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閻魔之子

作者︰秒速的狐狸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小白,看來咱們有麻煩了。本來打算再不濟也能拼一下,但這家伙召喚的是閻魔之子。」二爺凝重道。

「閻魔之子?那是什麼東西?」葉白問道。

「他是閻魔天子造就出來的十子之一,雖然他的實力受到召喚之人影響只有築基期,但其力量就算是金丹期也不敢隨便硬踫硬。更別說你這小弱雞了。」

二爺無奈的解釋起來,本來信誓旦旦準備幫葉白解決這次問題,但目前來看真難了。

「沒想到遇到個閻魔之子這種弱雞都只能玩命。」二爺憂傷的說道。

「只能如此了嗎?二爺。」葉白神情凝重的看向那道冰藍身影。

「目前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我強行動用東皇鐘吞噬他。但那樣我估計也大傷本源,再次陷入沉睡。」

還沒等二爺感概,對面的閻魔之子雙手已經匯聚陰寒魔氣,一爪橫掃而來,葉白一直緊盯著他,見其攻來立刻跳躍到二樓躲避。

四周魔氣更加沸騰了,瘋狂的向閻魔之子涌去,很明顯更恐怖的大招在醞釀中。

二爺似乎也做出了選擇,隨後對葉白說道︰「接下來的路要靠你自己了,後面要是踫到能恢復的寶貝記得塞給二爺我。」

「二爺,實在不行我帶著陳婆婆跑吧!」葉白急忙道。

「太晚了,此物已經出來,憑借你我的實力,也跑不了多遠。」

二爺剛說完,周圍的靈力也產生了劇烈波動,空氣中的靈氣突然形成強大的靈壓想鎮壓閻魔之子。

葉白也感受到體內東皇鐘在瘋狂震動,正當他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惱怒的時候,東皇鐘突然陷入沉寂。

還沒等葉白疑惑時,二爺的聲音再次傳來︰「咱們運氣不算太差,貌似不太需要我玩命了。」

二爺剛說完,葉白像是感應到什麼,抬頭望向天空。

高空之處有一人御劍凌空,身後劍影重重,散發著無盡凜冽劍意,連滿月也成為了他的背景。

「無盡劍陣。」

隨著一道低吟之聲響起,揮手間一道劍陣便布下,連暗淡的夜空也被這些靈劍點亮。

閻魔之子揮出爪子,陰寒之力四處肆掠,想直接撕碎一道道向來襲來的飛劍。

一旁的葉白,被這強力的攻擊波及到,震退到一旁。

閻魔之子的攻擊,換來的是被萬劍來回穿透,連反抗之力都沒有,身體便煙消雲散,地上只留下一顆白骨珠子。

而在某處怪石嶙峋且又昏暗的洞穴中,一黑袍之人坐在血池邊,在閻魔之子被滅殺回歸本源之時,他與之相連的元神也受到重創,強行被斷開連接。

「無論是誰,本座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陰冷的神情看向龍眠村所處的方向。

自己安排的幾處暗子中的一位,召喚了閻魔之子,本以為是要去吸收其獻祭的精血靈魄,沒想到剛放過去居然直接被人滅殺,這令他的憤怒無處宣泄。

看到閻魔之子已滅,高空之人御劍落地,一襲白衣眉眼如雪,冷然的看向葉白。

「多謝前輩出手相救。」葉白立刻上前感激道。

「你是何人?為何在此?」

「晚輩葉白,剛到此地听聞村長禍害村民,今晚特來斬殺此人,奈何實力不夠,還是被他招出那怪物。」

一旁的李成氣的肝疼,心想這小子連姓名都欺騙自己。但也只能無奈的躺在一邊。

白衣前輩看到一旁因為血祭自己而奄奄一息的李成點了點頭,「那東西應該是閻魔之子,需要血祭才有可能召喚出來,看來此人殺害不少無辜之人。我也是看見這邊魔氣肆掠才趕過來的。」

隨後他看了葉白一眼笑道︰「你很好!這東西你拿去吧,以後可作為你第二元神寄托之物。」

「前輩這不是魔物嗎?還能作為第二元神?」葉白不解的指著白骨珠子。

「閻魔之子是正統的陰間大帝閻魔天子創造而出,並不是吞噬血脈精魄而成長的邪靈,只不過邪道之人把他改造,但終究舍本逐末了,浪費其上限。」

「多謝前輩,晚輩其實還有一事想問。」

在白衣前輩的示意下,葉白拱手問道︰「我一直修行無門,也是剛到此地不太熟悉,想問下在哪一個方向有宗門招人?」

白衣男子掏出一道令牌,令牌再其手中閃爍著微光,隨後丟給葉白說道︰「拿著不朽令去不朽宗吧!有人問你是誰推薦的,就說江停雲。」

「我還有事不能陪你去了,你自己跟著地圖的指示去吧。」

說完拋出一塊獸皮地圖,沒等葉白反應就獨自離去了。

葉白高興的收好東西走到虛月兌的李成身旁,正當要動手的時候,李成懇求道︰

「等一下葉白,你別殺我,我是受了那大黑天使徒的蠱惑才這樣,他說閻魔之子可以復活我兒子我才…」

「行,我知道了。剩下的你去跟被你迫害之人懺悔吧。」

嗆~

疾速劍光直刺其心髒,送走了一臉不甘的李成,他已經知道想知道的了,也不想跟他廢話。

清理好戰場,便直接去房屋,他還有一人要殺。

等葉白找到李山的時候,此人居然被李成復活的尸體弄死了,看他身上背著的金銀之物,想來也是打算跑路了。

「便宜這雜碎了。」

「你總不能再把他弄醒鞭尸吧,咱們也沒那個時間。」二爺調笑道。

「二爺,你知道大黑天嗎?」葉白又想起李成的遺言問道。

「什麼臭魚爛蝦,我不知道,但李成說的什麼使徒倒讓我想到魔祖羅喉當初手下有七位七情使徒。」

「不管怎麼樣這些人估計都不是善茬,先去帶走你婆婆吧。」二爺提醒道。

葉白點點頭,便飛身趕到婆婆的茅屋處,在路過村子的時候亂動已經平息了但還是哀嚎遍地。

這一晚也死了不少人,要不是法陣被破,這些人怕是都會在睡夢中被撕碎。

葉白對這些人沒什麼好感自然也無需理會。他直奔陳婆婆的房屋,此時夜已深但婆婆房屋內燈火通明。

「小白,你回來了。」

婆婆揉了揉眼楮欣喜的看著進門的葉白,又擔心問道︰「你這孩子怎麼還回來啊?我剛才還听到村子里亂起來了,現在才平息。」

葉白笑道︰「婆婆,你先隨我去屋外看看,我給你個驚喜?」

一會兒婆婆便推門看向屋外,一道火光從葉白手中燃起,借著光亮看到李成干瘦的尸體,眼淚不自覺的從臉上無聲滑落。

「小白,謝謝,謝謝你!婆婆…」

陳婆婆已經泣不成聲,多年的心願今日完成。

等待著陳婆婆情緒平緩,隨後便交待了目前的情況,希望婆婆跟自己離去。

婆婆此時卻搖了搖頭,道︰「小白,婆婆也沒幾年好活了,這麼多年也習慣了,就在這落葉歸根吧。」

「婆婆…」

陳婆婆打斷了葉白要說的話,擺了擺手道︰「你有更廣闊的天空,婆婆就在這里每天為你祈福,希望你平平安安就行。」

葉白見婆婆堅持也就沒再多說什麼,把李山的錢財放在婆婆那里就踏上行程。

「小白,要是在外面累了,記得回家看看,婆婆會在這里一直等你的。」

臨走之時婆婆的話依然在耳邊回響,葉白回頭深深看了一眼遠方一直站立的身影後,轉身離去。

此去九萬里,此意九重天。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