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096章 管家投誠

沐雪憤然的離開,令司修亓傻眼,他任然保持著跪地的姿勢愣在原處,傻傻的望著沐雪離去的背影,誰也沒有想到,一向伶牙俐齒的他,卻在感情這方面笨嘴拙舌。蘇瑾和沐春原本只是想開開玩笑,對這對小情侶調侃幾句,誰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局面。瞧見沐雪真的生了氣,兩個人只能站在一旁干著急,瞧見司修亓還是一動也不動,兩個人連忙指著沐雪離開的方向喊道,「真是個榆木腦袋,沐雪那麼好脾氣的都被你給氣走了。你還愣著做什麼,快去追呀!」

司修亓後知後覺,連忙「哦」了一聲,追著她的方向跑去。

蘇瑾沖著司修亓的背影補充道,「要記得哄哄她,女孩子都是要哄的!」

說完後,蘇瑾便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沐春,剛剛司修亓為了自保,竟然爆出了沐春的猛料,蘇瑾心中疑惑,急于知道全部的真相。

剛一轉身,正好瞧見沐春躡手躡腳往屋里跑,蘇瑾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干什麼去?」

沐春干笑著,「小姐,我突然想起來小廚房還炖著乳鴿湯,我趕緊去瞧瞧,別炖過了火候!」

「你等等,張伯璟是什麼情況,你先和我說清楚了再走。」

沐春聞言趕緊朝她擺著手,「小姐,那是司主簿胡說的,怎麼能作數。」

「你不對勁哦。沐雪和司修亓的的事情我多少還知曉,可是你呢,你喜歡張伯璟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連司修亓都知道,我卻還不知道……張伯璟知道嗎?」

沐春瞧著蘇瑾,好半天後點了點頭,「知道。」

「好呀沐春,我果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蘇瑾不樂意了。

蘇瑾剛想發作,就看見沐春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頹然無力地垂著頭,臉眼皮也耷拉下來了,一副無精打采的沮喪模樣。蘇瑾也瞧出了她的反應,連忙輕聲問道,「你和他說過了你喜歡他?可是他不同意?」

「嗯。」沐春點了點頭,眼圈也瞬間紅了起來。沒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小姑娘,在感情方面會如此的細膩。

蘇瑾疑惑了,沐春長得水女敕靈動,我見猶憐,性格也活潑開朗,怎麼會有男人會拒絕她?「難不成,他不喜歡女孩子……難不成他喜歡青巳?」

「什麼呀,小姐,你別亂說。」沐春抹了抹眼淚,忍不住打斷她的話,「張先生說他是修道之人,心中都是家國大情,存不下男女小情。」

「胡扯,這是什麼歪門斜理?那道家的張天師家族不是家族傳承麼,沒有男女之情,哪里來的子孫傳承家族?他難不成投的不是道門,投的是佛門?」

沐春搖了搖頭。她怎麼會不知這些,張伯璟的那番話,其實就是在拒絕自己。她一直瞧著蘇瑾的臉,听著她說話,淚水在眼眶中不住打轉。待一顆淚水涌出眼眶後,她眼眶中的淚水便如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吧嗒吧嗒直往下落。

「好了好了,不說了,好男人多的是,咱不在他一棵樹上吊死。」蘇瑾被她突然哭出來的樣子嚇了一大跳,連忙抱住她,輕聲安慰道,自己知道這一次玩笑開的大了,心里盤算著該怎麼幫幫她們倆。

兩人正站在院中說話,明卉突然從院門外面跑了進來,「王妃,王管家來了。」

王管家?他來做什麼?

蘇瑾連忙和沐春分開,蘇瑾往院門口望去,沐春胡亂擦了擦眼淚,兩人都進入了戒備狀態——王府里最危險的人物到了,這個男人明里暗里害了她們好多幾次了,蘇瑾剛回來,他就急急忙忙追過來,必然沒什麼好事。

明卉如今是墨韻閣中的老人兒了,自從芸嬤嬤和明霏相繼死去後,墨韻閣中的剩下的人本就不多,再加上沐春沐雪要貼身照顧王妃,所以原本芸嬤嬤的打理院落、安排日常運作工作的職責自然就落在了明卉的身上。明卉雖然年紀小,但是她做事做事規矩周正,打理

起事務來也算得心應手。安排完司修亓後,她一直帶著小丫頭們在院門口打掃,正巧瞧見王管家獨自一人拎著一個食盒,風風火火朝著墨韻閣走過來,她心道不好,立即丟下眾人,連忙跑回來告訴蘇瑾。

沐春听完後就拉著蘇瑾往屋里走,「小姐,咱們快進去,王妃的威儀還是要有的。」

此時蘇瑾已經听見了院外的腳步聲,心中清楚,若此時再往屋里跑,一定會讓王管家瞧見她們狼狽的模樣。既然無處可躲,不如迎難而上,蘇瑾打定主意就站在院中見他,只要擺出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定能唬一唬他。

「我們哪也不去,就在這里見他。」蘇瑾攔住了沐春,然後平復了自己的心態,順手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幫著沐春理了理鬢角,這才故作從容的站定,瞥眼瞧著院門口。

兩個人剛將目光投向門口,就瞧見王管家獨自一人走了進來。

王管家拎著一個紅漆木的食盒,瞧見了院中站著的蘇瑾三人,連忙一路小跑沖到蘇瑾面前,他放下食盒,跪在了蘇瑾面前,「老奴何德何能,勞煩王妃出屋相迎。王妃寬厚,竟能如此不計前嫌地厚待老奴,日後定為王妃效犬馬之勞。」

嗯?啥意思?

王管家的這一操作,把蘇瑾幾人整懵了,幾個人面面相覷,瞪大了眼楮瞧著跪在地上卑躬屈膝的王管家,誰都沒有反應過來。

蘇瑾最是驚詫,她都已經做好了攻擊的架勢了,卻沒想到對手提前投降了?

其實王管家一直是個勢利的,他並不是真心想來投靠王妃,而是听聞王妃是宸王親自接回府中的,而且途中遇刺時,宸王一直舍命護著王妃,最後為了不讓她再擔驚受怕,還帶著她一起策馬返回府中。對于一個王府中的大管家而言,揣度主人家的喜怒是他的分內之事,其實從他按例給蘇瑾送避子湯藥卻被趙翊責罰後,他就敏銳的察覺到了趙翊對待蘇瑾的態度變了。

原本王管家就惦記了該如何與王妃講和,來墨韻閣的路上他就發現有一個小丫頭瞧見自己以後就急急忙忙跑進院子里通報去了,進了院後,他就發現王妃竟帶著兩個丫鬟站在院中。這麼熱的天,王妃听說自己來了,竟然站在院中對自己遠接高迎,他信以為真,心中一驚,立即也表達了自己的誠意——跪倒在地,猛表心意。

王管家見王妃沒有說話,以為她對自己的投誠表示懷疑,連忙繼續說道,「老奴知道之前和您有些個誤會,還望王妃明鑒,那都是老奴受賊人蒙蔽,這才對王妃不敬。還有那湯藥……老奴也是奉命行事呀,還望王妃大人不記小人過,高抬貴手,繞過老奴,日後在這王府之中,老奴定會為王妃效力!」

王管家邊說邊磕頭,一連磕了三個頭後,他打開了手邊的那個紅色漆木食盒,露出了里面的一個紅色珊瑚樹展現給蘇瑾看,「王妃,這是老奴的一點心意,還望王妃笑納。」

王管家莫名其妙的跑來墨韻閣中表忠心,倒是令蘇瑾好不準備。她心里琢磨著︰若是沐雪在的話,她是會同意接受王管家的投靠,還是會拒絕呢?這樣的小人,自己根本不敢用,只要他不陷害自己就已經謝天謝地了,怎麼還敢奢求他會幫著自己?

腦海之中突然想起來自己父親說過的那句口頭禪,「令得罪君子,也不得罪小人。遇到小人,必是要敬而遠之的。」

蘇瑾立即明白了應對之策,連忙上前扶起王管家,殷切地對他說道,「王管家客氣了,您可是府中的肱骨之臣,府中大小事務,哪件事能繞的開您,不都得您親歷親為嘛。管理的事情多了,難免會有照顧不到的地方,這些我都是懂的,怎麼會和您計較這些呢。還有您說的那些從前的事情,我相信那些都是誤會,您怎麼會有害我之心呢,對吧。不過王管家您有太客氣了,這個禮物太過貴重,我受不起,還請您收回去。」

王管家听罷大喜過望,點頭

如搗蒜,「王妃明鑒哪,有您這句話,老奴就放心了。這尊珊瑚王是老奴家眷無意之間得來的,老奴身份地位,如何能將這樣一件寶貝奉在家中?還請王妃能收下。」

珊瑚王?這麼小?蘇瑾表示不信。但是見推月兌不掉,也不想和他再有過多的糾纏,于是蘇瑾點點頭,接下了這尊珊瑚王,王管家也安心地離開了。

面對王管家莫名其妙的行為,和這尊奇怪的禮物,蘇瑾、沐春和明卉三人面面相覷。

幾個人將珊瑚王連同著食盒一起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幾個人圍著桌子仔仔細細觀察著這尊紅里透亮的珊瑚樹嘖嘖稱奇。

明卉忍不住贊嘆道,「這也太漂亮了,听說紅珊瑚是珊瑚中最為名貴的品種了,我從前只是听過,沒有見過。」

沐春也嘖嘖稱奇,「我倒是見過紅珊瑚,可我記得珊瑚並不是這種通亮的材質呀。」

沐春剛說完,就伸出了一根手指,慢慢朝著珊瑚樹模去。蘇瑾眼疾手快將沐春的手抓了回來,她指著珊瑚樹對沐春嚇唬道,「什麼你就敢模,你剛剛瞧見王管家用手觸踫到珊瑚樹了嗎?」

兩個姑娘聞言都搖了搖頭,對呀,剛剛王管家只是打開了食盒的蓋子,連搬出來這個動作都沒有,難不成真的有什麼貓膩在?

「說不好這個上面都抹了毒,一觸踫就會中毒的。」

「王妃,若是如此的話,這王管家的心思真的是太壞了!」

蘇瑾繼續斜眼瞧著這尊透亮紅潤的珊瑚樹,喃喃道,「珊瑚,我記得是珊瑚蟲尸體和殼堆積而成的,成分應該是碳酸鈣,碳酸鈣怎麼會是這種材質?」

「什麼?尸體?」兩個姑娘聞言大吃一驚,再看珊瑚樹後,都是一臉的嫌棄和惡心。

蘇瑾擺擺手,「我都說了這一尊應該不是了,碳酸鈣應該是不透明的,怎麼會像這個珊瑚王一樣呢。」

沐春听完走去一旁拿起一個燭台,點上蠟燭後拿了過來,借著蠟燭的光線,幾個人一齊湊過去瞧個仔細,發現在燭光的照耀下,這尊珊瑚顯得更加的流光溢彩,十分的好看。

沐春放下燭台,哦了一聲,感嘆道,「這好像是玉石做的呀。」

「是嗎?」蘇瑾也好奇地端起燭台朝著珊瑚照過去,她舉著蠟燭,挨著珊瑚樹仔仔細細瞧著,突然,面前火光竄出,直接燃起了三人面前的漆木食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