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 故地重游

仲夏夜,濕潤的空氣夾雜些許燥意,卻給如春的城市里添了一分恬靜。

人們在這份恬靜中沉沉睡去,你的夢潔白如花,我的夢燦如彩霞。

有人深夜入睡,有人輾轉反側。

小區二樓,燈火已暗,明滅的燈光透過窗戶,映照著青年面龐。

青年正是祁良,他此刻毫無睡意,心中諸多疑問,成了困擾他睡眠的殺手。

他的思緒飄飛,像無根蒲公英,隨風起,不知歸處。

意識到這個世界神秘的一面後,祁良顯得有些迷茫了。

作為被上古異獸選中的傳承者,卻連傳承了誰都不知道。

龍碩和之前黑麒麟的那番話也讓他不由得思考,得到這個傳承就真的可以超月兌物外嗎?

如果需要背負太多太多東西,他寧可不要。

他是一個懶散隨性的人,隨波逐流慣了,但他也不想被利用,成為哪一方的工具人。

他決定帶著小白,舊地重游,跟隨心中指引的方向。

夜已深,困意涌來,懶蟲躺在沙發上緩緩睡去。

次日清早,祁良敲了敲小白房門,轉身洗漱。

小白先是開了門,她那大眼楮此時微微眯起,一副沒睡夠的樣子。

小白穿著鵝黃色的吊帶睡裙,那是祁某斥巨資買下的。

定了定神,她緩緩向洗漱間走去,卻看到正在放水的祁良。

祁良正對著她,嘴里哼著搖曳的小曲,突然精神抖擻了一下,收起長槍,準備關門。

「祁良哥哥,你在干嘛?」小白這一聲,嚇得祁良關門的手用力一啦,臉色瞬間鐵青了。

「沒……沒干嘛,你先出去,」祁良忍著疼痛說道,「下次記得先問問有沒有人。」

小白一頭霧水,撓了撓頭走開了,她剛剛好像看到祁良一臉,面色鐵青?

發生了什麼事了?

小白這一聲,卻讓祁良用了最起碼十分鐘來治愈。

洗漱完畢的祁良走了出來,與小白相對而坐。

他耐心的和小白說︰「下次來衛生間,必須敲門或者開口詢問,听到沒?」

「嗯,知道啦~」小白乖巧答道。

「那你快去洗漱吧,洗漱完我帶你去吃好吃的,然後去逛逛。」

一听到吃的,小白一改往日拖延,身體力行,猶如一卷狂風而過。

祁良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臉笑容。

他起身,給自己泡了一杯茶,嗯,胖子賄賂的上好普洱。

茶剛泡好,小白就洗漱好了,回臥室換衣服。

祁良盯著眼前茶杯發起呆,看著枯瘦的茶葉在水杯中伸展,看著伸展的茶葉給開水染上了顏色。

在他愣神之際,一道人影在他背後悄然站定。

人影抬起了手,從後面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祁良感覺有人在拍他,而這個屋子,除了小白,還會有誰呢。

他頭都沒有轉過去,笑了一聲,「小白,別鬧了,我喝完這杯茶先。」

「你轉過身來看一下我嘛,祁良哥哥。」小白似乎有些不開心。

她原本跟說書上學了穿搭技巧,想著第一時間給祁良看,這個男人卻頭都不回。

被小白好的有些無所適從的祁良,只好無奈轉過身來。

祁良一時間呆愣住了,腦海里自動浮現那句詩詞︰

北方有佳人

遺世而獨立

一笑傾人城

再笑傾人國。

他目光一直在小白身上,從頭到腳的打量著,這個自己撿回來的鳥人?

啊不能用鳥人這個詞,太俗了,俗不可耐,這明明撿回來了個大寶貝。

小白將齊肩發扎成了雙馬尾,一向素面朝天的她畫上了淡妝。

姣好的面容吹彈可破,挺翹的秀鼻,靈動的大眼楮,自然的眉毛,顯然不是半永久。

這些事物全然組合在了面前這個少女身上。

而她眉宇間又透著一絲聖潔和莊重,讓祁良生不起半分邪念。

小白身上簡單的套了一件白色衛衣,下半身牛仔短褲,光潔的小腿在空氣中,不知一會出去要閃瞎多少狗眼?

祁良此時心中只有四個字來形容︰又純又欲!天花板級別!

看到祁良的反應,小白開心地笑了,因為她的靈覺感受到了,祁良內心的激動和開心。

「小白,這是誰教你穿搭的啊。」祁良模了模鼻子,漫不經心問道。

小白莞爾一笑,「是書上教的呢!」

書?書中沒有顏如玉已經很失敗了,很多人都不喜歡看書。

書中居然還有教穿搭的?祁良只覺不可思議。

果然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圈子大了,什麼禽類都會出現。

「你看的什麼書?」

「不記得啦,上面沒有名字,只有很多小女孩在上面。」小白低下頭,臉色有點發紅,「她們經常坐公車啦,還有地鐵之類的。」????

祁良腦袋里全是問號,母胎單身多年,耳濡目染也听過一些。

但公車,地鐵又是什麼鬼?

祁良搖了搖頭,把心中雜念驅散出去。

他還有正事要辦,至于那本書,晚上回來和小白一起看吧。

…………

帶著心滿意足的小白,祁良張開了雙臂,後面的小白有樣學樣,也張開了雙臂。

停在路邊的寶馬車,一個滿臉淚痕的女人,注視著自行車上遠去的兩人,轉過頭又有一滴淚落。

駕駛位上的男人看著自行車上,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少女,轉過頭惡狠狠的罵道︰

「哭什麼哭,黃臉婆,老子對你不好嗎?」

男子沒有想象中那麼念舊,回憶換不回他的笑容。

一路笑語,連兩人到達了雲池。

無根的浮萍,搖曳的清荷,隨風飄擺。

湖邊的護欄上,幾對紅嘴鳥兒依偎在一起,時而互相梳理羽毛,時而遠遠看著行人。

祁良小白兩人手拉著手,像一對熱戀的情侶,出現在了紅嘴鳥兒的視線中。

鳥兒似是看到故人,呼朋引伴,「啾唧?」

「啾唧!」

朝兩人飛了過去。

祁良把準備好的面包屑取出,放在手掌,立馬有鳥兒停在上面啄食。

更多的是,圍繞著小白飛舞,它們似乎知道小白是誰,也可能是因為小白身上若有若無的氣息。

祁良挑了挑眉,看向小白,重重的點了點頭。

小白喉嚨里發出一聲晦澀的聲音,所有鳥兒都呆滯了一瞬,圍繞兩人不停飛舞著。

祁良的手緊緊地拉住小白,閉上眼楮,跟著自己的感覺,抬起腳步。

不到一瞬,他感覺身子一輕,又回到了這個地方——時隱之橋。

……

ps︰感謝朋友們的支持,初柏的月票,微雲,初柏,塵封的推薦票!

第一次收到兩張月票,心里還是有點小激動的。

也感謝評論區所有支持我的書友,我相信一切會好下去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萬相之王 我有一身被動技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