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179章 青竹被打

藍鈴鐺果然不負眾望地帶來了一個爆炸性的新聞︰啟封城中的那個自稱仙姑的女子,頂替著蘇瑾的名頭,不僅在城中招搖過市,這兩日竟然還自賣自身地進了雲春閣,這件事情無疑在城中引起了軒然大波。雲春閣是什麼地方,蘇瑾太清楚了,她依然清晰地記得當初自己是如何被側妃封月凝謀害扔進了雲春閣,好在蘇瑾命好,憑借著現代的意識和小聰明,再加上貴人相助,蘇瑾僥幸自保清白,從雲春閣中逃了出來,還誤打誤撞認識了藍鷹和藍鈴鐺。如今再次回憶起那段歲月,實在不堪回首。

那麼,啟封城中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假仙姑究竟想做什麼,特別是她故意進了雲春閣的目的是什麼呢?

「鈴鐺,你明天有什麼安排嗎?」蘇瑾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就連手上的瓜子也鄭重地放在了盤中。

藍鈴鐺立即領悟了她的意圖,難掩興奮地問道,「沒有安排,你是打算明日探一探雲春閣嗎?」

「嗯。」蘇瑾點點頭,這件事情不弄清楚,心里總是有一種不安心的感覺,畢竟這個仙姑頂著趙翊從黔州帶回來的美人的名頭活躍在啟封城中,這就不單單只是沖著自己來的了。

一瞧她點頭,藍鈴鐺臉上的興奮勁兒就藏不住了,竟然手舞足蹈地表示,「太好了,我終于可以奉命逛青樓了,咱們明天打扮成什麼?富商?江湖豪俠?還是官差?」

「嗯?」蘇瑾一個激靈,「什麼奉命?奉誰的命?」

「當然是奉七王妃你的命令呀。」

「我……」蘇瑾滿臉黑線,想了想,她擔心得問道,「你確定我們扮成男的就不會被認出來了?」

「不會啊,我經常扮成男的,沒有一次是被認出來的。」

「你會易容術?」蘇瑾突然也興奮起來,這種絕技她只在武俠和玄幻和電視劇里瞧見過,沒想到現在能親眼瞧見,這一刻,蘇瑾激動地直搓手,「你是靠什麼易容,人皮面具嗎?還是考化妝?或者什麼特別的藥丸?」

「易……易啥?」藍鈴鐺表示听不懂,眨巴著大眼楮,瞧著蘇瑾一派天真。

「就是喬裝改扮成別人的模樣,或者化妝成別人看不出來的樣子,比如把臉抹黑、粘個胡子啥的。」蘇瑾耐著性子解釋道,繼續期待著。

然而藍鈴鐺只是不以為然地揮一揮手,指著自己洋洋得意地說道,「用不著這麼麻煩,我只要穿上男子的衣服,再梳一個他們的發髻,就活月兌月兌是一個英俊瀟灑的男子了。」

蘇瑾絕望,沖著她擺擺手,結束了這個話題。明日的雲春閣還是要走一遭的,只不過喬裝改扮這件事情,自己還是指望不上眼前這個俠女的。求人不如求己,蘇瑾心里盤算著明天該怎麼打扮才能避人耳目。

藍鈴鐺還沉浸在「奉命逛青樓」的興奮中,手中的瓜子嗑得更加熱火朝天、如火如荼,瞧著她上下翻飛的手指,蘇瑾忍不住吐槽道,「你少吃點瓜子,這東西吃多了上火,你小心成了一個嘴上起火泡的英俊男子!」

藍鈴鐺自然是不以為意的,繼續嗑著瓜子,只不過端茶的頻率倒是增多了。

「對了,」氣氛突然冷下來,倒是讓蘇瑾想起了另一件事情。這是她自听聞聶盛遠求親之事後,便一直好奇的問題,只不過這件事情涉及隱私,蘇瑾遂問地艱難,小心翼翼地開口,「那個,張子賢,他……」

「他啊,」藍鈴鐺眼神瞬間黯淡了下來,她似乎並不願意回憶起這個人,卻又像是舍不得回憶這個人,總之,她的反應很古怪,語氣也十分奇怪。蘇瑾就是擔心她會有這樣的反應,所以問的時候才會如此小心翼翼。然後,此刻鈴鐺的反映,還是令問出此話的蘇瑾十分內疚,恨不得打自己一個嘴巴,或者有魔法讓時間倒流。

「那個……」蘇瑾想著趕緊轉開話題的好,連忙指著桌上的糕點道,「你嘗嘗這個,我早上在

瓜子鋪一起買的,說是飴糖,就是太甜。」

藍鈴鐺順從地拿起一塊飴糖整個塞進了嘴里,可嘴邊的苦澀還在,「嗨,也沒什麼不能說的。張子賢自我們投軍後,就和我們拜別了,說是會繼續留在啟封城中,以耍猴為生。可這麼長時間了,我只瞧見過他三次。一次是大街上我抓人,他帶著申晷在街邊茶攤上喝茶,那一次我們就遙遙互望了一眼,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後來我返回去找他,他卻已經走了。還有一次是在城郊,那一次我隨軍去西郊大營訓練,在城外瞧見他們時,我以為他要離開啟封城了,所以顧不上大軍行軍,一個人偷偷溜出來找他,不過那一次他只是帶著申晷去西郊踏青。那一天,我們之間說了不過十句話,還有八句都是我在說,哎……最後一次,是你們去了黔州後的第三天,那一天是他來找我辭行。」

「他走了?」

「嗯,他說啟封太小,他要去看看天地。」

這話說得藍鈴鐺十分落寞,卻讓蘇瑾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活月兌月兌一個文藝青年啊,還看看天地,這拒絕人的借口真的有夠爛的。

藍鈴鐺深吸一口氣,強打起精神,又拿了一塊糖塞進了嘴里,然後含含糊糊地說道,「算了,我想開了,我藍鈴鐺可不是那麼兒女情長的人,我也是心中有大義的。既然強扭的瓜不甜,那又何必強扭。」

蘇瑾小心翼翼偷眼瞧了她一眼,既想為她拍手鼓掌,又擔心唐突了她此時脆弱的心,只好生生忍下了。

她突然想到這樣一句話︰放過別人,也是放過自己。突然覺得這句話用鈴鐺身上十分合適。

蘇瑾伸手在藍鈴鐺肩頭輕輕拍了拍,剛準備再說兩句安慰的話,院子外面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哭鬧聲,打斷了蘇瑾的計劃。

屋中兩個人一驚,相視苦笑︰今夜的事情還真的是很多。

院外的哭鬧聲震天震地,驚得整個墨韻閣都醒了。不肖多時,院中各屋都亮起了燭火,大大小小的丫鬟紛紛披著衣服走出來查看,蘇瑾和藍鈴鐺也推門出來查看。

因是深夜,墨韻閣的院門早已緊閉,聲音是從院門外傳來的,明卉帶著兩個小丫鬟一起打開了院門,只見被打得半死的青竹正趴在地上不住哀嚎著,瞧見門開了,她哭得更是淒慘,听的人渾身一顫,雞皮疙瘩起了一身。身旁站著的是管家司修亓和三個小廝打扮的男子,看樣子青竹是被小廝抬回來的。

青竹應該是受了杖刑,身上的血全部集中在下半身,她的腿已經動不了了,只有雙手還勉強地伸長著,無助地沖著前面抓著。

丫鬟中的青檀與青竹是一同從黔州被蘇瑾帶回來的,所以她們之間的關系最好,見青竹被人打得滿身是血,連忙撲過去抓住她的手,詢問是怎麼了。

司修亓瞧了一眼,並沒有責備青檀,他看見驚動了蘇瑾,滿臉的歉意,立即朝著她恭恭敬敬行了一個禮,然後回道,「啟稟王妃,這丫頭言語無狀,得罪了殿下,殿下賜了三十板子,發回墨韻閣由王妃處置。」

「啊?得罪……」丫鬟們听罷皆是驚詫不已,她們竊竊私語,一個個臉色難看。

藍鈴鐺瞧著蘇瑾今夜是有的忙了,于是低聲和她囑咐了兩句明日的事情,便先行告辭了。當然,她走也定然不是從大門走的。

蘇瑾其實早就料到了青竹會有這個結局,只是沒有想到趙翊出手毫不留情,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他竟然也會下此狠手,她分明記得,宸王對于女人的處置,向來是手下留情的,例如後院子里的那些早就不得寵的妾室,他為了妥善安置好她們,不僅親自過問,還特意囑咐了管家司修亓要親歷親為,特別是他竟然還容忍了她們另尋其他歸宿,這就是放在現代,也是會有男人不願意的。還有封月凝,即便是犯了那樣的重罪,也只是被他發去了鄉下莊子里罷了,可是一個巴掌都沒有打過她吧。

蘇瑾收回自己的驚詫,開始著手安頓青竹。念著當日在黔州城中青竹對自己的照顧,蘇瑾先安排人將青竹抬回她自己的屋子里,讓青檀照顧著,撥了些上好的金瘡藥給她敷在傷口上,並囑咐了司修亓第二日派人去請個郎中來給她瞧一瞧。

安頓好一切後,司修亓在屋中回了話,「王妃,殿下的意思是,將她趕出府去,永不再用,若有必要,最好是趕出啟封城。因念及是您這邊的人,所以殿下下令將她先送回來王妃您這邊。殿下預料了王妃心善,一定會給她救治的,但是還是囑咐了小的和王妃說一聲,此人不可留,傷好後一定要打發出王府。」

「究竟出了什麼事情,青竹怎麼會被打成這個樣子?」沐雪實在沒忍住,插嘴問道。

「這……」司修亓顯得十分為難,欲言又止的樣子令屋中幾個人心里焦躁不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