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不妙的回憶

作者︰熟練的小薪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因為要哄弟弟,所以煉獄杏壽郎講故事的天賦,和蝴蝶忍不相上下。

不過和蟲柱喜歡塑造陰森恐怖的氣氛嚇唬小孩不同,從杏壽郎口中說出的故事,則給人完全相反的感覺,充滿了希望。

比如在他的口中,倉庫的老板非常大方、被搶了工作的勞工非常大度、支援他錢財的雨之國女忍者非常善良、就連半路上企圖打劫他的砂隱忍者也是迷途知返、康慨解囊的好少年。

簡而言之,在他的描述里,今天遇上的,沒有一個是壞人,每個人都在幫他。正是因為所有人的熱情和善良,他才能拿到這筆用來治療的費用。

再配合上他那種獨特的、信心滿滿的口氣,彷佛現實就是如此。

「嗚嗚嗚嗚,大家都好溫柔、好善良啊!」

日常被追債、還要每天為綱手的所作所為向其他人賠禮道歉的靜音,感動地涕泗橫流。

煉獄杏壽郎描述的,他所經歷的一天,正是她夢寐以求的生活!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人啊!」

大顆大顆地淚珠滴滴答答地落在小豬豚豚的頭上,但任憑後者如何折騰掙扎,急需抱枕的靜音都不願意將它放開。

真是夠了……

硬生生听了一個小時的「煉獄故事會」的綱手,酒都醒了一半。

她單手撐著微紅的臉頰,無語地看著哭泣的靜音,還有端坐著、不知道到底究竟是在看誰的煉獄杏壽郎,心中無語極了。

听這鞭炮頭的小鬼講故事,簡直就像是富士風雪主演的苦情電影加了十二層暖色濾鏡,和她印象里的忍界截然不同。

哪怕她喝酒的最多的一次,眼中所見的人類,也不及這小鬼描述的一半美好。

可偏偏,她又覺得這家伙真是這樣想的,不是隨便說說那樣。

「你到底是哪個旮旯拐角里出來的啊?」

木葉公主半眯著眼楮,掃過杏壽郎發尾的紅色,嘴里噴吐著酒氣。

這如血一般的色彩,是昨天她一見這孩子就印象不太好的原因。

「干嘛把頭發染成這樣?真是難看死了!」

「您誤會了,醫生閣下!這不是染的,是我天生的發色!」

杏壽郎沒有因為被攻擊相貌就展露出不快,光這一點就已經和絕大多數年輕人不同了。

「據父親大人說,這發色是煉獄架祖先吃多了炸蝦,好不容易才得來的,就像火焰一般燃燒著!我覺得非常好看!」

「……」

要不是煉獄杏壽郎一臉正兒八經,精通生物學的綱手,都要感覺自己是被涮。

什麼基因改造蝦會這麼厲害?

只要吃下去,連人的相貌都能改變,確定不是什麼尾獸才有的能力嗎?就像傳說中吃下九尾血肉,長出胡須的金角銀角一樣。

但如果真如杏壽郎所言,這的確是祖輩相傳的拼接發色,那就足以引起她這個醫學家的興趣了。

趁著酒興,再加上這孩子和她小時候類似(甚至更夸張)的性格,綱手終于問起了杏壽郎的來歷。

「小鬼,你不是雨之國的人吧?」

綱手微微直起身子,更清醒了一些。

「要是你的父親、祖父都在雨之國,也是這種發色,我是絕不可能忘掉的。」

在她看來,這孩子的談吐雖然過于大方,但坐姿端正、禮儀周正,實在不像是一般人家里的孩子。

「的確不是!」

杏壽郎搖了搖頭。

他想起了義勇曾在心里思考過的事——

這是個忍者的世界,他卻「來歷不明」,需要盡量隱瞞自己的來歷,但眼下還不到需要撒謊的時候。

「昨天我醒來後,才發現自己,已經在雨之國的實驗室里了。」

「那你家在哪里?」

「東京。」

綱手看向靜音,後者止住了哭腔,莫名地搖了搖頭,表示並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

說起家的事,靜音有些關心地追問道︰「那杏壽郎,你一個人帶著這麼多孩子跑到這里來,家里人不會擔心嗎?」

「完全不會!」

杏壽郎打包票似地朗聲說道︰「他們都在另一個世界里,幸福地生活著!」

鬼舞無慘被清除了,世界上最危險的一大威脅也就不存在了。

根據風柱‧不死川實彌死後的說法,他父親煉獄槙壽郎克服了悲痛和酒癮,在東京開了一家劍道館,教孩子們(相對正常)的劍道。而弟弟煉獄千壽郎,也找到了自己要做的路。因為家里沒有經濟困擾,他打算成為一名專為勞工老弱爭取權力的律師,雖然受了一些挫折,但千壽郎活得很有成就感。

這樣的人生,應該算是幸福了吧。

只是,他一句話後,房間里的空氣驀地安靜下來,只剩下關東煮鍋的邊緣氣泡裂開的聲音。

是個孤兒?

綱手和靜音同時作出了判斷。

畢竟「在另一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意思,懂得都懂。

這孩子能用這種深信不疑的表情,說出家人「幸福地生活」著的話來,要麼就是還不理解死亡是怎麼一回事,要麼就是一種徹頭徹尾的樂觀,就像他把世界描述的人人都是好人一樣。

「等一下,既然你說是昨天醒來……」

綱手的疑惑更大了,「那些中毒的孩子,你根本就不認識他們?」

「因為文件和實驗室一起被毀掉了,現在我能只能按照標注的記號去區別他們!」

杏壽郎回答帶著一些歉意,「等他們醒來,我才能知道他們的名字!這就要拜托醫生閣下和靜音小姐了!」

綱手沉默了。

她本來以為這孩子非要請「最好的」醫生來治療,是因為和其他孩子同病相憐,在雨忍的虐待和折磨下產生了羈絆,所以才這麼努力地掙錢。但現在看來,他甚至沒有和其中哪怕一個孩子說過一句話,就單純的把其他人的安危當成了自己的責任。

雖然他描述的時候,把能逃出雨之國都歸功于別人,但其中可能遭到的危險,身為忍者的綱手不會不明白。

「鬧了半天,又是個喜歡逞英雄的小鬼。」

听到綱手口氣的突然變得惡劣起來,靜音心里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別看你現在仗著運氣好逃過一劫,但你這種人,在這個世界上是活不了多久的。」

她手按著茶幾緩緩起身,「本來以為你有點意思,可結果還是令人敗興。」

「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卻為了別人的安危或者其他虛無縹緲的東西,把命都撘上去的人,無一例外都是最蠢的蠢貨。去吧,努力去賺錢,搞不好救醒了這些孩子的那天,就是你的葬禮也不一定。」

「綱手大人!」

靜音連忙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雖然她明白綱手可能是想利用自己在賭博上的「天分」,反向「預言」這孩子的命運。

但這話對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說出口,實在是太傷人了。

綱手只是擺了擺手,就要繼續回里間去睡覺,只留下一個慵懶的背影給她。

靜音深感歉意,想要回頭去安慰安慰杏壽郎,但卻發現對方卻並沒有露出挫敗的神情,反而沖著綱手高聲追問道︰「您真是這樣想的嗎?」

「哈,我不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嗎?」

綱手垂著頭轉過身來,眉毛緊緊壓在眼楮的上緣。

「你想做蠢貨就去做好了,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自我感動的尸體。」

「醫生閣下,即便我不懂得忍者種種知識,但我只是走在這座旅店外面,都能感覺到您的強大!」

杏壽郎的直覺能力,一直是九柱中最出色的。

換上如今的這具身體,這種感應能力甚至變得更厲害了,對惡意的敏感程度也遠超以往。

綱手雖然對他惡言相向,但卻沒有任何惡意的感覺。

「您擁有這樣強大的力量,卻仍然選擇成為一名醫生,將挽救別人的生命作為目標。我不相信您剛剛所說的,就是您內心的真正想法!」

「就算有那樣的目標,也是以前的事了。」

綱手這次沒有回頭,自顧自地回到里間了,隨後傳出倒地的聲音。

「杏壽郎,你不要怨綱手大人……」

「沒關系,是我有些越界了。」

杏壽郎渾不在意,對著靜音微微笑了笑,「不過,醫生閣下能和您以外的人說說話,這對她也是有好處的。我明天還會再來打擾的。」

「誒?」

靜音意外極了,坐下來小聲追問道︰「你是為了這種事才特地過來吃飯的嗎?」

「家父也有過一段類似的時期,每天都在家里喝悶酒。沒有在我離開前,看到他振作起來,一直是我的一大遺憾。」

杏壽郎解釋道︰「不過我發現,只要他有過外人交流,當天家里的空酒瓶就會比平時少一些。您和醫生閣下相處太久,已經成了她的一部分,但是我是外人,也許能起到一些微薄的作用!」

「你……」

靜音嘴唇抿了一會兒,嘆了口氣,「你真是個好孩子。只是就算這樣,她也不會親自為去為那些孩子去看病的。」

涉及到開刀見血的事情,綱手大人是極力避免的,即便有心也無力。

「但至少她有所好轉,您的心情也會輕松一些不是嗎?」

靜音眼中,杏壽郎的笑容比天花板上電燈還要明亮。

「人做自己最擅長的事,往往都是在輕松的時候才能做到最好的。今晚那孩子的手術,就拜托您了。」

……

兩個小時後。

靜音有些疲憊地回到來了她和綱手的居室內,豚豚正在躺在角落里,應該是遛過回來的。

山椒魚的毒,是一種進攻性很強的東西,要摘除毒囊,會引起對抗反應。她沒有義勇通透世界的指導,病人也不像紫陽花對毒素的適應性那麼強,只能小心再小心地來進行這種操作。

手術結束後,她為了消去血腥氣,又去旅館的澡堂泡了個澡,但身上的疲勞沒有得到緩解。她反而擔心明後天,對那些毒抗更弱的孩子進行手術時,會出現意外。

畢竟,她也是第一次處理這玩意,今天的病人,只是所有病人中情況最好的一個。

真不想讓那孩子失望……

靜音苦笑著拉開里間的門,卻意外地發現,綱手大人正靠著牆壁靜坐著。

「綱手大人,您這是?」

雖然能聞到酒精味,但綱手臉上已經沒有了醉意。

「手術怎麼樣?」

靜音更意外了,沒想到綱手大人居然會久違地關心病人的情況。

上次那個火之國貴族的整容手術,綱手也是全權托付給她去做的,她本人只負責對那貴族進行了一些「心理輔導」。

「還算順利。」

靜音中規中矩地回答,小心翼翼地跪坐了下來。

「那個小鬼呢?」綱手的語氣里多了一分煩躁。

「正在觀察,說是要等那孩子醒來再休息。」

靜音有些擔憂,」但從昨天到現在,他已經快一整天沒有合眼了。」

「明明不會提取查克拉,卻有如此旺盛的體力……」

綱手嘴里喃喃自語起來,「能感知到我的力量,頭發又是那種顏色。」

一些埋在腦海深處的記憶被喚醒,綱手的臉色逐漸沉了下去,肩膀不自覺地抖了一下,隨後才恢復正常。

「您說什麼?」

綱手剛剛的聲音實在太小了,習慣了杏壽郎嗓門的靜音沒有听清,只能追問一句。

《仙木奇緣》

「靜音,我們離開這里吧。」

「您,您在說什麼啊?」

靜音大驚失色,」我們才剛來這里沒有多久,債主也沒有派忍者找上門來,為什麼要走?」

「這里的賭場太小家子氣了,我看不上。」綱手的理由非常不靠譜。

「可是,我們也沒有去下一個城鎮的賭金啊。」

靜音用商量的語氣說道︰「至少、至少等我們將這些孩子治好……」

綱手的視線看了過來,靜音把頭低下,聲音越來越小,最後還帶這些祈求的意味,「您看行嗎?」

「……」

綱手深吸了一口氣,拿起桌子上的紙和筆,開始奮筆疾書。

「這是什麼?」

「山椒魚毒素解毒劑的配置方法。」

綱手把這張紙朝靜音推了過去,「把這東西給那些孩子服下,就不用等毒囊吸收掉他們體內的毒素再進行手術了,你也就省掉了等待的時間。

「拿到錢、治好病,我們就趕緊走人,這個破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再待不下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