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醫藥費

作者︰熟練的小薪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紫陽花的體內的毒囊摘除後,義勇便套著那件成人款拖地黑袍,靜靜地站在那木屋之外。

這木屋的兩邊側面,各有兩組移動用的輪胎,所以更合理的叫法應該是「房車」才對。如今它廢棄多年,永久停駐在這片荒野上,外邊長滿了青苔,早已成為了自然景觀的一部分。

屋內,小南和她從附近聚落里找來的醫生,正在進行最後的縫合善後工作——

沒有辦法,雨之國屈指可數的幾個醫療忍者,都在雨隱村內,山椒魚半藏身邊,這個普普通通的鄉間醫生,是小南能找到的最好的專家了。

好在有義勇利用通透世界在一旁指導,前者還是順利地把毒囊給摘取了下來。

眼下,紫陽花這邊,義勇已經可以徹底放心了。就是不知道煉獄杏壽郎還有其他六個孩子現在怎樣。

可令人意外的是,義勇才剛剛想到這里,就听到一陣熟悉的翅膀扇動聲。

他本以為那是止水的烏鴉找到了他,但一抬頭,卻看到了杏壽郎的信鴉‧要。

「義勇大人!」

要改變了「水柱大人」的稱呼,看來是杏壽郎給它做過一些交代。

信鴉驚喜地降落在義勇的肩膀上。

「看到您沒事真的太好了!這下子,杏壽郎大人肯定會很高興!」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義勇寫輪眼不自覺地打開,望遠鏡一般地四處打量,但並沒有在黯淡的夕陽下,看到想象中的那個身影,「他在哪里?」

「杏壽郎大人,已經在川之國的貿易小鎮上找到了醫生,目前正在努力地為孩子們賺取診費!他交代我告訴您,所有人都會得到最好的治療,絕不會有一個孩子,在這個年紀過早地死去。」

要語氣很是自信稟報著。

「至于尋找到隊員們的位置,對鬼殺隊的鴉來說,這完全不是問題!」

「這樣啊……」

杏壽郎會安全離開雨之國這方面,義勇從未懷疑過,只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找到了大夫。

「診費要很多錢嗎?」

「治病的是個見錢眼開的女人!大白天就喝得醉醺醺,感覺很不靠譜!

「但是杏壽郎大人因為發色相近的緣故,選擇相信她,所以我也相信她是個有本事的人!至少她的跟班,看起來很專業。」

要在吐槽醫生的同時也不忘表達立場。

「另外,因為您在那些孩子身上標注的數字,已經省去了一筆昂貴的診斷費用,但醫生還是要收取每人十萬兩的手術費,明明她都不願意親自動手!

「為了湊夠這筆錢,杏壽郎大人正在到處尋找工作,就連我也被安排了幫忙遛豬的小活!」

一人十萬兩啊。

義勇沉吟了一會兒,听起來比木葉的醫院還要貴,是個醫療忍者嗎,那就更有保障了,多花些錢也是值得的……

可是,就算是普通下忍,也得好幾天才能賺掙麼多錢吧,杏壽郎從哪兒去弄?等他弄到了錢,那些孩子的處境又會如何?

義勇下意識搜索身上,但隨後才意識到,先不說自己的衣服正在晾干,他這次出來,根本沒有帶什麼值錢的東西。

這下子怎麼辦?

猛然間,他想起了「天使」憑空把白紙張變成起爆符的忍術。

「你先等一下。」

他讓要稍安勿躁、輕輕叩響了「房車」的門,隨後一動不動地站在外面。

大門沒有打開,嘩啦嘩啦的紙聲卻響了起來,方片一般的紙張彼此粘附成型,小南迅速重組,直接出現在義勇身後。

「什麼事?」

她的聲線還是一如之前的冷漠,眼楮在鴉身上淡淡一掃,便再無反應。

見她出現,義勇沒有準備進行任何鋪墊,直接詢問道︰「我想問問,你可以把紙變成錢嗎?」

哎呀!義勇大人,你說話怎麼比杏壽郎大人還要直接啊!

要雖然有些小小的擔憂,但要還是歪了歪頭,充滿期待地看向小南,希望能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畢竟都是帶翅膀的,應該不會讓它失望吧。

如果對方真有這樣的術,將會給他和杏壽郎節省一大筆的時間!

「……」

小南的唇釘抖了抖,甚至不明白這對話究竟是如何展開的。

忍界的幾種通用貨幣都是有防偽標志的,那是用昂貴的特殊材料制成的東西,精細程度非比尋常,她最多能制造出顏色、圖案相同的假幣,但不能再進一步了。

她神色淡漠地搖了搖頭。

「你要錢做什麼?」

「把其余幾個孩子帶走的那個人,已經在川之國找到了醫生,但是沒錢付手術費。」

義勇簡單地陳述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

「當然是我告訴他的!」

要開口了,語氣稍微有些消沉,但隨後馬上就打起了精神,對義勇說道︰「沒有關系!杏壽郎大人一定會想出辦法的!所有孩子都會得到治療,這是他給出的承諾!既然知道您已經安全了,我就先告辭了,之後還會再來打擾的!」

說完,它搖搖翅膀,就打算離開。

會說話的烏鴉?

因為以前見過會說話的蛤蟆,小南並沒有太過意外。隨著她一個念頭,剛剛起飛的鴉就被幾十張紙組成的屏障給攔了下來。

「等一下……」

攔住鴉後,小南視線在一人一鳥中來回轉換,「到底是怎麼回事?」

于是,要又費了一番口舌,才有些急躁地說道︰「可以了嗎?我還有一頭豬要遛呢,能賺不少錢的錢!請你不要再攔著我了,雖然看不起來不太合理,但我的時間也非常寶貴!」

小南沒有理會它,只是听完它的話之後,有些懷疑地站在原地。

一天遇到兩個為了幾個素不相識的人這麼拼命的人,實在有對她在雨之國這麼多年來形成的世界觀有些沖擊。

在忍界,並沒有所謂的「道德」,人的好心和善良,完全是一種相當隨機的施舍,理由千奇百怪,但從沒有人覺得,救助別人,尤其是陌生人甚至外國人的性命,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不求回報就更加離譜。

可無論是面前這個孩子,還是這只鳥的主人,似乎都把拯救他人的性命當成某種必須遵守的準則,就像忍者要執行某個必須完成的任務。

是欺騙嗎?可這個世界上,會有人用這種手段騙人嗎?

從義勇那一如既往地平淡眼神,還有那只鳥急躁難耐的口氣,她不僅直覺這是真得,更隱隱希望這是真得。

「我是沒有錢……」

構成她右手的紙張嘩啦翻起,宛如魔術師手里的撲克牌一般接連閃爍。一沓寫著「爆」字的紙張,出現在她手中。

「但這些,應該能換上二三十萬兩。」

她的聲音中帶著隱隱的不舍,眼下預想中的那個組織還沒有起步,長門為了修理那個名為「修羅道」的傀儡,已經快將她這些年弄來的錢消耗殆盡了。

這些起爆符,就是這具紙分身里最後的財富。

因為要照顧長門的原因,也為了防備那個「斑」,她不能離開雨之國太遠,所以也沒法去川之國驗證這事到底是真是假,但她願意相信這個孩子,還有這只鳥的主人。

從他們的身上,可以看到自己和伙伴們過去的影子。甚至,這個叫義勇的,還要更天真一些。

「這是很多錢。」

義勇沒有接,而是仔細審視著她,「你確定嗎?」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那些孩子本就是雨之國的人,也該由我來承擔。」

小南沉聲說道,儼然一副雨之國大名的架勢。

沉默了一會兒,義勇把錢接了過去,「你果然是個很好的人。」

小南沒有接話。

好人在這個國家,可不是褒義詞,但在義勇的口中就不一定了。

「把這些帶給杏壽郎。那個毒囊隨時可能過載的孩子,需要先行切除!」

他把起爆符扎成卷,塞到了鴉的雙爪之中。

「我一定完成使命!」

要振奮地離開了,根本不在意自己拿著的,是多麼致命的東西。

它只知道這筆錢,至少可以先救下兩三個人了,可以極大減輕炎柱大人的壓力。

義勇和小南看著鴉朝南方飛去,天色也變得昏暗了些。那他們不約而同地,覺得明天仍然會是個大晴天,也就不準備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進去了。

「我應該趁現在殺了你。」

小南突然開口,義勇有些不知所措地抬起頭,不知這話從何說起。

但那雙橙紅色的眼楮竟略顯柔和地與他對視,根本沒有一點殺意。

小南手中,一張紙自動卷成一朵蒼白的薔薇,隨後仿佛霜打了似的萎縮、枯敗,接著花瓣掉落。

「一想到你以後會從現在這個樣子,變成大國的忍者,就感覺像是一朵珍貴的花朵逐漸枯萎。

「等你長大成人,就會像你的長輩一樣,在這個哭泣的國家里凌虐、殺戮和破壞,如今你所奉行的天真念頭,也會因為各種各樣的經歷而土崩瓦解。一想到這樣的未來,我就會感到惋惜。」

小南有些感嘆地說道︰「也許下一次見面,你和我,和這些被你救過的人,包括紫陽花在內,就都會是勢不兩立的敵人了。」

「我以為戰爭已經結束了。」

義勇迷惑地回答道︰「也不記得有大國和雨之國存在什麼摩擦,你為什麼這樣說。」

「只要大國還有忍村,忍村還想要賺取佣金,就一定還會有戰爭。只要有戰爭,就會牽扯到這片土地上,大國和雨之國的摩擦就永遠不會完結。」

小南回答道,帶著一絲回憶的苦澀,「過去在這里生活過的那三個人,當時也是像你這麼天真,以為戰爭終會有結束的一天。」

「你認識他們?」

義勇這才想起,「天使」似乎對這里很熟悉的樣子。

「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小南輕輕搖頭,「他們以為,自己能夠說服大國放下對彼此的仇恨,于是在三國之間到處游說。但戰爭根本不是因為仇恨滋生,而是它恰好就是忍者存在的最重要的依據,想讓忍者放下敵意,就和讓這個國家不再下雨一樣,幾乎無法做到。」

「那他們三個人?」

小南鄭重地答道︰「都被自己幼稚的想法害死了。」

「所以,那里面的卡片……」

義勇了然,「其實就是他們的靈位嗎?」

「沒錯。是木葉的志村團藏,和山椒魚半藏一起謀劃,殺死了他們。」

小南冷冷地陳述著這個故事的結局,沒有注意到義勇突然垂下的腦袋。

「如今的雨之國,就像那片原始叢林,看起來靜謐安寧,亙古不變,但其實廝殺無處不在。

「為了爭取到生存必要的些微陽光,植物必須盡可能地彼此爭斗。枝葉寬闊的樹木,會犧牲枝干的結實程度盡可能長高,將其他樹木蔭蔽;爬藤會伸出觸須卷起擋住它們的枝葉,不斷向上攀援;甚至有些巨樹會結出惡毒的果實,令無懼毒素的鳥獸吞食,利用它們的劇毒的糞便污染周圍土壤,以減少競爭對手。

「你們這些能自己種植食物的大國忍者不會明白,在這個資源稀缺的國家,每個人都是在渴望陽光的雨林植物。

「每殺掉一個其他人,自己多活一天的希望就會更大。所以,你們今天冒著生命的危險,救了這幾個人,起到的作用根本微乎其微。除非消滅了山椒魚半藏這顆遮蔽了陽光、又毒害土壤的毒木,否則雨之國的幼苗,根本無從長大……」

說到這里,小南轉過頭,「可大國卻希望這棵毒木作為維持平衡的工具,一直持續的存在下去。但山椒魚半藏總會有死去的那天,到那個時候,你就會長成忍者,站在我們的對立面。到時候遇到了這些被你救下的人,你不會後悔今天的所作所為嗎?」

「我後悔,不會是因為他們以後會想殺我,或者企圖拯救自己的國家。」

義勇沒有絲毫波動地說出一句話,「只會是因為,他們變成了和如今加害他們的,一樣的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