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076章 轉危為安

蘇瑾當了幾年的老師,經常听學生說這樣的一句話︰你永遠喊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此刻,面對著沈家這對無賴母子,她領悟了另一個相似的道理︰你永遠沒有辦法和不講理的人講道理。

突然,天上飛來一只臭鞋子,直接甩在無賴沈興旺臉上,直接截斷了他的話。蘇瑾就站在沈興旺的對面,她因為這突然的一下突襲,頓時感到渾身無比的舒爽,這一刻相信了,有時候,正義也是需要暴力的。

眾人順著鞋子飛來的方向往外看,只見,屋外看熱鬧的人群被人從外面分開,一個少年擠了進來,他光著腳,已經扔出去一只鞋,另一只鞋也被他拿在手上,做好了再向沈興旺砸去的準備。

消失了一上午的周民彥終于現身了,他一把將劉月娥從沈興旺手中拽了回來,護在身後,然後用另一只布鞋指著沈興旺的鼻子罵道,「混蛋,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我姐嫁給你,真是我們瞎了眼。我告訴你,從此以後,你們沈家與我們周家再無瓜葛!」

說罷,他不等沈興旺說話便不再理他,此刻的周民彥心事重重,他顧不上其他,連忙轉身對大保長說道,「爹爹,你早上讓我打听的消息我打听到了。昨夜村外聚集了那麼多的官兵,是因為昨天夜里軍營里死了個將軍,好像是軍營里最大的官,听說這事是山賊所為,朝廷要派一個大官去剿匪。爹爹,我還帶回來一個壞消息。因為今年北邊的戰事,朝廷中的囤糧都被前線打仗的軍隊帶走了。我打听到,朝廷要讓我們挨家挨戶再交七成糧食上去,就是今年的這批晚稻。爹爹,趕緊和鄉親們說,大家這幾日趕緊照看一下自家的田地,晚稻還沒栽上的都抓緊著時間,年頭官爺給每戶定下的收成都還在冊,可別等晚稻收成的時候,數量繳不齊。」

吃虧的沈興旺原本還想和周民彥爭論一番,趁機報他一鞋底之仇,一旁的沈夫人听了周民彥這麼一說,臉色頓時變了,她一把拽過自己的兒子,在他耳邊嘀咕起來。

「這是什麼世道,原以為今年收成好,有了這一批晚稻,咱們能好好過個年,這下可好,若是交去的數量不對,恐怕連性命都保不住。」官差來收糧食是大事,大保長抱怨了兩句,也不敢耽擱,趕緊囑咐屋外一眾圍觀的鄰里回去準備,自己也快步走到村中老樹下的一面銅鑼前,用力敲了起來。

在村中敲銅鑼是大保長召集村中各家當家人開會的信號,听見銅鑼聲響,村中當家的人都紛紛往村中一棵老樹下聚集。

大保長家外圍觀的人群盡數散去,屋中的沈夫人和沈興旺兩人捶胸頓足,周民彥帶來的這一消息對于他們來說,仿佛是一個致命的打擊,兩個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屋中來來回回地踱步。

周民彥心系姐姐,連忙往屋里跑,查看姐姐的情況。

蘇瑾十分奇怪此刻形勢的變化,連忙拉住劉月娥,問她此刻究竟是什麼個情況,收糧食這件事情是否對他們來說有什麼危險,否則沈家母子怎麼會如此的緊張焦急。

劉月娥斜眼瞧了沈興旺他們一眼,把蘇瑾又往旁邊拉了拉,這才開口說道,「咱們村子是以種田為生的,每年向朝廷交的稅收也都是糧食。從前朝開始,我們村子里交糧食都是按照門戶來的,每次在栽秧前,都有大官來我們這里根據田畝和人丁預算糧食的收成,然後會根據每戶預算後的糧食收成的情況定下上交的糧食斤兩。沈家雖家中有田產,但是沈家這對母子,從來都標榜自己是有錢人家的夫人少爺,根本不會干農活。原來沒有和保長家攀上親家之前,他們一直是花錢雇的鄰里給他們家田里干活,他們倆啥都不干。後來娶了心兒姐姐以後,這些個農活又都交給了她,他們還是什麼都不干,就是不用再花錢雇人了。」

「花錢雇人?他們家很有錢?」蘇瑾听到這里,忍不住打斷她,問道。

「什麼有錢人,那都是裝的,」月娥說

到這里,又忍不住側頭瞧了一眼沈家母子,然後繼續說道,「當初大保長家也是瞧著他們家是村中有錢的大戶人家,沈大哥看起來也是一副老實有禮的模樣,才千挑萬選地選中了他們家,將心兒姐姐嫁了過去,可是姐姐嫁過去沒有過過一天的好日子。其實,沈家的錢,全是沈夫人用自己隨身帶著的一些首飾當了換的錢,娶了心兒姐姐以後,家里幾乎就沒錢了。幾年前心兒姐姐因為勞累,懷了孩子就滑胎,根本保不住,他們家就揪著這一點,跑來保長家鬧過幾次,最後大保長破例把沈興旺安排去了村中的倉庫做管理員,他們這才滿意,不再鬧了。其實村子里的倉庫是空的,根本啥都沒有,要啥管理員呀,那就是個閑差,按月領錢。」

蘇瑾發現劉月娥說話說不到重點,她恐怕是好不容易遇見了一個比她知道的事情要少的人,所以連忙要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事情,都一股腦兒倒出來。

蘇瑾听了半天,猜測道,「你的意思是,他們家沒有人會耕田,所以周心兒不能回去幫他們耕田插秧,他們就沒辦法交糧食?」

「對呀,瑾兒姐姐,你好聰明呀!」劉月娥眉眼彎彎,一雙靈動的大眼楮著實好看。

蘇瑾忍不住八卦道,「對了,沈興旺說要娶你,是怎麼回事啊?」

一說到這個,月娥的臉色也跟著暗淡下來,她嘆了口氣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從年前開始,沈大哥就總是主動向我獻殷勤,也私下里和我說過兩次,但是我都給拒絕了。心兒姐姐待我極好,我怎麼會嫁去沈家給她添堵,更何況,我心里其實有……」

她邊說邊朝著里屋里瞧,蘇瑾一眼就明白她的心思在周民彥身上,不免笑起來,用手指向了屋里,「我懂,我懂,你喜歡的是……他。」

月娥忍不住握住了蘇瑾指著周民彥的手指,趕緊將它藏了起來,「瑾兒姐姐你可別亂說。姐姐,以我的身份,是沒資格嫁給民彥的。」

蘇瑾不解,「為什麼這麼說?」

月娥臉上的笑容變得苦澀,她握著蘇瑾的手說道,「我們家是商戶,民彥他們家是農戶,士農工商,雖說我們不用耕作,可以用錢幣代替糧食作為稅收,但是商戶是最低賤的。我這身份,別說是大保長家了,就連沈夫人都是嫌棄的。」

她有什麼資格嫌棄?

就在蘇瑾憤憤不平地幫著劉月娥抱怨的時候,一直忐忑不已的沈興旺突然走了過來,一把拽過劉月娥,拉著她說道,「月娥妹子,我有話要對你說。」

蘇瑾眼疾手快,用力拍掉沈興旺拽住月娥的手,連忙把她護在自己身後,然後對沈興旺說道,「有什麼話,你好好說,不要動手動腳的。」

「仙姑,你讓開,這是我和月娥的私事,不便對你說。」沈興旺已經沒了之前對蘇瑾的那份感謝和恭敬,此刻的他毫不客氣,直接想要伸手將月娥重新拉過來。

劉月娥連忙躲在蘇瑾身後,探出個腦袋對沈興旺說道,「沈大哥,咱們倆沒什麼要私下說的話,有什麼想說的,你就這麼說吧。」

沈興旺猶豫了一下,然後也顧不上什麼合適不合適,直接對著月娥開口,「月娥妹子,我是真心想要娶你的。只要你肯嫁過來,我定然會對你好的。」

「你休想!你想要讓我去給你們家當牛做馬?」月娥反應很快,直截了當打斷了他的話,就差沒有啐上一口。

旁邊的沈夫人來了脾氣,張牙舞爪就要撲過來,手指著月娥罵罵咧咧,「你個不要臉的小妖精,我同意你嫁進我們沈家,已經是給你臉了,你想要干什麼?你可別給臉不要臉!」

「阿娘,你別說了!」沈興旺眼見事情黃了,連忙放下姿態,舌忝著臉苦苦哀求起來,「月娥妹子,你們家也沒有田地不用干活,你是有時間來我家干活的,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蘇瑾驚得下巴都快掉了,真的是見過不

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她氣的直捏拳,卻一時不知用什麼話來罵人。

就在這時,大保長安頓好村民,返回了家中,沈興旺一見大保長回來,立即雙腿跪地,朝著大保長撲了過去。他抓著大保長的褲腿不撒手,對著他哭道,「岳父,岳父,救命啊!」

他的哭聲很大,十分難听,里屋的周民彥也走了出來。

周民彥不屑地瞧著地上的男人,開口道,「要是我這一次幫你把你家田地耕了,種上晚稻,你就要和我姐和離,你可願意?」

「願意願意。」沈夫人一听有這種好事,忙不迭答應下來,沈興旺也停下了哭嚎,沖著周民彥點點頭,說道,「你是當真的?」

這時,里屋中的保長夫人也走了出來,對著沈夫人說道,「小文也必須送還給我們周家,從此以後,我們兩家再無瓜葛。」

「不行!小文是我沈家的人,我不同意!」事關親孫子,沈夫人不肯松口,連忙搖著手,拒絕。

沈興旺拉著母親說道,「阿娘,只有這麼辦,才能保得住我們家的性命。阿娘你放心,小文即便日後在周家長大,他也還是姓沈的,日後他長大了,還不是會回來我們沈家麼。」

「可是……」沈夫人還想說什麼,見兒子如此決絕,又想起迫在眉睫的危機,只好點頭應允。

事情似乎正在朝著好的方面進展,蘇瑾連忙提醒道,「空口無憑,立字為據,你們誰會寫字,趕緊把和離書和剛剛你們定下的約定都寫下來,兩家人都在上面簽字畫押。」

「對,仙姑說得對,彥兒,你去拿紙筆,」保長夫人趕緊安排著,生怕沈家又變卦,「月娥,你同我一起去沈家,把小文接過來,咱們走。」

沈夫人傻了眼,「今日就接?」

保長夫人停下腳步,回頭瞧了她一眼,一字一句說得肯定,「今日就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