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是禍躲不過

作者︰北山王子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吳用望著武大郎、武松。

故意停頓了一下,又道︰「你們仔細想一想,對方現在已經知道大郎住在這里,也知道武松兄弟在這里做都頭。那他們為什麼不報官?不讓清河縣令知會鄆城縣令,公開緝捕武松兄弟?而要在暗中派人來綁架嫂子?」

「為什麼?」

武大郎、武松二人,異口同聲急問。

吳用道︰「我估計,就是想引你二人前去,將你們兄弟一網打盡。他們不但要報仇,還要永絕後患。所以,我們人要救,但要周密考慮,想出一個萬全之計。」

「如果貿然前去,必然凶多吉少。」

宋江點了下頭,對武松道︰「武松兄弟,學究說的是,此事不可莽撞,一定要周密計劃。」

說著,又問吳用道︰「依學究所言,此事該如何操作?」

武松急道︰「學究哥哥請講,武松听學究哥哥的。」

吳用略微思考了一下,開口道︰「明天我和公明哥哥一道,要送王教頭去晁蓋哥哥莊上,屆時我會將此事告知他們,請他二人一起隨我們趕往清河縣,解救嫂子。」

宋江聞言,大聲道︰「好!有晁保正和王教頭幫忙,此事可保萬無一失。」

武松問︰「是人稱托塔天王的晁蓋?」

宋江道︰「正是此人。」

武松嘆道︰「江湖上久聞晁蓋大名,只是無緣相見。」

武大郎也道︰「我也常聞此人大名,知其是位頂天立地的漢子。」

武松又道︰「那位王教頭,又是何方好漢?」

吳用道︰「此人姓王名進,比晁蓋哥哥更狠。系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武功蓋世,有萬夫不敵之勇,是位真豪杰!」

武松驚道︰「莫不是那惡了高俅,遠走他鄉的禁軍教頭王進?」

吳用邊點頭,邊笑道︰「武松兄弟也認得王教頭?」

武松嘆道︰「久聞其名,只恨武松無此福份認識此等高人。」

武大郎則興奮道︰「多謝吳學究、宋押司,有此二人相助,金蓮有救了!」

武大郎說著,就要給二人下跪道謝。

吳用連忙拉住武大郎,謙遜道︰「都是自家兄弟,大郎何必如此客氣?」

這邊吳用剛剛拉住武大郎,那邊武松已經噗通一下,跪倒在吳用、宋江二人面前。

「 !」

一聲巨響。

武松跪地後,用力朝吳用、宋江二人,磕了個響頭。

那木頭樓板被磕的發出一聲巨響。

隨即,又發出一陣顫動。

四人聊了許久,宋江因有公文要處理。

便起身向武大郎、武松兩兄弟告辭,先回衙門。

吳用與宋江約好,第二天上午在約好的酒店門口,等王進到來,一起去東溪村晁蓋莊上。

宋江走後,吳用又與武大郎、武松二人,繼續商議解救潘金蓮之事。

武大郎對吳用非常感激。

他對吳用說,會在家等吳用和晁蓋、王進商議後,再確定下一步行動方案。

吳用知道武松是個脾氣火爆,愛憎分明、嫉惡如仇的漢子,對武大郎感情很深,視長兄如父,對兄嫂潘金蓮亦敬重有加。

所以,吳用對武松有點不放心,隱隱感覺,武松這兩天會有過激行為。

弄不好,會迎火上身,給他們自己帶來危機……

于是,再三叮囑武松,要沉住氣,不要莽撞行事。

也特地交代武大郎,要看住武松,不要讓他擅自冒險,單獨行動。

吳用心里雖然不放心,但他從前生看過的「水滸傳」中知道,武松此刻並未有生命之憂,只是不久後,會有牢獄之災。

但他又不能將心里的擔憂,直接告訴武松。

吳用心里很清楚,即使現在告訴武松,說他有牢獄之災,叫他小心行事。

武松也不會相信。

更不會把他的話當一回事。

反而會認為,是自己故意在嚇唬他。

吳用現在能做的,就是提前設防,提醒他凡事不要莽撞,這段時間,要小心行事。

看能不能讓武松躲過這一劫。

可如今潘金蓮突然出事,雖然故事的版本與書中不同,但隨著潘金蓮的出事,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一系列仇殺。

以及因仇殺引發的牢獄災禍,卻很有可能,還是會應驗到這位打虎英雄武松的身上。

這就是人的命和運。

正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對吳用來說,即使明知道,這場牢獄之災是武松命中注定,無法化解,但至少也要將這災禍延遲、推後。

甚至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以,吳用才會如此慎重,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囑武大郎、武松二人,不可莽撞行事……

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也已經都做了。

能不能免除這場災禍,接下來,就只能看武松自己的造化了。

天色已黑,武大郎取出一些炊餅,做了碗肉湯,還有幾盤下酒菜,端出來請吳用和武松一起吃。

吳用見他二人心情沉重,一個愁眉苦臉、悶悶不樂,一個橫眉豎眼、滿臉殺氣,也沒心思吃。

只陪二人喝了點酒,胡亂吃幾口。

便向二人告辭,回旅館。

第二天一早,吳用便來到酒店門口。

幾乎在同一時間,宋江、王進也如約趕到。

王進已經雇了輛大馬車,載著母親,還有一些放衣服雜件的包裹。

吳用、宋江先向王進母親請安、問好。

王進母親對吳用、宋江千恩萬謝,再三囑咐王進,要一輩子記住這天大的恩情。

隨後,吳用、宋江也上了王進的馬車,一行人便馬不停蹄的趕往東溪村,投晁蓋莊上去。

馬健車快,一路無事。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晁蓋莊上。

晁蓋正在家中閑著,與幾個家丁、食客一起,又談起吳用那天酒醉的事,掛念對方的身體,尋思著要找個日子去看他。

正說著,門外的家丁跑進來說,吳用、宋江到訪。

晁蓋心頭大喜,連忙跑出門去迎接。

「天王哥哥可好?」

「小生自那日酒醉後,又是三天未見哥哥了!」

吳用第一個下車,見晁蓋出來,連忙迎上前。

他想起自己第一天穿越北宋的事。

那天自己死後重生,附身在酒醉身亡的前世吳用身上。

從前生的吳天佑,一下變成現世的吳用。

這位長相威武,氣勢沖天,貌似地府中閻王爺的托塔天王晁蓋,是自己重生後,第一個遇到的水泊梁山英雄豪杰。

也是前世吳用的好兄弟。

未來梁山泊大頭領。

更是自己,日後創建宏偉大業的關鍵人物。

吳用自是不敢怠慢。

連忙上前,向晁蓋拱手行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