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法相

作者︰秒速的狐狸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村?」

「靈州按理說應該沒有什麼村這種叫法吧,那鬼東西不會把我帶到雲州了吧。不管怎麼樣還是先找個人問問。」葉白喃喃自語著。

他剛打算進入村中,便看到一位身穿灰色長袍的老太太, 黑的面龐以及干瘦的身軀正坐在路邊。

右手正揉著左臂,貌似摔傷了,旁邊還有停著裝滿蔬菜的推車。

「老人家,需要幫忙嗎?」

葉白熱情的想去幫忙,順便打听一下這里的情況。

老太太瞥了他一眼,便直接說道︰「不需要,你快走開吧。」

「呃…」

見著老太太不太友好,葉白也只能悻悻離去,打算進入村中看看。

「我勸你別進去,這里不太歡迎陌生人,你還是換條路離去吧。」

那老太太的聲音再次響起,葉白苦笑道︰「老太太我這不是實在餓的不行了,想找點吃的嗎。」

「隨便你吧!你要真想進村就來扶我老太婆上推車,帶我一程吧。」

葉白立刻上前扶住老太太遞出來的手便上了推車,慢悠悠的進村了。

來往之人皆是怪異的看著這位新來的小伙子,他們村很多年都沒有外人來了,倒是個新鮮事。

「陳老太,這人沒見過啊,哪來的啊?」

右側方一位濃眉大眼且壯碩的漢子,正在肉攤前看著剛來的葉白,傻笑的詢問老太太。

「牛二,賣你肉去,老婆子的外孫需要你問什麼。」

陳婆婆不屑的看了牛二一眼,便示意著葉白離去,那牛二也不惱,傻笑的看著他們遠去。

他在陳婆婆的指引下來到了一處偏僻的房屋,四周圍起了一處小院子,養了一些牲畜。

葉白上前扶下陳老太,推開房門,室內擺放簡單,房屋右側只有一間臥室,左側放置雜貨。

陳婆婆問道︰「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娃子。」

「我叫葉白,婆婆。」葉白答道。

「那小白你去外面棚子處弄點吃的吧,那里還有些肉和蔬菜,吃完就趕緊走吧。」

「呃,好的婆婆,那我先去弄吃的了,有什麼事您招呼我。」

葉白看婆婆不太想深聊,雖然奇怪婆婆的催促,但天大地大吃飯最大,還是先填飽肚子再說吧。

打開房門去到旁邊的大棚處,拿起旁邊已經所剩無幾的柴火便燒起飯來。

趁著燒火煮飯的功夫,葉白靠著草棚觀看起玉簡中的十日真陽決。

像這類記載著高階功法的玉簡都有特殊的精神印記,每次觀看都會消耗其中的精神印記。

等徹底消耗一空,十日真陽決就不復存在了。

法決分上下兩冊,上冊記載功法以及幾種法術,下冊記載一種神通。

葉白目前只能修行第一階,成功的話丹田會形成一朵靈火。

法術的話目前只能修行低階的附靈手,可把體內靈火附著于任何物體之上,增加殺傷力,但以他的靈力也持續不了多久。

至于另外一種低階法術偏難,即使修行成功以他的實力也很難釋放出來,神通更不是他目前能接觸的。

「你這本法決的神怒法相太一般了,而且這法相憑現在的你也不能修煉,二爺我有辦法能讓你提前觀想法相。」二爺也沒吊他胃口直接告訴他辦法。

「那就是用太一的精血把其本體刻畫在你的識海中,觀想三足金烏的神韻。」

二爺剛說完一道鐘聲響起,一道道血霧在識海中升騰形成一只三足金烏法相照耀其中。

金烏出現的瞬間,一道黑金之色的光芒流轉在識海上空,其羽散發鋒銳之氣,自身帶有一股皇者尊嚴的氣勢散布開來,中正平和,讓人不由得心悅誠服。

在金烏身後有一男子,看不清其樣貌,身穿肅穆黑色帝袍,飾以金色的花紋和圖案,莊嚴大氣。

「那個二爺為什麼金烏跟傳說中的金色不一樣啊?」葉白看著識海中那只黑金之色的金烏。

「那是放屁,真正的三足金烏都是黑金之色,只不過一些不懂之人瞎傳而已。」二爺撇了撇嘴不屑道。

葉白此時看著識海中並不算清晰的金烏法相呆住了。在法相身上流轉的神韻不停的刺激著精神。

沒過幾分鐘,眼楮瞬間酸痛起來,神識也略微刺痛。

「好了別看了,看久了你的神識受不住,正常來講你到了築基境才能修煉神識從而觀想,但因為你的血脈緣故,太一精血化作的觀想圖並不會傷你神魂。」二爺的聲音也打斷了他略顯昏沉的腦袋。

「二爺,以我練氣期的實力也能觀想提升神識嗎?」葉白接著問道。

「你小子要是把法相的精氣神都觀想出來,不止是精神力的提升,也能領悟屬于自己的神通。是不是很興奮啊?」二爺誘惑道。

听完二爺的話,他內心已經熱血沸騰,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觀想,但也知道憑自己如今的實力也只能每天嘗試觀看一下。

葉白也趁機詢問起修煉的一些基本問題,而二爺的回答很果斷。

「不知道,這類低級的問題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

葉白一臉懵逼的呆在那里,隨後無語道︰「你一個洪荒時期的先天至寶,居然連練氣都不懂嗎?」

「你小子懂個屁,太一出生就是天仙境界,我踫到的全是先天神靈,煉氣這種低階境界我理解個屁啊,我需要理解嗎?不然我叫你加入宗門干什麼?」

二爺覺得自己被侮辱了,在葉白的腦袋中咆哮著。

「別別別,我錯了。」葉白很沒骨氣的立刻求饒。

「好了,不鬧了。葉白,我從進入到這里就感知到似有似無的魔氣,你自己多注意點,能走就走。」

二爺突然神情嚴肅的告誡他注意,葉白不解的問道,「魔氣?你意思這里有邪魔之物嗎?」

「有沒有不清楚,不過至少來過這里。」二爺神情凝重道。

「我把事情打听清楚後立刻離去吧。」

葉白想著這略顯詭異的村子,狗命要緊還是早點離開吧。

二爺點了點頭隨後提醒道︰「今晚我先幫你先把精血注入心髒蘊養,你已經到練氣四層巔峰了,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多分實力在這村子里也安全一點。」

葉白自然欣然同意。沒多久散發著濃濃的米香從鐵鍋里散發出來,葉白在旁邊也炒好了菜,就準備去叫陳婆婆出來吃飯。

「婆婆,飯菜已經好了。」

「知道了。」屋里傳來婆婆的嘶啞聲。

沒多久陳婆婆就推門出來,來到大棚看著香氣四溢的飯菜稱贊說︰「你小小年紀做的飯菜還不錯。」

「婆婆過獎了,你先嘗嘗看。」

葉白備好碗筷就去招呼婆婆吃飯,順便也打听了一下周圍的情況。

根據陳婆婆的講述,這龍眠村屬于雲州地帶,雲州是大秦帝國管轄的領土甚至是旁邊的青州也是。

帝國除了有各方城池鎮守,境內也有大大小小的宗門氏族,一般大勢力基本獨立于皇權之外。距離此處最近的城池在五百里之外的天香城。

他們龍眠村連帝國邊緣地帶都算不上,無人理會更別談看管。

「果然來到人族區域啊!」葉白感嘆道。

他此時也頗感無奈隨即又問出心里的疑惑︰「婆婆我看你一直催促著我離開,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陳婆婆放下碗筷,嘆了口氣道︰「你把飯吃了就趕緊離開吧,不是婆婆不收留你,知道太多對你沒好有任何好處。」

葉白看陳婆婆不願多說,他也沒多問,安靜的吃起了飯菜。

吃完後他也主動去收拾碗筷,弄好之後葉白上前問陳婆婆︰「婆婆,你看我能否在這牛棚休息一晚,這段時間趕路有點累了,明日早上我就離去。你看行嗎?」

「行吧!老婆子家里還有一床被子,晚上夜寒你拿去蓋吧。」陳婆婆沒有在多說什麼,只是捧著杯子眼神呆滯起來。

葉白知道這位好心的婆婆有事情瞞著他,但他留這里主要是想著找個位置,今晚好吸收精血,好奇心雖然有,但還是命重要。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