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救人!殺狗官!

作者︰北山王子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卻說公孫勝點住高衙內大穴。

封住他全身經脈。

將高衙內帶到城門附近一小屋內。

先到街上弄了匹好馬,牽到屋子里,以備等下急用。

然後關上門,到到閣樓上,邊打坐,邊等著吳用和晁蓋他們。

正在他內心焦慮之時,突听一陣馬蹄聲傳來。

公孫勝仔細一听,估計有六匹快馬,正從城內往城門狂奔而來。

他知道,吳用、晁蓋他們來了。

當即,一手提起高衙內,唰的一下,往城門沖去。

此刻,清河縣縣令何能已經得到消息,知道縣尉蔡瑁和都頭張熊,都已經被武松所殺,派出去緝拿凶手的兵士,也全部被殲滅。

他連忙一邊關閉城門,一邊讓手下騎上快馬,趕往大名府,告知知府大人,請求知府大人派兵支援,抓拿凶犯。

何能知道責任重大,也親自上城牆坐鎮,防止凶犯外逃。

吳用、晁蓋、王進、武松、欒延玉、西門慶六人,騎著快馬,趕到城門下。

武松一眼看見縣令何能,正站在城牆上,指揮兵士,不讓吳用、晁蓋等人逼近城門。

城牆上的兵士彎弓搭箭,嚴陣以待,注視著城門下的吳用等五人。

武松上前,手指縣令何能,大聲喝道︰「狗官,你勾結老豬狗,貪贓枉法,殘害百姓,危害一方,我早晚殺了你的狗頭!」

何能高聲說︰「你們這幫殺人放火的賊人,現在城門已閉,你們插翅難逃!知府大人的兵馬馬上就要到了,還不快下馬受死?」

武松大聲罵道︰「受你馬的頭,你這豬狗不如,腌齷齪的東西快把城門打開,送老子出城,否則,老子殺你全家!」

何能被武松罵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惱羞成怒。

一揮手,城牆上的兵士,便朝武松放箭。

武松揮刀削落射到身邊的飛箭。

吳用、晁蓋、西門慶急上前,一邊揮舞鏈條、樸刀,打落飛箭,一邊將武松拉回。

迅速退回到安全距離。

武松恨得目眥盡裂、毛發直豎,嘴上不停的叫罵。

吳用和晁蓋,四處張望,尋找著公孫勝。

吳用心里一直祈禱著,公孫勝快來。

王進、欒延玉二人,望著足足有八米高的城牆,還有城牆上彎弓搭箭,箭頭瞄向他們,隨時準備射殺的兵士,恨得咬牙切齒。

卻又一下無計可施,只能干著急。

「高衙內在我手上,放下城門!」

就在眾人心急如火之時,突然听到大街上一聲大喊。

正是公孫勝,挾持著高衙內來到。

吳用內心暗道一聲︰「我的祖宗啊,你可來了!再不來,老吳我今天又要重生了!」

晁蓋見公孫勝到,高興的迎上前,剛叫了聲「道長」,卻被吳用打斷,吳用想晁蓋比了個手勢,道︰「哥哥且慢,先讓狗官把城門打開!」

吳用擔心,晁蓋與公孫勝打招呼後,在高衙內面前,將各自的身份暴露。

亦有可能被城牆上的官兵听到。

晁蓋和公孫勝心領神會。

王進見到高衙內,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

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但他知道,此刻,眾人的命,都系在高衙內的身上。

所以,強忍住心中的仇恨,沒有動手。

公孫勝將古銅劍抵在高衙內脖子上,對城牆上的清河縣縣令何能,大聲喊道︰「狗官听著,再不放下城門,我將高衙內的頭顱,砍下喂狗!」

剛才,已經有手下向何能稟報,說高衙內被一位道士抓走,不知去向。

何能當時不相信,認為高衙內不可能在清河縣。

如果在清河縣,知府大人一定會事先通知他,讓自己好好接待這位太尉公子爺。

沒想到,現在卻又听公孫勝大喊,「高衙內在我手上」。

心里不禁一陣恐慌。

連忙向下仔細觀望,想看看是真是假?

「苦也!」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這一看,把個何能,嚇得三魂七魄,差點飛出體外。

「苦也!」

何能大叫一聲,雙腿發軟,腳下一顛,整個人瞬間虛月兌。

像死豬一樣,癱倒在地。

因為高衙內是個典型的公子,經常帶著隨從、保鏢,到處游山玩水,沾花惹草。

所以,何能前不久剛剛在大名府,知府大人處見過。

此後,何能一直想找機會,討好、巴結高衙內,卻苦于找不到途徑。

他天天盼望著,高衙內有一天能來清河縣,好讓自己有機會獻殷勤,好好巴結到這位太尉的公子。

讓自己時來運轉,仕途上青雲直上。

但讓何能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今日,竟然以這種方式,在這種場合,與高衙內相見。

何能癱倒在地後,掙扎著站了起來,卻又雙腳發飄,一下又癱倒下去。

站在何能邊上的兵士,見狀,急忙將他扶起,讓他坐在石凳上。

何能此刻,哪里還坐的下?

硬撐著起身,顫巍巍的走到城牆邊,顫聲喊道︰「公、公子,你、你可還好?」

公孫勝對高衙內厲聲道︰「叫他開城門,否則,我讓你人頭落地!」說著,手中的古銅劍,往高衙內的脖子上一劃,頓時,幾大滴赤紅色的鮮血,從高衙內的脖子上滴了下來。

高衙內嚇得尖聲大叫︰「好、好個屁!何能,你他娘的還不快開城門?你想害死本公子?」

何能被嚇得臉色發青,渾身不停的發抖。

整個人混混沌沌,一下子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公孫勝見狀,手中古銅劍一揮,作勢要往高衙內的頭劈下。

「不、不要!」

「何能,老子,今天如果死了,我爹,一定殺光你全家!」

「你他娘的,快、快開城門!」

高衙內一聲接一聲的淒叫聲,終于把何能叫清醒了。

「公子,我開,我這就開。」

何能連忙大聲喊邊上的兵士,快開城門。

眾人見城門已開,發一聲喊,催馬快速沖出城門。

一行人快馬加鞭。

不敢有一刻停留,往城外狂奔而去。

狂奔了許久,見官兵並沒有追來,眾人才放慢速度,策馬慢行。

「好漢,你、你們已經出城了,為、為什麼還不放我?」

高衙內見眾人還不放他,抬頭驚問道。

「老實點,別亂動!」

公孫勝瞪了高衙內一眼,厲聲道。

吳用道︰「現在還不能放你,只要你好好配合我們,明天自然會放了你!如果不配合,現在就叫你人頭落地!」

「配合,配合。」

高衙內知道,自己的命,此刻就在這些人手上。

這些人,隨時都可以讓他人頭落地。

人為刀殂,我為魚肉。

這個道理,聰明的高衙內,當然懂。

所以,聰明的高衙內,當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與這些人作對。

做一些無謂的反抗。

吳用說完,便讓公孫勝將高衙內的雙眼蒙住,把他的耳朵堵上。

眾人見高衙內被蒙住眼楮,堵上耳朵,便扯下包在臉上的布塊,發出一陣大笑。

晁蓋連忙上前,與公孫勝相見。

並興奮的向大家介紹公孫勝,也將一眾好漢,一一介紹給公孫勝認識。

公孫勝開心的向大家問好,並一一行禮。

晁蓋先對公孫勝說了救人的事情。

隨後,又道︰「道長如果不方便,可就此分開,待日後再聚。」

公孫勝听後,哈哈一笑,不假思索的說︰「天王哥哥的事,便是貧道的事,何來不方便?」

眾人聞言,齊聲贊公孫勝大義。

「學究,為什麼不殺了高衙內?」

半晌,王進突然指著高衙內,開口問吳用。

「這種畜生,留著他只會害人,殺掉算了!」

武松听後,也大聲說道。

「是啊,殺了他,也省得麻煩。」

公孫勝對高衙內,也痛恨。

欒延玉、西門慶二人,雖然沒有開口,但也是滿臉疑惑,不解的看著吳用。

晁蓋看著吳用,笑著說︰「學究做事謹慎,留著他,自然有他的道理。」

吳用也笑了笑,對眾人說︰「眾位兄弟,高衙內這條狗命,很值錢,我現在還舍不得殺他。先留著,今晚我們去鄆城縣救人,還用得上。」

眾人聞言,先是一怔。

隨即,便都會心的放聲大笑。

「眾位哥哥,武松再次謝過各位哥哥!」

武松雙手抱拳,再次向眾人致謝。

「武松兄弟客氣了!」

晁蓋聞言,開口道。

「都是自家兄弟,都頭不用客氣!」

吳用也對武松說道。

眾人也都抱拳,紛紛向武松回禮。

「恕武松無禮,我們快走。」

「嫂子現在不知是否平安?哥哥一定等急了!」

武松想到潘金蓮的安全,又想到武大郎找不到他,一定很急,連忙催大家快走。

「武松兄弟說的對,我們快走!」

晁蓋听後,也對大家說道。

「好,眾位兄弟,上鄆城縣,救人,殺狗官!」

吳用一揮馬鞭,大聲喊道。

「救人!殺狗官!」

眾好漢齊聲高喊,催馬快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