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恩情,還不起,還是不還了

作者︰大白鵝和四眼狗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宋嫻點頭,也有些不好意思,這個出口,如果沒有本族人氣息遮掩,進去,就會立刻被切成兩半。

「這就是,別看洞口小,但是里面還是很大的,鑽進去一個成年人都沒問題,我先進去,你們跟在身後。」

事到如今,也不好多做計較,跟在宋嫻身後。

三人沿著小小的狗洞往外爬。

光芒一暗,一亮。

出現在宅子的井口。

宋嫻率先出來。

然後把王大伯拉出來,最後史明不用幫助,自己就出來了。

三人收拾一下,由史明御劍,帶兩人回到玄劍宗。

一來一回,也不過半天的時間。

他們回來的時候,史明已經通過通訊玉簡通知了葉不歸。

很快,葉不歸過來。

「宋嫻,你們這是?」

宋嫻看看三人,一言難盡。

「找個地方再說吧。」

葉不歸把他們三人待到自己的底盤。

又讓三人整理一番。

「出了什麼事情了?」

宋嫻讓史明把陣石拿出來。遞給葉不歸。

「我建議你現在看,我還在,能給你解釋,等我回去了,踫到問題,就沒人能給你解釋清楚了。」

葉不歸立刻收回要收起來的手,打開按照壁畫的順序開始看起來。

看完以後,指著一個眾人歡呼的畫面問道。

「這是怎麼回事?」

宋嫻看了一眼,平淡的語氣夾著喜悅。

「記得我給你種植的清靈草嗎?」

葉不歸神情瞬間一變。

「你是說……?」

宋嫻點點頭,說道︰「當年,族里培育出了具有淨化魔氣的植物,你看到的就是族長帶著大家慶祝的場景。」

葉不歸小心道︰「那東西?」

宋嫻低下頭,失落道︰「被毀了,族長準備召集其他宗門共同商議,但是就在請帖準備發出去的前一天,族地遭到不知名人士的襲擊,危機關頭,族長開啟霧星族大陣,把所有人都困在里面。他們也在。」

說道最後,失落的低下頭,心里的痛無以復加,恨不得殺了那些人。

葉不歸明白了,瞥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問道︰

「這個少女好像宋寒薇?」

宋嫻看過去,眼神更加狠歷。

「她就是宋寒薇!」

宋嫻渾身突然暴漲的氣勢,讓葉不歸明白,這是問到不開心的地方,但是後面的很多都是圍繞她的,還是硬著頭皮繼續。

「她做了什麼?」

宋嫻涼涼的瞥了他一樣,話像是從牙齒縫隙里面,被碾了又碾,才說出來。

「她,她沒做什麼,就是不滿意族長安排的對象,在外面自己找了一個,然後那人帶著自己的人把她的族人差點滅了。」

話很少,但是里面的內容卻讓葉不歸不寒而栗。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找掌門。」

宋嫻也了無生氣的離開,她現在很難受,也不想繼續說下去,越說,她越想殺人!

離開前補充了一點她們突然消失的原因,更是讓葉不歸覺得肩膀沉重。他這小小的肩膀撐不起這樣大的秘密,還是找師傅分擔一點吧。

回到小店的宋嫻就把自己關在地窖里面,外面的一切都交給墨玉。

葉不歸神色匆匆的把事情跟玄劍宗掌門一說。

玄劍宗掌門二話不說,先把人帶進禁地,禁地里面的清靈草長勢很好,已經有一人高了,清靈草的根部,還繁衍出了正常大小的植株。

它的周圍,坐了一圈人。

擠擠挨挨,都在打坐。

玄劍宗掌門,拉住葉不歸越過眾人,走到一個老者面前。

老者須發皆白,但是皮膚白皙,沒有皺紋,坐在那里就跟普通人一樣,只有有當他睜開眼楮的時候,你就會感到,對面人的深不可測。

「師祖。」

老者垂下的眼楮,嗯了一聲。

「有什麼事情?」

玄劍宗掌門,鄭重的把發現的事情說了一遍,怕他不相信,還讓老者看了一遍。

壁畫里面,既有域外天魔過來的原因,還有他們襲擊霧星族的事情,以及如何臥底成為宗門之人。

這壁畫要是真的,那麼他們布局修真界的時間至少幾千年,而那些人還把這些事情畫出來,要麼就是那些人自大狂傲,計劃已經成功。

在霧星族雕刻壁畫,就是羞辱霧星族,讓他們看看,自己傾心守護的地方,如何被他一步步蠶食,成為他的私域。

想到好友,老者有些悲傷。

又很快收斂起來。

老者在沉思,玄劍宗掌門低聲問道︰「老祖,抓還是不抓?」

老者眯起的眼楮看著眼前的小輩,這是他這一脈的弟子,當年那場戰爭,讓他們那一批弟子死傷慘重,就剩他一個,而他的命還是當年那個驚才絕艷的弟子救的,現在知道了那場多余的戰爭是被人誤導的,還是被自己宗門叛徒誤導。

那麼就沒人擋的住他。

老者站起身。

「走吧。」

玄劍宗掌門緩緩起身,在前面領路。

路過正在休養的弟子,欣慰的點頭。

玄劍宗還是有底蘊了。

低調的把老祖請到閉關的山脈。

不用玄劍宗掌門多做安排,老者自己一個人孤身上去,回來的時候,手里拎了一個君子如玉之人,即便是凌亂的衣服也遮擋不出那份君子之氣。

「原來是掌門啊?掌門要見過,叫本尊喊一聲不就是了,何苦叫老祖出來。」

玄劍宗掌門冷著一張臉,心里卻止不住的疼,這是他師伯的皮囊,是會在師傅懲罰他的時候,帶著他逃跑。

在他困頓的時候,背著他回來。

會在師傅繁忙的時候,教他修行的師伯。

咬牙切齒,嘴里都是鮮血的味道,才讓他冷靜下來。

「我只問一件事,你是什麼頂替我師伯的?」

那人內心閃爍,臉色還是一片雲淡風輕。

「師佷說的什麼話,我一直都是我啊。」

這副狡辯的樣子,對玄劍宗掌門是一種侮辱,他風光霽月的師伯玄空,就是被這些惡心的老鼠給害了!

「不用多做狡辯,既然我把你揪出來,就不準備把你放回去,你若是老實交代,到時候我還會放你一馬,但你若是狡辯。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執法堂正愁沒有試驗對象。」

地方臉上的笑掛不住了,執法堂那地方,他就在送人進去的時候去過一回,回來一個月沒有睡好。

玄空撇開臉,不看向掌門。

「你既然知道了,何必再問?」

玄劍宗掌門眸光一沉,這熟悉的動作,讓他心里說不出的難受,但是他必須撐住,他現在是宗門掌門,背後是玄劍宗幾百的弟子。

「師伯,我最後只問你一件事,那年我被師傅責罰面壁百年,差點死去,是不是你把我偷出去的?」

玄空低下頭,緊緊抿著嘴唇,養個阿貓阿狗都會有感情,更何況是人,當年他為了不暴露自己,依照著記憶里面的行為,帶著玄劍宗掌門。

吃喝玩樂,修煉頓悟。

可以說玄劍宗掌門後面幾十年,都是他陪著的。

也是當年玄劍宗掌門在外犯了錯,被當時他的師傅責罰,奄奄一息的躺著不能動彈。

他于心不忍,找了丹峰現在的峰主,救了玄劍宗掌門一命。

也是這件事,讓他明白,他是有心的。不是無心的怪物。

但是他還是間諜,是背負著任務的間諜。他不能在陷進去了。

從那以後,他開始借著閉關,疏遠玄劍宗掌門,生活惶惶不可終日,生怕被玄劍宗掌門發現。

直到現在,被發現了,反而一身輕松。

這反應,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玄劍宗掌門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個頭。

「這三個,謝過你當年的庇護之情。」

拔出手里的劍,重重的往身上刺去。

鮮血順著劍飛到葉不歸面前,葉不歸慌忙上前,被老祖一把拉住。

「師傅!」

玄劍宗掌門沒有去管流動的血液。

而是面對玄空,繼續說道︰「這一劍,還你當年的救命之情。」

最後撩起衣擺,重重的割下。

布料翻飛。

玄劍宗掌門的聲音很輕,落到玄空的耳邊,冰涼刺骨。心里卻有帶著詭異的欣慰。

「這一劍,你與宗門再無瓜葛。」

玄空看著翻飛的布料,低聲呢喃。

「你長大了。」

強撐著對著老者說道。

「有勞老祖,廢去他的修為,把他送到執法堂。」

老者長嘆一聲,拎起玄空起身離開。

葉不歸慌亂的上前扶住玄劍宗掌門,焦急的說道︰「師傅,我這有丹藥,你趕緊吃下去,我這就讓丹峰峰主過來。」

玄劍宗掌門抬手制止了他的動作。

「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去西金門,該抓的都抓起來吧。剩下的就交給你們這些年輕一代了。」

……

小店里面的宋嫻並不知道,而是把自己封在地窖里面正正三天。

三天之後出來,就听說了現在滿修仙界都在抓人,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是誰。

連帶的不能修煉的凡人也陷入惶恐之中。

王大娘帶著王大過來道謝的時候,都有些緊張兮兮的。

「宋嫻,多謝你,你是不知道啊,這小子差點就沒了。」

宋嫻哦了一聲。

「大娘,怎麼了?不是都解決了嗎?」

王大娘拍著垂頭喪氣的王大。

「還不是這小子,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人家修仙之人能看上他什麼。……」

絮叨了好一會,宋嫻听明白了。

一次王大外出,遇到了一個姑娘,那姑娘受傷了,請他幫忙,王大好心幫她,一來二去,熟悉了之後,人家把王大的底都模透了,準備再炸干一點,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宋嫻,看出了王大的不對勁,事情被捅出去,人也跑了。

還是王大伯找人,幫王大看了,這才好一點,就帶著過來,感謝宋嫻。

宋嫻連忙拒絕。

「都是鄰居,大娘也沒少幫我。」

說來說去,又說道了最近的事情上面。

「也不知道那些修仙之人最近怎麼了,緊張兮兮的,你王大伯這都幾天沒回來了,我這邊沒人幫忙,累的渾身酸疼。」

說著揉揉了肩膀。

肩膀發出 嚓 嚓的聲響。

「大娘要是不介意,找大夫幫你按捺,按按就舒服多了。」

王大娘道︰「沒事,歇一會就好。而且,進了你這里,我感覺身體好多了。你先去忙,我看那邊一個小伙子瞅你好一會了。我坐一會,就自己回去了。」

順著視線望過去,宋嫻有些疑惑。

這不是師明澤嗎?他不幫忙去干活,怎麼有空過來這邊。

「你怎麼過來了?要買靈草去隔壁。」

師明澤靦腆的笑著,很是不好意思道︰「我今天不買,是有事情,想請你幫忙。」

說完看看周圍,宋嫻明白了,領著人去了後面。

「說吧,找我什麼事情?」

師明澤正色道︰「我想買能夠自主淨化魔煞之氣的清靈草。」

「什麼魔煞之氣?」

看宋嫻不明白,師明澤趕緊解釋。

听了幾句,宋嫻明白了,原來是為了區分本土魔修,和域外魔物,弄了一個魔煞之氣。

「你從哪里知道我有的?」

師明澤是老實人,老實人就原原本本的把自己怎麼發現的,又怎麼過來,準備偷偷買一點,然後帶回去讓宗門受益說了出來。

最後補充道︰「老祖他們發現,修仙界的靈氣里面開始摻雜魔煞之氣,魔煞之氣入體,不止修煉之人修行更加不易,而且,還容易走火入魔,成為沒有理智的域外天魔。

原本身體已經感染的不再是自己死亡,而是轉變成沒有理智的域外天魔,宗門禁地里面就有一個心境修為不夠,在其他人面前當場化為了域外魔物。」

說道最後,宋嫻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傷心,難過。

「你想要我也沒辦法,我都賣出去了。」

師明澤失望的低下頭。

「是嗎?那算了。」

這傷心的小表情,讓宋嫻都有些不忍。

「這樣吧,成株是沒了,但是還有一些幼苗,你要是願意,我可以賣給你,但是效果,我不敢打保證。」

畢竟當初培育的原因就是玉樹里面的東西太麻煩,直接放出來,容易感染其他靈植,不放出來,又不好進行修復。

想了半天,看到清靈草的時候,靈機一動。

試著培育了一點,結果沒想到真的成了。

還真的能淨化。

現在玉樹被淨化了一半,剩下的,只要再來幾天,全部淨化完,就能進行催根,發芽了。

師明澤一喜。

「可以,多少靈石。」

宋嫻從地窖里面把清靈草隨意的移栽到幾個花盆里面,遞給師明澤。

「都在這里了,你看著給吧。」

這可是大寶貝,師明澤抱的緊緊的,這可比直接祛除魔氣的丹藥有用多了。

掏出靈石,拿出一顆極品水靈石。

「這是報酬。」

宋嫻看這靈石跟上品差不多,也就沒在意,隨手手里,扔到地窖里面,水為萬物之源,用水靈石幫助,地窖里面的靈植應該能長的更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