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楊林拜山

作者︰北山王子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話說狐尾山頭領張化、張干兩兄弟,當年行走江湖,殺人無數,被武林中人稱為「殺手」。

其實二人並非真正的殺手,許多時候都是替朋友出頭,或者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雖然殺了很多人,但卻談不上濫殺無辜。

後來因為孟州縣令,得知兩兄弟來孟州找朋友,便帶兵前去緝捕,結果反被張化、張干,還有二人的好友淮西王慶,一起殺了個丟盔棄甲、死傷過半。

還被三只猛虎一路追殺到縣衙,將縣令殺死在縣衙門口。

事發後,州官府緝拿得緊。

張化、張干兩兄弟,便邀請好友王慶,一起上二人原來跟隨星雲道長習武的狐尾山,嘯聚山林、佔山為王。

並擁戴王慶為狐尾山山寨之王。

王慶胸懷大志,內心並非只安于這小小的狐尾山,但目前因形勢所迫,只得暫時屈居于此,等待時機。

所以,王慶上山後,第一件事,便采取兩條路一起走的策略,對內,修建軍事要塞,抓緊招兵買馬,訓練軍隊,擴充山寨戰斗力;對外,聯盟附近的山寨,結成戰略同盟,互相支援。

不得不說,王慶的這套戰略方針,比起其他山寨的頭領,確實是深謀遠慮,看得遠,也考慮的比他們仔細很多。

附近幾個山寨,有的懼于張化、張干兩兄弟的威名,有的在王慶的鼓動說服下,基本上都與狐尾山結成同盟。

唯獨盤龍山楊林,顧忌于張化、張干的惡名,不願與他結盟。

王慶、張化、張干三人,認為楊林瞧不起他們,對此心懷不滿,耿耿于懷。

王慶甚至要帶兵去滅了楊林,奪下盤龍山,將山寨佔為己有。

張化考慮到,此舉不管成與不成,都會被江湖中人恥笑、惡罵,對山寨影響不好。

但王慶從此對盤龍山記恨在心,常懷報復之心。

前兩天,恰好山下探子來報,有一王慶舊日仇家,姓李名大通,長期與州府勾結,設計搜刮民財。最近在東京一富戶處,詐得一大批金銀珠寶,準備運回老家。

州府既不想張揚,多讓人知道,又擔心路上會有閃失,便派了六名護院高手,與李大通和張管家,一起將金銀珠寶運回老家。

王慶探得這伙人,因為害怕狐尾山張化、張干殺人不眨眼,顧忌他們兩兄弟的惡名,不敢從狐尾山附近的路經過。

改從遠道,走盤龍山邊上的路,較為安全。

因為江湖上有傳聞,盤龍山強人不搶普通客商,只搶貪官污吏、土豪劣紳。

而他們幾人的打扮,是普通的客商,並不會引起盤龍山強人的注意。

所以,他們以客商的身份,走盤龍山,應該是沒有問題。

之前很多客商,也都是走這條路。

王慶和張干,帶著十幾個親兵,打扮成客商,分成兩撥,在盤龍山兩個路口埋伏,等候他們的到來。

果然,李大通帶著管家,六名護院高手趕著兩輛馬車,車上裝著好幾箱金銀珠寶。

李大通騎著馬,在接近盤龍山時,因為擔心有強人搶劫,李大通便做出了一個選擇,沒有跟大家在一起,而是遠遠的跟在後面。

後來的事實證明,李大通的這一選擇,是非常正確。

正確到直接救了他一命。

王慶見遠處一隊人馬過來,便料想是李大通他們,于是便從半山腰下來,藏于樹林邊。

張管家因為吃壞了肚子,一路憋的急,又見東家還沒有到,便讓大家到全面樹林邊等一下東家,自己連忙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向樹林里去解決那大事。

一路提心吊膽,小心翼翼,騎馬遠遠跟在後面的李大通,見到張管家慌慌張張,像逃命似的往樹林里跑去。

心里一驚,料想是遇到山寨強人搶劫,連忙下馬,將馬牽進樹林。

躲在里面,遠遠觀察著前面的情況。

不久,果然見幾十個人強人,沖向那幾個押車的護院,雙方展開激戰。

見王慶、張干一幫人,猶如猛虎下山,突然從樹林里躍了出來,手中揮舞著寒光閃閃的鋼刀,朝他們撲了過來。

人人都心里一驚。

但這幾個護院保鏢,都是州府特地從幾十名護院中,挑選出來,都是武林中的高手。

否則,也不會被挑選出來,押送這麼重要的金銀珠寶。

六名護院保鏢相互大喝一聲,便拔出各自身上的武器,擺出陣勢迎戰。

山寨的十幾名親兵,迅速沖上前,圍住六名護院保鏢,與對方展開激烈的廝殺。

頓時,寒光閃爍,刀劍聲在山路間不停的響起,一場驚心動魄的拼殺後,山寨的親兵慘叫連連,一陣後退。

這些山寨親兵,根本就不是六名護院保鏢的對手。

一下就被打傷了好幾個。

其他沒有受傷的親兵,見對方如此勇猛,人人變得提心吊膽,口中吶喊著,卻不敢輕易上前一步,只將對方團團圍住。

「他娘的,都給老子滾開!」

張干一看,心里大怒。

罵了一句粗話,拔出武當劍,刺向那幾名護院保鏢。

王慶也擔心在這里時間久了,會驚動盤龍山的人,連忙揮舞手中鋼刀,劈向那些護院保鏢。

那六名護院保鏢雖然勇猛,卻只是針對一般武林中人,如何抵擋得住王慶、張干這兩頭凶猛的大蟲?

一會兒工夫,便全部被王慶、張干砍翻在地。

張干連他的武當奪魂劍法,都未曾施展,就已經解決戰斗了。

張干上前查看車上的東西,發現那麼多的金銀珠寶,開心的哈哈大笑。

王慶卻四處張望,在找仇家李大通。

王慶見地上還有一位保鏢未死,便抓起他,大聲喝問︰「李大通在哪里?」

這名護院保鏢也是條硬漢,雙眼瞪著王慶,一聲不吭。

王慶一怒之下,攔腰一刀,將他砍成兩段。

這一刀威力之大,竟然將護院保鏢,那斷成兩截的尸體,也一下掃向十幾米外的山溝里。

而原本躲在遠處樹林里的李大通,剛才遠遠看見王慶,嚇得差點癱倒在地。

土地爺,原來是這個活閻王來催命了!

隨後,又看見六名護院保鏢,已經被對方砍倒在地。

心里知道,今日大勢已去,金銀珠寶是肯定被搶了,自己如果再不跑 ,連命都要沒有了。

于是,連忙小心翼翼的,趁王慶、張干他們沒有注意到他那邊,將馬牽出樹林,輕輕的走出山路後,急忙上面狂奔而去。

王慶此刻,因為沒有殺掉仇人,心里一陣狂躁,恨得咬牙切齒。

想了想,一不做二不休,命令手下,將地上五名護院保鏢尸體上的腦袋割下,扔到遠處的山溝里。

這些親兵不清楚王慶的用意,但既然是寨主的命令,就全部照辦。

張干此刻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兩輛馬車上金銀珠寶,根本沒有去在意王慶在干什麼事情?

王慶想了想,又親自走到路邊一顆大樹前,提起刀,在大樹上刻下「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命和錢。」

刻好後,自己又輕輕念了一遍。

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陰笑。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隨後,把頭朝向盤龍山上,又發出一陣狂笑。

王慶回想起那天之事,雖然搶回很多金銀珠寶,但去跑了仇家,沒有能夠殺掉李大通,心里卻還是一陣憤怒。

張化見王慶、張干,昨日搶回那麼多的金銀珠寶,心里一直很興奮。

此刻,說道山寨招兵買馬的事情,又開心的對王慶說︰「本來還在為招兵買馬的錢糧發愁,這次大哥和三弟,帶來這麼多的金銀珠寶,剛好可以用力擴充山寨兵馬,真是天助我也!」

因為王慶、張化、張干三人,已經喝了血酒,結拜為兄弟。

王慶年長張化一歲,為三人的大哥,所以,張化對王慶、張干的稱呼,也變成大哥和三弟。

王慶听後,心情卻仍舊是悶悶不樂,喝了口酒,說︰「只是沒有殺了那狗畜生,沒有能報那奪愛之仇!」

張干听後,大聲說︰「大哥勿急,待些時日,風聲稍過些,小弟陪你一起下山,去滅了那狗日的全家!」

原來,王慶在老家,原來有瞞著父母家人,在外面結識了一個風塵女子,兩人非常相愛。

王慶有一陣子,甚至動過將她娶做妻室的念頭,只是還來不及與父母講,自己就犯了人命案,被迫離家避難。

等到父母將上下打點完畢,風聲過後,王慶回來,卻得知那女子已經被鄰縣的大戶,李打通買走做妾。

王慶知道後,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活剝了李大通。

因為這個李大通與王慶相識,二人還一起喝酒玩樂過,也知道王慶與此女子相好。

但卻在王慶落難之時,乘人之危,搶走他人之愛。

如何不叫王慶,恨得怒火沖天、咬碎鋼牙。

考慮到自己與那風塵女子,也只是在青樓偷偷相好,並沒有與對方明媒正娶,想找李大通報仇,又沒有個正當的理由。

加上又顧忌,李打通與州府的關系,所以,只能一直在暗中等待機會,報此奪愛之仇。

卻沒有想到,不久便發生了張化、張干兩兄弟,被孟州縣令帶兵圍剿,王慶與他們二人,一起反殺官兵、縣令後,三人一起上狐尾山的變故。

張化也知道,王慶心里這個火,只有殺了李大通,才能澆滅。

于是,也說道︰「大哥勿慮,此仇做兄弟的一定替你報!」

「報告三位頭領,盤龍山大頭領楊林,在山下請求拜見頭領。」

突然,一個山寨小頭領急急跑來稟報。

說盤龍山頭領楊林拜見。

「楊林來拜山?一共幾個人?」

王慶心頭一驚,開口問道。

「一共只有四個人。」

小頭領回答。

張化看著王慶、張干,悶聲道︰「這鳥人,無緣無故來我狐尾山干嘛?」

張干笑道︰「莫不是想通了,要來與我聯盟?」

王慶臉上沒有說話,臉上露出一絲殺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