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三年(下)

作者︰熟練的小薪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義勇走進步行街時,宇智波美琴才剛從火影大樓里拿到新下屬的名單,沒想到一抬眼就看到了義勇的背影。

她本想打個招呼,然後跟自己的小兒子一起走回家,但隨即美琴才想起來,這條高度娛樂化、充斥著溫泉、賭場的街道,可不是義勇平時買菜的地方啊。

義勇是來做什麼的呢?

心中 然升起的好奇,驅使她便一言不發地跟在後面。

義勇全程趕路都很專心,壓根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後有人。很快,他就一路走到了街角,進了一家書店。

「難道是給左助買小人書嗎?」

美琴眉頭一挑,做出了相關猜測。

此時已經是傍晚了,店內並沒有客人。

義勇按捺住心中的期待,神色深沉地走到櫃台邊。他盯著正在算賬的店老板,壓低聲音問道︰「我托你找的書,找到了沒?」

這間諜接頭一樣的架勢,嚇了老板一跳。不過抬眼一看是義勇,他似乎也就不怎麼意外了。

「這麼小聲干什麼……搞得我賣給你的,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一樣。」

老板沒好氣地念叨了兩句,從櫃台底下掏出一個紙袋。

而這時,宇智波美琴正好來到書店門外。

她裝模作樣地從外面的架子上,抽出一本地產雜志看了起來,耳朵卻緊緊鎖定著屋里的動靜。

「這個系列的書,都是因為遭到忍者集體抵制,幾年前就絕版了。」

老板故弄玄虛的語氣讓美琴挑起眉頭。

她將背部靠在了書店外的牆壁上,好听得更明白些。

義勇接過紙袋,頗為鄭重地將幾本書擺成一列。

書名分別是——

《像忍者一樣準確看人‧總結篇》

《像忍者一樣準確看人I︰身體語言洞察人心隱秘‧男性篇》

《像忍者一樣準確看人II︰身體語言洞察人心隱秘‧女性篇》

《像忍者一樣準確看人IIII︰1000張圖片教你辨析微妙情緒‧實戰篇》

《像忍者一樣準確看人IV︰為何情緒表達存在男女差異》

義勇翻開封皮,驚喜地發現,這套書和母親送給他的那本書的作者,竟然是同一個人!

老板看著雙眼隱隱要放出光來的義勇,抹了一把腦門上的汗。

別看他嘴上說著珍惜,實際上這些書在忍者村里根本賣不出去。

這個作者寫書,完全是憑借自己的一己之見,卻偏偏要打著五大國忍者村的旗號,再加上語言風格詼諧有趣,所以在什麼也不懂得平民那里很受歡迎。

反而,忍者們辛辛苦苦地編纂的大部頭審訊方面的著作,根本沒有人買,于是這套書很快便遭到了嚴厲的抵制。

《最初進化》

直到他的最新作品,高價請了三代土影大野木作序,才被允許進入忍村銷售。

但老實說,三年前那本最新作,《岩忍暗部教你讀心術》,反而是他水平最高的一本了。

至于眼前這幾本,純粹是唬人玩的。

「這五本多少錢?」

義勇抬起頭問道。

「哎呀,弄到這些絕版書,可費了我不少的心思。」

老板知道提價的時候到了,于是翻開了那本《實戰篇》的圖集,手指在模特的大頭特寫上一一掃過。

「尤其是這本,里面全都是再清楚不過的圖片,所有細節都一目了然啊。你看看這些近距離的特寫,連皮膚上的一絲褶皺都能看清,還有這血脈噴張時皮膚的顏色變化,脖子上的血管,都可以說是非常細致了啊……」

書店外的宇智波美琴倏地捂住了嘴,攔住了自己下意識發出的驚呼,眼楮里盡是不可置信之色。

難道說,義勇買的是居然那種書嗎?

財、酒、色乃是忍者三禁,如果太過火了,被忍者抵制應該很正常。

尤其是跟書聯系起來的,也就只有第三禁了。

美琴的眉頭狠狠皺了起來。

可義勇今年才多大啊!不應該啊……

而里面的義勇,正盯著一幅名為「暴怒」的圖像點了點頭。

原來蝴蝶忍每次開口和我說話的前幾分鐘,都是在生氣啊。

老板見義勇似乎更投入了,乘熱打鐵地說道︰「還有這本,因為里面揭穿了許多女性自己都不知道的隱秘,所以被很多女忍者瘋狂抵制,作者本人也曾多次遭到暗殺,搞得漸漸也沒有書店敢賣了,非常難搞,許多男讀者找遍全國都找不到一本。

「不過看你小孩子,這套書我也不問你多要,一本一千兩你看如何?」

老板的補充發言,讓美琴愈發確信自己的懷疑了。

她臉色沉著如生鐵,但並沒有當場阻止,打算回去找個時間,趁義勇不在家的時候偷偷把書拿去燒了。

畢竟,這樣的事,要是當面對質,得多難為情啊。

老實講,宇智波美琴本以為,以義勇的性格,這輩子都不會對異性感興趣了,大概率會孤獨終老、煢然一身。

但現在看來,他還是感興趣的,只是感興趣的方式,似乎不太健康。

可像義勇這麼老實的孩子,怎麼會接觸到這些東西呢。

突然,美琴想起前兩年多前,義勇在街上攔住卡卡西,想讓他用寫輪眼對自己釋放幻術的事(實際上,義勇是想通過親身體驗,來進一步確認卡卡西的童力檔次)。

結合卡卡西平時在公眾場合就敢閱讀官能的作風……

難道是那個小子?

她腦子里剛升起這樣的懷疑,便听到里面的義勇說道︰「這幾本我都要了。還有,你上次說幫我在倉庫里找自來也的書,找到了嗎?」

「哎呀,你不說我都要忘了。」

老板一拍腦門,從櫃台里又取出一本兩三百頁的書來。

「這可是傳說中的三忍之一,自來也大人出版的第一部作品!雖然有些晦澀,但是確很適合你這個年紀的孩子看呢!」

宇智波美琴終于忍不住了!

義勇不懂事就算了!

你這個老板為了錢,把不合適的東西賣給他也算是能夠理解!

可顛倒黑白,把不健康書籍說成「適合小孩子」她真是忍不了了!

「義勇!」

宇智波美琴嚴厲地喊出聲來,單手叉著腰進到書店之內。

「媽媽?」義勇立刻就分辨出聲音的主人,下意識擋住櫃台上的書籍,生怕自己好不容易找來的寶物,再次被沒收。

哪知書店老板一听,不僅沒有尷尬,反而熱情地走出櫃台,笑呵呵地說道︰「哦,這位女士是你的母親啊。那請問,買書的錢是由您來付賬嗎?」

「付賬?」

宇智波美琴額頭上冒氣青筋,一字一頓地說道︰「好啊,那就和我一起去警備隊付賬吧!」

「誒?」

雖然最近警備隊名聲好了很多,但那可是犯法的人才去的地方,老板頓時不高興了。

「您這話是怎麼說的呢?雖然賣的貴了點,但確實因為東西的確很珍惜啊。您要覺得貴不願意買,我不賣就是了。」

「東西珍惜,就能把這樣的書賣給小孩子嗎?!」

宇智波美琴被老板的理直氣壯給氣笑了,一反平時在家溫柔賢惠的模樣,大聲斥責道︰「村子的規定,三令五申不準把成人書籍賣給十八歲以下的未成年人!你不僅明目張膽地賣給他,還給他推薦自來也寫的書?你說!警備隊不抓你這種人,那應該去抓誰!」

「啊?!」老板懵在原地。

一直呆呆地看著母親發怒的義勇,此時終于反應過來了,「媽媽,你應該是誤會了。」

說著,他把一本名為《堅強毅力忍傳》的書從櫃台上取下來,給母親展示了一下封面。

就在標題下方,寫著自來也三個大字。

這是上次義勇來書店時, 然想起之前雨之國一行,在那個「房車」里看到的名字,所以就問了老板。

不過自來也的作品,也就這一本能賣給未成年人,但因為當年出版的數量太少,又賣不出去,這些積壓書籍全部埋在庫房深處,也是書店老板最近才找出來的。

「……」

宇智波美琴狐疑地接過書,翻了兩頁,發現里面都是些相當正能量的內容,臉色越來越紅,而老板的氣勢反而節節攀升。

「我說啊,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都在這里開了十幾年書店了,怎麼可能犯這種錯呢!真是蠻不講理!」

已經三十多歲的美琴臉紅的像個豪火球,她越過義勇,視線在其他幾本書的標題上掃過,心中頓時了然!

糟糕!這下誤會大了!

「抱、抱歉。」

她看了一眼《堅強毅力忍傳》的封底價格,直接抽出一張五百兩的鈔票放在櫃台上,然後把旁邊不知所措的義勇夾在胳膊底下,逃也似的離開了,聲音則和那張鈔票一起留在原地。

「只要這本!其他的都不要!」

「哎哎哎——」

老板連忙呼喊,但他怎麼可能追得上一個甚至想要原地消失的忍者,只能無力地看著對方遠去。

可宇智波美琴才剛走出書店不遠,就不得不停下來。

日向日足,正領著女兒站在街道中央,目不轉楮地看著他們。

日向雛田手里緊緊攥著一個紙包,里面透出烤紅薯的味道,顯然也是在放學路上買這種「不雅食物」的時候,被父親當場抓包。

不過從她雖然紅著臉,但卻不敢置信地看著義勇的神情判斷——

剛才宇智波美琴在書店里的大聲呵斥,她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所以才覺得驚訝。

只可惜,宇智波美琴實在沒有勇氣,在這里和他們解釋什麼了。

兩個家長目光踫了踫,最終默契地挪開視線,當做沒有看見對方,繼續上路。

走出一段距離後,日向日足看了一眼鵪鶉一樣低著頭,卻始終沒有扔掉紅薯的女兒。

再一想到富岳家的那個令人煩惱的孩子,他突然覺得雛田也變得順眼起來了,于是口氣溫和地說道︰「走小路吧。但你可不能帶著這東西回家。」

「誒?」

雛田抬起頭看著父親,沒听懂他的言外之意。

「回家之前吃完。」

日向日足只能明說,「動作快點。」

「好。」雛田看著紅薯,臉上泛起幸福的微紅,沒有什麼比吃東西更能讓她快樂了。

不對,還是有的。

趁著父親看起來心情不錯,雛田趕緊問道︰「父親,假期的時候,我可以帶著花火去同學家補習嗎?」

難得女兒不是唯唯諾諾地發出請求,日向日足的心情更好了。

「每天最多三個小時,然後回來練習柔拳!」

「謝謝父親!」

「快吃吧,走小路也很快——」

「啊嗚。」

雛田用手指勾了勾嘴角,「吃完了。」

「……」

回家路上,美琴心煩意亂地把義勇放了下來。

也就是日向日足是個嘴嚴的,要不然她又得出去躲三個月了。

「義勇。」

美琴背對著夕陽,在木葉河的橋上蹲下來,「告訴媽媽,你買那套書是要做什麼呢?」

她人生中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給義勇買了那本書。

兩年前的新年,她和義勇上街采購時,踫到了正在帶孫子的顧問長老水戶門炎。

美琴正和對方寒暄之際,義勇卻直說水戶門炎笑的太假,眼尾的皺紋不夠自然,嘴角的肌肉也很僵硬,根本就是虛情假意,弄得水戶門炎當場下不來台。

第二次,則是族里的長輩來家里做客。對方求富岳辦事之前,稱贊富岳是宇智波近年來最優秀的族長。富岳當然沒有當真,但也沒必要反駁,奈何義勇拿著茶壺進去待客,當場又是一句「你說謊」,把場面搞得十分尷尬。

在買那本書以前,美琴萬萬沒有想到,義勇最大的問題不是沒法辨別他人的情緒——而是就算他夠能夠辨別了,也不知道該如何正確回應。

于是那本「禍亂之源」被沒收處理,而義勇也被勒令不得當面揭穿別人謊言。

只是美琴沒有想到,時隔兩年多,義勇居然還對那本書念念不忘。

面對母親的提問,義勇思索了一會兒,緩緩說道︰「因為想和別人好好交流。」

「嗯?」美琴疑惑了。

「可是你在學校里不是有很多朋友嗎?」

這是另一個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了。

「那不一樣。」

義勇搖了搖頭,認真地解釋道︰「是能一直說下去的那種交流。」

美琴眨了眨眼楮,臉上突然綻放出欣然的笑容來︰「那義勇告訴媽媽,你想要一直說下去的那個人,是女孩子嗎?」

「對啊。」不會撒謊的義勇點了點頭。

「哦豁豁——」

美琴連忙掩住嘴巴,堵住了不由自主發出的笑聲。

「走吧!」

她用手拍了拍義勇的後腦勺,「回家告訴爸爸,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他是什麼表情了。」

義勇一臉困惑,但也只能跟著回家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