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地球 第64章 與薇薇安的父親正式對話

作者︰無糖芥末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坎貝爾宅邸附近。

米爾米斯和薇薇安躲在牆後,悄悄探出頭,探查宅邸的安保情況。

宅邸周圍並沒有守衛,遠遠望去只能看到花園里的園丁和屋內的女僕們在活動,整座宅邸的氛圍看起來似乎很平和。

但薇薇安有些顧慮,心虛地問道:「我們就這麼直接走進去會不會有點奇怪?」

薇薇安心里有種毛毛的感覺,就像是自覺走入獵貓口中的老鼠一樣。

米爾米斯也有些疑慮,反問道:「這是你家,你也決定要和父親好好談了,應該沒什麼好怕的吧?」

畢竟是薇薇安的父親,應該不至于做出太出格的事情,米爾米斯是這麼想的。

听了米爾米斯的話以後,薇薇安將信將疑地歪過頭道:「也許是這樣吧」

因為此前從未與父親有過直接交談的經驗,薇薇安十分忐忑,心跳也比平時快了許多。

忽然,米爾米斯毫無征兆地問道:「薇薇安,你的父親是不是一個留著胡子,喜歡穿黑色長袍的人?」

薇薇安抬起頭,但是她看不到米爾米斯的目光在看哪里。

「你看到他了?在哪里?」

米爾米斯平靜地答道:「在你身後。」

「?!」這個回答著實驚愕到了薇薇安,她猛地回過頭,果然看到了她的父親正在注視著她。

薇薇安不勝惶恐地退後一步,過于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米爾米斯揣摩著下巴,猜測薇薇安的父親大概是用魔法傳送過來的,因為她沒听到任何腳步聲或是感受到有人靠近的氣息。

其實,在薇薇安回到宅邸附近後,一直在路上暗中保護的她的親衛隊也通知了薇薇安的父親伊提斯,將她的位置告知了伊提斯。

伊提斯的神情十分淡然,似乎沒有任何責備薇薇安的意思,只是幽幽地說了一句話:「回家吧。」

說罷,伊提斯徑直走向宅邸,不帶一絲猶豫。

薇薇安看了看米爾米斯,米爾米斯點點頭,兩人這才跟上了伊提斯的腳步。

伊提斯的步伐沉著且平穩,薇薇安的腳步則有些凌亂,米爾米斯像是無關者一樣普通地走著。

幾人穿過大廳和走廊,來到了茶室門口。

伊提斯只動了動手指,眼前的大門便自動打開。

三人陸續進入茶室,伊提斯坐在單獨的位置,薇薇安和米爾米斯則一同坐在他的對面。

三人坐下不久,女僕長端來了茶水和茶點,但是在進門的瞬間,她愣了一下。

房間里有兩名女性,金發與白發。

一位是薇薇安大小姐,另一位則是從未見過的陌生人。

忽然,女僕長想到了什麼。

等等,前幾天闖入宅邸的不明人士該不會就是大小姐和她的朋友吧?發色都對得上,不會這麼巧吧?

雖然心里有很多疑惑,但女僕長還是將這些疑問壓在了心里。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多問比較好,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女僕長將飲品與食物分別布置好以後,便匆匆退下了。

伊提斯抿了一口茶,陰著的臉才緩緩抬起,犀利的目光直穿薇薇安,以沉悶的嗓音問道:「你在現界玩夠了吧。」.z.br>

薇薇安不敢直視伊提斯的視線,稍稍偏開了頭,細聲道:「父親」

伊提斯用茶蓋踫了踫茶杯,嘆了口氣道:「你應該明白影界的規定。」

「但是」薇薇安猛地抬頭,試圖辯解。

忽然,伊提斯的眼神變得凌冽,

斥責道:「科技是被禁止的危險事項,你不該和它扯上關系。」

在被這一聲訓斥責罵後,薇薇安忽然沉默了下來。

「」

薇薇安似乎失去了反抗的力量,默默地低下了頭。

見薇薇安安分下來,伊提斯似乎也軟了心,語重心長地勸道:「我不會計較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

薇薇安依舊沒有回答,以沉默應對父親的勸告。

房間內的氣氛十分僵硬,在得到薇薇安的回答前,伊提斯絲毫沒有再度開口的意願。

杯中的茶慢慢涼了,熱騰騰的霧氣也漸漸消散,窗外偶爾飛過幾只鳥雀,留下幾聲清脆的撲稜。

在沉寂了許久後,薇薇安微小的聲音冒出頭:「我很喜歡。」

伊提斯稍稍偏了一下頭。

「我喜歡現界的生活,雖然有時候會遇到悲傷的事情,但是能和朋友一起歡笑的時光,對我來說是不可替代的。」薇薇安將自己的真實想法和盤托出,以最真誠的態度表達最簡單的想法。

但這樣的回答不能讓伊提斯滿意,他以責難的語氣質問道:「但你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如果你身為魔法師的身份暴露,你有想過會是什麼後果嗎?」

伊提斯的語氣猛地激憤起來:「你只能看見他們光鮮亮麗的外表,現界人內心險惡,唯利是圖,你不過是還沒被那些人盯上而已,但這是遲早的事!」

突然,伊提斯的聲音低了許多,「我不希望你遭遇這些。」

听聞這些,薇薇安的音調又小了下去:「我相信我的朋友,她們會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幫助我的……」

薇薇安的聲音越來越弱,她似乎覺得自己是永遠無法說服父親的。

伊提斯搖搖頭,嘆道:「表面的朋友是靠不住的。」

「」

薇薇安被這句話嗆住,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這場爭論,仿佛要以伊提斯的勝利結束時,第三個聲音出現了。

「沒有親自接觸過,是沒有辦法評價單獨的人的。」

說話的人是米爾米斯,她本不想過多插手薇薇安與她父親之間的爭辯,但作為薇薇安的朋友,她也不準備袖手旁觀。

听到了米爾米斯的聲音後,伊提斯似乎終于發現了她的存在。

「來自現界的人。」

伊提斯本想無視米爾米斯,但她現在加入了對話,自然無法繼續漠視。

伊提斯表現出了一種微妙的態度,是一種毫不掩飾的敵意。

面對這股凶猛的視線,米爾米斯絲毫沒有畏懼,幽幽地反駁道:「因為單方面的敵視而忽略個體的差異,正是傲慢的一種體現。」

這句話激怒了伊提斯,他手中的茶杯攥得更緊了。

米爾米斯則像是想到了什麼,有些哀傷地說道:「如果願意花更多時間慢慢去了解彼此,會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沖突。」

听到這里,伊提斯肅默了。

「你真的了解薇薇安嗎?即便朝夕相處,也會有不想讓對方知道的事情。」

「你不好奇,她為什麼那麼想要回去,甚至不惜和自己的父親作對嗎?」

面對米爾米斯連珠炮似的追問,伊提斯沒有予以答復,只是沉默應對。

相似的畫面在同一地點再度上演。

說罷,米爾米斯的視線移到了薇薇安的身上,她拍了拍薇薇安的肩膀,試著讓她冷靜下來。

薇薇安先是被米爾米斯嚇了一跳,但很快,她的心情平復了下來。

「」

在沉默的這段時間里,伊提斯似乎想了很多,他看向薇薇安,以平和的語氣說道:「說說看吧。」

听到這句話後,薇薇安的眼神閃過短暫的驚訝。

薇薇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將藏在心中的話全部傾出:「父親,我不喜歡待在家里的生活。每天除了繪制法陣就是煉制藥劑,這樣的生活我已經厭倦了。」

說起曾經的生活時,薇薇安的神情顯得十分低落。

「離開家後,最開始我感到惶恐,不知所措。但是我的朋友們陪伴我走過了那段時間,我很感謝她們。」說到朋友的時候,薇薇安的眼楮忽然亮了起來,仿佛在黑暗的海洋中找到了燈塔。

「我喜歡現界,我喜歡科技,我想要過我自己喜歡的生活。」薇薇安的表情漸漸舒展開,似乎在描繪一個美好的畫面。

伊提斯黑著臉,似乎無法接受這般說辭,在閉口不言幾秒後,問道:「即便這樣的生活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你也不會後悔嗎?」

這次薇薇安沒有猶豫,直視伊提斯銳利的眼神,昂首挺胸地說道:「這是我自己選擇的生活,不會後悔。」

听了薇薇安的回答後,伊提斯用右手比劃了一個「三」,嚴厲地說道:「三個月。」

薇薇安的表情有些迷茫,她不是很懂父親的意思。

伊提斯冷冷地說道:「我只給你三個月。如果你能解開身上的詛咒,我就承認你已有足夠的能力獨立,不會多加干涉你的生活。但是如果你做不到,那就由不得你了。」

說完伊提斯背過身去,窗外的光線,將他的影子拉得很長。

而在他的身後,薇薇安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坎貝爾公爵的意志無法輕易改變,不容任何人商量,即便那是他的女兒。

但至少,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這是薇薇安未曾想過的。

而在米爾米斯與薇薇安悄然離開茶室後,伊提斯望著被夕陽染紅的天空,緘默不語。

沒有人知道,在這位老父親的眼中,看到了怎樣的景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