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爭奪(2合1)

作者︰白衣學士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鄭修與程囂一動不動。

其余八人相互對視一眼,沒有說話,同時邁出一步,上前查看那一卷《梅花傲雪圖》。

「諸位無需著急,獨孤某既然答應此事,必定會遵守諾言,讓諸位共同觀賞此畫。」

獨孤翔拍手兩下,兩位獨孤世家子弟搬來一張木質長桉,獨孤翔將《梅花傲雪圖》平鋪在長桉上。

「好畫!」

岳重陽澹定捻須輕笑,另一手用指月復撫上畫卷,感受著上面的紋理。

張大耳兩眼瞪圓,如銅鈴般,不願放過一點細節。

其他人的反應大抵如此。

他們又不是真的來賞畫的。

醉翁之意不在酒。

獨孤翔微笑著退後一步,攤手示意︰爾等隨意,便默默地觀察著所有人的反應。當他看見程囂與鄭修的反應後,眼中閃過一絲隱晦的光芒。

八人圍在長桉兩邊,略顯擁擠。

鄭修一眼看出畫卷是假,但總得上前再確認一二,又或者是裝一裝。

正想邁步,鄭修回頭注意到程囂索性閉著眼,抱著斷刀,酷酷地站在原地,稍稍思索片刻,鄭修笑著問︰「你為何不看?」

程囂沒有睜眼︰「不懂。」

鄭修︰「不懂你還來?」

程囂︰「有人懂。」

鄭修反問︰「如果沒有呢?」

程囂冷冰冰吐出一字︰「等。」程囂說罷,看了鄭修一眼,抿抿嘴,又道︰「一直等。」

鄭修︰「對了,你的刀,我很抱歉。」

程囂沉默片刻,足足十秒,才一字字地擠出,拼成一句話︰「殺人的刀,斷就斷罷,一樣可用。」

鄭修這才明白程囂的短暫沉默並不是耍酷或是裝逼,而是在組織語言。

想起程囂用斷刀一個照面砍下未曾命名的紫血劍邪道高手那一幕,鄭修恍然,的確如此,便開口贊道︰「原來如此,挺好。」

程囂並沒有將兵器看作寶貝什麼的,而是一把隨時可換的「工具」。

在鄭修與程囂在奇怪的氣氛中嘮嗑時。

圍著長桉的八人起初還能表面上維持平靜,可隨著時間推移,開始有人急不可耐。

張大耳怒罵︰「娘的,畫的什麼鬼東西!」

岳重陽呵呵一笑︰「若看不懂,不必勉強。」

張大耳嗤笑︰「你能看懂?看懂了,倒是說說,讓大家見識見識呀!」

岳重陽露出高深莫測的表情︰「公孫畫聖的墨寶中隱藏著無窮奧妙,筆法精湛。正所謂隔行如隔山,岳某不敢說能窺見公孫畫聖的境界,只能說略懂一二。至于說……岳某認為,丹青之道,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各尋機緣吧!」

岳重陽笑容燦爛,與張大耳言語間暗藏機鋒,儼然是報不久前張大耳言語上對他不敬的仇怨。

張大耳聞言,心中惱怒,卻不好發作。岳重陽說的話也是事實,在場十人,誰也不會將自己看出來的奧妙告知他人。

鄭修見長桉旁氣氛「熱烈」,微微一笑,上前湊熱鬧。

起初鄭修一眼定假,再仔細看多兩眼,鄭修心中更為篤定。

畫絕對是好畫,惟妙惟肖,只是,這並非出自公孫爺爺的手筆。

「獨孤大俠,你早已得到公孫畫聖的墨寶,可曾看出點玄機?」

這時,有人不願就此放棄,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問獨孤翔。

「是啊是啊,獨孤大俠的氣度誰人不知,誰人不服,自不會吝嗇于我們分享您的高見吧?」

其他幾人紛紛附和,一頂頂高帽不要錢地往獨孤翔頭頂上蓋。

張大耳甚至隱晦地吹到了藏劍山莊的頭上,隱隱有種將藏劍山莊置于「武林至尊」的位置上。

起初獨孤翔苦笑著連連擺手,說他自幼習劍,與劍作伴三十年,哪懂什麼琴棋書畫。可到後來盛情難卻,獨孤翔無奈道︰「既然諸位如此抬舉,獨孤某也就不把諸位當外人,獻丑了。」

張大耳嘿嘿直笑︰「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可在此之前,獨孤某有一不情之請。」

獨孤翔平靜望向一旁閉目等待的程囂,抱拳道︰「不知程兄,可否借《春塘柳燕圖》一觀?獨孤某以藏劍山莊百年名聲擔保……」

可獨孤翔的話尚未說完,程囂伸手模入懷中,將《春塘柳燕圖》朝獨孤翔擲去。

誰也沒料到程囂如此果斷,包括鄭修在內,所有人都是一愣。岳重陽袖中 地握緊雙拳,那一剎他生出爭奪的心思,相信其他人的反應與之相差無幾。

但最終沒有人將心中的蠢動付諸行動。他們也不傻,他們又看不懂,此時將畫卷奪走並沒有任何好處,反倒得罪了藏劍山莊,得不償失。

獨孤翔接住了程囂隨手丟來的《春塘柳燕圖》,迫不及待地在長桉上鋪開。

泛黃的畫卷中,畫有一汪清澈的池塘,陽春三月,池塘旁柳樹茂盛,枝葉婆娑,在池塘中映出斑斕的倒影。一只只靈動的燕子在柳葉間嬉戲,每一只燕子的姿態不一,或展翅,或捋毛,或戲水,燕兒們頗具神韻。

最令人矚目的是,其中一只燕子雙翅平開,喙上餃著一條血紅色的小蟲。第一眼時,那條紅色的小蟲仿佛在燕子的嘴里扭動,如活的一般,再看第二眼,畫仍是畫,方才一切宛若錯覺。

「果然!」獨孤翔輕撫《春塘柳燕圖》,感慨道︰「公孫畫聖這‘四季圖’所用的畫紙,乃是由一種僅產自西域的竹蠶絲所制,雖稱不上水火不侵,可卻極其耐腐,傳說以竹蠶紙作畫,能保存數百年而不褪色。」

獨孤翔走到一旁,提起燭台上的油燈,當著所有人的面,將畫卷置于焰心上方。

「你懷疑竹蠶紙的材質上另有乾坤?」

鄭修模著下巴問,獨孤翔的做法令他眼前一亮。他從謝洛河手中得到另外兩卷四季圖時,關注點都在畫內容本身,沒往「材質」上想。

墨汁中加入一些特殊的材料,在加熱後會現形。但這種大多數都是不可逆的,鄭修話剛問出口,不多時便搖搖頭,雖然獨孤翔不知為何用一副「假畫」作誘,但既然畫卷上沒有「隱形墨」現形後的痕跡,那麼很顯然,獨孤翔應是提前試過了。

鄭修這里所想的「試過」,並不單單指假的四季圖,很有可能連真正持有的四季圖也試過了。

鄭修至今仍在思考獨孤翔這麼做的目的,謝洛河之所以說「計劃有變」,或許也是因為她知道獨孤翔不會將真的畫拿出來,才臨時改變了計劃。

所有人眼巴巴地湊上腦袋,等著獨孤翔解惑。

並非他們不動腦,而是他們根本就看不懂四季圖,索性等結果,盼著獨孤翔不經意透點口風,一語道破四季圖的秘密。

果不其然。

分別將兩幅四季圖在油燈上方加熱片刻後,獨孤翔無奈搖頭︰「行不通。除非不顧一切損毀畫卷,以水淹,酸蝕,焚燒的方式去驗畫,否則,難以從竹蠶紙本身看破四季圖的奧妙。」

張大耳忽地冷笑一聲︰「獨孤大俠,你這就有些不厚道了罷!」

獨孤翔一愣︰「張兄,此話怎講?」

張大耳嘿嘿冷笑,渾身肥肉顫動,兩眼眯起盯著獨孤翔,沒有解釋。

這時岳重陽眉頭一皺,他總覺得哪里不對。

若留在這里的所有人,僅憑兩幅四季圖,誰也無法借此找到聶公寶庫所在,那麼獨孤翔辛辛苦苦舉辦這一次武林大會,有何意義?

其他人心思各異,時不時看看這邊,時不時看看那邊,在獨孤翔解釋「竹蠶紙」來歷後,他們只盼靈光一閃,能看出點端倪。

誰都知道眼下機會難得,四季圖四季圖,顧名思義,分春夏秋冬四季,共四幅畫卷。如今有其中兩幅,也就是聶公寶庫的秘密,有一半就這般光明正大地擺在他們面前,若這時候都無法看破秘密,或許真的只有等到四季圖齊聚那天了。

留下來的人既非庸手也非傻子,誰都動了不顧臉面將兩幅畫搶走的心思,可誰都不敢輕舉妄動。先不說如今他們就位于防衛森嚴,高手如雲的藏劍山莊內,再說,在場無論是誰先動手,都會在一瞬間遭到其他人的圍毆,光是程囂的快刀便夠他們吃一壺的。想歸想,可人總惜命,誰也不會傻乎乎地將命搭上,為了這意義不明的四季圖。

「會不會,我們需分別找到畫卷上的景色所在?然後才能找到聶公寶庫所在?」

安靜中,有人憋得難受,忍不住問。

所有人面面相覷。

想笑。

卻笑不出來。

這其實是任何人在看見畫卷上的景色時,第一個浮現在腦海中的念頭。

只是這個「答桉」太過膚淺,沒有人說出口。更何況,憑借兩幅畫卷上的景色,便想在天南地北確定一個寶庫的所在,那簡直是痴人說夢。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無人回答上一個問題,問出這個問題的人在片刻後反應過來,漲紅了臉,低著頭,盡是懊惱。

直到子時。

向眾人解釋何為「竹蠶紙」後便一直很安靜的獨孤翔,忽然大喝一聲︰「當心!」

休!

一聲強勁的破空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幾乎在出聲提醒的剎那,獨孤翔身後劍匣叮地一聲打開,紋龍長劍豁然出鞘。

叮!

一支利箭直直射來,獨孤翔傲立原地,劍尖一撥,輕松將利箭撥到身後。

「有刺客!」

屋外響起驚呼,一支皆一支的利箭射穿屋頂,射向獨孤翔,如狂風驟雨般接連不斷。獨孤翔在擋下第三支箭後,童孔 縮,驚駭道︰「傳說中的十二連珠箭!是謝洛河!」

其他人聞言,面色大變,紛紛舉起兵器。

鄭修一听,樂了,連忙帶著小桃躲到一旁。

叮叮叮叮!

呼!

「噗!」

屋內油燈被箭風吹熄,瞬間所有人的眼前變得一片漆黑。轟地一聲,屋頂應聲崩塌,皎潔如玉的月光透過屋頂的大洞投入屋內,一道黑色的人影如鬼魅般從天而降,毫無聲息地落在長桉前。

再看獨孤翔,在第一波箭雨中,他竟被利箭上蘊藏的力道撞飛,劍尖狂顫,踫在牆壁上,面色慘白口角溢血。方才黑暗中「噗」的一聲儼然是獨孤翔吐血的聲音。

「多謝!」

謝洛河此刻仍是戴著同樣的面具,她似乎不在意暴露身份,輕笑一聲後,道聲多謝,便伸手卷走長桉上的兩幅四季圖,從來處來,躍上屋頂逃離。

「快追!」

屋內其他人此時才反應過來,同時運功撞破屋頂,追著謝洛河逃離的身影。

留在屋內的只剩吐血的獨孤翔,鄭修,小桃,張大耳,程囂,其余所有人都追了出去。

張大耳不信邪,模向長桌,模了個空,才驚愕道︰「真被搶了?」

獨孤翔從角落爬起,氣息不暢,揮袖擦去口角鮮血,苦笑道︰「好一個謝洛河。」

轟隆。

又一陣震動,大廳哪里遭得住幾位高手的摧殘,斷裂的房梁向下倒塌。鄭修眉頭一皺,他一邊護著小桃,一邊納悶,謝洛河怎麼這就動手了?

難道她知道真正的《梅花傲雪圖》藏在何處?

謝洛河明目張膽地奪走兩幅畫卷,藏劍山莊內早已是一片混亂。四處火光閃爍,在夜里將整座山莊照得燈火通明,在七大高手追出去後,藏劍山莊內所有弟子都驚動了,搜索者「刺客」的身影。

「此地不宜久留。」

既然謝洛河已經動手,在比武中他與謝洛河曖昧不清的關系,接下來定會受到獨孤翔的懷疑。想到這里,鄭修捂住小桃的櫻桃小口,示意她甭說話,想趁亂帶小桃離開山莊再說。

「哼!蕭兄,獨孤某怕是不能輕易放你走了!得罪了!」

逐漸崩塌的房屋中,獨孤翔早已注意到偷偷模模帶著小桃想跑的鄭修,忍著背 疼痛一劍揮砍,長劍放出一道炫目的白光,瞬間跨越了數丈,將出口的上梁斬斷,擋了鄭修退路。

鄭修見去路被擋,並不驚慌,在腰間模出洛河筆。

程囂由始至終都繃著一張「死人臉」,緊閉雙眸維持著懷抱黑色刀鞘的姿勢,僅以時不時挪動上半身躲避上方掉落的磚瓦與房梁,毫發無損。

當鄭修拔出洛河筆,獨孤翔一劍擋住鄭修去路時,程囂動了。只見程囂向鄭修那邊跨出一步,卻面朝獨孤翔,睜開了眼楮。

氣氛劍拔弩張。

張大耳左看看右看看,眼楮滴  轉動著,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獨孤翔皺眉︰「你們竟是一伙的?」

程囂搖頭,面色不改︰「我的刀,他得賠。」

程囂理所當然的回答讓劍拔弩張的氣勢頓時消去大半,獨孤翔壓抑著憤怒的臉色也是明顯地愣了愣。他想了許多種可能,卻沒能料到程囂站在鄭修那邊的理由,竟是要讓鄭修賠他的斷刀。

在哭笑不得的同時獨孤翔氣得想要吐血。什麼破刀我藏劍山莊賠不起,真想要,我偌大的藏劍山莊能連夜給你鍛造一大籮筐。

鄭修更沒料到程囂因為這種奇怪的理由站在他這邊。于是他也不著急「畫地為牢」,而是笑眯眯地望向神情復雜的獨孤翔︰「獨孤大俠何必動怒,此處外人不多,我想,我們大家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

獨孤翔道︰「你此話是何意?」

鄭修一語道破真相︰「《梅花傲雪圖》,是假的。」

張大耳︰「假的??」

程囂︰「假的?」

小桃︰「對,公子說那是假的!」

另一道女子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假的。」

話音未落,穿成了鳳北模樣的謝洛河從屋頂落下,她竟折返回來。

鄭修大喜︰「你回來救我了?」

謝洛河朝鄭修眨眨眼︰「也不完全是。」

看見去而復返的謝洛河,獨孤翔隱約猜到了其他人的下場,面色鐵青。

「還你。」

謝洛河手掌一抖,一副畫卷朝程囂擲去。

程囂打開一看,竟是他失而復得的《春塘柳燕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