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開學

作者︰熟練的小薪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能舉個例子嗎?」

這個問題很抽象,但義勇直覺上,卻感到這是個相當危險的問題。

如果不放在具體的事情上一概而論,是很容易讓人做錯事的。左助年紀還這麼小,他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不要隨便給出回答。

「嗯……」

趁著左助抬頭摳著下巴思考的時候,義勇悄無聲息地端起橙汁飲下,讓那酸味和煎蛋里過量的咸味相互中和。

「我想起來一個。」

左助 地拍了拍手。

「比如上次看的電影里,富士風雪繪扮演的女獵人,知道了叛忍會殺死那個村子的所有人,所以前去警告。但村民們沒有人相信她,時間又很緊迫,所以為了逼走這些人,她放火燒了他們的田地,將他們驅逐,這個應該算是吧。」

左助說道︰「放火是小的災難,村子的人全部被殺就是大的災難。為了避免大的災難,而制造一個小的災難,應該是可行的吧?」

「你剛剛說的,是‘可能’避免更大的災難。可你舉的這個例子里,大的災難,是必然要發生的,這個女獵人很清楚這一點。」

義勇眨了眨眼。

「可如果叛忍可來可不來,她這把火,反而會導致這個村子沒有糧食過冬。大家都餓死的話,這個小的災難,自己就會變成了大的災難。」

聯想到雨之國如今的模樣,義勇又補了一句,「這些人沒有餓死的,也許會變成土匪流寇,再去搶別人的食物,災難的規模就更大了。」

「……是哦。」

左助有些苦惱的說道︰「可她這樣做,明明是出于好意啊。」

「人死不能……很難復生。」

義勇強調道,「人都死了,好意有什麼用。人既然無法預知未來,就不要隨便行動。」

但過于自大的人,會把自己想象出來的場景,當成真正的未來……

「說得也是。」

左助癟著嘴巴,模著自己的臉頰冥思苦想了好一陣︰「那我想不出更恰當的例子了。也想不通,哥哥為什麼會問我這樣的問題……」

義勇沒說話。

但說到例子……

就比如他初見禰豆子的時候,她已經變成了鬼。雖然還沒有吃人,但義勇只要殺了她,就能確保沒有人未來會被她吃掉。

但看見她挺身保護倒炭治郎時,義勇還是猶豫了。

他,終究做不到,在不確定一只鬼是否會殺人的情況下,就將之處死。為了別人沒做的事情懲罰對方,不僅自大,而且也過于霸道了。

兩兄弟沉默了好一陣後,對面的紙門拉開了。

「哥哥……」

當左助驚訝地回過頭,看到那雙被沉沉黑色包圍的眼楮時,差點以為自己認錯了人。

「左助,義勇……」

宇智波鼬像是好幾天沒吃飯一樣,有氣無力地跟兩人打了招呼。

「哥哥!」

左助趕緊起身,扶助他的胳膊,「你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事。我可以坐在這嗎?」

他雖然是在問兩個人,但那凹陷的眼楮卻盯著義勇。

到現在,他還拿不清義勇對他的態度。

後者沉著地點了點頭,順勢把托盤挪到自己身後,讓出一片地方,宇智波鼬這才坐下。

義勇仔細看過去,發現一夜未見,鼬的左額上邊,甚至多了一小撮白色的頭發。

雖然義勇早有預料,但木葉的那個根,利用戰友犧牲這樣極端的場景對鼬進行欺騙,對他精神上的打擊,還是太大了。

至于因為他本身對鼬產生的心理沖擊,義勇則完全沒有概念。

看來,不先解決鼬的問題,是不行了……

「抱歉偷听你們說話……

「但這問題的答桉,我原本以為雖然不容易去做,但至少很容易選。可經歷這幾天的事,我自己也不確定了。」

突然崩壞的信任,讓鼬開始質疑起自己這段時間成型的每個念頭。

「既然你們談起了那一天,那我就趁這個機會,把那天發生的事,直接告訴你們吧。」

義勇和左助正襟危坐,像兩個略有不同的復制品,靜靜地听著鼬的描述。

和左助訓練手里劍的前一天,鼬接到任務,要殺死瀧忍村的一對祖孫。

他們是相當傳統的那種忍者,家傳忍術一代單傳,算是秘術的一種。

根據木葉的調查,這種忍術能夠控制樹木底下的真菌群落連接成片,從而進行超遠距離的監視活動,就算是感知型忍者也無法發現這些真菌的位置。

當年兩個村子還沒有結盟時,瀧忍利用這種忍術,在火之國的森林中,找到了初代火影的具體位置,配合土之國並組織了一場刺殺。雖然刺殺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可一旦成功,初代身亡,忍界大戰當年就會爆發。

為了避免類似的事情以後再次發生,根組織這才派宇智波鼬前往,要徹底中斷這種秘術的傳承。

但宇智波鼬按照線索到那時,發現的不過是一個垂垂老矣、連查克拉都沒剩多少的老頭,以及一個手里劍術還不如左助的九歲孩子。

那是鼬第一次刺殺這種沒有反抗之力的角色,對自己執行的任務產生了強烈的懷疑,負罪感和羞恥感同時作用下,他時不時精神恍忽,差點被左助的手里劍給打傷。

「可他們這一次……明明什麼也沒做吧。」

左助不想指責鼬,但年幼的他還是為那對祖孫覺得委屈。只因為以後這種忍術有可能威脅到木葉,就將他們殺死,似乎也太蠻橫了一些。

尤其是瀧隱村還是木葉盟友的情況下。

他見鼬沒說話,就想到義勇那里尋求支持,但義勇卻垂著眼皮,表情看起來相當沉重。

良久,義勇才緩慢開口,但卻直接說起了另一件事。

「我這次去雨之國,听說木葉曾經幫助山椒魚半藏,鏟除了一個企圖用和平手段解決大國仇恨的組織。打頭的依然是這個根部的首領,我猜也是以類似的理由,守護木葉,守護和平之類的……」

他繼續道,「看起來現在,雨之國和火之國好似相安無事。但據我所知,自那件事以後,雨之國的民眾再也無法再信任半藏,至今各種反叛組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整個國家亂成一團。

「他們的敵人不僅是半藏,還有所有的大國忍者。只等半藏死去的那天,雨之國和其他大國的仇恨也許就會放在明面上,爆發新的沖突……

「你們所謂的‘小的災難’,用這種自大霸道的方式鏟除威脅,根本就不是在避免大的災難,而是在親手制造它們。」

義勇與鼬看似平靜的對視著,話語卻像一把尖刀一樣插入後者的內心。

雨之國一行,他已經深深地明白了,忍者不考慮道德、善惡的問題,所以這次也就壓根就沒有提這方面的問題。

「人不是神,無法預知未來。

「你刺殺那對祖孫的行為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敗,一旦失敗暴露,盟友的關系就會出現裂痕。那時,你們避免的東西,就會提前出現。

「你們要規避的那個災難,原本可能會出現的虛幻。但你們親手制造的災難,卻是血淋淋的現實,作用和結果卻很難判斷。

「與其做這種多余的事,還不如想想,一旦那個‘大的災難’真得來臨,應該怎麼辦。」

當鬼殺隊得知,鬼舞無慘一旦得到禰豆子,很有可能克服陽光時,大家選擇為了保險起見,去殺死禰豆子了嗎?

沒有。

相反,主公選擇讓隊員們進行團體修煉增強實力,團結了珠世等一切可以爭取的盟友,做好了應對他的準備。

當需要讓鬼舞無慘被重創,好給他注入珠世小姐配置的毒藥時,也是主公犧牲了自己和家人,在它毫無防備的時候引爆了鬼殺隊的總部,才創造了千載難逢的機會。

「卑鄙的手段,只能創造卑鄙的和平,等被人揭穿的那天,推遲的動亂會變本加厲地到來。」

其中有些話超過了左助能理解的範圍,他有些坐立不安地看著兩個人,生怕他們之間出現了什麼分歧,自己不知道該向著誰說話。

「鼬,趁你還沒有加入暗部的,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這是義勇第一次主動要求鼬去做一件事,「連人的犧牲和意志都能拿來充當陰謀的組織,實在令人齒冷。」

「可是,我……答應了父親。」

鼬搖了搖頭,「我也許可以潛伏進去,贏得那個人的信任,知道那件事的真相。」

這對左助而言,是純粹的啞謎了。

但義勇知道,鼬是在說宇智波炎火和文死亡的真正原因。這次回來,三人已經將很根部的志村團藏,當成了重點懷疑目標和線索。但這個人深居簡出,正常情況下,他們連對方人見不到……

「然後呢,為了得到信任,再去執行你已經不再認同的任務嗎?」

義勇音調微微提升,「更何況那根本就是在做錯的事。」

「如果你非去不可……」

義勇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天花板,「我寧可看到你在醫院里常住。」

這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了。

「那我該去做什麼呢?」

鼬頹喪地說出這句話時,左助都驚呆了。平時那樣自信沉穩的兄長露出這樣無助的表情,就像義勇嬉皮笑臉一樣反常。

「如今,我已經不知道怎麼做才是正確的了。」

「請個假,或者和止水一起,去防備霧隱的忍者吧。」

義勇給出了答桉,「保衛自己的國家不被敵人偵查窺探,這總不會有什麼錯處。」

止水這一去,至少要三個月時間,而且可以按照需要延長。

鼬可以遠離這個缺乏信任的是非之地,也可以利用水之呼吸令人冷靜的效果,慢慢恢復被摧殘過的心智。

「我明白了。」

鼬點了點頭,義勇已經半威脅半請求了,如今腦子里充滿混亂念頭的他,也覺得這似乎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我現在就去,跟父親以及火影大人說明情況,止水應該會幫我的忙。但明天一早,巡邏部隊就會出發前往水之國了……」

鼬有些猶豫地看著逐漸明白過來的左助,「如果他們都同意我的請求,我就沒法參加你們的開學典禮了。」

「對不起了,左助,義勇。」

他把頭微微埋了下去,「關于這件事,請原諒我吧。明年你們開學的時候,我會補上這次的缺席的。」

看著哥哥這幅患了重病般的樣子,左助心理即便有一萬個不願意,卻怎麼也說不出口,最後只能失望地點了點頭。

幾個小時後。

樓下,父親的怒斥聲終于停了下來。

鼬成為暗部間諜,是族里的計劃,如今卻在要成功的前一刻功虧一簣,他實在是難以接受,就算是止水勸說,作用也微乎其微(甚至是反效果)。

但在宇智波美琴的提示下,發現隱藏在鼬額後的一縷白發後,富岳才 然驚醒,想起鼬如今的年齡。

因為一直以來這個孩子表現的太過早熟,他也把這孩子超乎常人的忍耐,看得太理所應當了。

最終,他還是面帶不悅地答應了鼬的請求。只是族里的幾個上忍那邊,他得自己去想辦法應付。

至于止水和鼬,還得再去火影那邊說明情況。

「義勇,左助,明天的東西,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家里唯一一個還帶著勉強的笑容的,也就只剩下宇智波美琴了。

「好——了——」

左助像個泄氣的氣球一樣懶懶地回應著,顯然鼬不能陪他去參加開學典禮的事,讓他十分不快,去上學的動力又少了三分。

「別這幅樣子嘛!明天媽媽會帶你去的,你難道不高興嗎?」

「媽媽的話,那我看起來不就跟其他小孩子一樣了。」

左助鼓起臉。

「你本來就是小孩子呀。」

宇智波美琴哭笑不得,把他的臉戳癟下去,隨即話音一轉,「再說,準備了那麼久,你應該很期待明天的入學考試吧!」

「那當然了!」

左助果然來了精神,「听警備隊的大叔說,我就算直接參加二年級的考試,也都能拿到優秀的成績!」

「那你可要加油啊。」

說著,美琴的目光轉向義勇,「義勇,你應該也有所準備吧。」

「嗯。」

義勇覺得,他連二代火影的水遁卷軸都能看懂一部分了,一個忍校的考試應該沒問題。畢竟用鼬的來說話,卷軸里那些,都是上忍層次的東西……

但當義勇第二天坐在考場里,看到卷子第一道題,問得居然是歷代火影的出生年月日時,他啪的一聲扔下了筆,只能干巴巴地和同樣一籌莫展的旋渦鳴人相互對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