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182章 二等酒糾

「哎呦喂,爺,您是內行人!」藍鈴鐺一語中的,殷媽媽突然面露赧色,訕訕笑道,「既然爺什麼都知道了,那咱們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我就實話實說了吧。兩位爺有所不知,前些日子京城里鬧了場兵變,咱們這雲春閣也不能幸免,如今閣中已無花魁娘子了,可閣里面的小丫頭們又太小,還沒長開,哎……但是您放心,這倆姑娘可是咱們閣里數一數二的姑娘了,你瞧瞧這容貌,這身段……」

蘇瑾不想再和殷媽媽糾纏,心里想著,是夢鈴陪著更是好,免得來一個不好伺候又不知底細的,反而要壞事,于是沖著藍鈴鐺一擺手,勸道,「藍兄,我瞧著這兩位姑娘,甚好。」

「好吧。」蘇瑾都這麼說了,藍鈴鐺自然也松了口,她又瞧了語露和夢鈴一眼,便聳了聳肩不再多言。

殷媽媽立即眉開眼笑,招呼著兩位姑娘好生伺候,自己立即溜之大吉。

蘇瑾其實瞧上了夢鈴,畢竟夢鈴的性格自己十分清楚,又是老熟人,即便一會兒對她漏了底,自己心里也不至于太慌,可沒想到自己這身打扮太俊俏,活潑熱情一些的二等酒糾語露一眼便相中了她,直接主動坐在了她的身邊,端起桌上的酒壺就預備給蘇瑾斟酒。

夢鈴原本的性格就是偏沉靜的,所以十分順從地坐在了藍鈴鐺旁邊,藍鈴鐺似乎很是滿意,一點推辭的意思都沒有,一雙大眼楮得意地瞧著蘇瑾。

蘇瑾尷尬了,酒糾她是清楚的,能評上這一等級的女子,性格一般十分潑辣,會喝酒會來事的,通常陪在酒席之中,勸酒勸菜、賣弄風情,這種人一般都很有想法,既能吃得開,又能吃得下,蘇瑾深知自己是招架不住的。可此時若是明目張膽地非要夢鈴過來,也並不合適。

語露似乎真的瞧上了蘇瑾,所以她十分主動地對蘇瑾出擊了。

這邊的語露已經開始工作了,她眉目含情、媚眼如絲,二話不說直接坐在了蘇瑾的腿上,然後沖著蘇瑾巧然一笑,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個玉酒壺,蔥段一樣的小手熟練地執著酒壺在空中一陣亂舞,然後選了一個高難度的動作扭動著縴腰,高高地將酒壺舉起,緩緩傾瀉而下,醇香的酒液就一滴不漏地倒入了蘇瑾面前的酒杯之中。

蘇瑾原本就不勝酒力,再加上在公主府中誤喝的那杯酒後的悲慘經歷還歷歷在目,所以十分有自知之明的蘇瑾原本就打定了主意今日是滴酒不沾的。不過這也不影響看「表演」,蘇瑾原本因為腿上突然多了個女子而尷尬不已,可瞧見了這姑娘神跡一般的操作,也忍不住想要拍手稱贊。

就在蘇瑾驚嘆于語露姑娘純熟的手法之時,剛個注滿酒的酒杯卻被人遞在了自己面前。原本就打定主意滴酒不沾,蘇瑾本想推辭掉,卻驚訝地瞧見語露端起酒杯,竟然不是直接遞給自己勸酒,而是將酒杯叼在了自己的嘴上,然後身體一傾就朝著蘇瑾的唇靠了過來。

濃烈的胭脂氣味撲面而來,蘇瑾感到身上的女子渾身滾燙,她整個人都呆住了,一動不敢動地盯著語露朝著自己慢慢靠了過來。

怎麼辦,怎麼辦?蘇瑾僵硬著身子無助地往後後仰,只想避開語露的投懷送抱,與此同時,她也沒忘記雙唇緊閉,一點都不敢松懈。

千鈞一發之際,面前的酒杯被人劈手奪了過去,蘇瑾頓時松了口氣,感激地瞧了過去︰只見原本坐在對面的藍鈴鐺站了起來,此時她手中拿著的酒杯正是語露剛剛口中所叼的酒杯。藍鈴鐺的裝扮也十分俊俏,偏黑的皮膚雖沒有蘇瑾瞧著細皮女敕肉,卻更顯男子的英氣。她長得濃眉大眼,特別是一雙靈動的大眼楮和高挺的鼻子,活月兌月兌一個英俊瀟灑的小將軍模樣。更何況今日藍鈴鐺的打扮顯得更年輕些,特別是相較于蘇瑾嘴唇上的那一排小胡子而言。

嘴上杯子被人奪走,坐在蘇瑾身上的語露一愣,臉上原本有了些慍怒的神色,可瞧見藍鈴鐺那張俊氣的臉,再

瞧著她舉著酒杯瀟灑帥氣地一飲而盡的模樣,語露的心里開始活泛了,再瞧見一雙眼楮直勾勾盯著自己瞧,語露的臉刷的就紅了。

趁著語露有些不知所措地站了起來,蘇瑾反應過來,輕輕在她身後推了一把,直接將她推去了藍鈴鐺那一邊,鈴鐺會意,放下酒杯,伸手拉住了語露的手腕,輕輕一帶就將她拽了過去,算是默許了兩人交換美人。

語露自然是會來事兒的,被鈴鐺一拉,她腰身一軟,盈盈靠倒在了藍鈴鐺結實的臂膀上。藍鈴鐺倒是做戲做全套,她自然攬著語露的腰肢,竟然豪邁地大笑了起來。

坐在一旁的夢鈴尷尬極了,原本她就是個唯唯諾諾的性格,活得小心翼翼的,不像語露的熱情大方,也做不到拍馬逢迎,瞧得蘇瑾倒是有幾分心疼。

蘇瑾也學著藍鈴鐺的主動,起身拉了拉夢鈴的衣袖,然後指了指自己身邊的空座,示意她坐過來,夢鈴點點頭,順從地坐了過來。

對面的藍鈴鐺和語露鬧得火熱,兩人一邊斟酒一邊對飲,不一會兒,兩壺酒都見了底,藍鈴鐺酒量好,一點醉意也沒有,反而興奮地不行,預備和語露劃酒拳。這邊的夢鈴依舊低著頭一語不發,蘇瑾有些尷尬,眼神胡亂地亂飄,這才想起她們此行的目的——我們是為了來調查假仙姑的事情呀!

「夢鈴姑娘,我……」蘇瑾剛一開口,夢鈴就將頭抬了起來,一雙眼楮好奇地瞧著蘇瑾,蘇瑾心里一驚,擔心自己被認出來,故而心虛地說話結巴,「那個,我……」

「你長得很像一個我認識的一個人。」沒想到夢鈴突然笑了起來,一雙彎彎的眉眼十分漂亮,說完這句後,她繼續不說話,但是瞧得出來她已經不再似剛剛那番緊張了。

蘇瑾有些懵,手不自覺模上自己的假胡子,直到模到了胡子還在,她這才稍稍安心,連忙用力按了兩下。

「公子想問什麼?」夢鈴眉目含情,低眉順眼地低聲問道。

蘇瑾尷尬一笑,她自然是想問前幾日來的假仙姑是個什麼情況,可這話並不好這麼直截了當的問,更何況自己還並沒有在夢鈴面前暴露出自己,于是她靈機一動,拿著折扇指了指整個雲春閣問道,「剛剛听聞殷媽媽說起你們這里原先的花魁都不在了,就好奇想問一問。」

夢鈴點點頭表示肯定,可嘴上卻並沒有什麼實質性消息漏出來,「花魁姐姐們是高升了,如今的確不再閣中,不過馬爺和殷媽媽也有主意,也招了些新的姑娘進了閣中,如今正在培養,相信公子下回來,一定也會耳目一新的。」

蘇瑾順勢點了點頭,目光卻不由自主被中央的舞台吸引。只見舞台上一站一坐兩個女子,站著的長袖善舞,坐著的懷抱琵琶。原本蘇瑾並沒有太在意,對殷媽媽說留在一樓看歌舞其實也只是托辭,沒成想真的就讓她瞧見了另外兩個熟人——溫寧和麗娘。

這兩人從前與蘇瑾一同在五等賤妓的隊伍中掙扎度日,她們一心想要爭取到晉升的機會能從後宅那個黑乎乎的大屋子里逃出來。

如果蘇瑾沒記錯的話,一樓的這個舞台,除非五等賤妓參加晉升比試,否則是不可能站的上去的。而如今溫寧長袖善舞的樣子,千嬌百媚,麗娘懷抱琵琶的模樣也是溫婉可人,看起來,她們的願望都達成了。

其實說起來,溫寧的舞蹈還比不上當初的春鶯,更別提和善舞的夢鈴比較了,這樣的水平竟然也順利通過了晉升選拔,看來雲春閣如今的行事的確十分困難。還有麗娘,麗娘並不如從前黑屋子里一起的嵐芷漂亮,從前麗娘總跟著嵐芷,那日蘇瑾逃走的時候,嵐芷出面阻攔,被沖出來的春鶯制服了,如今既瞧不見春鶯,又沒有看見嵐芷,蘇瑾本能感覺到了異樣。

對面的藍鈴鐺瀟灑恣意還帥氣多金,語露的雙頰已經紅撲撲的了,一雙紅酥手還在不斷替藍鈴鐺斟酒,好在鈴鐺酒量好,又有意給語露灌

酒,所以那邊的局勢扭轉的十分順暢。

蘇瑾還想繼續找借口問東問西的,對面的藍鈴鐺已經抱起了語露,沖著自己直使眼色。

蘇瑾懵了,臉上抽抽著想要詢問她要干嘛,就瞧見藍鈴鐺親昵地將嘴巴貼在語露耳邊請問問道,「美人,你的房間在哪里?」

語露渾身酥軟,白女敕的小手指了指二樓東邊的方向說道,「東側第三間。」

藍鈴鐺一臉得意,又沖著蘇瑾使了個眼神,然後抱著語露直接朝著樓上就走。

「你……」蘇瑾看得目瞪口呆,連忙跟了上去,臨走還不忘招呼著同款驚詫的夢鈴。

夢鈴原本就是這種逆來順受的性格,她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這是一間女子的閨房,里面滿是大紅色的布置,艷紅色的床帳、艷紅色的桌圍……一切都是紅艷艷的,倒是十分符合語露的性格。

藍鈴鐺將語露放在床上,轉頭招呼跟進來的蘇瑾和夢鈴。夢鈴尷尬極了,留下也不好,離開也不行,沒辦法,她只得坐在了最靠門的圓凳上,低垂著頭,繼續一語不發。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