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040章 坦誠相待

沐雪不動聲色地看著蘇瑾,冷冷問道,「你不是我家小姐,你究竟是誰?」

沐雪的話令沐春也瞋目結舌,她顫顫巍巍抓住沐雪的手,「沐雪,你胡說什麼呢?」

沐春不相信沐雪的話,可同樣處于震驚之中的蘇瑾,卻十分清楚沐雪的聰慧。相處一個多月了,即便自己假借著失憶,想要掩藏自己魂穿的事實,可人的習慣本性都是不會輕易改變的,與原王妃相處十幾年的貼身侍女怎麼會毫無察覺呢?

夜晚十分寂靜,原本的蟬鳴蛙叫不知從何時,突然都消失無蹤,仿佛是預感到了今夜的不同。夜空下的三人也安靜地對視著,誰也沒有開口。

沐雪身後的火盆一直在燃燒著,此時盆里的紙張已經燃為灰燼,耀目的火光不見,只留下星星點點的殘輝,黯淡的光影反而承托著月色的皎潔。透過月色,蘇瑾看清了沐雪臉上的表情。

那是一種篤定,也是一種期待。

蘇瑾極力克制著自己因緊張而抖動的雙唇,她緊緊盯著沐雪的眼楮,心中舉棋不定——究竟是和盤托出,還是繼續耍賴不承認?

沐雪是什麼時候產生的懷疑,前些日子她總是忙于宴席的準備,沒有和自己多相處,後來她因為宸王要過來,她也一直忙于布置和安排。若是她早就知道我不是原來的王妃,為何那日宴會,在危難之時,她還是舍命相救,即便被那個假的太虛道長打翻在地,她首要想到的,還是保護我。為何每日院中的一切事務,她都能事無巨細,安排妥當,放任我繼續以王妃的身份苟活在王府之中?前兩日紀英才那個地痞來的時候,她也是始終站在我這一邊,配合著我的所有表演?還有今天上午封測側妃前來奚落我的時候,她也是一直護著我……

沐春到底是個沉不住氣的,她見沐雪不理會她,蘇瑾也不說話,索性一把抓住面前蘇瑾的手,輕輕晃了晃,小心翼翼地問道,「小姐?你是小姐對不對?小姐,你說句話。」

夜已沉,宸王府中墨韻閣的後院內,三個人面對面,對峙起來。待一縷涼風吹散銅盆里的灰燼時,一股濃烈的紙張燃盡的味道迎面吹向了蘇瑾,激地她不得不眯起了眼楮。

蘇瑾突然想通了,作為朋友,必須是要坦誠相待的,如果朋友之間的友誼從一開始就是建立在欺騙和謊言之上,那麼自己將永遠都是有愧的那一方。

蘇瑾釋然地笑了起來,語氣中帶了些自嘲的味道,「沒錯,我不是你家小姐。」

「什麼?」沐春抓住蘇瑾的手遲疑了,她不可置信地望著蘇瑾,眼神中滿是不敢相信。她從來不曾懷疑過她的身份,如今的現實令她無法接受,也無法理解。

蘇瑾來不及理會沐春的反應,此刻,她的目光根本無法從沐雪那里移開。她看見了沐雪眼中的笑意?沒錯,就是笑意。

她為什麼會笑呢?為著我的如實交代?還是為她自己的料事如神?若是沐雪知道她那日舍身救的,不是她從小陪伴長大的小姐,而是我這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不知她會作何表情。

蘇瑾心里五味雜陳,一種難以理解的沖動,讓自己渾身不舒服。自打承認了自己的身份,她便決定不再有隱瞞,于是,她沒有等她們繼續發問,便對她們和盤托出,「我來自另一個世界,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們解釋另一個世界的問題,就有點像另一個天玄國一樣,那里也有一群人,有許多的國家,有許多的制度,只不過和你們現在的文明不太一樣。總之,我在來這里之前,經歷了死亡。然後我再次睜眼,就來到了這里。在那個世界里,我的名字也叫蘇瑾,和你們小姐的名字一樣。我……」

「所以我們小姐,也經歷了死亡?」沐雪也皺起了眉頭,她被蘇瑾所說的內容所震撼,心中的疑慮也讓她忍不住打斷了蘇瑾的話。

蘇瑾猜測,是的。可是她不知該如何安慰她們。

雪雙目垂淚,卻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定定看著蘇瑾,生怕下一秒,連眼前這個人也消失不見。

這個時候,沐春突然驚恐地轉身往身後的銅盆看過去,用手沖著銅盆一個一個數了過去,然後一臉不可思議地捂住了嘴巴,轉頭看向沐雪,聲音之中透著顫抖和不敢相信,「沐雪,所以今日多一個火盆,不是燒給芸嬤嬤的,是燒給……小姐的?」

當她看見沐雪點了點頭,她更是驚恐萬分,「所以小姐真的沒了……沐雪,你早就知道了……」

沐雪輕輕擦了擦滿臉的淚水,轉過身伸手也擦掉了沐春的淚水,她雙手扶住沐春的胳膊,輕聲和她說,「好沐春,你想想我們被王管家關起來的那日,還有今日明霏被抓時的場景,小姐何時會為了我們這些下人,和別人如此拼命?她把尊卑規矩看得那麼重,又把宸王殿下看得那麼重,怎麼會如此對待殿下,竟然還要和殿下和離?還有宴會上的那首詩,小姐從小不喜詩詞,為了討好老爺才練得一手好字,嫁入王府後,她又何時習字誦詩,荒廢了五年的文墨,又怎麼可能能在宴席之中一鳴驚人?還有殿下送的手鐲,自與殿下成婚之日後,無論沐浴還是就寢,她便從沒摘下來過,小姐何時讓咱們沾過手?可是她卻摘下隨意放在一邊……」

「你不是說,是因為小姐得了離魂癥麼?」

「傻妹妹,無論怎麼變,一個人的本性都是改變不了的。」

蘇瑾听著沐雪的話,瞬間淚目。所以那日宴席,她便知道我並不是她從小相伴的小姐,那她那日救得,原本就是我?

沐春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她掙月兌開沐雪的束縛,三兩步沖到蘇瑾面前,試探著問道,「你剛剛的意思是說,你借尸還魂,借了我們小姐的身體,再活了過來?」

借尸還魂?蘇瑾沒有想到沐春竟然如此解釋了魂穿這個她實在不知該如何解釋的事情,于是點點頭,贊同了她的這個想法。

她點頭的瞬間,沐春爆發出一聲淒厲地哭聲,「那我們小姐呢,她真的不在了嗎?」隨即,她轉身,踉蹌地跪倒在第一個火盆前,痛哭起來。

沐雪也跪在了她旁邊,在一旁輕聲安慰著,蘇瑾不知所措,也只得蹲在一旁,默默陪著她們。

不知過了多久,天上的月亮已經有了消隱之勢,心思周密的沐雪率先起身,她活動了一下腿腳,拍了拍褲腿上的灰塵,便轉身扶起已經蹲麻,改為坐在地上的蘇瑾。

蘇瑾順勢起身,卻感到十分尷尬,她不知該用什麼面目繼續和她們相處。

沐雪再次轉身,拉起了跪在地上,已經哭累了的沐春,囑咐她,「沐春,別哭了。小姐不在了,可是我們還要活著。你別忘了我們此時的處境,萬不可露出破綻。我先扶小……王妃回屋,你把這里收拾收拾,說什麼也不能讓府中人發現我們私燒紙錢。」

蘇瑾任由著沐雪攙扶著自己,趁著天還沒亮,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還在為著沐雪對自己的稱呼從「小姐」改為生疏的「王妃」而有些神傷。雖說一開始她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也听不慣兩個比自己小這麼多的小妹妹畢恭畢敬地喊自己「小姐」,可當她在听了一眾「王妃」的稱呼下,才發現這兩個最貼心的小姑娘口中的這一聲「小姐」,才是最親近的稱呼。

忍了許久,蘇瑾終于問出了剛剛一直想問的問題,也打破了此刻的尷尬,「那個,其他火盆,是燒給誰的?」

沐雪停下了忙碌的身子,她抬頭看著蘇瑾,好半天才開口道,「葛洛、秋琳還有孔夫人的孩子,秋夫人的孩子,蕭夫人的孩子,還有我們家小姐的。那些沒有出生的孩子,我們也不知該給她們燒些什麼,只能和大人燒得一樣,期盼著那邊有人能可憐他們,看在這些紙錢的份上,好好照顧照顧他們。」

和自己想得一樣,沐春沐雪果然並不是什麼惡毒的女人。從自己

這一個月以來的觀察看,最禍害的應該是蘇家二夫人派給蘇瑾陪嫁的芸嬤嬤,雖說芸嬤嬤已死,但不得不說,這個女人表面溫和,可私底下十足是個惡毒有手段的人,她三番五次給自己支招,目的都是想置側妃封月凝及她月復中胎兒于死地,估計王府內之前幾位側室的孩子,都是因芸嬤嬤的挑撥,才死于王妃之手的。不,這個王妃蘇瑾變成這麼一個殺人惡魔,應該和常年獨守空閨也有月兌不開的關系,試問誰在這種畸形的環境之中生活五年,能夠不心里變態扭曲啊。

再醒過來的時候,蘇瑾感受到了身邊人忙碌的身影。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楮,就見沐雪笑盈盈朝著她走了過來,蘇瑾呆楞著看著朝著自己走來的人,思緒回到了她剛來到這個世界時的場景。魂穿那日,剛睜開眼楮的時候,第一眼瞧見的也是沐雪,只是那時她的臉上滿是擔憂,這一次,卻是燦如陽光的笑容。

蘇瑾緩緩撐起身子,舉止和表情竟都有些拘謹,昨日坦誠相待後,她們之間究竟該如何相處?沐雪和沐春會不會將自己告發?自己畢竟不是真的王妃。還是說她們與她會就此聯盟,一起組團在王府之中繼續活下去?

沐雪的動作很快,她沒有等蘇瑾的思緒完全回過神來,一雙柔軟的手掌便扶在了她的手臂和腰背處,她一面扶起她,一面關切地問道,「小姐,你睡醒啦?昨夜睡得晚,今日也無事,你要不要再休息片刻?」

蘇瑾不知所措地搖了搖頭。

沐雪又笑了起來,她朝著蘇瑾點了點頭,隨後沖著屋外吩咐道,「沐春,打些水來,小姐起了。」

屋外應了一聲,沒一會兒,沐春便捧著水盆進來,身後還是嘰嘰喳喳的明卉明霏。這一切似乎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就好像昨夜蘇瑾並未出過房門,也根本沒有在後院遇見過沐雪和沐春。

但是她心里清楚,大家的心里也十分清楚。這是一種微妙的平衡,誰都不說破,是因為誰都不願意將這種平衡打破。

中午的時候,前來送飯的是個生面孔。來人打發了一同送飯來的人,對守門壯漢說道,「王管家命我來問王妃幾句話,汝等放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