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字卷 第七百六十一節 即將攤牌,或有所謀

喬應甲沉吟不語。

孫居相也皺起眉頭,「汝俊,莫非你們倆之間還有心結了不成?」

喬應甲搖了搖頭,「心結倒也說不上,就是覺得這兩年紫英變化有些大,或者說成長太快,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吧,君豫現在是死心塌地跟著他,潘汝楨和傅試也就罷了,但耿如杞這樣一個方正之人,居然也堅定不移地和他走到一起,有些感慨啊。」

韓爌和孫居相都明白喬應甲話語里的意思。

作為北地士人領袖,潘汝楨和傅試不是北地士人而是江南士人,他們倆和喬應甲沒什麼交情,不會遵從听從喬應甲的意見和態度很正常,但是練國事和耿如杞是實打實的北地士人,喬應甲沒有把握讓二人服從自己,反而是馮紫英讓二人心悅誠服,這就讓人有些不是滋味了。

韓爌咂嘴,「紫英這幾年成長很快,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沒有,很多人之前都只覺得紫英擅長打仗,軍務嫻熟,知兵善戰,這沒什麼好說的,但我要說的是紫英更擅長經濟,在永平府和順天府任職期間,雖然是同知和府丞,但實際上卻做了很多通判的活兒,山陝商人對其交口稱贊,開海建港也讓北方海貿也迅速繁榮起來,加上冶鐵、采煤、水泥、軍工幾大產業的迅猛興起,難怪山陝商人都說他好話,連江南那邊都一樣受到影響,……」

這些喬應甲和孫居相都清楚。

韓爌沒說揚州證券交易所的事兒,這直接就把雲集揚州的南北鹽商們給「俘虜」了,巨大的資金終于不用擱在地窖里發霉,也不需要全部存入到銀莊中去掙那點兒利息,而是進入股市,既可以增值,還可以隨時變現,使得鹽商們喜笑顏開。

「這大概就是紫英的底氣吧。」孫居相也插話,「他這麼些年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按照發展工商和海貿這條路徑來的,後來又竭力推廣新作物,對咱們北地的影響的確很大,咱們在這方面的敏感度就差了一些,而且說實話,做這種實務,我們這個年齡也差了一些。」

喬應甲嘆息一聲,「假以時日,紫英未來的確不可限量,不過這一次,我還得和他好好談談,我知道六吉在竭力拉攏他,東鮮也一樣,但這一次他必須要站穩腳跟,他畢竟是咱們北地士人出身,不能歪了。」

韓爌和孫居相交換了一下眼神,「汝俊,如果確定要爭這一回,除了紫英這邊,恐怕我們自家內部也還要好好梳理梳理,有些人對咱們也有些看法,還得要好好疏導疏導,早些把一些情況溝通好,莫要等到事到臨頭才來抱佛腳,就晚了。」

喬應甲點點頭,「我找你們倆來也就是這個意思,曹于汴和袁可立和我素來不睦,還有兩三位可能也因為一些事情對我有些怨氣,但是要請你們二位以及自強、有孚幫著去勸說勸說,顧全大局,……」

韓爌和孫居相對此自然是沒有話說,這本來就該是他們要做的,如果連他們幾個都不能齊心協力了,那這北地士人人心就真的要散了,也許十年後馮紫英會來扛起北地士人大旗,但現在他應該還撐不起這個局面來。

*******

宣順二年的年末顯得有些陰冷。

連續三日的大雪讓整個京師城都鋪滿了皚皚白雪。

若是前幾年,尤其是元熙、永隆年間,這街邊巷尾和那破廟祠堂邊兒上,早就躺滿了凍僵了的路倒尸。

巡捕營和順天府宛平、大興二縣的衙役與各坊的人早早就要開始清理這些凍斃的流民乞丐。

每一場雪下來,送往城外亂墳場的尸體不下兩三百具,但是進入萬統年間後這種情形就逐漸減少,到宣順年間,就更少了。

這連續三日大雪下來,也不過就是一二十具罷了,比起永隆年間減少了九成。

京中老年人每到這個時候都會提起這樁事兒,覺得這大概是京師城里一個最大的變化。

其實也很容易解釋,原來每年都會有大量流民涌入京中,少則數千一兩萬,多則直奔七八萬去,無論官府用什麼手段遣返驅逐,但是每年總還是有那麼萬兒八千的流民想方設法留在京中。

這也是每年京中人口增長的一個重要因素。

而其中那些個謀生無路求活不能的老弱病殘和婦孺,免不了就會漸漸淪為乞丐。

一到這種隆冬季節,幾場大雪下來,就能讓很多支撐不下來的弱者被淘汰,那往城外墳場拉的馬車堆滿了凍硬了的尸體一路穿街過巷落入眼中,這也是京中百姓司空見慣了的。

「雪夜讀禁書,雨中夢高唐。其實未嘗不能倒轉來,雨中讀禁書,雪夜夢高唐啊。」馮紫英戀戀不舍地從身下這具嬌腴豐潤無比的胴體上翻身爬下來,又立即陷入了旁邊另一具粉肢雪股中。

刮骨吸髓啊,馮紫英心中暗念清心咒,再這樣下去,自己恐怕就真的沒法起床了。

偶爾的荒唐一回,往往是最能讓人興奮沖動,難以忘懷的,像寶釵這樣端莊穩重的性子,平素也是斷斷不會和其他女人一起共伺一夫的,哪怕是自己最貼心的的丫鬟,也不行。

不過昨夜里雪夜溫酒小酌,加上馮紫英詩情豪意大發,連續吟詩多句,惹來寶釵和香菱鶯兒都是濃情盛宴,最後借著酒意,馮紫英也就擁女酣眠,其間自然免不了你儂我儂,顛鸞倒鳳,恣意縱送不提。

寶釵何等性子,雖然酒醉後有些放縱,但是晨間醒來也是嬌羞無限。

好在鶯兒和香菱都是貼心貼身得不能再有的人了,寶釵縱然心中暗自嘀咕日後再也不能有此行徑,但念及昨夜郎君在床笫間龍精虎猛的情形,也還是暗自心驚。

說實話,隨著這幾年里馮紫英留在京中再也沒有外出奔波顛簸,女人們也逐漸安定下來,一門三房林林總總一大群人也都在三爵街,也就是昔日的榮寧街榮寧二府打通之後的馮宅定居了下來。

甚至連布喜婭瑪拉和哲哲二人也都在馮宅中有了專屬的小院,只不過一直不太安分守己的布喜婭瑪拉還是希望在外邊兒奔波,經常往來于天津和京師之間,偶爾還要和哲哲回一趟遼東,甚至也還去過揚州。

馮紫英入閣成為本朝最年輕的閣臣,也讓整個馮家都陷入了興奮狂喜高潮中。

三十歲不到的閣臣,可以說未來擔任首輔幾乎就是鐵板釘釘的,懸念不過就是三十五還是四十歲能當上首輔罷了。

但隨之而來就是更為繁重的公務,幾乎每天都天黑才能回家,夜間一樣有數不清排不完的帖子送進門房,等待著接見。

即便是休沐日子,一樣也是不得安寧。

朝中的,地方上的,軍中的,還有士紳商賈以及書院和兩所軍官學校的學子,林林總總,絡繹不絕。

光是門房上安排見面排序都需要排到幾天後了。

那種臨時應急的接待更是數不勝數。

每一次打亂安排都意味著時間要往後推移,這回到後院歇息的時間就要被延後。

哪怕是晨間鍛煉沒有落下,但時間上缺少了,張師的方劑從馮紫英偶爾為之變成了後宅三房大婦親自掌管,有條不紊地常備了,但這精力上也一樣感覺得到不及十七八歲時候那般念著女人就心急火燎只想著那點兒性事了。

馮紫英一直覺得自己有著穿越者的光環,還有張師這個在世華佗幫自己調理身子,女人再多也經受得起,但是現實告訴他,世間就沒有鐵打金剛,孫悟空的金箍棒按照自己這樣要雨露均沾,人人滿意,都得要磨成針。

怎麼來合理調劑就成了「心頭大患」,這三十歲的人或許還能勉強湊活,這再等幾年,奔四十了,只怕就真的要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也難怪永隆帝當初面對梅月溪和郭沁筠這樣的絕色都要退避三舍,對元春以及周吳鄭這些無一不是千挑萬選出來的女子都毫不動心,真的是刮骨鋼刀啊。

「相公,該起床了,這可不是夜里,都天光大亮了,您不說今日還有重要客人要登門麼?」

寶釵用錦被遮掩住胸前風光,看著還在鶯兒身上奮力耕耘的丈夫,也有些酸意,小聲提醒道。

「嗯,是該起床了,這當閣臣不是人干的事兒啊,這都年末了,還不得清淨。」馮紫英意猶未盡地喘息了一口氣。

「不是相公您邀約他們來的麼?人家不遠千里從江南而來,相公也該有些禮遇才對。」

寶釵看了一眼蜷縮成一團,雙腿保持著詭異姿勢的鶯兒,知曉這丫頭的心思,索性就自己起來,替馮紫英收拾起身。

「禮遇自然要禮遇,但這也是相互的,並非單純我有求于他們,當然也得承認,這幾年里我們合作很愉快,各取所需。」馮紫英站在床前,任由寶釵和進來的香菱替自己著衣洗漱,若有所思︰「他們此番來也有他們的想法和意願,有時候啊,人都是騎虎難下,欲退不能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