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144章 凱旋而歸

這件事多少有些詭異,蘇瑾神情凝重,一語不發。一旁的青竹極有眼色,立即朝著青檀揮揮手,示意她趕緊拿著沾了血的被褥離開,免得領夫人煩擾。

蘇瑾並沒有阻止,她有些失神地轉過身,緩緩坐回原來的竹椅上,雙手緊緊捏著兩邊的邊沿,心中翻江倒海地冒出了許多個念頭。

如果說,這血是那啥啥的,那昨夜那一夜,便是自己的初夜,難不成自己借了別人的身子,還能將自帶的屬性一起帶過來?

不對,自己這一遭如同是借尸還魂,這副身子,除了意識還是自己的,剩下的什麼都應該是原來王妃的。這麼說的話,那先王妃就還是個……處……呃,少女?

所以說,原先的蘇瑾王妃與宸王趙翊成婚五年,一直都沒有圓房?天哪,我這是……發現了什麼,他竟然深厭她至此?

之前倒是听蘇瑜在自己的面前炫耀過,原先的蘇瑾王妃是替她嫁來宸王府的,當初趙翊瞧上的,可是她這個蘇家女,只是娶了後娘的蘇大人迅速變成了個後爹,听信了後娘的主張,舍不得自己的小女兒嫁給彼時毫無起色的宸王,這才將自己的長女嫁了過去。

可是,也不對呀,如果說趙翊原先想娶的便是蘇瑜,那他不應該對蘇瑜有一種愛而不得的情感嗎,可是瞧著趙翊對蘇瑜的態度,也不甚親熱深情,倒也打消了這種可能性。故而趙翊因愛而不得,而對替代品深惡痛絕的概率應該也不大。所以,他究竟是為何如此對待原先的王妃?雖然給了她體面,與人前的恩愛,卻給了她一個無性婚姻,這倒是也解釋了先王妃為何會如此心理變態了。

怪不得,趙翊竟然在自己表露身份時,反應地那麼的詭異,當她說自己不是真王妃的時候,他表現得那樣的鎮定從容,既不憂心先王妃的去向,也不逼迫自己說出是何企圖,竟然就真的信了自己的話,還那樣認真地問自己,是否將要離開。

可是,昨晚又是什麼情況?他明知道自己並不是他的王妃,又知道自己會離開,自己還有被人擄劫,整整消失了七天的經歷,在這樣一個注重名節的古代,自己這樣的境遇,不就是古書里總說的殘花敗柳嗎?這樣的自己,他昨夜卻又為何要那樣的對自己?與自己發生這樣的關系?

等等,昨晚激戰完一輪後,他似乎是看了看床鋪的,然後,他便變得更加興奮,抱著自己吻了許久,然後還沒有等自己緩過勁來,又迫不及待地開啟了第二輪。如今想來,他怕不是也瞧見了這滴血了吧,所以他才不著急等自己的解釋,他這是在……驗貨?

蘇瑾邊想邊狠狠將捶了一下手邊的竹編扶手,這該死的古代,這該死的趙翊,他竟然用這種方法來實現自己對他的忠誠度,昨夜的一場歡愛,只不過是嚴明自己是否還有貞潔而已。那麼,若這位王妃娘娘,早前有過什麼劇烈運動,失去了那層膜,抑或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層膜自己就月兌落了呢,那她又該如何娶解釋呢?那豈不就是百口莫辯了?

青竹被嚇了一跳,「夫人,您這是怎麼了?」

蘇瑾頓時從深思中醒悟,她有些不知所措,抬頭茫然地看著青竹,卻瞧見她紅著一張臉,瞧著自己的神色也十分詭異。瞬間,蘇瑾明白了她瞧自己的意思,自己的臉又是一陣青一陣紅。她頓時失去了曬太陽、品茶、賞秋景的興致。沒有了好心情,原本和煦的陽光,顯得十分毒辣刺目,原本滿院子金黃輕舞的落葉,也變得十分令人生厭,最後,她只得懨懨地打發了青竹,自己則回屋睡覺去了。

傍晚時分,趙翊跨馬風塵僕僕趕回了小院。他心情甚好,跨過後院,便來尋蘇瑾。此時的蘇瑾正側躺在床榻上,房間里沒有點燈,她卻只是閉合著雙眼,並沒有睡著。

屋中氣氛不太對勁,趙翊敏銳察覺到了,臉上原本的輕松與歡悅也逐漸收斂了。他輕聲挪到了床邊,看著背對著自己的女子,沒有言

語。

過了許久,蘇瑾以為人已經走了,心里又是一陣酸澀與憋悶。她緩緩轉過身來,雙眼因長久閉著,張開眼好半天才看清楚黑暗之中的身影。

趙翊輕輕嘆了口氣,語帶笑意,「見你睡了,本來就是想來看看你的,卻沒想到將你吵醒了。」

蘇瑾起身,背靠床沿,黑暗之中炯炯望著他。她在心里想著︰既然他非來招惹自己,那就干脆把話說清楚好了,也省得自己一個人生悶氣。

趙翊並不知蘇瑾的心思,他點亮屋內小燈,遠遠放在屋中的大圓桌上,任憑昏暗的燈光,柔柔灑進窗榻之上,不甚刺目,卻足以照明。他坐在蘇瑾床邊,看著她,語調歡快地說道,「你再歇息幾日,帶你休息好了,我們就啟程回京。」

蘇瑾瞧著他,心里既委屈又歡喜,竟不知不覺將自己幻化成了個苦情戲的女主。她還是那樣炯炯地望著他,似是不在意他究竟說了些什麼,只是要將他藏進自己的眼眸里。

趙翊緩下了語氣,關切地拉著她的手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蘇瑾還是沒說話,趙翊卻上下左右,左一眼右一眼的,不錯眼珠地將她望了個全,然後輕聲低低戲謔道,「難不成是……我昨夜,太賣力了?」

蘇瑾先是一愣,然後瞬間明白了他的胡話,小臉也立即燒得通紅,她連忙在他的胸膛上捶了一下,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趙翊哈哈大笑,然後語帶歉意地說︰「鈺舒,其實我應該等到回京,再和你……可是昨夜見你那樣的美,便沒有……」

「鈺舒?」蘇瑾突然打斷他,「鈺舒是誰?」

趙翊臉色有些僵,遲疑許久方才開口解釋,「鈺舒,是你的閨名。」

蘇瑾,蘇鈺舒嗎?

蘇瑾深深吸了口氣,開口道,「趙翊,既然今日話說道這個份上了,我倒是想和你好好說幾句話,希望你能如實和我說。」

她的語氣十分嚴肅認真,連帶著趙翊也被感染,竟不自覺凜了凜身型,正經危坐地看著她。

沒讓他等太久,蘇瑾開口了,「趙翊,我不是你的王妃。」

「我知道的。」听她這麼說,趙翊明顯松了一口氣,他低聲答道。

可蘇瑾卻酸澀起來,「所以,我不是什麼蘇鈺舒,我只是蘇瑾……不,我只是我自己。」

「我知道。」

「你又知道?」蘇瑾嘲諷地笑了起來,「所以你昨夜,究竟是將我當作了誰,這才與我,與我……」後面的話實在難以啟齒,蘇瑾幾次嘗試下來,都說不出口,憋到最後,只能憋出這麼一句,「與我那個!」

「同房嗎?」趙翊被她的模樣逗笑,幫她說下去,「你我是夫妻,同房本是夫妻間的本分,有何不妥?」

「大大的不妥!」蘇瑾想都沒想,連忙反駁道,整個人也朝著趙翊湊了過來,一臉的嚴肅認真,「趙翊,問題就在這里。既然你說了夫妻這個命題,那麼咱們就繼續往下說。昨夜我……那個……那個床上有,有血液,那是不是代表了,昨夜其實是第一次……那個,圓房。」蘇瑾羞于啟齒,講出來的話也支支吾吾的,但她意識到輸人不輸陣,立即單手叉腰,繼續大著膽子數落道,「若昨夜真的是第一次圓房,那就代表你和真正的王妃有名無實。可是我呢,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你的王妃,你明明知道的,我只是個冒牌的,可你為何昨夜還對我這樣,你究竟是因為我作為你王妃的身份,去履行你的本分,還是因為喜愛我這個人,去貫徹你的情分?」

蘇瑾一雙眼楮緊緊盯著他,步步緊逼著要答案,她感覺自己這一番話說得甚有哲理,便非要他給個說法,也算是給自虐了一下午的自己一個交代。

趙翊听得有些失笑,他輕嘆一口氣,將她直接拉入自己的懷中,然後在她耳邊聲音說道,「我是因為歡喜你,昨夜才會情難自禁

地與你歡好。我只是歡喜你,不是因為你的身份,也不是因為你的名字。即便你只是一個貧家女,我還是會歡喜你的。」

蘇瑾被他的這一番軟語說得腦袋瞬間熱暈暈的,不知是因為他的這番話讓自己十分熨帖舒服,還是他說話時噴涂出的熾烈呼吸,將她烤炙成了一個熟透了的番茄。

誰知,就在蘇瑾雲里霧里幸福著的時候,趙翊竟然在她耳邊低聲笑道,「夫人,這下可滿意了?」

這句話如同一瓢涼水,瞬間將蘇瑾澆了個清醒,她一把推開趙翊,怒目圓睜,盯著趙翊破口大罵,「你這個渣男,我就知道,你就是在騙我,你就是想哄騙我上床,你現在得逞了,你發射了這麼多糖衣炮彈,我沒有招架得住,淪陷了,所以你現在得逞了,你穿上褲子就不認賬了!你很得意是吧?你這個渣男!」她邊說便捶他,在他身上砸了好幾下,直到雙手被他鉗制住,這才氣鼓鼓地瞧著她,整個臉由于剛剛的大罵漲得更紅了。

趙翊好笑地將她攬進懷里,然後笑吟吟在她耳邊說道,「傻瓜,我怎麼會騙你,你既已做了我的王妃,本王便會給你所有的寵愛與尊貴。我昨日與你做得,都是順應天道的大事!」他說著用手覆上她的臉,看著她的眼眸認真說道,「宸王府里太冷靜了些,咱們是該造一些小猴兒來熱鬧熱鬧了。」

「你這個禽獸!」蘇瑾又用手捶了他一下,可這一下明顯缺了些力道,反而顯得十分愛嬌,趙翊一把握住他捶過來的手,抱著她立即親了上去。

蘇瑾連忙推了他一把,「你干嘛你干嘛,你還沒洗澡呢,你這個臭男人!」

趙翊嘿嘿笑著,「一會要你陪著我一起洗。」

這一夜,又是十分纏綿。

不過這一回,右側廂房里與昨日有了些變化。此時,一個十幾歲大小的小姑娘,僅著一身襯衣,顧不得初秋夜里的寒意,赤著腳站在連接著中間廂房的牆壁旁,貼在牆壁上側耳仔細地听著,待听見「冒牌貨」與「不是真正王妃」幾個詞時,瞬間渾身一凜,身體毫無支撐地晃了兩晃,最終無力地癱坐在地上。

宸王所領大軍于一日後拔營啟程,這一次,趙翊特意一早便讓南風在黔州城中尋了幾個得力的工匠,合力打造了一架堅固舒適又寬敞的馬車,馬車里墊上了厚厚的被褥,供蘇瑾乘坐,蘇瑾則帶上了青竹與青檀兩個小丫頭。

與大軍一同凱旋而歸的,還有被革去職位的黔州府尹廖英才,他被押解上後面的囚車,一同被押解上京,由皇帝聖裁。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