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劉盈︰慘!玩大了……

將軍幕府。

東靜室。

在這處相對整個喧鬧的軍營而言十分僻靜且不會受人打擾的地方,劉樂和張不疑並肩站在一起,擺了一個劉樂認為很吊,但其實是個沙雕的造型,一動不動。

嗯,其實就是JOJO立……

因此,兩分鐘過後,劉樂率先頂不住了。

「弟弟,說好的攝魂呢?不會不行了吧?」

「呵呵,你怕了?」

劉盈雙手抱臂,一副看穿所有的神情。

張不疑很想說自己怕了好結束現在的這種酷刑。

畢竟他年前去秦嶺滑雪摔了一跤,現在腿還沒有好利索,這一會已經覺得兩股戰戰,有些支撐不住了。

不過這是他的借口,他真正想要結束這一切的原因,在于看到了門外出現了幾個探頭探腦的身影。

鎮北將軍傅寬、飛騎校尉丁甯、昭信校尉張越、奮威校尉郭歐……

張不疑和昭信校尉張越不熟,此人雖然也是豐邑人,但和雍齒關系很好,故此當初和雍齒一起投奔了魏王咎,後來又和雍齒依附陳餘,在趙國被韓信滅亡,陳餘戰死之後,二人被王陵招降,最終加入漢軍。

但就是因為這一段經歷,導致了張越如今年過五十,雖然有任侯這個徹候的身份,但一路從最初的車騎將軍,改任成了鎮北軍的一個校尉……

當然了,他當車騎將軍的時候,大漢一共有十二個車騎將軍,就連丞相都至少有四個……

因此,讓張不疑倍感尷尬的,是其余兩人。

飛騎校尉丁甯、奮威校尉郭歐。

這倆和張不疑年紀相仿,都是張不疑的老熟人,丁甯是陽都侯丁復的長子,而郭歐是阿陵侯郭亭長子。

尤其是郭歐,不僅和張不疑很熟,而且和劉樂的關系也很好。

嗯,準確的說,郭歐和呂氏一族的關系都很好。

原因很簡單,他家是單父人,和呂家是老鄉,當初秦末天下大亂的時候劉邦跟著項梁和章邯作戰,在攻下東阿城後劉邦轉攻都關、定陶,襲取宛胊,順手還攻克了呂雉的老家。

單父縣。

郭亭作為單父縣本土的豪強,加入劉邦軍隊的見面禮就是單父縣的縣令,而後他又在呂澤麾下作戰,郭、呂兩家也從原來的泛泛之交,變成了通家之好。

但沒等張不疑開口認慫,劉樂卻大聲說道︰「誰怕了?怕了是小狗!」

這下,張不疑騎虎難下了……

不過劉盈也注意到了正在向這里偷看的傅寬等人。

「讓他們進來,別在那躲躲藏藏。」

躬身侍立的中行剛想前去宣詔,但穿著鎧甲好奇的東張西望的劉炎一溜煙向院門跑去,兩條小短腿倒騰的飛快,此刻他的盔甲內襯垂在地上,甚至讓人產生了一種他不是在跑,而是滑動前行的既視感……

中行忙不迭的追了過去,口中還嘟囔著什麼‘太子跑慢點’、‘老奴跟不上了’的話語。

嗯,他裝的。

畢竟他一直將自己定義為皇室的一條狗,作為狗,忠心固然重要,但取悅主人也同樣重要,哪怕劉炎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圭女圭。

劉盈收回目光,從袖子里模出一塊造型精美的懷表,開始計算時間。

他面前的這個老式照相機相對原始,需要持續曝光才能將影像保留下來,故此時間就要掐的很準,免得影響到最終的成像結果。

「?」

「這是什麼?」

劉樂身體紋絲不動,但一雙豆豆眼卻滴溜溜的盯著劉盈。

她在某些方面一竅不通,但在如今的大漢,論起鑒定珠寶的本領,她絕對能夠排進前十!

無他,唯手熟爾。

見的多了,自然一眼就能判斷出珠玉寶石的價值。

此刻雖然她距離劉盈很遠,但僅僅是驚鴻一眼,就能判斷出劉盈手中那個大小如同化妝鏡的小盒子上瓖嵌的並不是用沙子做的水鑽,而是真真正正的鑽石!

重要的是,劉盈是個男人,自然沒有隨身攜帶化妝鏡的理由!

所以,這定然是她從沒有見過的好玩意!

好想去看看究竟是什麼啊!可惡!臭弟弟,這也在你的計算之中嗎……劉樂紋絲不動,保持著JOJO立的姿勢。

…………………………

「來將通名!」

劉炎用力挺著肚子,學著戲文里將軍的模樣,女乃聲女乃氣的大聲呼喝。

傅寬忍俊不禁。

然而站在他面前的雖然是個女乃娃,但卻是帝國的太子,重要的是劉炎將會成為包括他在內的功臣集團的代言人。

于是,傅寬很是配合的正色說道︰「某乃大漢鎮北將軍,陽陵侯傅寬!爾是何人,安敢阻我去路?」

劉炎傻了。

他一臉茫然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回答什麼。

傅寬哈哈大笑,一把將他抱了起來,旋即看向一臉緊張兮兮的中行︰「陛下可有傳召我等過去?」

中行昂首挺胸,大聲說道︰「陛下口諭,著爾等入內見駕!」

傅寬點點頭,抱著依舊在苦思冥想自己該如何回答的劉炎大步向前走去,渾然沒有其他將領面見劉盈時的拘謹。

畢竟他在漢初功臣榜上排序第十,只在灌嬰之下!

這是他的榮耀,也是他的資本,更是他作為排序前十的功臣所擁有的特權!

劉盈眼角余光看到傅寬等人走近,輕輕揮手示意他們不需多禮。

傅寬皺皺眉頭,盯著對面擺出奇怪姿勢的劉樂張不疑出神。

如果僅有張不疑在的話,他定然會指責對方君前失儀,但站在張不疑身邊的是劉樂,他就只能緘口不言。

劉邦是個女兒奴,斥責劉樂就等于是打了劉邦的臉,而打了劉邦的臉,即便是功高第一的曹參吃不了兜著走,他這個排序第十的功臣就更不要說了!

郭歐幾人也是如此。

不過他們忌憚的其實是劉盈,作為和劉樂、張不疑同一個輩分的人,因此他們逼逼賴賴只是譏諷,屬于內部矛盾……

但問題是劉盈尚未說話,又哪里輪得到他們多嘴?

所以,他們幾個只是滿臉憋笑的看著對面,浮想聯翩的同時心中也滿是舒爽。

呸!

小白臉注定會有這一天!

張不疑見此情形,索性破罐子破摔,JOJO立的姿勢越發標準,而且和身邊的劉樂一樣,紋絲不動,完美呈現了想要呈現給別人的看的樣子。

所謂土到極致就是潮!

張不疑越把心態放的平和,反而給人一種他和劉樂不是在搞怪,而是一種行為藝術的莊重感……

莫非是在練功?有可能……傅寬暗暗點頭。

畢竟張良有沖虛養生之道,年過七十卻健步如飛,有一躍而上兩丈高牆的本領,張不疑作為他的嫡子,家學淵源必然了得!

于是,他默默將張不疑和劉樂此刻的姿勢記在心中,準備等一個四下無人的時候也演練一二!

誰能拒絕修仙之法呢?

劉盈看著手中的懷表,當秒針走完最後一圈的時候,他果斷問道︰「如何?」

相機周圍蒙著的黑布下,頓時傳出了宮中內侍那帶著幾分尖銳和扭捏的聲音︰「回陛下,已經好了!」

他說完,立刻將曝光完畢的銅板放入暗箱,快步走入身後已經提前布置好的房間。

在那里,他將使用水銀蒸汽完成最後的步驟。

劉樂保持著JOJO立的姿勢,大聲問道︰「我能動了嗎?」

劉盈頷首︰「原則是這樣的,但你要覺得這個姿勢很舒服,可以繼續下去。」

劉樂哼了一聲,敦敦敦敦的跑了過來,一把從他手中搶過懷表︰「這是什麼?讓我康康……」

她刺王殺駕,你們沒有看到嗎……劉盈環顧左右,眼光盯著傅寬和郭歐等人。

幾秒鐘過後,劉樂切了一聲,滿是不屑︰「我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原來就是一塊表,就是小了點……算了,白高興了!」

她雖然是這樣說,直接將搶來的懷表塞進自己的袖子。

開玩笑了,她又不是個傻子,自然知道能將一塊半人高的座鐘縮到小孩巴掌大小有多麼不容易!

所以,自然不能放過!

而且正正好,過段時間就是張良的壽辰,她一直發愁該送什麼,如今這個小小的鐘表,無疑就是她正在瞌睡中尋到的枕頭!

劉盈一臉習以為常,只是搖頭問道︰「連聲謝謝都不說嗎?」

劉樂隨手從張不疑的腰上拽下一塊玉佩︰「謝個屁!吶,用這個換!這塊玉佩很貴的,便宜你了!」

劉盈美滋滋的收下。

懷表是工業品,可以源源不斷的生產出來,但玉不是,尤其是能被張不疑用作裝飾的玉佩,雕工就不說了,僅是玉佩本身就是不知道從多少噸玉料中挑選出來的極品!

所以,劉樂拿走她想要的懷表,劉盈得到價值不菲的玉佩。

雙方都很滿意。

這,又是一次雙贏!

嗯,張不疑除外……

片刻之後,中行捧著一塊iPad大小的銅板急趨而來。

「陛下,照片洗好了!」

劉盈接過,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向張不疑展示︰「朕已經將你二人的魂魄攝入其中……現在,交代遺言吧!哎不是,騙你呢,別……快,去叫醫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