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淮西王慶

作者︰北山王子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此刻,狐尾山上,山寨的正大廳內。

大頭領張化,二頭領張干,正在商議著,下一步招兵買馬的事情。

張化、張干是親兄弟。

雖然說是親兄弟,卻長得一點也不像。

兩人最大的差別,就是一個孔武有力、威武雄壯,渾身漆黑,滿臉須發。一個卻精瘦短小,滿臉白淨、光頭無須。

張化身高九尺,魁梧壯實,面黑如漆。

整個臉上,頭發胡須連成一塊,幾乎看不見臉面,渾身上下,覆蓋著一層又長又黑的體毛。

咋一看,就像是一頭凶猛威武的大黑熊。

只剩那兩只銅鈴般大,來回轉動的大眼珠,讓人感覺到,這還是個人類。

所以,江湖上人給他起了個名號,叫賽黑熊張化。

張干則身材短小精干,頭上光亮,沒有一根頭發。

不但頭上沒有一根頭發。

臉上也是光禿禿的,沒有一根胡須。

連眉毛,都沒有一根。

所以,整張臉上,看上去,永遠都是發青。

顯得十分的猙獰、恐怖。

加上他為人凶殘,出手狠辣,早年行走江湖,殺人無數。

江湖上也送了他一個外號,叫做地獄雷公張干。

張化、張干兩兄弟,從小父母雙亡,被一個雲游道士收養帶到者座狐尾山。

這名道士是個世外高人,道號星雲道長。

武藝高強,尤以一手霹靂刀法,一手武當奪魂劍,聞名江湖,威震武林。

二人從小跟隨星雲道長學武,都練得一手好功夫,有萬夫不當之勇。

張化擅長刀法,盡得星雲道長真傳。

一柄大刀重六十八斤,勢大力沉,威力無比。

刀法更是變幻無窮,讓人防不勝防。

江湖上已經是罕見對手。

張干則以一手刁鑽、凌厲的武當奪魂劍法,威震武林。

尤以出劍快,下手狠辣,聞名江湖。

許多武林成名人物,往往還沒來得及出招,或者剛剛拔劍,還沒有刺出,就已經死在他的劍下。

而且,武林傳聞,張干出手,從不留活口。

江湖中,死在張干劍下的英雄好漢,不計其數。

二人原來一直跟隨道士,在狐尾山上學武修煉,後來,道士死後,兩兄弟便下山,游走江湖。

幾年下來,兩兄弟便干下了幾件大事,威震江湖,名噪一時。

其中,有兩件大事,至交仍然被江湖中人,作為酒後閑話,津津樂道。

一件是張化、張干兩兄弟,在酒店喝酒時,听說知府的小舅子,欺負、調戲民女,被女子父母怒罵後,竟然與家丁一起,將女子父親、母親活活打死。

然後,還將那女子強行擄掠回家,進行糟蹋。

女子不堪受辱,含恨上吊自殺。

張化、張干听後,氣得破口大罵。

張化更是胡須倒卷,眉毛直豎、怒發沖冠。

張干吃虧在沒有頭發、胡須、眉毛,沒有怒發可以沖冠。

也沒有辦法直豎眉毛。

想吹胡子瞪眼楮,卻沒有胡子可吹,只能干瞪著眼楮,連摔十幾只酒碗。

摔的店老板臉色一陣發青。

當天晚上,張化、張干兩兄弟,便強行闖入知府小舅子家,將其全家大小二十六口,以及十二位家丁、護院,全部殺死。

又將這名惡棍的頭顱砍下。

還將他下面的物件,連根割下,塞在被砍下頭顱的嘴巴里。

然後將他的頭顱,含著那物件,掛在他們家大門上。

全城轟動。

百姓拍手稱快。

圍觀之人,絡繹不絕。

另外一件,就是上一任孟州縣令,得知張化、張干兩兄弟,與東京一位王姓朋友,一起外出游玩到了孟州城,正在孟州城內找喝酒。

便帶著幾十名兵將,趕到兩兄弟朋友的住處,想要緝拿他們。

結果反被張化、張干兩兄弟,還有他們的一個朋友,殺的死傷過半,落荒而逃。

如果換成別人,見官兵已經撤退,也就連忙跑路。

可張化、張干兩兄弟,卻是個真正的狠角色。

兩兄弟見官兵撤退,自己不但不跑,反而和他們那位朋友,三人發一聲喊,抄著家伙,追了上去。

一路追到孟州縣衙,在縣衙門口,將那位縣令斬殺在大門口。

又一口氣殺了十幾名官兵。

直到那些僥幸逃月兌,卻已經被殺得驚慌失措,嚇破膽的官兵,爭先恐後跑進衙門,關上縣衙大門,不敢再踏出縣衙半步。

張化、張干和他們的那位朋友,才發出一陣哈哈大笑。

隨後,張化便帶著他們的朋友,三人一起又上了狐尾山,並大肆招兵買馬,公開佔山為王。

張化、張干的這位朋友,也是水滸傳中的一個名人。

此人姓王,名慶。

是北宋末年起義軍領袖,「四大寇」之一,佔據淮西為王,擁有八座軍州,轄八十六縣之地。

後被宋江剿滅,渡江逃亡時,為梁山泊好漢混江龍李俊所擒,押解到東京,被凌遲處死。

王慶原本是東京開封府內,一名副排軍。

其父王砉,是東京有名的大富戶,為人刁鑽、刻薄。

專一打點衙門,唆結訟,放刁把濫,排陷良善,眾人都怕他,凡事都讓他些個。

據說,王砉早年從親戚家,奪得一塊上好風水陰地,葬其父母。

後來,妻子懷孕足月,王砉夜夢白虎入室,蹲踞堂西。

轉眼間,又有一頭雄獅闖入,一聲咆哮,將蹲踞在大堂白虎一口餃去。

王砉大叫一聲,從夢中驚醒,一頭栽倒在床下。

半天才醒轉過來。

妻子也在此刻,生下王慶。

王慶自小頑劣,生性浮浪,不務正業。

到得十六七歲時,已是身雄力大,不喜讀書,專好斗瞈走馬,拜師習武,使槍舞棒。

一天到晚,與朋友喝酒練武,惹是生非,與人斗毆,經常將人打傷打殘。

王砉為了不讓兒子吃官司,

只得在背後,偷偷拿錢賠償,好話說盡,花錢消災。

眾人本來就懼怕他們父子,見有錢賠償,也都拿了錢走人,不再多做計較,任由他繼續去禍害他人。

王慶的膽量,也就越來越大了。

不過,那王慶因為一門心思,放在練武打架上,倒是讓他練出一身好武藝,一條槍棒在手,百十人近他不得。

那王砉夫妻二人,年過半百,只此一子,十分疼愛,自小憑他任性慣了,到得大了,如何拘管得住。

後來,把個偌大的家產,費得所剩無幾,王砉夫婦二人,愁的整日唉聲嘆氣,寢食難安。

王慶慢慢也覺得無趣,便去投軍,憑著自己的本事,在本府做了個副排軍。

總算有了一個正規的去處。

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雖然是在軍營中,王慶卻依舊是爭強好勝,任性妄為。

一有錢票在手,便邀上一幫好友,三兄四弟,一起大酒大肉,吃喝耍樂。

若遇不如意之事,拔拳便打。

王慶雖然如此惡劣,卻有一點好,那就是為人慷慨,喜交朋友,講義氣,好打抱不平。

所以,在江湖上名聲很響,很多人都慕名前來,與他結交,稱他為兄。

張化、張干兩兄弟,也是听聞他的名氣,慕名前來與他相識。

後來,雙方感覺很聊得來,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王慶便與張化、張干兩兄弟,結為異性兄弟。

經常互相走動,交流槍棒,喝酒論江湖。

自從那次追官兵、殺縣令事件後,三人便成了官府的通緝犯。

知府到處派兵查找、緝拿他們。

張化、張干便邀請王慶,一起上狐尾山,佔山為王。

等待時機,扯旗起義,公開反朝廷。

這天,三兄弟因為考慮到,狐尾山兵力嚴重不足,如遇官兵大兵圍剿,雖然佔據有利的山勢,勉強可以抵擋。

但長久下去,終歸不是長遠之計。

將來起義舉事,此等兵力,也無法一展抱負。

張化、張干兩兄弟,有到過盤龍山,想與盤龍山合並,或者結為聯盟,卻兩次都被楊林拒絕。

直把張化、張干兩兄弟,恨得咬牙切齒。

一直在找機會,想要報復盤龍山,覺得楊林等人,太不講江湖義氣。

也太瞧不起他們兄弟。

王慶那天沒有去,張化、張干回來後,將事情告訴他後,依著王慶的性子,就要帶人去滅了盤龍山。

但張化、張干兩兄弟,卻認為狐尾山的兵力,與盤龍山相差太大了,只能等待機會智取,硬拼沒有勝算,勸住了王慶。

三人正在商議,如何招兵買馬,小頭領忽然上來稟報,說盤龍山頭領楊林前來求見。

「楊林親自來?」

「難不成是那件事被他知曉了?」

張干聞言,心里一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