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篇 第137章 有傷天和

「陽!」武全身發光,真王符文沸騰,讓近前的腐朽宇宙崩碎,他感受到了,同伴瞬息暴斃。

鏘的一聲、虛的模糊身影也流動出滅界奇景,危險指數暴漲,死死地盯著前方。

王 心頭悸動,這實在太出乎他的預料了,雖然他剛渡劫到真王領域中,但是卻也有信心拿下這位病王,可是他實在沒有想到,陽最終竟會以這樣的方式落幕,結束一生。

那可是一位真王,死得過于突然了。

陽到底看到了什麼?臨死前居然淒厲大叫,盯著體內,且右手血淋淋刺穿肉身最深處區域……

這種情況相當的詭異和可怕,他突兀地反手戮自身,毫不手軟與猶豫。

陽的肉身破破爛爛,白骨都露出來了,大多都是承受王 的攻擊所致,額骨更是破碎了部分。

在其頭顱內部,元神沒有了,全面燒成灰燼,永遠的熄滅。正常來講,真王難滅,以特殊手段也要斬殺多次才行。

武沉聲道︰「部分傳說都是真的,我等養傷失敗後,壓制不住‘天災奇景",那麼很可能就會是這種下場。」

「真的會有輪回的王出現?」虛皺眉,他以為前方持鼎的對手也是老牌真王,因此正常傳音,沒有掩飾。

王 听到後,心頭劇震,真王的「傷」比他想象的還要神秘,天災奇景中有還有其他生靈,可以回歸,取而代之?!

武低語︰「甚至,新出來的生靈,可能就是導致天災出現的可怕存在。天災中包含了太多的東西、正是因為如此,我等想要煉化、養好與吸收掉「傷",頗為艱難。」

他已經徹底冷靜下來,沒有妄動,事情既然已發生,再也無力改變,他不想再樹新敵。

果然,血淋淋的現場,可怕的變化明顯還未結束!

陽的身體本源所在,那道「傷」,也就是血口子,在流出來殷紅的光,擴張向全身各處。

霎時間,他的真王之軀比此前更為璀璨了,遍體赤紅,連發絲都像是染血了並發出刺目的神芒。

陽體內的封印徹底崩了,壓不住「天災」,有奇景在蔓延,都到了他的體外,那是一片血海,猩紅帶著光,很刺目,異常疹人。

天災血海奇景出世後,像是能毀滅萬靈,吞噬萬物,腐蝕諸宇宙,連時間與空間都斷斷續續了。

咚的一聲,王 手中的石鼎劇震,鼎壁上綻放出永恆的真王紋理,他在嚴肅戒備與防御,想看看後續變化。

「後世的真王,都很強啊。」被取代的「陽」開口了,發出精神波動,但是很明顯,這肯定不是他了。

因為,他的「元神頻譜」不對路了,和過去完而且他自身也沒有什麼掩飾。

「陽,走好!」武在遠處發出沉重的嘆息,身上沸騰的真王符文熄滅了,雖然他和陽的關系不錯。

但是為了陽,他已經和一位神秘的真王結仇,連石鼎因此失去了,他不可能再為死去的陽手,樹起新敵。

虛身上流動出的滅界景象也消失了,危險指數驟降,他亦接受現實,道︰「這種生物重新走了出來,不是當年被困在天災奇景中的最為古老的真王,就是‘災主"自身的殘碎體再現。」。

王 詫異,這些真王體內的傷都太古怪了,不止涉及天災奇景,內部竟還有生靈,宛若輪回,可以掙月兌出來。

「道友,怎麼稱呼?」陽的肉身中有元神之光照耀,主動開口打招呼。

「王!」王 為自己起了單字名,符合實力,也很契合他真身之名,同時他也詢問對方的名字。

目前,他不想再和天災奇景中歸來的怪物起沖突。

他需要

時間去沉澱,不管對方是古老的真王回歸,還是破碎的災主再現世間,他都不怵,時間在他這邊。

「你可稱我為血。」從傷口中內的天災奇景中爭月兌出來的新真王這樣說道。

這個名字讓附近的真王心中都一凜,不會真的和血海天災原主有關吧?這樣的話連武和虛都忌憚不已。

「見過血兄!」王 平和地說道,很難想象,前腳還和對方死磕呢,後面他和這具肉身之間又氣氛融洽了。

血微笑點頭,但很快又眉頭深鎖,道︰「我身上這傷,這天災奇景對我來說,也頗為麻煩。重要的是,繼承此體,前身于冥冥中留下怨憎王,雖然真王超月兌于因果命運之外,但我也有顧慮,在猶豫要不要短暫為他出手一次。」

老梆子!王 不說話了,死了一位真王,又來了一個更為古老的強敵?甚是不妙。

此人若是完整形態的話,也許曾經超出了真王的範疇。

王 面色嚴肅起來,沒有多說什麼,深吸一口規則之光後,他全身都流動絢爛的符文,變得冷漠起來,盯著新王。

在王喧的頭頂上方濃郁的超凡因子蒸騰,御道源池發光,數以百計的源頭之地朦朧的顯照。

這一次,王 右手劃動,在深空中刻字,超越祭文能,他寫下無上道文,而這一次載體不再是沙粒宇宙。

眼下,在他附近,大道的痕跡全部具現出來,在他揮灑間,他頂骨上方那些源頭中,道之萌芽破土而出,全被他牽引下來成為筆畫,組成他前方筆尖的大道文字。

這相當的吃力,但是王喧已經成功揮灑成篇,在其周圍周圍,莫名的恐怖氣機在流動,有種要鎮殺陰六界所有對手的霸道架勢。

他的發絲揚了起來,眼角眉梢都帶著煞氣,縱然是破碎的災主再現又如何?他想試一試。

後方,武和虛都有瞬間的驚悸感,意識到,這種大道篇章更為危險、早先的沙粒宇宙構建的道文都已經重創了陽,甚至將之逼迫的解鎖自身,因此暴斃。

現在,這種道之萌芽,演化為無上篇章,在深空中字字放光,徹底照亮了永恆的黑暗之地。

真王都面色嚴肅,感覺這要是打出來,不可預料。

「道友,我只是隨口一提,沒想和你開戰,不要這麼沖動啊。」血開口,重新露出溫和的笑容,表示他沒有惡意,兩者間不需要火並。

他進一步說道︰「說起來,我還是因為道友而出世,這是善果。」

王 很想給對方來一下重擊,剛才血的臉色是這樣,但是,他考慮了下,逮誰干誰的引發各種不可預測的事端。

比如,布偶、巨人可能會對他忌憚,虛、武還在旁呢,他們巴不得自己和血決一死戰。

王 點了點頭,道︰「這樣啊,我們間沒有誤會就好。」

他站在道之萌芽組成的禁忌篇章上,後者承載著他,頓時他像是踏足在萬法之上,周身被那些文字騰起的符文光束繚繞著……

血心中微驚,這後世的真王太凶了,剛才讓他都頗為不安,他覺察到,那種手段導致對方的危險指數暴漲。

他剛才沖動了,想掂量下這個時代的真王水準,這是險些結下非同一般的強敵。

「這是陽遺留的大部分經義,還沒有散盡,屬于道友的戰利品,可以參照下。」血開口說道。

他伸手一點,一團清光飛了出去。

他覺得,既然決定不為敵,那還不如慷他人之慨,大方到底。

果然,王 露出笑意,點破光團,接受了密密麻麻的真王經烙印,至此他對血的惡感才消減下去。

而且他主動打招乎,道︰「血兄,你看,在你後方的兩人都是

陽的摯友。你殺了陽,他能對你很難有善意,要不要你我連手和他們戰上一場。」

遠處,武和虛心頭翻騰起波瀾,暗叫晦氣,此消彼長,他們有種無言的苦澀,自己這邊的真王變出一個新對手真王。!

虛沉聲道︰「血道友,我們無意開戰,到了這個層面,還有什麼看不開的?所有過往都可放下,我等都是在爭渡,一切都是為了歸真。」

武也點頭,表示認可。

今天,他和虛已經心憊,不想再戰,那個王非常危險,再加上一個血,後果難料。

暗中,武和虛都已經準備遁走了,若是被阻擊,他們將去投奔昔日的老朋友。

血點頭道︰「我只是在掙命,想活著回來,其實我不想和任何人開啟戰端。」

接著,他又看向王暄,道︰「王兄,斬殺真王有傷天和。」

王 頓時無言,心說,你剛才不是干掉一個嗎?

仔細算下來陽並不是王 擊殺的,這賬不能算在他的頭上。

血也意識到了問題,面色略顯難看,嘆道︰「我手上已經沾染了一條真王命,這天災奇景雖然毀不了我,但是,問題也很煩人啊我得去化解。各位,再見。」

他一閃身,就此消失,前往深空盡頭。

「我們無意與你再戰。」虛和武同時開口,兩人深深看了一眼王 ,轉身就走。

一場真王大戰就這樣落幕了!

王 沒有追擊,暫時也不想再血拼了。

陰六地界平和越久,他則越會強大,不說再次沖關,單是這次在真王領域穩固一段歲月後,他的道行還能提升呢。

畢竟,他剛渡劫完畢,還屬于新王,在這個領域剛上路而已。

「天災,必殺名單,真王的傷,這些該去了解清楚了!」王 背負雙手,站在迷霧中的小船上,悠悠而行,準備去找巨人真王好好聊一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