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一卷 第225章 原形畢露

屋外,有人毫無先兆地推門進來,屋里的人都是一驚,蘇瑾嚇得手中的燭台差點月兌手,她急急忙忙擋在玉虛身前,眼楮警惕地看向門口。

只見趙凌披著一件月白的外套,站在灑滿月光的門口。他看起來十分緊張,從他頭上細細密密的汗和不住的氣喘可以看得出,他應該是一路從自己的房間里沖過來的,連外衣都來不及穿上。

趙凌剛推開門,一雙眼楮就緊緊盯著屋中的蘇瑾,他只微微愣了一秒,便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了蘇瑾,然後將頭埋在蘇瑾的肩頭低聲嘆息著,「鈺舒,沒事沒事,我在我在,你別怕。」

蘇瑾被弄得一頭霧水,心里卻像是個犯了錯被逮了個現形的孩子,一面不敢反抗他的親密舉動,一面不動聲色地用眼神尋找屋子里的玉虛,擔心他會被趙凌發現。

蘇瑾並沒有看見玉虛的身影,心里十分忐忑,可令人奇怪的是,趙凌也並沒有發現玉虛的存在。

趙凌抱了一會兒後便放開了她,然後將她安放在房中的桌旁的椅子上,並將自己身上披著的白色外套月兌下來披在她的身上,自己則也坐在了她的對面,還用手細心地撥了撥蘇瑾額前的碎發,這麼一套動作下來,他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這間屋子里還有一個不速之客。

雖然四下看過,都沒有看見玉虛,可蘇瑾還是不放心,畢竟趙凌出現的太過突然了,她們一點準備都沒有。于是,蘇瑾借著查看小魚兒的機會,又特意看了看原先玉虛所站的地方,竟然真的沒有瞧見玉虛的身影,心里頓時感覺松了口氣,心里對玉虛的身份又多了一份猜測。正奇怪著,她定楮一瞧,竟發現小魚兒身邊多了一只黑色的小烏龜,正縮著殼子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原先小魚兒身邊是什麼都沒有的,這只白天就出現過的小烏龜怎麼會突然出現呢?玉虛不見了,卻出現了一只不知何時來的小烏龜,蘇瑾在心里點點頭,對他的身份有了一種大膽的猜測︰

原來他是那只龜。

驚訝之余,蘇瑾察覺到趙凌也發現了那只小烏龜,徑直從蘇瑾身邊走了過去,一伸手就抓起了那只烏龜,他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轉身對蘇瑾說,「這真是邪門,下午的時候明明吩咐了下人把院子里所有的龜都給清理了,這里怎麼還會有一只?」

他說著高高舉起了小烏龜,看著他的架勢,似乎是準備一把將這只小烏龜摔死,蘇瑾嚇得跳了起來,擋在趙凌的面前,將小烏龜一把奪過來,然後重新放回了小魚兒身旁,解釋道,「這是小魚兒的心愛之物,不能扔,不然孩子醒了以後會鬧的。」

趙凌順勢放下高舉的手,滿臉狐疑地問道,「是嗎?下午的時候,不是還看你們十分害怕的嗎?」

蘇瑾躲閃著眼神並不願意再作答,為了隱藏自己的心虛,她干脆坐回了小魚兒的身邊,用手輕輕拍著他,然後對著趙凌下了逐客令,「夜深了,九弟早點回去休息吧,我也……」

「你喊我九弟?」趙凌突然激動起來,他面露微怒,一個閃身便來到了蘇瑾的面前,他伸出一只手,扣住蘇瑾的下巴,迫使她抬頭看著自己,語氣里冷冰冰的,「七哥如今都獲罪了,你還是要為他守著嗎?」

蘇瑾感到下巴上的手在不斷收縮,傳上來的劇痛令她眉頭深鎖,她想開口說對呀,可卻發現自己根本開不了口。

趙凌見她臉上痛苦的神色,卻並不發一聲求饒,心里的怒意更甚,「你為何不說話?你寧願和他受苦,也不願意和我在一起?鈺舒,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你知不知道!」

說著,趙凌突然傾子,嘴唇就印在了蘇瑾揚起的臉上,一種惡心的感覺頓時席卷全身,蘇瑾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對他拳打腳踢,企圖用疼痛喚醒他,讓他放手,停止對自己的侵犯。

突然,一聲高亢的哭聲響了起來,床里原本熟睡的小魚兒被剛剛趙凌的一聲怒喝吵醒

,難受地哭了起來,趙凌心中一慌,蘇瑾便掙月兌開來,她顧不上其他,立即用身子護住小魚兒,擔心他會將魔爪伸向小魚兒,口中對著趙凌怒喝道,「混蛋,我是你嫂子,你竟然對我無禮?你混蛋!」

小魚兒的哭聲引來了旁邊隔間里熟睡的珊瑚,她揉著眼楮走了過來,站在敞開的門外問道,「夫人,小世子怎麼了?奴婢來哄小……」

「滾!」趙凌氣急敗壞對著門口怒喝道。

珊瑚原本還沒睡醒,被這一聲怒喝嚇得一顫,頓時傻在當場,直到被一直在旁邊守著的琳瑯一把拖走。

被她們一鬧,趙凌似乎也沒什麼興致了,冷冰冰丟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吧。」便在小魚兒的哭聲中悻悻然離開了。

看著他走了,蘇瑾抱著小魚兒,兩人哭作成一團,床榻上的那只小烏龜探出腦袋來,骨碌一下滾下床,在地上變換成了一個孩童模樣,一揮手,房間的門便關上了。

這一回蘇瑾看了個真切,卻並沒有任何的驚訝。其實後來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讓蘇瑾對張伯璟的身份產生了懷疑,對于他身邊的這兩個奇怪的徒弟的能力自然也有一些猜想,所以她才能如此平靜地接受玉虛是只烏龜這件事情。

不過此時的她,因為趙凌原形畢露的行徑,真的開始擔憂起自己的處境了,自然也沒有了之前好奇的那份心境。

玉虛看了看蘇瑾,又看了看可憐兮兮的小魚兒,最終嘆了口氣,無奈地說道,「這回我同意你的想法,我這就回去請示一下師父,從這里走,來回只要四個時辰,再加上找師父的時間……我明天一早……不,明天中午,我一定回來!」

蘇瑾擦了擦眼淚,沖著玉虛點了點頭,玉虛又過去抱了抱小魚兒,對著她們說道,「你們等我回來。」

說完,玉虛跳下床沿,只身走到牆角,一個轉身便又變回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小黑烏龜,然後兩個爪子扒著洞口,一個縱身,便沒了身影。

小魚兒不哭了,他趴在母親懷里,看著玉虛消失的洞口,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指著說道,「洞,哥哥,哥哥。」

第二日一大早,琳瑯和珊瑚一听見屋子里有聲響,便端著洗漱用的盆和布魚貫走了進來。王府的規矩很嚴格,即便昨夜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們也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看蘇瑾和小魚兒的眼神一點異樣也無,還是按照原先的規矩,以比從前更恭敬地態度伺候著蘇瑾母子。

蘇瑾也不動聲色,但這一次,她卻把小魚兒緊緊摟在懷里,誰來也不肯放手。

得知蘇瑾醒了以後,趙凌過來了。不同于昨夜的慌張和凌亂,今日的他身著一身天空藍色長袍,頭上的發束成一個高高的發髻,顯得生機勃發又青春朝氣,站在屋門外的陽光下,整個人都顯得熠熠生輝,精神地令人晃神。

看見蘇瑾後,他也還是從前那副的彬彬有禮的模樣,似乎根本沒有昨晚發生的那件事情,繼續對著蘇瑾噓寒問暖,諸多安慰,一副溫柔多情暖男的模樣。

蘇瑾十分警惕,小心翼翼護著小魚兒,對趙凌的一字一句都一概不予理睬,只盼著中午能早點到來,玉虛能帶來一些好消息。

終于,趙凌在裝了許久蘇瑾都不領情後,終于忍不住了,他用眼神屏退所有丫鬟,將蘇瑾和小魚兒困在了屋中。

蘇瑾緊緊抱著小魚兒,警惕地看著他,生怕他一個閃身,就會對自己和孩子造成威脅。小魚兒也像是感受到了危險,緊緊摟著母親不敢動,一雙亮晶晶的小眼楮里滿是恐懼。

趙凌壓制著自己的情緒,耐著性子坐在了蘇瑾的對面,輕聲對她說,「鈺舒,我知道,昨天是我不好,我對你凶了。可是,我那是著急了,我是真的思慕你,我從小就思慕于你,蒼天瓊海,至死不渝。」

蘇瑾並不答話,只驚恐地摟著兒子,耷拉著眼眸挨著時間。

誰知,見蘇瑾沒有反應,趙凌竟激動地向前邁了一步,他一把抓住了蘇瑾的胳膊,迫使她看著自己,口中還是絮絮念著自己對她的愛慕,「鈺舒,我是真的思慕于你,你知道的,我從小就把你當成我的王妃,你喜歡男人習武,我便日夜苦練,不敢有一日的松懈,你喜歡男人作畫,我便請來了城中最有名的畫師教我作畫,雖不敢稱大家,但山水美人也是信手拈來,你喜歡男人深沉不愛笑,我便也學著沉穩老練,學著處事從政。我處處為著你,處處想著你,你究竟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蘇瑾因為趙凌的逼近,本能將小魚兒推到了一旁,小魚兒便立即躲在了母親身後,緊張兮兮地張望著。

此時的蘇瑾,更像是風中的殘花,被無情地搖晃著,她顧不上手臂的疼痛,冷冷看著他,「可是我喜歡的是你哥哥,不是你。」

「不,你說過你要嫁給我的,你要嫁的是我!鈺舒,我知道,我知道,當初你嫁給我哥,只是因為情勢所迫,你不可能思慕我哥,你愛的是我!」趙凌十分激動,雙手抓著蘇瑾的胳膊也微微用力,蘇瑾被他晃得有些恍惚,身後的小魚兒也嚇得哇哇大哭起來。

蘇瑾突然發出一聲冷笑,繼續冷冷回道,「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心里其實都知道,我愛的,從來都是你哥哥,不是你!」

這一番話像是一盆冷水,直接給趙凌澆了個心涼,他緩緩放開手,看著蘇瑾的眼神開始有些陌生,好一會兒,才不可置信地又問了一句,「鈺舒,你這話是當真的?我……」

就在這時,趙凌身邊的一個貼身的小廝急慌慌沖了過來,他顧不上禮數,張口就喊道,「殿下,不好了,王妃來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