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太陽vs神(3/5)

作者︰熟練的小薪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雨隱村看著宏偉,主要是因為它的縱向結構異常高大。

但杏壽郎轉了一圈後大致推測,這座湖心島的實際面積,實際上只有不到木葉的1/3,人口密度更是無法相提並論。

一路走來,杏壽郎毫不意外地見到了許多熱情的「熟人」。

但因為小南地位很高的緣故,並不是所有人都敢走近和杏壽郎打招呼。

不過那他們發現杏壽郎時,那種神情激動、熱淚盈眶的樣子,小南全都看在眼里,心中更加確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一定要把這個孩子留下來。

離開了並不繁華的商業街,兩人便來到了村子中心的高塔之下。

杏壽郎眼力很好,立刻就看到了掛在高塔尖上任由烏鴉停駐的尸體,接著便駐足在原地。

這種既視感,讓他聯想到了過去被雨忍吊死在樹上的那些雨之國百姓。

起碼在風格上,兩者是高度統一的。

只不過這具尸體更慘一點,灰褐色的肋骨暴露在雨水之中,右手也不翼而飛,像是被人斬斷了。

「怎麼了?」

小南听見身後的腳步聲突然停下,疑惑地回頭。

當她順著杏壽郎的視線看過去,心里忍不住咯 一下。

她倒是想起來了——

雖然煉獄杏壽郎戰績斐然,被他擊敗的角色中,不乏山椒魚半藏身邊的心月復上忍,但他從來沒有殺死過誰,只是讓那些家伙無法繼續傷害別人。

眼前這一幕帶來的視覺沖擊力,對杏壽郎可能有些過分了。

顯然,她對鬼能做到的事一無所知。

「那就是山椒魚半藏。」

小南盡量臉色冷硬地解釋著,杏壽郎也慢慢地將視線挪了回來。

「要是他死得太輕松了,根本彌補不了他對這個國家造成的損失。

「把他掛在那里,也是為了提醒那些渴望回到半藏時代的忍者,不要有不切實際的妄想。」

攻佔雨隱後,佩恩血洗了半藏的親族,徹底鏟除了他的親信,但是大多數投降的雨忍都活了下來。

這些雨忍暫時不可信任,如今都處于閑置狀態。

只有小南完成了考察後,確信他們能夠保守這里的秘密,才能放心啟用他們。

半藏的尸體,無疑是對這些人的一種威嚇,讓他們失去特權後也不敢輕舉妄動。

「我知道了!」

杏壽郎不置可否地說道︰「請繼續前進吧。」

鬼舞無慘在無間地獄的底層受罰時,不死川實彌經常從陰間偷渡過去看他倒霉的樣子,然後再回來說給其他人听。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想知道鬼舞無慘的近況,但听過後,多少都有些情緒得到釋放的感覺,比如蟲柱蝴蝶忍就表現的尤其明顯。

對這個國家長期處于半藏陰影下的平民而言,只是看到半藏的尸體懸掛在那里,也能感覺到如釋重負了。

雖然杏壽郎並不贊許這種殘忍的做法,但他能夠理解。

不過,這種行為一定程度上也暴露了,半藏的恐怖統治,一定程度上也地遺傳了下來。

今天能掛上半藏,明天後天就可能掛上任何一個人。

畢竟雨隱的首領這樣做,除了展示力量,必定伴隨著宣揚恐懼的目的。

想讓一個混亂的地方穩定下來,恐懼並非最好的,卻一定是見效最快的辦法。

而任何一種能夠帶來快速反饋的強制措施,都會讓有權力和力量的人逐漸上癮。

既然能用暴力和恐怖壓制一切,他還有何必要花費心思尋找其他解決麻煩的途經呢?

可長此以往……

「……」

小南見杏壽郎什麼也沒說,很滿意這孩子的分寸感。

在如何對待半藏這件事情上,她和佩恩是有分歧的。

性格溫和她,從一開始就不贊成延續這種制造恐怖的風格,因為這絕對不是彌彥會做的事情。

彌彥向往的,是一個「截然不同」的雨之國。

因此在擊敗半藏後,小南的想法是,在雨隱村的居民面前公開處死他,讓人們知道半藏已經死了就足夠了;至于他的家人親族,則按照各自的所作所為進行清算處理即可,盡可能發揮他們應有的作用。

比如該如何管理一個數千人的村莊,他們這些後來者完全沒有經驗,十分有必要廢物利用一下。

然而長門對半藏的恨過于刻骨銘心,直接血洗了雨隱的全部高層。

再加上「斑」和絕的扇風點火,以及後來蠍和角都的贊賞,這才使得半藏的尸體一直懸掛至今。

杏壽郎不怎麼隱藏情緒,小南能看得出他並不贊許,但他什麼也沒說。

在和長門混熟之前,這種態度也許正好。

畢竟,他已經,听不進任何反對的話了……

這兩人,應該會好好相處的吧。

小南有些憂心地進入高塔的露天升降梯間。

按下按鈕後,兩人在轟隆隆的機械運作聲和仿佛鳥鳴的金屬摩擦聲中越升越高,外邊的籠罩在朦朧水霧中的其他建築愈發矮小,偶爾經行的人影逐漸變得縹緲起來。

好歹她還偶爾會到下面去,可佩恩,卻一直站在高處,隔著這層水霧俯視這個村子……

可若是猿飛日斬用水晶球也看不清木葉的真相,他站在那里,真得又看得明白嗎?

「當!」

大約到了尋常建築十二三層的高度,升降梯緩緩停了下來。

和電梯門正對著的,是一扇黑底紅雲的厚重大門,在昏暗的光線中,它宛如一只凶獸正閉合著的血盆大口。

怎麼陰森森的?

杏壽郎體內的九尾查克拉月復誹道。

老頭子可不是那種見不得光的人。

杏壽郎也有同感。不過他並不想以第一印象去評價他人。

但老實說,若是把門上的紅雲化成紅色的月牙,說這里是鬼舞無慘和十二鬼月的藏身處,杏壽郎也是相信的。

「這里,就是‘曉’的總部了。」

小南領著杏壽郎向前邁了幾步,那扇大門無聲的向外打開了,露出一條漆黑幽深的甬道。

「走吧,別讓佩恩等太久了。」

九喇嘛,听說過「佩恩」這個名字嗎?

杏壽郎沉默著在甬道中經行,心里卻和九尾溝通了起來。

這座建築內部並不在雨虎自在之術的覆蓋範圍內,因此可以被神樂心眼偵測探查。

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正在接近一個非常強大的個體。

對方給他的感覺,要比三代火影和綱手強出一截。

杏壽郎之所以用個體而非「生命」來形容,是因為他偵測到,對方體內的查克拉是一團死水,並沒有活人那樣的制造過程。

就好像硬塞進布女圭女圭里的棉花一樣,可又和他在外面見過的風之國傀儡區別很大。

沒听過。是個奇奇怪怪的名字,和老頭子差別很大。

九尾正處于完全專注的狀態內——

不僅是杏壽郎體內的部分,就連遠在木葉體內的九尾本體,也全力維持著與這邊的聯系。

他一定要看清楚,這個長著老頭子眼楮的家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杏壽郎和小南的腳步聲逐漸開始產生回音,兩人進到了一處宛如教堂大廳的空曠房間內。

這座大廳的正中央有十個低矮的紅色座位,它們圍著穹頂天窗上投下的光柱繞成一圈,但其余部分則完全處于一片漆黑之中,顯得神秘而壓抑。

十個座位,是因為這個組織有十個人嗎?

杏壽郎在小南的示意下,停佇在那些座位的包圍圈外。

「佩恩,我們到了。」

小南的聲音在黑暗之中回蕩。

煉獄杏壽郎看到,自己偵測到的那個強大個體,從一個紅色座位後的陰影中悄然浮現。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個流著橙色短發的青年雖然也有著一樣的圈圈眼楮,但和他上次見面並戰斗的,絕不是同一個人。

這個長相還算英俊的男人,他是第一次見。

他感覺到月復部傳來一整不安的躁動,便立刻把意識投了過去。

是了!

九尾有些激動地吼道︰的確是老頭子的眼楮沒錯了!可為什麼……我總覺得,這雙眼楮讓人感到很熟悉。

沒等杏壽郎追問,它又惡意滿滿地補了一句︰熟悉的讓人感到惡心。

惡心?

杏壽郎對九尾有限的詞匯量是有些了解的。

往常提到鳴人和他母親,以及漩渦水戶時,九尾的用詞是「惡毒」、「可惡」。

唯有和義勇吵架的時候,九尾才會用「惡心」來形容義勇和所有宇智波族人的眼楮。

杏壽郎曾詢問過九尾為什麼這麼討厭宇智波,但也許是涉及什麼丟人的事,九尾並沒有明說。

但這一次,它居然又用同樣的詞來形容眼前這個男人。

杏壽郎至少確定了一點——佩恩的眼楮,應該不是從六道仙人的尸體上挖出來再安上去的。

畢竟每次提起六道仙人,九尾雖然偶爾有些埋怨,但總體還是充滿敬意和懷念的。

若佩恩的眼楮屬于六道仙人本人,它不會是這種態度。

那多半,眼前者為,就是那位「神明」的後代了。

果然,像是要印證他的猜測似的,等佩恩面無表情地來到杏壽郎面前時,小南立刻開始了介紹環節。

「這是佩恩,是曉的‘首領’,也是雨之國的‘神’。」

「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煉獄杏壽郎。」

隨後便是蔓延在黑暗中的短暫沉默。

「幸會!我是煉獄杏壽郎!」

洪亮的聲音從杏壽郎的胸膛里向外放射,整個空間仿佛立刻提升了一個明度。

他對著佩恩伸出右手,然而佩恩卻沒有握住的意思。

他那雙沒有情緒的眼楮冷酷地掃描著杏壽郎,良久才吐出一句話來︰「對這個年紀的人而言,你強大的有些過頭了。」

杏壽郎的身材雖然高大,但年紀卻瞞不過擁有輪回眼的佩恩。

上一次杏壽郎來得是個分身,畜生道以為他至少有十二歲。但如今見到其本體,佩恩才發覺自己錯得離譜。

這孩子只有十歲左右。

擁有輪回眼的他,十歲的時候,才剛從自來也那里學會幾個c級忍術呢。

正當小南以為這突如其來的夸獎,是佩恩展示善意的時候,她卻听到了對方緊接在後面的話。

「除了五大國的忍村,我不相信還有誰能培養出你這樣的忍者。」

洶涌的氣流毫無征兆地從他身上涌出,推著小南向後退了兩步,後者心中一慌,頓時叫出了聲︰「佩恩!」

「說吧,究竟是誰派你到雨之國來的?」

佩恩沒有動手,那那突然縮小到極致的圈圈眼紋卻顯得極為冷冽。

金紅色的圈圈眼和澹紫色的圈圈眼,在黑暗的劍拔弩張中對視著,可杏壽郎一點都不緊張。

他和九尾,都沒有從對方身上感覺到多少惡意。

「您誤會了,我並不是忍者!」

杏壽郎的第一句回答,讓小南覺得有些熟悉——那個叫義勇的男孩當年也是這樣說的。

「我不屬于任何國家!到這里,只是因為這里需要我幫助的人最多!」

「硬要問我的歸屬的話,我只能說,雨之國,是我在這個世界上,人生的起點!」

這話是大實話,所以杏壽郎說得非常坦然。

他就是在雨之國的堡壘之中,被義勇復活的。

當然,這話听在小南和佩恩的耳朵里,就自動翻譯成了「我是在雨之國出生的」。

人生的起點是什麼意思,懂得都懂。

這孩子,長得這麼魁梧,說話倒還挺文藝的,各種隱喻……

似是為了給杏壽郎作證,小南也趕緊補充道︰「佩恩,和紫陽花一起的那批孩子,當年就是他救出去治好的。他從那時候開始,就在雨之國四處活躍了!」

果然,佩恩的氣勢收斂了起來。

倒不是因為小南的話起到了什麼作用,而是據他的觀察,杏壽郎沒有說謊。

既然是雨之國的孩子,那就是自己人了,他也就放棄了試探,轉身走向了那一圈座位。

小南松了口氣,看向杏壽郎的眼神中透出一絲歉意,但後者只是對她露出笑容,頓時讓她安心了不少。

試探既然已經結束,便到了說正事的時候了。

三人呈等邊三角形,各自坐在一個位置上,像極了他們之前和「斑「議事的時候。

「你既然親自來到這里,應該是答應了我上次的邀請,決定加入‘曉’。」

佩恩正襟危坐,隔著作為正中的光柱,準備開始對新員工的心理建設活動。

對角都和蠍,他們是以利益吸引,但對這樣半大的孩子,或許可以把曉的目的渲染得更偉大一些。

「但我還是要跟你仔細說一說,‘曉’的理念和抱負,以及我們最終要實現的目標,也就是——」

隨著情緒的逐漸飽滿,佩恩的聲音越來越高昂,直升到了這座空曠房間的頂部,仿佛四周突然響起了神聖的詠唱(bgm︰儀禮),只等待著他把這句話的最後幾個字說完。

「世界和……」

「請稍等一下!」

佩恩之前一個人呆在這花半個小時醞釀的情緒,忽然就被更洪亮的聲音給打斷了。

他要說的話像是堵在膛管里的炮彈,又倒著滾了回去。

他看向杏壽郎的神情,一下子就變得非常不愉快——

九尾感應到這惡意,都忍不住有些緊張起來。

它想阻止杏壽郎說下去,但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您可能是誤會了什麼。」

杏壽郎朗聲說道︰「我這次來,並不是為加入這個組織而來,而是為了確定,雨隱村是否適合大家生活!

「但坦白講,雖然只是在這里轉了半個小時,我還是……

「非常失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