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閑聊

「我剛才吃過了,」順著紅雨所指,陸雲悠才注意到車隊那邊的人正在吃飯,而且恰好看到張遠向他這邊過來。

「大哥哥,你的朋友來找你了,我先回去吃飯了,下次再來找你聊天,」說著不等陸雲悠回應,紅雨直接轉身離開,步伐輕靈,一轉眼已經走到十幾米開外,但那活潑可愛的形象卻依然印在陸雲悠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雲悠,午飯好了,回來吃點東西吧,」沒多久,張遠走到近前。

「恩,」答應一聲,心情轉好的陸雲悠緩緩起身與張遠一起回去,等他回到車隊那邊時,一些人直接圍了過來,一個個都對他的傷勢問題表示關心,直到洪英過來將他叫走,他才在眾人關切的目光中隨著洪英一同離開。

「雲悠,如果我沒看錯,你應該是武陽城陸家的人吧?」找個相對安靜一點的地方,洪英直接挑明陸雲悠的身份。

「恩,」想到洪英可能是因為那天晚上的事識破他的身份,陸雲悠便不想有所隱瞞。

「可你的境界為何和傳聞中不太一樣?難道你們陸家還有一個叫陸雲悠的人?」陸雲悠的簡短回答直讓洪英旁邊的鄒成二人大吃一驚,因為鄒成同樣听過有關陸雲悠的傳聞。

「只有一個,其實在陸家遇襲之前,我就因為得到高人相助修為晉升到六階後期,可惜那天晚上陸家遇襲時,我身受重傷,後來因為沒能及時得到醫治,體內沉傷嚴重,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

「再後來等我傷勢好些的時候,我的境界就跌落到武境三階,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為了讓洪英他們相信他的身份,陸雲悠趕緊做個解釋。

「怪不得你的身法造詣如此之高,」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凌運很難理解陸雲悠所說的事,因為據他所知,陸雲悠只是一個臭名遠揚的廢材。

「你們陸家的八荒步果然如傳聞中一樣厲害!」同樣是難以置信,但鄒成又不好細問,最終頗為感慨地贊嘆一句。

「原來如此,」點點頭,洪英倒並不過于驚訝,因為他覺得陸雲悠沒有騙他們的理由。

「那又有什麼用?我還是救不了方廷他們,」面對三人的異樣神色,陸雲悠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雲悠,那天晚上的事並不怪你,只怪那些強匪的手段令人防不勝防,我相信海燕她們也不會怪你,你已經盡力,」听出陸雲悠有自責之意,鄒成當即寬慰一句。

「雲悠,你說你的境界因為受傷跌落?」點點頭,對鄒成的說法表示認可後,洪英的注意又回到剛才陸雲悠說的事情上,基于自身閱歷,他對陸雲悠境界跌落的情況倒是很感興趣。

「的確如此,洪叔可否幫我看看?」面對洪英的詢問,陸雲悠忽然想到或許洪英有辦法解決他的問題,于是,他直接向洪英投去期待的眼神。

「那好,」並不推辭,上前兩步後,洪英直接向陸雲悠體內輸入一股真元,然後根據真元流向檢查陸雲悠的情況。

「你體內有幾處經絡位置元氣流轉不通,可能是導致你境界跌落的原因!」一段時間後,洪英說出了自己的發現,說完他又自言自語似地道:「可奇怪的是那些經絡並不是武修身上的主要氣脈所在,按理說不該影響到你的境界。」

「大哥,到底是什麼位置?」等洪英說完他的發現,愈發好奇的鄒成趕緊追問一句。

「是天、地二脈及周遭的一些經脈,」搖搖頭,洪英對自己的發現愈發困惑。

「天地二脈,」嘀咕一聲,鄒成同樣陷入沉思之中,過了一會,他才開口說道︰「天地二脈雖然貫穿人體始終,但對武修的重要性完全無法與任督二脈相比,如果雲悠的任督二脈沒有問題,理應不會出現境界跌落的情況。」

「那有解決的辦法嗎?」打斷兩人的對話,一旁的凌運直接替陸雲悠問了最重要的問題。

「連問題都不清楚又哪來的解決方法,」由于不明白陸雲悠的情況究竟為何,洪英最終無奈地搖了搖頭。

「雲悠的情況的確奇怪,我以前從未遇到過,」跟著搖了搖頭,鄒成一副愛莫能助的神情。

而面對兩人的回應,陸雲悠不免失望,默默嘆息一聲後,關于修為跌落一事,他已不知該如何是好。

「雲悠,目前你的身份只有我們三人知道,我覺得還是保密為好,如果再有其他人打听你的身法,你就找個理由搪塞過去吧,」片刻後,鄒成像是想到什麼重要的事又特意交代陸雲悠一下。

「副鏢頭的意思是說我還要向其他人隱瞞身份?」陸雲悠不解。

「正是如此,」點點頭,鄒成耐心解釋道:「人心險惡,有時候用另一種身份活著更加安全。」

「不僅如此,以後也不可輕易在旁人面前展示身法,」點點頭,洪英直接對鄒成的說法表示肯定,然後又交代陸雲悠一些需要注意的其他事項。

不知不覺間就到了下午,兩個鏢局的人都在車隊周圍休整,隔著老遠,陸雲悠看到風雷鏢局那邊有人在練功,有人在切磋武藝,那些熟悉的場景讓他回想起在驛站里的一些經歷。

直到他的目光停在紅雨身上,他的眼神才有所變化,站在人群中央,紅雨正手舞足蹈地為兩個正在比武的人喝彩,那樣子看起來十分歡快,同其第一眼看到對方時一模一樣,以至于他情不自禁地想著或許有些人天生性格開朗。

默默關注紅雨好一會後,陸雲悠才打算找一些事情做,可是還沒等他起身又有一些人圍了過來,不停地向他問這問那,直到問起他的身法,幸好之前洪英和鄒成已經交代過他該怎麼說,當眾人問時,他直接用原先想好的說辭回應眾人。

另一邊,得到陸雲悠的答案後,眾人依舊對陸雲悠的身法很感興趣,最後還讓陸雲悠當面演示給他們看,還好陸雲悠及時想到以受傷為由婉拒了他們的請求,否則他真經不住眾人的熱情當場演示起來。

之後整個下午陸雲悠都和張遠他們待在一起,只有極少時候在幫那叫陳秀芹的婦人給其他人換藥。

隊伍里除了少部分人心情低落外,陸雲悠發現大部分人似乎都已經接受那麼多同伴死去的事實,一個個表現得十分樂觀。

「雲悠,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等吃完晚飯,陸雲悠和張遠在一個小火堆旁相對而坐,兩人都不急著休息。

「好些了,」過去這麼長時間,陸雲悠的心情的確好了許多,沒有早上剛醒時那麼難受。

「雲悠,凡事都要看開一點,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沒必要糾纏著不放,」張遠的語氣比較淡然,對于方廷等人的死,他並沒有流露出太多的傷感情緒。

張遠的淡漠表現恰好讓陸雲悠想起今天下午的一些發現,或許經歷過多次生離死別之後,他也會像張遠等人一樣變得冷漠無情。

「其實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都不怎麼傷心?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般!」深受觸動之下,陸雲悠終究說出讓他糾結已久的問題。

「雲悠,我們只是沒把心里的感受表現出來而且,並不意味著我們不傷心,因為堅強一點對于我們來說會更好一些,」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問題,張遠知道陸雲悠在想什麼。

「張大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無論有多悲傷,你都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但是你若因為悲傷一直垂頭喪氣,那在外人看來就會顯得十分軟弱,容易招來麻煩,畢竟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很多時候我們不得不表現得堅強一點,只有那樣才不容易被別人欺負。」

「或許你覺得我和其他人都不太傷心,但我們其實只是在掩飾心情而已,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維持整個隊伍的士氣,不給老大添麻煩,」 先說道理,後說自身看法,張遠很有經驗地從兩個方面回答了陸雲悠的問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