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赤發鬼劉唐,浪子燕青

作者︰北山王子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吳用、晁蓋等人,見武大郎怒火中燒。

瘋狂的撕殺、摔砸劉成。

殘肢、碎肉、骨頭渣塊,連著血,四處飛濺。

吳用等武大郎發泄完後,才和武松、晁蓋、西門慶等人,一起上前安慰他,讓他不要過度悲傷,以免傷害身體。

武大郎已經手撕仇人,為潘金蓮報仇的心願已了。

在眾人的安慰下,精神也慢慢恢復過來。

眾人一起,幫武大郎,將潘金蓮就近葬在半山上。

武大郎又忍不住,一陣嚎啕大哭。

武松想到以前在清河縣,潘金蓮對自己的關心,也感到一陣傷心,淚流滿面。

吳用、晁蓋等人,也禁不住一陣感嘆。

隨後,眾人便開始討論,下一步各自的去向

除武松、武大郎、公孫勝外,其他人都按照吳用的吩咐,一直蒙著臉,暫時不用擔心,日後官兵的抓捕。

即使知府大人,親自發文緝拿,短時間內,也無法查到他們。

公孫勝雲游天下、四海為家,對此並不放在心上。

加上出家已久,除非踫到,像晁蓋這樣的老朋友,否則,連他的名字,都沒有人知道。

只知道他是一個雲游的道士。

普天之下,道士多如牛毛,官府即使要抓他,也無從認起。

更無從抓起。

武松和武大郎,自是不必說。

二人做出那麼大的動靜,又是事主,身份早已公開。

明日一早,整個鄆城縣,大街小巷,都會傳說,縣令劉成侮辱、殺害潘金蓮,武大郎、武松兩兄弟,血洗衙門,手刃仇人的故事。

鄆城縣,武松、武大郎。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只能與大家分手,另投別處去。

晁蓋、王進、欒延玉,可以安心在晁蓋莊園,仍舊像沒事人一樣,喝酒聊天、舞槍弄棒。

吳用建議武松、武大郎,去滄州投奔柴進。

吳用說,他願意陪武松、武大郎,一起前往。

武松、武大郎听後,心里非常感動。

但其實,吳用心里,有他自己的打算。

他竟然心里暗藏雄心大志,就不願再待在這小小的鄆城縣,等待命運的安排。

他要抓緊去結交各路好漢、四方豪杰,打出自己的名號,為將來開創大業,打下堅固的基礎。

所以,他正好借這個機會,與武松、武大郎這兩位武林高手,一道去走江湖、闖天下。

又能人武松、武大郎兩兄弟,對他感恩戴德,日後死心塌地為他效力。

也在晁蓋、公孫勝、王進、欒延玉、西門慶,幾位高手面前,展現出自己義薄雲天的兄弟豪情,提高自己在眾人面前的威望。

西門慶在鄆城縣,沒人認識他,最為安全。

可以回陽谷縣,繼續過他的逍遙日子。

晁蓋很欣賞西門慶的武功。

邀請他一起到晁家莊園。

讓眾人意料不到的是,西門慶,也要隨武松、武大郎一起去滄州。

西門慶在陽谷縣,也是無牽無掛。

雖然家境厚實,卻沒有明媒正娶的老婆,平時沒事,也只是與一些朋友,找幾個風塵女郎,一起喝酒解悶、自尋快活。

時間長了,在這方面的名氣也變得大了。

這方面名氣一大,問題就來了。

沒有人敢來給他做媒。

也沒有哪一個正經人家的女人,敢嫁給他。

西門慶也無所謂,反正只要有錢,身邊就從不缺女人。

加上家中父母早已不在,也沒有兄弟姐妹。

沒人管束。

西門慶過慣了自由的日子。

也樂的自己一個人,快活自在。

「高衙內不見了!」

突然,王進一聲大喊。

眾人急回頭,四處張望,哪里還有高衙內的身影。

公孫勝跺了下腳,怒道︰「剛才在等人時,想到這廝大穴被閉了一個晚上,又經一晚顛簸,擔心他死掉,就給他點開大穴,只閉他大腿穴位,防他逃走。」

「沒想到小看這廝了,竟然能自行沖開穴道,乘亂逃跑。」

公孫勝說完,一陣自責道︰「唉,都怪貧道太大意,是貧道的錯!」

吳用本來就不想殺高衙內,內心也想放走他,讓後續林沖上梁山,有個前兆的鋪墊,水泊梁山大聚義有延續。

見此,連忙對公孫勝說︰「道長切勿自責,我等留著這廝的目的,只是擔心救人時,遇大隊官兵,無法月兌身,欲用他來要挾官兵。」

「此刻已經用不到他,逃就逃了,反正留著這廝也沒用。」

吳用說著,偷偷瞄了眼王進,見他正皺緊眉頭,便又道︰「想殺他的話,以後還有機會,到時候連那高俅老賊,一起殺了痛快!」

王進聞言,狠狠道︰「早晚殺了高俅老賊!」

公孫勝見天色開始發亮,便向眾人告辭。

眾人依依不舍,抱拳道別。

晁蓋和吳用,知道這一別,也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

一直陪他又走了好幾里路,還是不舍得分開。

最後,公孫勝停下腳步,堅持不再讓二人送。

看著二人,往回走。

直到看不見二人的蹤影,才轉身往西而去。

吳用和晁蓋返回到山腳下,卻不見武松、武大郎他們。

連王進、欒延玉、西門慶,也不見了。

「晁天王、吳學究!」

「二位哥哥,我們在山上。」

正當吳用、晁蓋二人,四處張望,尋找武松等人是,卻听到從山上傳來一陣叫喊聲。

吳用、晁蓋二人一看,見是王進正站在山上,朝他們招手。

二人正納悶間,卻見從山上沖下幾個人。

正是王進、欒延玉、西門慶,後面還跟著兩大漢。

一個頭發赤黃,紫黑闊臉,鬢發邊有一搭朱砂胎記,敞開胸,露出一撮赤色胸毛。

吳用心里想,這不就是水滸傳中寫的,赤發鬼劉唐?

劉唐不是應該在智取生辰綱時,才在破廟被雷橫當賊抓住,後被晁蓋以認做外甥為由,救了下來。

此刻,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果不其然,這人一到跟前,便朝晁蓋、吳用跪拜,口中道︰「小弟劉唐,拜見晁天王、吳學究兩位哥哥!」

另外一位,見劉唐向二人跪拜,也連忙向前,跪拜,道︰「小弟燕青,拜見二位哥哥!」

吳用一听「燕青」二字,不由大吃一驚。

燕青怎麼會在這里?

燕青此刻,應該是在盧俊義府上才對。

這現實中的水滸,與吳用前世所看的《水滸傳》中,描寫的故事,越來越離譜了。

已經嚴重顛覆了吳用的三觀,讓吳用有點模不著北。

吳用差一點,又要罵施耐庵這老秀才了。

吳用仔細看著燕青,見對方果然長得一表人才。

六尺以上身材,二十四五年紀。

眉清目秀,臉上留三牙掩口細髯,腰細膀闊,遍體花繡,一身精干打扮。

吳用沒想到,在這里又踫到這兩位好漢,內心暗喜。

晁蓋見武松、武大郎不在。

便急問二人去哪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