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阿魯巴與拍子的福音記錄

作者︰阿斯旺撒的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黑巢越來越接近福音教堂,突然黑巢整個支撐結構松垮下來,融化成液態陰影,從底部覆蓋福音教堂的三層台基。

台基像是泡沫塑料丟進了汽油池里,一點點地開始融化,整個教堂開始歪斜。

阿魯巴的寶石巨人趕到,看到這教堂正在溶解,蒼櫻拍子在教堂里面!

阿魯巴大吼著︰「不!」

寶石巨人搭載的引擎進入超載狀態,從背後噴射口噴出推進氣浪,以音速沖向正在融化的教堂!

這突入的大塊頭自然引起了救死扶傷的注意,在如同石油泄漏現場的地下,救死扶傷所在的場所變成了一個外形類似病毒的,有著一根一根觸須的冠狀圓球玩意,這是操控整個液態化黑巢的駕駛艙,其組成物質為污染增生的血肉與液體暗影的混合物。

救死扶傷立馬判斷出這沖進教堂里的大塊頭是前領主‧阿魯巴!雖然對阿魯巴沒有恨意,只是理念不同無法繼續合作,但是現在遇到了,救死扶傷不介意將阿魯巴坑死在這里,于是加大魔力的輸出,整個教堂在液態暗影中溶解得更快了。

阿魯巴用寶石巨人強勁的防御力與速度破壞了福音教堂的牆體結構,撞出了一個大洞,然後寶石巨人裂開,阿魯巴以正常寶石騎士形態從巨人心口跳出,在如同迷宮的福音教堂內橫沖直闖,這行為引起了教堂內部的入侵對抗機制,大量的小天使飛了過來。

小天使拿著武器攻擊阿魯巴,武器五花八門,有大叉子,有泡泡槍,有鞭子,有鼓槌,有訂書機,有水壺,攻擊落在寶石鎧甲上叮叮當當響,阿魯巴仗著寶石騎士的強防御力沒理會這些小東西,實在煩了一抬手抓住一個小天使,能力發動將其變成寶石扔在一旁。

「!」阿魯巴發現這些小東西是能量生物,自己的寶石化能夠很輕易將其轉變為寶石,于是領域展開,靠近的小天使在領域內直接坍縮變成各種鑽石、藍寶石、黃寶石、水晶。

阿魯巴的領域耗能頗大,只是用來操控寶石騎士變身,這些小天使的出現簡直就是為了配合阿魯巴能力而存在的,寶石被寶石騎士吸收,能量總量提升,阿魯巴感覺到體內的能量脈絡得到延展,在與寶石鎧甲深度融合,生命品階從白銀提升到白銀中位,然後又即將提高到白銀上位。

阿魯巴急忙停下來,不能再提升品階了,來到這個失樂園之後阿魯巴一直在主動抑制著力量的增長。不是阿魯巴不願意擁有強大的力量,而是阿魯巴知道,所有的力量都是有著代價的,這失樂園的力量來得太輕易,自己從被投放到諸天戰場,每一點力量的提升都是經過千辛萬苦而獲得,最終才堪堪達到白銀階,而在失樂園,普普通通的黑鐵階魔物,甚至黑鐵階都算不上的曠野常見的普通野獸輕易地就能進階為青銅階,白銀階,直到白銀巔峰。

這潛藏的問題阿魯巴不清楚,但想必非同小可,而且還有一點,越是提升生命形態就越是發生變化,最後生殖隔離會越來越厲害。自己還要生兒育女,再繼續提升力量到時候生出各種怪胎出來。

阿魯巴激蕩魔力,讓感知放大,捕捉教堂內部聖潔波動,秉著直覺朝聖潔波動最強的方向穿牆犁了過去,那里應該就是拍子的所在地!

突然阿魯巴面前出現了一個光團,光團綻放光芒,阿魯巴的視野中出現了自己與蒼櫻拍子正在卿卿我我,然後虎皮青椒還有夜半殺雞一人拿著葡萄喂自己,一人喝了紅酒用嘴對嘴的方式親親。這是幸福的一家4口的畫面……

阿魯巴沒有沉湎其中,「啪!」的一下阿魯巴給了自己一巴掌,力道之大將寶石面甲都打裂,然後阿魯巴朝著光團嚷嚷︰「誅殺公爵!是你嗎!?」

不空軍在垂釣室察覺到了教堂內部被入侵,于是拋竿吊入侵者,沒想到誘餌被識破,而且被吼出了自己的稱號,不空軍不可思議的說︰「領主……大人?寶石皇!寶石皇是你嗎?」

阿魯巴︰「當然是我,通靈王呢?這里怎麼回事!?」

不空軍︰「寶石皇你來了太好了!通靈王她……通靈王她瘋了啊!你快去阻止她啊!」

阿魯巴︰「什麼?」

不空軍︰「不知道怎麼說,寶石皇看到就知道了,對,繼續向前,波動最強處就是福音大廳,通靈王就在那里!啊,不行了,我的能力無法太過接近福音大廳,會被淨化掉!」

「嘶嘶嘶……」不空軍生成的誘餌光團變成了光斑消散在空氣中,阿魯巴感覺到空氣里都是光,充盈著聖潔的氣息,寶石鎧甲在這環境下越顯得熠熠生輝。

撞破了一面牆壁,來到一條鋪著紅地毯的筆直階梯,階梯之上是一個凋刻著繁復花紋的大門扉,阿魯巴知道,蒼櫻拍子就在門後面。

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尋回的妻子就在門後面,阿魯巴此刻心跳的很厲害,開始緊張起來,就像是佛波勒警告的電影中苦主即將面對既定事實的糾結時候。

想再多也沒用,阿魯巴推開了這扇花紋繁復的大門,光從門縫里滿溢了出來,晃得阿魯巴睜不開眼楮。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阿魯巴,你來了。」

阿魯巴睜開了眼楮,然後看到了蒼櫻拍子,阿魯巴露出了笑容,然後笑容僵住了。

蒼櫻拍子腳下是一本打開的,漂浮著的書,這書散逸著龐大的聖潔波動,波動與整個教堂緊密相關,阿魯巴能感受到自身的力量正在流逝,就像是一團干冰在室溫里不停地揮發,理智告訴阿魯巴要離開,退出這個房間。

但是阿魯巴沒有退卻,腳步顫抖地向前走,寶石鎧甲每走一步就剝離一層,阿魯巴心疼的無以復加,說道︰「拍子……你怎麼變成這個模樣了……?」

蒼櫻拍子︰「這才是愛的真正模樣,愛是剎那的,短暫的,只有記錄成福音才能成為永恆,我已是永恆,我在等你,我一直在等你,你來了,我的愛。」

「出來!從書里出來!」阿魯巴沖了過去,要將蒼櫻拍子從福音書里扯出來,但是抱到的只是個幻影,蒼櫻拍子的形象是書頁的投影。

阿魯巴明白了,這是失控,開拓者濫用能力,認為自己是能力的主人,卻不曾想人性和理智在一次次使用能力時丟失,失控到最後會成為污染。

蒼櫻拍子明顯失控了,但這情況和污染又不同,阿魯巴要將這書合起來,還沒接觸到書,阿魯巴發現自己的手指變成了線條,自己的身體正在二維化,而書頁翻開了一面空白頁,里面的內容正在顯現——這內容正是阿魯巴推開門扉走進聖所,與蒼櫻拍子相擁的畫面。

阿魯巴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然後蒼櫻拍子出現在了阿魯巴背後,蒼櫻拍子幸福地抱住了阿魯巴,頭溫柔地靠在阿魯巴肩膀上。

阿魯巴看著愛人的側臉,露出了苦笑,于是接受了命運的安排,不再抗拒,兩人的身影將記錄在這愛的傳道書里面,成為永恆的福音。就像是永恆的婚紗照,在福音記錄的畫面里,兩人臉上洋溢著幸福。

「轟轟轟……」聖所間的地面裂開,柱子斷裂,天花板坍塌,阿魯巴與蒼櫻拍子被掩埋。

整個福音教堂大半溶解在液態暗影中,只剩下巨大的柱子傾斜著。

液態暗影浮出了冠狀球體,救死扶傷狂笑著︰「哈哈哈!哈哈哈!」

污染,失控,混沌,侵蝕……救死扶傷對現在所掌握的力量理解越來越深,自己正在慢慢成為黃金階生命體,這種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在溶解的福音教堂飛出了兩個開拓者,是誅殺公爵‧不空軍和不屈柱‧阿郎。不空軍甩動釣竿,沒有實體的魚線勾住虛空將不空軍身體吊起來,像蜘蛛俠那樣在空中飛翔;阿郎則是被鎖鏈綁著倒吊著,腳上的鎖鏈如同直升機的螺旋槳在旋轉。

這兩人以奇怪的方式在空中飛,然後小天使們圍聚過來。小天使們嘰嘰喳喳嚷嚷著家沒了,要不空軍與阿郎去拯救家園,還要打敗邪惡的入侵者。

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開始對這些小天使動手了。

小天使被不空軍的魚線勾住,從體內被勾出能量的核心,這是一顆晶瑩璀璨的糖果,不空軍將這糖果扔進嘴里嚼巴嚼巴吃掉!魔力暴漲!

阿郎身上的鎖鏈延展出來,插進了小天使肚子,小天使被鎖鏈吸收掉能量消散在空中。

兩人動手很快,沒一會兒上百個小天使都被殺掉了。

不空軍︰「草他媽的小畜生!都去死!都去死!」

阿郎︰「哈哈哈,我感覺無所不能!哈哈哈!」

冠狀球體噴吐著液態陰影,緩緩浮空,與不空軍和阿郎齊平。

救死扶傷從冠狀球體探出了頭,與這兩個昔日同僚打招呼︰「嗨,好久不見。」

不空軍疑惑地看著這個奇怪的家伙,問道︰「你是誰?我們見過面嗎?」

阿郎倒吊著,吸收了小天使的力量之後,纏繞身體的鐵鎖鏈每一個扣環都長出了眼珠子,這些眼珠子盯著這個冠狀球體,隨時準備做出攻擊。

救死扶傷一拍腦門︰「哎呀,我忘了,我易容了。」然後救死扶傷手往臉上一抹,變成了一個瘦削的大叔模樣。

不空軍更加疑惑︰「你幾把誰啊?」

救死扶傷︰「……」

阿郎魔力激蕩,要發起進攻,救死扶傷突然想起來怎麼回事,在寶石領地自己一直戴著鳥嘴面具,真面目沒幾個人見過。于是手再往臉上一抹,臉的肌肉骨骼和皮膚開始變形,變成鳥嘴面具的模樣。

不空軍︰「噢噢噢!是你,無妄柱!」

阿郎將激蕩的魔力平復,說道︰「你叛逃了寶石領地,現在又坑殺了通靈王,你厲害啊你。」

救死扶傷︰「你們怎麼和通靈王混一起了?還殺了她的小天使?」

不空軍︰「別提了,那女人將自己融合進了書里,然後要我們按照書里寫的法則去扮演角色,如果扮演不合格就會被書吞噬掉。我扮演的是垂釣者,然後什麼都不能干,就只能一直釣魚。不屈柱更慘,選了個扮演罪人的角色,然後就一直被鎖鏈綁住吊在監牢里。」

阿郎︰「不,這角色是我自己選的!我本身就有受虐傾向,我一直隱藏著,扮演罪人才讓我的內心打開,我真實面對自己,所以我變強了,哈哈哈!」

救死扶傷︰「……」

不空軍︰「……」

「轟噗……」福音教堂的石柱徹底傾倒,砸在了液體暗影上,濺不起一滴水花,附近地區變成了黑色流動的泥沼,冒出詭異的氣泡。

不空軍突然想起什麼,嚷嚷道︰「寶石皇!寶石皇阿魯巴剛才在教堂里啊!他也死了!?」

救死扶傷︰「這黑色暗影是污染,沾到了無法祛除只能切掉,阿魯巴如果在里面,那大概率也是活不成了。」

阿郎︰「那怎麼辦?我們還要用寶石皇給的稱號嗎?」

不空軍︰「隨便你,只是稱號而已。」

阿郎︰「那你們以後叫我阿郎!不要叫我不屈柱!」

救死扶傷正色道︰「釣魚老,阿郎,我有正事和你們說。」

不空軍︰「什麼事?」

救死扶傷︰「你們現在的戰力品階都是白銀巔峰,想不想更進一步,成就黃金階?」

阿郎︰「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死扶傷看到阿郎笑得像個煞筆,問道︰「我的提議有什麼可笑的地方嗎?」

阿郎︰「我只是想起了那個養豬的,那家伙叫啥來?」

不空軍︰「養豬的?金剛柱‧肉丸犢子?」

阿郎︰「對對對,就是他。他的下場可搞笑了,嘿嘿。」

救死扶傷︰「那是正常實驗必要的損耗與犧牲,正因為有肉丸犢子還有眾多的實驗體的獻身,黃金軀體實驗才能夠不斷完善,而現在已經是這個實驗的最後階段了,各項數據都已經成熟,只要你們願意,分分鐘就能……」

不空軍︰「你當我們傻?」

阿郎︰「滾吧你!」

救死扶傷縮進了冠狀球體內部,能量 然爆發,地面的液態暗影「轟隆」一下噴涌出一道滔天水柱,將冠狀球體包覆,隨後水柱落地,整個地區的液態暗影開始沸騰!

戰斗開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