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150章 舌戰群儒

乙未年九月初九,微雨。

今日一大早,天上便飄起綿綿細雨,不似夏季里雨水的充沛,也不似春日里的沾衣欲濕,只是細細綿綿的、一層一層的,無處遁形、無法拒絕地,將地面打濕,將人心澆涼。

卯時一刻,宮里頒發了第一道詔書,二皇子——寧王趙淵,人品貴重,才識淵博,知人善任,章勛卓著,即刻封二皇子——寧王趙淵為太子,代行天子事宜。

辰時三刻,宮中頒布第二道詔書,當今聖上病重,遂正式禪位給太子趙淵,登基大典于明日舉行。聖上被尊為睿聖仁孝皇帝,退為太上皇,搬居德壽宮頤養天年。

整整一個早上,城中除了巡邏的兵丁外,多了許多忙忙碌碌奔走于街市各處的士兵,皇城里頒布的這一道道詔書被工工整整貼在啟封城中各處城門要塞,共百姓瞻仰——雖然如今街市上並無一個百姓。

這幾日,在宮中的趙淵過得春風得意,從皇子,到東宮太子,再到一代天子,前後不到一個月,宮中守衛皆是親信,宮外守軍也都是幕僚,就連朝中最有名望的宰相,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不僅如此,與他最不對付的,也是于他最有威脅的七皇弟——宸王趙翊,如今也被關入了天牢,再有兩日,便會被推出去斬首。

然而,就在他春風得意的檔口,卻接二連三傳來了不太和諧的消息。

首先,從宮外傳來一個消息,令他眉頭微蹙——禁軍搜遍了整個宸王府,卻並沒有找到宸王妃的蹤跡,後有消息報曰,自宸王離京當日,宸王府的後門處曾經出現過一輛馬車,自此之後,宸王妃便從府中神秘消失了,府中沒有人再見過宸王妃。這件事情十分的詭異,詭異到宸王妃蘇氏居住的墨韻閣中,除了王妃無緣無故不見了之外,其他人等一應俱全,就連王妃的兩位陪嫁丫頭——曾經和她形影不離的,也正常在府中打點一應事務,唯獨缺了一個正主子。更可氣的是,這兩個陪嫁丫頭十分狡猾,她們故意將墨韻閣管理的井井有條,不漏一絲風聲,故而到了如今,王妃不在府的事情才得以爆出來。

得知消息的趙淵先是一愣,思索了許久後,終于醒悟過來回城的邱平朗和廖英才所說的,被宸王帶去平亂的女子究竟是誰。于是,宮中立刻頒下一道明旨,即刻捉拿城外駐軍中那名禍國殃民的妖女,並決意立即施以火刑,以儆效尤。

然而,派出去的士兵無功而返,為首的中軍統制吳湛回報說,城外不僅不見那名女子,就連原本駐扎在幾百里外的大軍也不知了去向。營地上還留下許多廢棄的物品,可那麼一隊人馬,卻單單不見了蹤影。

反而是據啟封城約七百里的秀州突然出現了一批軍隊,這批軍隊治軍嚴明,井然有序,看規模和首將,似乎並不是消失的那支隊伍。更何況這支隊伍是從北邊來的,正在朝著啟封城進發,看著他們的腳程,最慢兩天,最快明日就會出現在啟封城的城門下。

听聞這一消息的趙淵慌了神,坐在龍書案後的寶座的身子也感覺出不穩。他慌忙將目光投向了站在殿中的宰相秦會之和另幾位德高望重的權臣,期待著他的智囊團能給他提供一些計策。

這幾位大人商議後,其中一位將軍說道,「殿下莫急,當務之急是弄清楚來者何人,所圖者何?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爾。」

一旁另一位高瘦的將軍頻頻點頭,也順著話繼續說道,「是呀殿下,如今大局已定,殿下放寬心便好。那些個小毛賊只不過想要趁亂從中牟利罷了,沒什麼可擔心的。」

趙淵倒不是傻子,手底下幾個貪生怕死的家伙隨便安慰了兩句,也並不能打消他此刻的顧慮。他緊鎖眉頭,雙手重重壓在桌案上,胸中氣憤無比。

突然,他大手一揮,將案桌上所有的奏折全都揮落在地上,然後重重拍了拍案幾,大聲呵斥道,「豈有此理,豈有此理!」發泄完後,他突然眸

中一亮,指著幾個將軍說道,「既然他們來找死,那就讓守在宮外的苗愛卿和劉愛卿帶兵迎戰,就不信我京中精銳,還怕了他們不成。來人,給我傳苗愛卿和劉愛卿。」

下面的百官先是紛紛愣了一下,然後迅速互相交換了一下眼色,站在百官之首的秦丞相笑著上前安慰道,「殿下莫急,殿下莫急,做不過是些毛賊罷了,我啟封城城高八丈,論他多善戰的軍隊,也是望而卻步的。如今最重要的是明日的登基大典,只要明日一過,殿下便是九五至尊,天選之人,屆時定然萬象歸心,還有誰敢不俯首稱臣?」

其實說這些話時,秦丞相和一眾武將是有些心虛的,據今早的線報,盤踞在啟封城中的苗劉二位將軍已經不那麼服從宮中命令了。他們見勢起意,竟托人給秦丞相帶話,事成之後,原先許諾他們的功名利祿太少了,如今他們要的,可是得翻一倍的。

苗傅和劉正彥獅子大開口的事情,其實不是什麼秘密,殿中除了趙淵外,其他人幾乎都是有所耳聞的。故而秦丞相此話一出,眾人都紛紛符合,想要打消趙淵的想法。

就在眾人不斷勸說時,殿中側門處突然溜進來一個小太監,小太監在隨侍的內侍耳邊低低說了兩句,隨侍內侍便點了點頭,然後尋了個空,在趙淵耳邊交代了兩句。听完內侍的回報,趙淵氣得渾身顫抖,在眾人關切的目光中,他低低吼出一句話來,「佔據秀州的,是韓世忠的軍隊。」

此言一出,便如同在人群中響起一個炸雷一般,眾人一片嘩然,各大臣們紛紛捶胸頓足,有的感嘆哀怨,有的自怨自艾,似乎下一秒,這位神勇異常的少年將軍便會手持一桿銀槍,跨著高頭大馬,突破重圍,殺進宮中。

突然,秦丞相一拍巴掌笑道,「殿下,好事啊。听聞韓夫人梁氏尚在城中,殿下不如讓娘娘找個由頭宣梁氏夫人進宮,再趁機將她扣在宮中,擄為人質,如此豈不是便能牽制了韓將軍?」

一旁的幾位謀臣也立即附和道,「好計好計,听聞這位梁氏夫人雖出身低微卻手段了得,韓將軍十分看重這位梁氏夫人,與夫人感情甚好,此計定然能成!」

「什麼出身低微啊,那根本是個營中軍妓!我也听說了,這位梁氏夫人真真是個奇人,也不知使了什麼手段,竟然將韓將軍迷得五迷三道的,竟不顧家中族老的反對,執意娶進了府,做了正妻。由此可見,梁氏夫人在韓將軍心中的分量何其重。此計巧妙,定然能成!」

一時之間,贊嘆聲此起彼伏。坐在上位的趙淵有些心動了,這一招雖然十分陰損,但是卻是個十足十的好計策,既省時省力,又很有成效。但他還是有一些猶豫不決,畢竟這一舉措十分不光彩,有損他的賢明。他不自覺地便將目光投向了身處角落的史浩史大人的身上。

這位史浩大人,雖說是七皇子趙翊的老師,但其實,他也是眾位皇子的老師,所以如今的趙淵雖然直到他更偏向于自己的皇弟,但對于他的臣服,仍舊十分信任與欣喜,甚至于十分尊重他。

他不自覺地這麼一瞥,卻瞧見史大人正捻著胡須站在人群外面,他緩緩搖著頭,一語不發。趙淵心生疑惑,便開口問道,「史愛卿覺得此計如何?」

史浩突然被點名,也不含糊,當即開口答道,「臣深覺此計不妥。」

「哦?史大人有何高見?」一旁的秦丞相當即垮下臉來,他撥開人群來到史浩面前,語氣十分不滿地瞪著史大人。

史浩不以為然,面對秦會之的步步緊逼,也不怒不驚,只繼續慢悠悠捻著胡須,「此計不妥,原因有三。其一,眾人皆知,這梁氏女出身低賤,乃是其父獲了罪被貶去營中為妓的,這樣的出身,韓家長輩早有微詞,眾位大臣如何就能斷定了,韓將軍會為了這樣一個女子,便舍棄了一生的功業,甘願淪為階下囚?」

史浩的語氣雖然平緩,卻字字入竅,

听得趙淵心中一震。史浩將趙淵的臉色瞧得真切,不急不徐地又補了一句,「說句大不敬的話,若是今日要殿下為了秦氏正妻,放棄如今的權勢地位,殿下以為如何?」

這話更是說得趙淵心中一顫,臉上的表情也十分不自然,有幾秒分明流露出不願之色,一旁的秦會之秦丞相臉色黑得如同鍋底,他雙拳緊握,咬牙切齒,一雙眼楮陰毒地盯著史大人。

趙淵也察覺出失態,連忙緩了緩臉色,說道,「夫人與我伉儷情深,我自然願意為了夫人,放棄一切。」

趙淵的話猶如及時雨,瞬間寬慰了秦丞相的心。秦丞相舒了口氣,雙手緩緩卸下勁來,臉色也慢慢緩和下來。他沖著趙淵拱了拱手,說了兩句場面話,「殿下說得哪里話,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更不因為兒女私情而有所牽絆。況且臣與臣之女都效忠殿下,倘若日後真有那麼一天需要臣之女為了殿先士卒,臣相信,臣的女兒必然也會深明大義的。」

史浩冷眼瞧著這一出好戲,突然哈哈笑了起來,他也順勢說了兩句恭維話,「殿下乃真龍天子,福澤深厚,如何會有這麼一日。請殿下恕臣口無遮攔之罪。」

趙淵朝著史浩揮了揮手,示意他無礙,此時他更關心另外兩個原因,「愛卿快說,其二呢?」

史浩繼續捻著胡須,高深莫測地說道,「其二,假使韓將軍與這位梁氏女真是鶼鰈情深,可感天地,甘願為其放棄一切,那眾位大臣又怎知,韓將軍定然是丟盔卸甲、甘願投誠,而不是破釜沉舟,死戰到底呢?」

這話直擊要害。此言一出,不光是趙淵心中動搖,就連殿中其他官員,也都慌了手腳,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所措,還有甚者,正暗暗捶胸頓足,懊悔不已。

史浩睥睨著周圍的眾生百態,心中冷笑連連,他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還有其三,這件事情終歸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于兵家于政績都是一塊大大的污點。殿下明日便要順應天命,登基大寶,難不成要讓全天下的人,都看了笑話?」

「不成!」趙淵的心思終于被說活泛了,他面色難看,當即一拍桌子,果斷決絕道。

秦丞相臉色更是難堪,臉上青一陣紅一陣了好一會兒,才順下堵在胸口的一口氣。他費力朝著史浩拱了拱手,努力蠕動了兩下喉嚨,問道,「那依史大人高見,如今該如何應對?」

史浩眉眼含笑,繼續捻胡須。他雙手和握成拱手禮,朝著趙淵深深一拜,再抬頭時,他的聲音沉穩有力,謙恭地說道,「依臣所見,威逼不如利誘。」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