就落在了楊閣辰身上,對楊閣辰充滿了好奇。

「誒?閣辰同學,在那一個月之中,那秦玄燁不會就教了這個吧!」,看著楊閣辰嫻熟的手法,想來不會少練,沈書兒忍不住對楊閣辰發問;

「當然不是,這個可是生存的手段呀,我敢不熟嘛?」,楊閣辰一臉委屈回答道;

不待其他三人有思考的機會,緊跟著楊閣辰就將幽光靈鹿掐頭去尾,開膛破肚,將內髒淘了一干二之後;

對李布凡吩咐道,「來!布凡,走遠一些,把這些東西處理掉,記得要遠一點」

听聞,李布凡略顯不滿,「哼!就知道把這些髒活累活推給我」,之後,嘀咕著,情不願地拿起這些邊角料往外面走去。

楊閣辰說話間,手上便運起了一股氣,催動著氣把幽光靈鹿體內血水驅逐清理干淨,不斷重復,直到不再有血水和異味。

最後,只見楊閣辰三兩劍之間,這頭幽光靈鹿就被剁成一塊塊,落入大鐵鍋之間。

不一會兒~

在楊閣辰鐵勺的攪動過後,大鐵鍋之中就飄出了淡淡的肉香。

做完這一切之後,楊閣辰就對著在場的顧道勝和沈書兒兩人神秘地說道,「接下來!重頭戲來了」,便神神秘秘地從包袱中掏出一小袋東西。

在兩人的注視下,這些枝枝葉葉不停地落入鐵鍋之中。

大概只過了一刻鐘~

成果很快,落入鐵鍋中的藥材與鹿肉交融在了一起,散出了一股難以言喻的香味。

兩人顯然也是沒有見過如此的世面,有失風度地把頭靠近鐵鍋,貪婪地吸食著鍋中散發出的香味,他們此時的姿態就差把口水流進鍋中。

「尋叔配的湯料!沒想到你小子把這東西也帶來了」,李布凡老遠就聞到了香味,箭步回來,大步往鍋上靠。

等待良久之後~

楊閣辰在其他三人感激的目光下,與他們一齊大快朵頤起來,都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

「不說了,這頓飯實屬不易,都在湯里!我干了!」,李布凡學著大人的模樣,捧起手中的碗。

「呀!燙!」,李布凡吹著舌頭,含糊不清的說道。

楊閣辰也是相當無語,沒好氣地說道,「你那麼急干嘛!又沒人跟你搶!」

「哈哈哈!就是!」

緊接著就不約而同傳出四人的歡聲笑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