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菲菲爾與小牛牛

作者︰阿斯旺撒的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最棒小伙子的決選開始了,上萬條普通荒狼自覺地後退,在樹墩狼廷前面隔出了一大塊空地。

決選采用守擂制,只要有信心,誰都可以上去守擂。

被打敗了也不要緊,可以夾著尾巴下場,休息之後再度上場,直到沒人敢上,選出最強最棒的小伙子!

首先行動的是烈風荒狼的首領——那頭青銅巔峰的大荒狼。

烈風大荒狼尾巴高高豎起,踩著盛裝舞步在場上繞了一圈,然後踏入了擂台,仰頭高呼︰「嗷嗚~~~」荒蕪領域展開,草皮以可見的速度在枯萎!

旺財在觀望,然後森荒狼首領用眼神示意,森荒狼副首領下場了,領域展開,迎了上去。

戰斗開始!

森荒狼副首領采用游走戰術,烈風首領上前,他就後退,繞著圈,不于烈風首領正面接觸,只是用領域對沖,目的很明確——消耗敵人的體力。

交手幾個回合,烈風首領知道了對手的打算,于是開始 攻,沒兩下將這森荒狼副首領給追的狼狽逃竄,最後抓到一個機會,一爪子打出,給森荒狼副首領留下了深可見骨的抓傷,森荒狼副首領負傷退場。

緊接著草原荒狼的二副下場了,與森荒狼副首領采取的戰術不同,這草狼二副采取了 攻,以傷換傷,相互撕咬,打的皮毛亂飛,血液四濺。

然後草狼二副最終不敵,被咬住了脖子,烈風首領只要一個用力就能咬死這草狼二副,然而烈風首領沒有,甩頭將這草狼二副給甩向了其首領的面前。

草原荒狼首領和大副看著同伴傷害累累,憤怒了,大副要下場挑戰,然而野荒狼首領下場了!

野荒狼首領是白銀階的荒狼,荒蕪領域展開,壓了上去,烈風首領一時被壓制住,身上的傷口噴出血霧出來。

然後烈風首領大吼起來,激發生命力,悍不畏死地朝野荒狼首領撲去。

一番纏斗之後,烈風首領被咬住了尾巴,野荒狼首領將其甩進了狼群里,狼群迅速跳開,讓開位置。

烈風首領身上傷勢頗重,面門,前胸,上肢,後腰都被抓出得皮肉翻開,血流不止,掙扎著要站起來。

然後野荒狼首領痛打落水狗,撲了過來準備咬死烈風首領。

旺財出動了,擋住了野荒狼首領,用頭槌撞了過去,野荒狼首領被撞得趔趄,然後大嘴張開, 地朝旺財脖子咬去。旺財不閃不避,還怕這家伙咬的不準,將頭昂起來露出更多脖子給它咬。

「鏘!」野荒狼首領的牙齒咬上了旺財的脖子,發出了金屬撞擊的聲音。

「嗷!」野荒狼首領跳開了,旺財的脖子是合金!野荒狼首領把自己一顆犬牙給咬碎了,嘴里都是血,「嗷嗷嗷」的後跳跑開,然後用怨恨的眼神惡狠狠地盯著旺財。

旺財沒理會這家伙,而是扭頭看向烈風首領。

烈風首領的手下聚集了過來,踏入烈風首領的荒蕪領域內,獻出生命能量,烈風首領身上的傷口在快速愈合。

旺財看到這情況,明白了這不單是首領荒狼單獨的戰斗,是荒狼勢力綜合實力的比拼,個體的戰斗技巧,種群的底蘊,族群的向心力,這是一場持久戰!

太陽西斜,黃昏的太陽將天邊的天空染成橘紅色,而曠野的烏雲濃密且厚重,沒有一絲風,巨大的雲蓋很低矮,雲層似乎要掉落地面。

作戰平台在曠野中移動,路上遇到的野獸看到這巨大的鋼鐵玩意都嚇得落荒而逃,而天空的兀鷲不怕死靠近,想要停靠在平台上,作戰平台的防空炮立馬瞄準,「噠噠噠」射出魔力彈,將兀鷲在空中給打成肉醬。

平台上又多了3個開拓者。

破軍公爵‧雞無命,不屈柱‧阿郎,鎮山柱‧大鐵蛋。

雞無命站在平台的邊緣,看著遠處火燒雲的地平線,感慨良多,模著腰上的太刀,幽幽說道︰「我的大鬼丸……在渴望鮮血!」

不空軍也過來了,學著雞無命的姿勢,模著折疊起來的釣魚竿,說道︰「我的釣竿也同樣……饑渴難耐!」

雞無命一臉不爽的看著不空軍,尼瑪你那破釣竿饑渴個毛線啊!

不空軍在來到諸天戰場之前,是45歲的上班族,有2個孩子,妻子是初中同學,身材長相一般,就是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

不空軍畢業回到老家工作,家里安排了相親,意外的發現是老同學,于是就結婚了,然後人生道路波瀾不驚,平平無奇,工作,回家,工作回家,兩點一線,在失去了對生活與工作的熱情時,不空軍接觸了釣魚,于是迷上了,成為了一名中年釣魚老。

不空軍熱衷購買釣魚裝備,各種器材和配件買了一堆堆的,然而釣魚技術卻還是那樣。在一次和釣友去鄉下垂釣時,剛好鄉里有個老頭死了,孩子在扔老頭的東西,不空軍看到了一桿古樸的釣竿,于是花了錢買了下來。

這是命運的邂後,是世界線的收束,這釣竿給了不空軍一個選擇命運的機會,是否前往諸天戰場。不空軍回想自己的生活,房貸已經還清,兩個孩子已經長大,對老婆也沒了激情,于是選擇來到這個位面,成為了開拓者。

然後古樸的釣竿取代了抽獎,變成了靈魂綁定物品,隨後不空軍自然而然地晉級成了隱藏職業釣魚老。

傳承釣竿

品質︰卓越

特效︰傳承,釣竿寄宿著歷任釣魚老的意志;必釣,甩桿必定有收獲

備注︰靈魂綁定物品,非綁定者無法使用;命運的魚線拋投向無盡時空,上鉤的獵物是你

不空軍看到遠處有一群盤角牛在奔跑,對著雞無命說道︰「破軍公爵,你刀工如何?」

雞無命︰「呵?我刀工,那是出神入化。」

不空軍︰「那晚餐吃牛肉火鍋,噢,就那頭小的吧,小的牛肉女敕一點。」

說完不空軍拿出釣竿,甩出,釣竿的魚線拋投向遠處。

這群奔跑的盤角牛在狂命地奔跑,在遠離食人魔祭壇的方向,跑在最末尾的是一頭牛角很大,但是身體衰老、瘦骨嶙峋的老牛。前面的牛群跑一陣就停下來等著這頭老牛跟上來。

老牛氣喘吁吁,發出哞叫,示意隊伍的領頭牛不要管他,趕快跑,不然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

領頭牛沒放棄這頭老牛,放慢了腳步讓老牛跟上。

而隊伍中一頭小牛也跑累了,湊到老牛身邊一起慢慢走。

突然一根絲線出現在小牛面前,絲線的尾端有一團能量波動,散發著蠱惑的氣息。小牛在這團波動中看到了自己長大後的樣子,自己將接替頭牛成為新的頭牛,威風凜凜地驅趕進犯牛群的荒狼,吃著美味多汁的灌木女敕芯……

小牛犢子看得呆了,就要去觸踫這團能量團,身邊的老牛也看到了,但是甩了甩牛頭,將看到的畫面驅散, 地伸出脖子,將小牛犢子頂離這能量團。

老牛的牛角觸踫到,然後絲線 地繃直,老牛被釣了可起來!在空中不停扭動身體和四肢,向著遠處的鋼鐵機械怪物飛去!

「哞!!」領頭牛看到這一幕,發出了憤怒的牛叫!

老牛飛到了作戰平台上空,還沒落地。

雞無命一手握住刀鞘,用拇指撐起刀鐔,另一只手行雲流水地拔出了刀。

老牛驚恐地砸向平台的甲板。

雞無命揮刀,分子斬!

老牛四肢落在了甲板上,還處于詫異中,然後皮裂開了,肉順著肌肉紋理開始分離,牛皮先一步展開,鋪在了甲板上。

肉成片地滑落,在牛皮上堆了一圈。

而牛的內髒還掛在骨骼里!這些肉和內髒干巴巴的,沒看到一滴血!

雞無命收刀︰「殺生斷因果,戮命止恩仇!」

老牛沒有肉只剩下筋膜骨頭的四肢跪了下來,頭抵住了甲板,倒著看到了自己的肉成堆地擺放,老牛最終失去了氣息,死了。

不屈柱‧阿郎和鎮山柱‧大鐵蛋看到了這牛,圍了過來︰「嘿?晚上吃牛肉嗎?不錯啊。」「額,這牛太老了吧,肉都硬的啊。」

不空軍撓著頭︰「我要釣小牛的,沒想到這老牛把小牛頂開自己咬鉤了,晚上吃牛肉火鍋。」

「嘩啦~~」老牛的內髒從骨骼上掉落,滑了一地。

阿郎︰「這肉干巴巴的,柴的很,做火鍋不太行,做炖鍋吧。」

大鐵蛋從牛後面拿了一掛管狀物,對著雞無命說道︰「這好東西啊,你切一下,把騷筋去掉,不然味道太沖。」

雞無命瞪大了眼楮看著大鐵蛋手上提著的管狀物大聲嚷嚷︰「我的大鬼丸不是干這種事情的!還有這玩意你要吃!?這玩意能吃的嗎?」

大鐵蛋一只手指搖了搖,說道︰「你不懂,這東西用高壓鍋細火呼4個小時,香糯可口,爽口彈牙,呼出來的濃湯加點鹽巴,再撒上蔥花,一口喝下,可帶勁了。」

阿郎在翻開的牛皮下面找了一下,扯出了兩個蛋,說道︰「這蛋誰吃?切了用烤的。」

大鐵蛋︰「我有這個就夠吃了,給誅殺公爵吧。」

不空軍搖了搖頭︰「年紀大了,吃不了這麼燥熱的,你們年輕,多補補。」

然後雞無命看向了在開車的蒼櫻拍子,其余三人也看了過去,心領神會的笑了起來,表情很是猥瑣。四人啥都沒說,但都有點愉悅,蛋的分屬讓這四個男人距離拉近了不少,開始惺惺相惜起來,男人的友情就是這麼純粹和樸實無華。

「哞哞哞哞!」盤角牛群發出怒吼,不知在鬧騰啥。

阿郎拿起一顆牛蛋,注入魔力,然後將牛蛋奮力扔出。

這顆牛蛋在空中不斷蠕動,然後長出了魔力的翅膀還有童孔!變成了一顆飛翔的偵查眼。

阿郎對著蒼櫻拍子嚷嚷︰「那群盤角牛改變了移動路線,朝我們這邊沖過來了!」

蒼櫻拍子回應︰「知道了,繼續偵查,注意關注魔物動向!」

阿郎︰「是!」

然後阿郎將另一顆蛋也注入魔力,扔出,蛋長出魔力翅膀和眼楮,飛上了天空。

這操作讓其余三人下意識的夾緊了大腿。

阿郎看到三人的動作,解釋道︰「這是我的能力標記,配合潛行者職業的偵查技能開發出來的偵查之眼,並不是什麼可疑古怪的血肉詛咒法術。」

不空軍︰「那……那為什麼要用蛋?」

阿郎指著地上的牛頭說︰「順手嘛,其實用牛的眼珠子效果更好。」

盤角牛群接近了戰斗平台,領頭的公牛憤怒了,看到了平台上死去的老牛。這老牛是上一任的領頭牛,雖然老了,但是他的牛生經歷和生存閱歷讓他覺醒了智慧,在他的建議下,盤角牛群多次逃過了滅族的危機。

領頭牛伏低了頭,牛角匯聚能量,從原本盤起來彎曲的模樣變成了兩截長槍!而後面的健壯公牛們也擺出了陣型,彎角變直。

「哞!」領頭牛一聲怒吼,帶領著公牛們朝著作戰平台沖鋒!

蒼櫻拍子操縱平台四周的機槍開始掃射,「噠噠噠!!」

盤角牛們被魔力的子彈打中,爆開炸掉了一團一團的血肉,沖鋒沖的越前挨的子彈就越多。

領頭牛吃了幾十顆魔力子彈,一只眼楮被打爆,鼻子被打爛,背 的肉都翻出來了。

然後一發子彈擊中了前肢的膝蓋,前肢斷裂,領頭牛失去了平衡,在地上翻滾,牛角插碎了擋路的岩石。

後面跟著沖鋒的盤角牛一個個倒在了沖鋒的路上,這路上都是血。

領頭牛還沒死,掙扎著要起來,「彭!」一顆子彈打在了脖子上,血噴了出來,領頭牛的意識在遠離,在瀕死之際,仰起頭大聲高呼︰「哞吼~~!」

盤角牛群後面的是母牛和小牛們,听到了這領頭牛的哞叫,一頭健壯的母牛帶隊,調轉方向離開。

阿郎︰「跑了,這群牛要跑!」

雞無命跳下了作戰平台,嚷嚷︰「沖啊!殺了這群牛!我的大鬼丸在渴望鮮血!」

大鐵蛋和阿郎也跟著跳下了平台,朝著逃走的盤角牛牛群追殺過去。

不空軍在站在平台邊緣看著。

蒼櫻拍子問道︰「你不去?」

不空軍︰「年紀大了,不喜歡跑動,朝著夕陽奔跑這種事情是年輕人的專利。」

三個開拓者追上了這群牛,開始大開殺戒。

牛群被殺的四散逃竄。

小牛和健壯的母牛一起逃走,然後雞無命跳了過來,母牛知道逃不掉了,頂開了小牛,讓小牛快跑,自己沖了上去。

雞無命微微一笑,拔刀,砍!收刀。

母牛被剝皮切片,牛頭在空中翻滾,最後掉在自己的骨頭堆上。

小牛扭頭狂奔,跑掉了。

阿郎問道︰「那小牛你不追過去殺掉?」

雞無命︰「刀已經飲血飽了,再下去就是紅刃狀態!紅刃起來我控制不住,出刀必傷命!得用人命來平息!」

阿郎感覺這個家伙莫名其妙神神叨叨的,而平台上釣魚老在招呼吃飯,眾人收拾了下戰利品,拿走了牛角啥的,回到了平台。

小牛跑啊跑啊,不知道跑了多久,天色都暗了下來。

蹄子踩在石頭上,都裂開了,一腳一個血印子,跑的精疲力盡,口吐白沫摔在了地上。

然後神智恍忽間,看到了眼前的一個黑色的大頭貓耳朵身影。

貓耳朵靠近了小牛,輕撫著小牛的頭,輕聲說道︰「不要怕,小牛,不要怕,你安全了。」

小牛稍稍安心,然後看到這身影抬起了腳,踩在自己身上,一通亂踩,很奇怪的是,被踩的地方很舒服,不止身體輕松了,心靈也輕松了,沒一會兒,小牛重新站了起來。

這身影將貓耳朵大頭摘了下來,露出了面容,是個精靈少女。

精靈少女問道︰「我叫菲菲爾,小牛牛,你叫什麼名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