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106章 我露餡了

趙翊今夜來是給蘇瑾送鐲子的,這副鐲子的其中一只是蘇瑾失蹤時遺失了,雖然珍貴,卻于蘇瑾來說,只是累贅。蘇瑾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敷衍著對趙翊禮貌一笑,然後逃也似的從趙翊的身上跳下來,對著她莞爾一笑,便立即下了逐客令,「天色不早了,殿下快回去休息吧。」

趙翊並不生氣,他指著自己光潔結實的手臂說道,「你害得本王中了長生果之毒,就想這麼簡單就打發我了?」

蘇瑾瞪大了眼楮瞧著他絲毫看不出過敏過的手臂和臉頰看了半天,這才氣鼓鼓地埋怨道,「一個大男人,作什麼總揪著這種事情說個不停,拜托大哥,你是過敏,不是中毒,不懂不要亂說啊!」

「大……大哥?」趙翊皺緊眉頭,「夫人如此攀親戚,是不想負責任啊。」

「不是,你是不是有病?」蘇瑾滿臉黑線,忍不住罵道,「趙翊,你別跟我來這一套。那杯有花生……長生果的布丁,我可從來沒有說是給你吃的,是你自己貪嘴偷吃的。不問自取視為偷,你爸媽小時候沒教過你嗎?」

趙翊輕笑一聲,也不見生氣,「從沒發現夫人如此伶牙俐齒,看起來,從前夫人在本王面前裝得唯唯諾諾,可真的入木三分啊,連我都被你騙了過去。」

這話說得蘇瑾的臉瞬間紅透了,她只是在與他離得距離過近時,才會語無倫次,胡言亂語。如今她們之前保持著安全距離,蘇瑾的嘴巴自然也伶俐一些。

剛想繼續反駁兩句,手腕上的鐲子突然從手腕關節處劃了一下,差一點從手中月兌落。蘇瑾連忙將鐲子特意往手腕粗壯處箍了箍,為的是不讓鐲子從自己手上掉落,摔成玉碎。

實在是戴不習慣,又擔心鐲子碎在自己手上,蘇瑾慢慢朝著趙翊倚靠的桌子靠近,想要將趙翊帶來的那個裝鐲子的盒子取來,將兩只手的鐲子都取下來裝進去。

趙翊瞧著她的一舉一動,知道她要做什麼,也不阻攔,只是在她將鐲子塞回盒子以後,漫不經心問了一句,「夫人不喜歡?」

怎麼會又說到這個話題?蘇瑾沒由來的起了一身冷汗,她連忙敷衍道,「不是不喜歡,這鐲子珍貴異常,如何能戴在手上,若是磕了踫了可如何是好,豈不是糟踐了這樣一件好東西。依我看,還是壓箱底的好。」

蘇瑾喜滋滋地將兩只玉鐲都放好,這才將木盒子放在桌上,再次對趙翊下了逐客令,「殿下,快回去吧,明天你不是還要早起去早朝麼?」

趙翊以手撐頭,靠在旁邊的桌案上,他饒有興趣地瞧著蘇瑾,不僅一點離開的意思都沒有,反而答非所問地說道,「從前瞧著你也對這個鐲子寶貝的很,卻從未見你摘過,你確定要將這鐲子束之高閣嗎?」

蘇瑾冷汗都下來了,自己自此三番的扯開話題,卻料不到趙翊一直都能將話題圓回來,蘇瑾無奈,只好指著自己的手說道,「鐲子太大,容易滑下來摔壞……我、我瘦了,所以手也跟著瘦。」

「你怎麼不問,為何今日我要給你兩只?」

「為何?」感受到趙翊的話中沒有攻擊性,蘇瑾也放松下來,坐在了他對面,拿起盒子里的鐲子,對著燭火仔細研究了起來。

趙翊的聲音突然低沉下去,幽幽說道,「這對玉鐲是我母妃進宮時的陪嫁,她囑咐我定要交給自己心儀的女子。」

听到趙翊說了這樣的話,蘇瑾突然心里酸溜溜的,那種難以名狀的感覺再次出現在自己的胸膛之中,橫沖直撞地讓自己十分不舒服。她的臉瞬間掉了下來,語氣不善地問道,「所以王妃就是你心儀的女子?」

趙翊突然來了興趣,他坐直了身體,說道,「成婚時,我只給了她一只,」他突然伸出手抓住了蘇瑾的手,深情款款地說道,「但是,今日我給了你一對。」

蘇瑾的神經一跳,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失言了,她立即抽身跳離了趙翊

,聲音顫抖地說道,「你……你胡說些什麼,我不就是王妃麼。」

趙翊將她的心虛听了個真切,也不戳穿她。他轉移了話題,指著桌上的玉鐲說道,「你知道這鐲子是我從何處尋來的嗎?」

「雲春閣?」

「不,是柳子莊。」

「柳子莊?」蘇瑾丈二和尚模不著頭腦,這是個什麼地方,也是風華場所嗎?

趙翊並不準備賣關子,直截了當地解釋道,「柳子莊是啟封城中最大的當鋪。這間當鋪雖看起來是個民間組織,可它的背後是六皇子齊王,齊王這些年一直保持著不爭不搶的姿態,甚至于投靠了二皇子,與之成為一黨,然而他在啟封城中的買賣家卻數不勝數,其中以當鋪、糧鹽店和賭場最多,勢力不容小覷。」

蘇瑾听不明白這些政黨之間的爭斗,索性打斷了趙翊的話,急急切切地問道,「你究竟要說什麼,這鐲子在那個什麼什麼莊的,究竟說明了什麼?誰要害我?」

「鐲子的確是從雲春閣中流出去的,去典當的是雲春閣中的鴇兒娘殷婆子。雲春閣的背後是二皇子寧王……」

「寧王?寧王與我無仇無怨,為何要害我?」

「因為她的側妃是蘇瑜,而你是蘇家嫡長女。」

「你越說我越亂了,」蘇家捂著腦袋不想再討論這些問題,連忙打斷趙翊說道,「你別說話了,你越說我越亂,到底是什麼意思?這里面怎麼又出來個蘇瑜了?你就直接和我說,是誰害了我就行,其他的什麼都別說了。」

趙翊突然笑了起來,他指著鐲子似是而非地說道,「宸王府中戒備森嚴,若不是有人和外面的賊人里應外合,盜匪如何能屢次闖入我宸王府之中,影響宅中安寧。」

「女干細?」蘇家立即領會,她重新坐回了趙翊對面,神神秘秘地問道,「你說到雲春閣,就不得不說一個雲春閣出聲的人了——側妃封月凝。」

原來這些事情他都知道,還故意裝作不知情的樣子,真的是十分的狡猾,蘇瑾瞧見趙翊似笑非笑地表情吐吐舌頭,她剛想要吐糟兩句,卻猛然發現了一個嚴肅地問題,「既然雲春閣的背後是寧王,那封月凝難不成是寧王派來……」蘇瑾越想越害怕,不知不覺之間,她的聲音也越來越小。

趙翊瞧著她的反應,沖著她點了點頭,「猜得不錯。」

蘇瑾瞬間石化了,這一猜測竟然還獲得了官方人士的認可,就在蘇瑾胡思亂想之際,她放在桌上的手臂突然被趙翊捉住,他一個寸勁,就將蘇瑾拉回了自己的懷中。

蘇瑾剛一反抗,就瞧見趙翊那張突然放大的大臉正對著自己,並且還越挨越近,突然,趙翊趁著蘇瑾心亂如麻之際,直截了當地問道,「你是誰派來的?」

「我不是……」蘇瑾被他突然的問話問懵了,結結巴巴表示道,「我不是誰派來的。」

「還嘴硬?」趙翊眉頭一挑,將趙翊整個人拽了起來,直接抱著她走向了床榻。

夜還長,今夜注定無眠。

(趙翊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在皇宮的訓練場上,自己不斷地磨練,不斷的練習,而自己的頭上一直都有那樣一雙看透他內心的眼楮。

趙翊甩了甩頭,手中的劍再次刺出,在寂靜的後山林間劃出出刺目的光芒,眾人緊閉氣息,深怕看漏了以秒,只見劍聲乍起仿佛在耳邊傳來眾神的吟唱聲……

藍鷹只一晃神,就感覺一道劍氣直沖自己而來,當即本能地退了十幾步。然而,趙翊的劍卻如影隨形地緊追而至,藍鷹就覺得脖子一涼,有幾滴鮮血滴下,準備了一整夜,竟然見面第一招自己就已見血,怎可如此?他怒吼一聲,不退反進雙手閃動金芒,斬向的胸膛,完全一副同歸于盡的架勢。趙翊大笑著道︰「來的好!」,長劍化作千道劍影,絕學「毀天滅地」全力發出,兩人相撞發出低沉的轟鳴聲,藍鷹像斷線的風

箏一樣飛了出去,一個跟頭翻落,胸口鮮血不停流淌。趙翊揚了揚眉毛,輕輕搖頭道︰「剛剛第二招。」藍鷹望了望星羅棋布的天空,整個人一下子靜了下來,趙翊「咦」了一聲,站在平地上的他抬頭望去藍鷹竟和星空融為一體。趙翊眼中狂暴的神色又起,身體因陽光的照耀,泛起一陣淡淡的金芒。藍鷹笑了這一劍他見過,身體舞動而起,低聲吟道︰「劍,刺破青天鍔未殘……」人在半空中如星辰流動,手中閃現出一條七彩的長棍,仿佛掛在半空的飛虹流淌而下,「當!」刀劍相踫,藍鷹再次被高高震起,他拼命舞動雲棍,滿天都是棍影。而趙翊長劍卻是無孔不入,漆黑的長劍出鞘之後就好像惡魔重現大地,滔天棍影被他一劍擊散。趙翊傲然道︰「刺破青天鍔未殘,你見過又有什麼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