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209章 聶府丑聞

聶志昂算起來,是聶將軍堂弟家的兒子,這關系雖不敵聶將軍的親兒子來的近,可怎麼說也是同宗的佷一輩,故而聶志昂總是將自己與聶家的公子們作比較,聶志成是嫡子,他自然是比不著的,可聶盛遠到底只是個親母身份卑劣的庶子,而他好歹也是嫡子,所以他總是會將自己與聶盛遠作比較。

無奈他有心,自己卻沒有一點本事,聶盛遠能闖下的基業,他沒有能力,只能小偷小模弄點錢,還好賭,一點錢剛到手,還沒捂熱就花出去了。聶盛遠深得玉鸞公主親睞,有意將清嫣郡主嫁于他為妻,可聶志昂呢,他倒是有意求娶清嫣郡主為妻,從此過上人上人的郡馬生活,可是他根本沒有辦法接近公主府。借著聶府的名頭,他倒是遞了幾回拜帖進公主府,可公主根本瞧不上他,他又不甘心,千方百計與清嫣郡主搭上關系,卻又得不到郡主的親睞,反而當眾羞辱了好幾次,顏面掃地不說,也斷送了自己成為郡馬的路。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聶志昂諸般不順的時候,聶志昂在聶家後院調戲勾搭小丫鬟的事情又東窗事發了。

起因是前廳打掃的三等小丫鬟綠盈帶了一個精致的小銀鐲子四處招搖,與她關系不錯的小丫鬟都知道這是他心上人送的,卻都不知他的這個心上人究竟是誰。

誰知這一天正巧聶志成院中的一個二等丫鬟紅茗去前廳找管家那這個月的份例銀子,也恰巧踫見了綠盈戴著銀鐲子在前院子里掃地,為了炫耀這只鐲子,綠盈不僅故意抬高了掃把,還時不時抬起戴著鐲子的手假模假樣地擦一擦額頭的汗水,為的就是將自己手上的鐲子亮給四周一同打掃的小丫鬟們看。

就在綠盈又一次抬起手腕的時候,光線一閃,正巧路過的紅茗立即注意到了綠盈手腕上的那只色澤極好的銀鐲子。她先是一愣,然後立即兩步上前,一把就拽住了綠盈的胳膊,將那只鐲子擺在自己面前仔細端詳。

綠盈原本還有些得意,以為這一回炫耀的十分有效果,竟然讓一個少爺院子里的二等丫鬟眼紅了,實在是炫耀得十分成功。可面對紅茗粗魯暴力的舉動,綠盈也是十分生氣,立即想著縮回手,嘴上還不忘得瑟上兩句,「喲,紅茗姐姐,您這是做什麼?呵呵,你也覺得這個鐲子好看吧,它是我……」

「這是我的鐲子。」紅茗沒有讓她說完,便冷冷一句話打斷了她,而且紅茗說出來的話十分斬釘截鐵,令在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怎麼會?」綠盈也有些傻眼,她不安地扭動著被紅茗死死拽住的手腕,試圖將自己是手腕從紅茗的鉗制中抽出來。

旁邊一個早就瞧不上綠盈四處炫耀的小丫頭立即冷嘲熱諷地對著旁邊一起的小丫頭說道,「哎喲,這該不會是綠盈偷來的吧?」

周圍立即響起竊笑聲,小丫頭們紛紛竊竊私語,指著綠盈嘲笑了起來。

綠盈氣不過,立即昂著脖子,再也不顧曾答應過某人要保守秘密的誓言,不無驕傲地說道,「這鐲子是昂少爺送給我的。」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便如同一道晴天霹靂炸下來,頓時將紅茗炸紅了眼。她什麼也管不了了,立即伸手用力從綠盈腕子上將銀鐲子奪了回來,然後舉著鐲子給眾人瞧,「你們看,這是當初三姑娘出門子前從她的首飾盒子里取出來給我的,這里面還刻著三姑娘最愛的一朵梅花。我進公子院子以前,原本是三姑娘院子里的丫鬟,因為沒有隨著三姑娘陪嫁去姑爺家,三姑娘特意給了我這個鐲子,為了給我留個紀念的!」

鐲子內側的那朵梅花的確清晰在目,又听聞紅茗的這一番話,眾人又都傻了眼,一時之間,低聲竊竊私語者更多,說法也各有不同。有的說這鐲子就是綠盈偷的,因為被發現了,這才攀咬的昂少爺。有的卻說,這個遠方來的昂少爺原本手腳就不干淨,這個鐲子一定是昂少爺偷的,然後拿著這個鐲子直接送給了綠盈。

綠盈委屈極了,鐲子搶也搶不過,理論也理論不過,于是她干脆蹲在地上痛哭起來,哭著驚天動地。誰知,找回鐲子的紅茗非但沒有開心,反而也跟著哭了起來,她和綠盈不同,她還邊哭邊罵,句句罵的都是聶志昂。

這下眾人又看不懂了。難不成真是聶志昂偷了鐲子?可紅茗是怎麼確定的呢?

這一日正巧聶大人休沐,正好在外書房看書,听見外面嘈雜,立即喚了管家前去查看,這件事情也最終被擺上了明面上。

因為這件事情涉及內宅又牽扯進了聶志昂,聶大人立即喚來了聶夫人,夫妻倆不便直接出面,便先退去了屏風後面,一同听管家對兩個丫鬟問話。經過了管家的威逼利誘,兩個丫鬟最終將事情和盤托出,整件事情最終浮出水面。

原來不老實的聶志昂在千方百計勾引清嫣郡主的同時,還不忘勾搭上了聶府中的兩個丫鬟,一個是剛剛進府幾個月,還涉世未深的小丫頭綠盈,還有一個便是在聶府中伺候多年,年紀大了卻並沒有被主家放出去配人的紅茗。綠盈是個剛進府的小丫鬟,年紀很少又少不更事,十分好糊弄,聶志昂只是說要將她帶回去,抬個偏房做姨娘,以後好吃好喝養著、疼著,綠盈就心滿意足了,掏心掏肺對著聶志昂,沒多久就獻了身,一心做著姨娘夢。

再有就是紅茗,聶志昂在聶府時,所住屋舍里沒什麼值錢的物件兒,于是他曾偷偷溜去聶志成的院子里,想順走些東西好換些銀錢。有一次他在偷拿一件玉色極好的玉壺時,正巧被紅茗撞見,紅茗原本想要將此事如實告訴給夫人和少爺,聶志昂一看情形不妙,立即對紅茗發動攻勢,他的一張嘴十分會講,三言兩語下來,竟然將紅茗說動,不僅幫著他瞞下了此事,還在後來的日子里,經常偷偷溜過去和他幽會。

聶志昂知道紅茗的性格要強,年歲大了急著嫁人又不想將就著過一輩子苦日子,所以才會出現如今高不成低不就的形勢,她千方百計進了聶志成的院子里,原也有被公子看上抬成姨娘的想法,可是她努力了好些年也沒有成功。這樣的女人雖然強勢,卻十分好擺布,而且在聶府待了多年,她也定然有了許多傍身銀子,于是,聶志昂起的歹意,一面承諾她,日後定然會娶她為正妻,一面又向她哭訴自己的日子不好過,想在京都謀個一官半職,卻沒有銀錢打通關系。

這樣的說法成功說服了紅茗,既解釋了多次去偷東西的緣由,又隱晦地表達了他希望被她資助的意圖。至于被問起為何不和聶老爺直說,聶志昂又一臉大義凌然地說不願意依靠他們,想憑借自己的能力掙下一片天地。

就這樣,紅茗一邊憧憬著未來的美好日子,一邊將自己攢了許多年的私房錢都拿給了聶志昂,想讓他打通關系後,能帶著自己一起離開聶府,以後自己便能成為官太太,也能夠風光一把。而她的私房錢中,就有許多件值些銀錢的首飾,那件銀鐲子便是其中一件。

事情說開了,兩個苦命的女孩子這才知道事情的真相,頓時痛哭不止,一起破口大罵聶志昂。聶大人氣得直吹胡子,聶夫人更是氣得直捶胸口,立即吩咐了人將這兩個丫頭的嘴堵了,丟進了柴房听候發落。

最後紅茗被降為三等丫鬟,攆去了外面莊子里做活,後來由家里人做主,在莊子里配了個淳樸的莊稼漢子,貧苦且平淡地度過了一生。綠盈更慘一些,因為被破了身,在主家做了不倫之事,聶府是容不下了,便找了人伢子發賣了出去,據說賣給了一個江南富商買走做了小妾,隨著富商離開了京城,再也沒有回京。但是富商家有悍妻,富商又因為要做生意,常年不在家中,故而綠盈後半生的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至于聶志昂,作為男子,即便在這件事里,他才是罪魁禍首,可這個時代還是十分寬待他們的,聶志昂只是被聶夫人攆出了聶府,卻始終不曾受到任何實質性的懲罰。

聶大人顧及著親戚關系和自己的面子,偷偷給聶志昂塞了些銀子,囑咐他趕緊回老家,並送了信給老家族人,說明了聶志昂的種種劣跡,讓他們在老家給聶志昂趕緊安排門婚事,想著待他成親後,興許會有所改變。

然而,被趕出聶府的聶志昂並沒有如聶大人之所願返回老家的,京都的繁華熱鬧早已撩撥得他心猿意馬,哪里還能瞧得上老家的池塘山巒、貧瘠單調,自然,瞧慣了京都女子的美艷,他更是瞧不上老家親長為他尋來的一門正經的親事。

留在京都的聶志昂因百般受阻而十分惱火,心里憤憤不平,一心想要找機會報復聶家,于是他憑借著在聶府時探听來的消息,故意搭上了谷家那個剛來京沒多久的表小姐谷秋雁。得知她愛慕聶盛遠而不得,便想著給她出餿主意,還幫著找了一群小混混,希望能借她之手,搞垮聶盛遠,讓他名譽掃地,與家里決裂,故而後來才出現了谷秋雁帶著小混混堵藍鈴鐺家門那件事情。

不過天不遂人意,谷秋雁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不僅沒有將聶府攪了個天翻地覆,反而把聶志昂暴露了出來,這下可好,聶家谷家都恨上了他,驅趕他如同驅趕一只臭蟲。

這個時候的聶志昂已經起了深深的歹意,于是他故意勾搭谷秋雁,噓寒問暖一陣親近,這個原本一心一意向著聶盛遠的姑娘,竟然十分經不起誘惑,立即將目標轉移,奮不顧身愛上了什麼都沒有的聶志昂。

後來的事情趨于魔化,谷秋雁竟然懷了身孕。因谷秋雁住在聶府,由谷氏夫人悉心照顧,在孩子兩個月大的時候,谷秋雁因為孕吐嚴重,被聶夫人谷氏查出不對勁,立即請了大夫來瞧病,卻沒想到瞧出了兩個月的喜脈。

一番訓斥詢問下,聶志昂的名字又一次出現在了聶家人的面前了。

谷氏頓時感覺頭大如斗,立即帶著谷秋雁驅車趕往自己的娘家谷將軍府。

谷老夫人听罷差點昏厥,又是一番搶救商量,最終得出的結論是,聶志昂明媒正娶娶了谷秋雁,此事揭過不提,眾人還是一家人和和美美過日子。

但是由于谷秋雁在進京前,谷秋雁非聶盛遠不嫁的話已經傳遍了四里八鄉,除非聶盛遠娶了親,否則絕不嫁旁人。為了避人口實,谷家提出了這個要求︰聶盛遠一定要在聶志昂娶谷秋雁之前成親。

其實聶盛遠曾私下和藍鈴鐺說,谷家的這個奇怪的要求,其實是谷老將軍特意加上去的,為的就是能讓聶盛遠順理成章娶了藍鈴鐺,還是在聶家父母同意的前提下。這件事情谷老夫人知曉,但聶夫人谷氏和聶大人並不知曉,因為她們深覺理虧,所以對于聶盛遠的婚事,他們也一並答應下來了。

以上八卦,由待嫁新娘藍鈴鐺小姐傾情提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