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065章 登台獻藝

雲春閣二等流鶯夢鈴,是整個雲春閣中舞跳得最好的。殷媽媽將蘇瑾交到她的手上,期望著她能利用一下午的時間,全方位包裝一下蘇瑾,讓她能夠在晚上的登台獻藝中驚艷眾人,拔得頭籌,也能借此機會,在都城之中名聲大噪,日後好成為一個合格的搖錢樹。

然而,整整一個下午,夢鈴只是在給她梳妝打扮,閑聊家常,竟一個舞蹈動作都沒有教過。蘇瑾倒是也不催促,反正自己只是打打醬油,並沒什麼什麼勝負心,至于到了晚上該如何上台……車到山前必有路唄。

兩個人一直在聊天,從梳妝鏡前聊到房中茶桌上。從她的口中,蘇瑾了解到了公憑的重要性,因為自己的穿越「出生地」在王府,所以自己的身份並不需要什麼特別的證明,故而她從沒有想過還有這個問題的存在。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這些五等賤籍的女子,寧願頭破血流地去爭一個晉升為四等流鶯的機會,也都不考慮逃出去,原來逃出去也只是死路一條罷了。不逃是火坑,逃是死,火坑里興許還有搏一搏的機會,一死便是百了。

夜色慢慢降臨,雲春閣內外都掛滿了紅色的燈籠,門口守著幾個姑娘,還有兩個店小二打扮的男子作為門童,站在門口不住都吆喝,見到男人就想盡一切的辦法,把他往里面拖,許多沒有來過這里的男人,也經不住誘惑,走了進來。雲春閣斜對面也開著一家妓館,叫春喜班。此刻,春喜班門前也站了許多人,她們聲勢浩大,不輸雲春閣。

雲春閣是都城里最大的官妓場所,背後操控的是當朝二皇子,在都城之中的地位尤其高。春喜班在都城之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它的背後,是當朝國舅爺武展鵬。武展鵬仗著武娘娘在宮中的地位,在江湖之中十分吃得開,因為家中排行老三,所以人稱武三爺。

今日是雲春閣每月一次的新人獻藝,每到這個時候,慕名而來的人就十分多,能將一樓的大廳塞得滿滿的。為此,春喜班的鴇兒娘谷媽媽特意貼出了當家花魁藍雪羽將登台獻藝的公示,只為搶了雲春閣這一日的風頭,好讓一向驕橫的殷媽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然而,谷媽媽低估了男人們的獵奇心理和喜新厭舊的速度,花魁美嬌娘這次沒去見,以後也有機會瞧見,可每一月從一眾未開化小姑娘中尋到自己新的目標,該是一種多麼美妙的體會啊。

舞台已經搭好,觀眾也已入席,就等著姑娘們陸續登台了。殷媽媽特意穿了件紅色的長衫,如同今日嫁女兒一樣,守在台前招呼著眾人。今日一樓所有的包間上的門簾都被細繩系上,好讓坐在包間中的貴客,也有觀賞參與的樂趣。

晉級考核的最後一項,也是決定究竟誰能最終成為四等流鶯的唯一方法,就是經歷了一天考核後剩下的女孩子們,依次在一樓大廳中央的紅色舞台上登台獻藝、各顯其能,最終由恩客們打賞作為評判,錢財多者,即為今日最終的晉級者。

為了保證蘇瑾能順利晉級,殷媽媽特意安排了三個托兒,偽裝成恩客,混在人群中,乘機造勢,為蘇瑾拉動人氣,若有敵不過其他女子的時刻,也會出頭為蘇瑾花錢,好讓她的打賞能夠多于其他客人。最後即便壓不過其他姑娘的勢頭,那也說明了肯為那女子出錢的人很多很大方,殷媽媽也是不吃虧的。

殷媽媽邊和旁邊的賓客調笑打趣,邊時不時往二樓夢鈴的屋里張望。都這個點了,夢鈴屋里的大門還是關著的,一整個下午,也沒有瞧見這兩個姑娘出這道房門一步,如今也不知蘇瑾能練出個什麼樣。

正當她憂心忡忡地看著二樓夢鈴房門,擔心著蘇瑾今日會不會不堪重托之時,她突然瞥見了門口來了一個人。

這人被門童一路迎著,以最高地禮遇送了進來,殷媽媽立馬遠接高迎,搖著腰肢迎了上去。

「哎呦,齊王殿下今日大駕,雲春閣真是蓬蓽生

輝呀!齊王殿下,我去給您叫茵茵下來?您是不知道,昨日您與寧王殿下一同來,茵茵就求著讓我帶她去見您,但是您昨日來是有正事的,也交代了不讓姑娘作陪,我也不敢逾矩呀。今日好了,您今日過來,定然是來瞧我們茵茵的吧,茵茵可想死你了。」說著,殷媽媽揮了揮手絹,沖著身後跟著的人吩咐道,「快去樓上請茵姑娘下來,齊王殿下來了。」

殷媽媽剛吩咐完,齊王趙彥便一把拉住她,沖著她搖搖手,「我今日誰都不找。殷婆子,你還記得我昨日問你的那人嗎?听說今日是晉級獻藝,她在齊列嗎?」

殷媽媽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立馬點頭如搗蒜,「在,在!我特意讓閣里善舞的夢鈴親自去教導她,相信她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就在這時,二樓夢鈴的房門被人打開了,門口出現了一個身著水綠色長裙的絕美女子,正在夢鈴的拉扯下,往一樓走。

出現的綠裙女子面部帶著面紗,看不清全貌,但是僅憑那雙眼楮,齊王還是認出了,這人就是她的七弟妹——蘇家嫡長女蘇瑾。

「甚好,甚好。」齊王瞧著蘇瑾,滿意地笑了起來,他用力打開折扇,瀟灑地邊扇邊往大廳右邊的一處包間里走,這里的視野最好,不僅正對著舞台最中央,而且前面無遮無攔,與舞台相隔的,是一個長過道,完全不必擔心被其他客人遮住了視線。這里是他們常年預留的包間,即便他們沒有來,也沒有人敢使用。

往前走了兩步,趙彥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停下腳步,回頭朝著看著自己的殷媽媽招了招手。殷媽媽立即屁顛屁顛追了上去,一副听候差遣的架勢。

趙彥瞧著她,低聲說道,「以後不要叫我齊王,我現在叫齊六,你喊六爺就好,去,通知下去,誰喊錯了,提頭來見!」

「是是是!」殷媽媽誠惶誠恐,立即連聲應答,「妾身明白,六爺放心。」

說話間,蘇瑾已經被人辦退半拉地帶到了舞台下,此刻舞台下聚集了另外四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

這是今日在兩場考核中通過的所有女孩子,除了蘇瑾外,還有嵐芷、春鶯、冷香蘭、珍珠。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一下五個女人登台獻藝,場面一定十分壯觀。

蘇瑾偷偷瞧了瞧另外的四個女孩,她們一個個妝容精致、衣著光鮮、舉止柔媚、通體生香,一看就做了精心的準備。然而反觀蘇瑾,除了和夢鈴在屋里聊了一下午、被夢鈴精心打扮了一番外,其余什麼都沒有學到,一會是比才藝,可不是比美貌,不知究竟會輸的何其的慘。

當初,殷媽媽將蘇瑾交給夢鈴的時候,就是因為在蘇瑾展示的所有才華之中,只有跳舞還算勉強能看,其余的才能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然而到了夢鈴這邊,她只是模了模蘇瑾的手臂和腿骨,就放棄了一切的教授,這樣的僵硬根本不是一個下午就能糾正過來的。不過她也交代了一些簡單的應對措施,比如她們準備了一套簡單的動作,再加上蘇瑾古靈精怪地做了一些準備,于是,她們就這樣登場了。

除了蘇瑾外,另外四個姑娘分別準備了舞蹈、樂器和書法表演,其中春鶯和嵐芷都選了舞蹈,她們在一起準備了一下午,編排了一個雙人舞。

殷媽媽見時辰不早了,于是站在大廳最中央,對著滿堂的賓客,做了一些基本的開場和介紹,然後,她將手指向了台上已經準備就緒的姑娘們,現場立即響起了震天的歡呼聲。

隨著殷媽媽宣布開始的聲音落下,台上立即想起了悠揚婉轉的古箏曲子,彈奏古箏的是冷香蘭,她身著一襲白衣,盤腿坐在台上,古箏發出的樂符一個個從她的指尖躍出,像一個個小精靈一樣,飄蕩在大廳中的每一個角落。這是一首十分具有古典韻味的曲子,十分悅耳,蘇瑾卻從沒听過,更不知是什麼曲子了。

與此同時,守在舞台一角的珍珠拿起毛筆

,在事先準備好的紅紙上刷刷點點,待寫完後,便會掛在她身後的展示架上,供人品評。為了方便寫字,珍珠的衣著十分簡樸干練,一襲墨黑長衫,颯氣凌然。

舞台前,還站在蘇瑾、嵐芷和春鶯。蘇瑾有些不知所措,看見對手太強,自己太菜,真想不比了直接下場就得了。

然而,舞台上的另外兩人根本不顧蘇瑾的想法,她們此刻已經殺紅了眼,兩個人合謀一起讓蘇瑾在晚上的獻藝中出盡洋相。待音樂一響,這兩個曾經的宿敵、現在的戰友,便一同舞起了她們定好的特殊的舞。

她們舞姿曼妙,美艷絕倫,守在後面的蘇瑾看得入神,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

原來站在舞台上近距離的欣賞舞蹈,是這樣的一種體驗,嘖嘖,有些意思。

就在蘇瑾看得津津有味之時,兩個舞者突然跳在了一起,而後又猛地分開,分別站在了蘇瑾的兩側。她們的突然出現令蘇瑾迷茫,自己一不留神,原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到進行查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