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145章 皇城變數

為了照顧蘇瑾乘坐的馬車,軍隊行軍的速度遠不如來時迅速,走了近一個月才重新返回啟封城城門腳下,此時已是深秋,啟封城外一片蕭索。

順利凱旋而歸的大軍,來到啟封城西南邊的艮山門外時,既沒有瞧見親來相迎的忠臣,也沒有看見夾道歡迎的百姓,眾人反而吃了一記閉門羹,面對這樣的冷遇,大家都是丈二和尚模不著頭腦。大軍在城門外被攔,眾將士無奈,只好在城郊扎營,等候朝廷的安排。

守城的將士十分面生,他們站在艮山門的城門樓上,態度十分的不善,誰來答話都不開城門,硬是要見隊伍的首領——宸王。直到宸王跨馬立在城門前,城樓上才走出一個人,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這是一個身穿朱紅色外裳的人,在近兩丈高的城樓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城下的趙翊,他說出來的話雖是謙和恭順,可說話的語氣和此刻頤指氣使的模樣,卻不見半點恭敬,「啟稟宸王殿下,陛下得到線報,听聞殿下私自帶了一名女子隨軍作戰,十分震怒,遂讓小的守在此處,待殿下回城,便責令宸王殿下您月兌甲繳器,隨小的一道進宮面聖!」

幾個隨行的大將軍列隊站在宸王身後,听罷都面面相覷,桑啟磊最先沉不住氣,他任由馬腿向前邁了兩步,然後高聲詢問道,「聖上要見宸王殿下,那我等何時可以面聖?」

城上那人輕蔑一笑,從鼻孔里冷哼著說道,「桑將軍,靜等聖旨吧。」

蘇瑾還與青竹、青檀兩人坐在隊伍最前面的馬車里,她順著青檀掀起的車簾朝著外面看去,只見城樓上的人個頭不算高,容貌看不清楚,听說話語氣卻是十分的傲慢無禮的,尤其是听見他說「殿下私自帶了一名女子隨軍」時,她的心里陡然一凜,心里頓時涼了半截。年紀小的青檀也是嚇了一跳,扶窗簾的手抖了抖,簾子遂又放了下來,青檀回頭看著蘇瑾的眼神十分的復雜,轉而也陷入了深深的恐懼之中。

反觀坐在她對面的青竹,倒是十分沉得住氣,一語不發地端坐在馬車中。不過,她的反應也是古怪反常的,自從那一夜偷听了牆角,知曉了眼前的這位夫人,不是妻,不是妾、不是通房、甚至不是外室,而是一個被宸王殿下稱為「帶在身邊的冒充王妃」的女人後,她再看蘇瑾的眼神便都是這麼的古怪,行為舉止也不再向往常那樣的恭順與殷勤。雖然她心里也知道,這個夫人一定很得寵,但是,既然身份和自己沒什麼區別,那麼她如今的榮華和尊寵,自己日後是不是也能擁有呢?

這麼想著,青竹便再也裝不出原先對蘇瑾的那種殷切討好的模樣了,反而是隨著自己的性子,對蘇瑾這個夫人也冷淡了許多。在外人看來,她便是那種一朝得逞後,便原形畢露的白眼狼。可即便如此,對于她而言,對于蘇瑾在不是什麼感激與尊崇,而是艷羨、吃醋,還有嫉妒。

好在蘇瑾天生粗線條,在她看來,青竹對待自己態度的突然轉變,她倒並不太在意,畢竟她們身世可憐,被廖英才迫害是真,照顧了自己許久也是真,既然她只是為了借著自己逃離那個虎狼之地,那麼自己順手救了她們,也算是積德行善了,只要她們不會反過來加害自己,就成。

此刻的蘇瑾,更關心城門下的情況。因為大軍被勒令在城外三百里安營扎寨,故而整個大軍調隊尾為隊頭,一起往三百里撤去。原本隊伍最前面的那輛馬車,便成了走在最後面的了,在馬夫調轉馬頭,隨著大軍前行時,蘇瑾順著車簾被風吹開的縫,瞧見了趙翊下馬的身影,耳邊還傳來幾個小兵的竊竊私語。

「這城,咱們就進不去了?」

「哎,主帥都被獲罪帶走了,咱們這些個小嘍嘍,能有什麼辦法?」

「***憋屈。」

「城門上的那個,像是個宦官?」

「可不是嘛,看他的服飾穿戴,應該不是個品階低的宦官,看來這一次咱們殿下有麻煩了。」

「哎,軍中出現女子,可是誤國誤將的大事,殿下怎的這麼糊涂,竟然……」

「噓……小聲點,正主還坐在車子里呢,你也不怕被她听見。」

「怕她作甚?我還告訴你,這話就是說給她听的!要不是因為她,咱們這一次拼死廝殺,建功立業的,怎麼回來卻落了個這樣的下場?哼哼,這等誤國誤民的妖女,還能有什麼好果子吃?你等著吧,她害了咱們沒有好前程,她也定然沒什麼好下場!」

「這女的是不是從羅甸國來的細作?」

「不是,這是咱們殿下從啟封城里帶出來的。」

「怎麼可能,你可別騙我們,我原先怎麼沒瞧見?」

「我騙你作甚,我可是親眼所見,還沒到黔州呢,這女子就從殿下的營帳中走了出來,好多弟兄都瞧見了。你還記得聶將軍嗎,據說,他就是因為不滿殿下帶著個女子出征,這才率一眾騎兵前行離去的。」

「哦,原來是這樣,這樣的妖女,嘖嘖,還這麼美,怕不是京城里哪家妓……」

「別再說了,」旁邊一個人小聲提醒道,「桑將軍過來了。」

車外頓時不再有他們的說話聲,只剩余馬蹄的噠噠聲,車內的人也都一語不發。年紀小的青檀已經被嚇得瑟瑟發抖,自從她看見城門進不去後,便蜷縮在車里一動不動,听完車外的話,更是嚇得低低抽泣起來。相比而下,青竹果然更冷靜一些,她低垂著頭,雙手死死扣著馬車里的橫凳,一雙炯炯的眼楮不住地轉著,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

蘇瑾此刻更多的是擔心,擔心趙翊會因為自己而獲罪,明明是打了勝仗,又剿滅了盤踞多年的黔邊五寨,還制止了羅殿國的內亂,這該是多麼大的一件功勞啊,怎麼就成了這樣?

還有,如果他真的有事,那自己該何去何從?于公,她是他名義上的王妃,若是株連的話,定然是跑不掉的,于私,如今她身心都給了他,她如何舍得下。

到達安營地時,蘇瑾的馬車被特意安置在了距離主營地較遠的地方,就連趕馬車的小斯也被一同邀去了帳中休息,可蘇瑾三人,卻被迫被繼續留在車里。

因為外面士兵的怨氣,即便有桑啟磊將軍壓著,也還是只維持了一個敢怒不敢言的現狀。無可奈何之際,南風湊到馬車外,小聲對蘇瑾說道,「夫人,委屈您先在馬車里休息,待城中一有消息,小的便來稟您。」

傍晚的時候,營地里眾人生起了篝火。蘇瑾在車中苦等,再一次瞅見南風出現,便立即請他幫自己去找張伯璟來,她好問問後面的對策,可怎奈張伯璟三日前,在路過上一個城郡的時候,便辭了隊伍,說是有要事要辦,因彼時張伯璟在軍中已經十分有威嚴了,所以眾人都十分敬重,所以他要離開,眾人只會覺得,高人定有要事,于是,他便帶著青巳獨自離開了。

這下蘇瑾算是傻了眼,若是張伯璟在,以自己與他的交情,商量商量計策,分析分析現狀都是好的,如今自己被困在這方寸之地,又不知城中情況,又無人可商量,著實是干著急。南風安慰她說,木青早在宸王被帶進城時,便繞去了其他城門,預備找個機會混進去,瞧著他如今都沒有回來,應該是得手了,應該不久後,便能夠有消息傳出來。

子夜十分,營地里一片寂靜,難以入眠的蘇瑾在第十次調整坐姿後,決定掀開簾子,去外面看一看。即便沒有結果,讓她站在高處朝著皇城的方向看上一眼,也是好的。

她小心翼翼墊著腳挪到了馬車門簾前,剛探出半個腦袋,便瞧見不遠處有另一個腦袋,正試探著朝著自己這邊看來。對方瞧見是她,便立即竄了出來,然後,電光火石之間,一柄長鞭便迎面揮了過來,鞭尾立即系在蘇瑾掀簾的手腕上,然後手上一緊,她整個人就被這股力道拽出了馬車。就在自己即將摔落在地之際,人影旁邊又竄出來

一個身影,這身影高大有力,瞬間便沖到了蘇瑾身前,直接將她攔腰抱住,來人緊緊捂住她的嘴,她驚慌失措了好半天,才听見來人壓低著聲音說著,「噓,噓!別叫,別叫,我是藍鷹!」

剛剛揮鞭子的人也收了鞭子,跟著走了過來,「嫂子,是我,鈴鐺。」

認清了來人,蘇瑾也放下心來。她拍掉捂在自己嘴上的手,立即從藍鷹懷里跳了出來,低聲問道,「你們怎麼來了?」

藍鈴鐺剛想開口,一旁的藍鷹突然陰沉著臉,四處望了望,低聲說道,「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先走吧。」

這一提議說得極是,三人互相點了點頭,一起準備離開。

可剛走出去一步,身後的車簾就又被人撩開了。這一變數令三人皆是一驚,藍鈴鐺眼疾手快,一個飛起,就輕巧地跳上馬車,然後她對準面前女子的脖頸處,猛然抬手,一個手刀便狠狠砍去,掀簾的是青竹,她定是听見了什麼,或是察覺到蘇瑾不在了,這才急急忙忙想要出來查看的,可憐她終于知曉了來人的意圖,卻一聲都沒來得及喊出口,就立即後頸一疼,眼前一黑,面朝上,直挺挺地朝後倒去。車下的蘇瑾看得目瞪口呆,她頓感自己的後脖子也是一疼,不自覺模了模脖子,整個人都矮了半截。

怎奈這一下動靜真的是大了,同樣是醒了的青檀定定看著仰面倒進馬車里的青竹,整張小臉都嚇得慘白,再借著月光,透過門簾開合的間隙瞧見一臉凶神惡煞的藍鈴鐺的行凶現場,立即嚇得眼前一黑,直接暈了,倒是省下不少事情。

蘇瑾瞧著可憐的青檀,心里不住嘆息著︰這一天里,把這七八歲的小姑娘嚇了好幾次,可別嚇出個什麼好歹出來,若真是如此,那麼自己就罪過了。

眼見事情鬧大了,蘇瑾滿心擔憂的問,「單獨把她們倆丟下來,會不會有事啊?」

藍鈴鐺搖搖頭,「嫂子,這兩個人不可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