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大 神

作者︰鬧鐘太吵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都是昆蟲宮的大神,從某方面來講,大神之間對彼此的辨認,比呼吸空氣還要容易。

說什麼‘蟻會長’……分明是說來刺激他的話。

遇到個這麼不省心的家伙,廉澤真的心累,連語氣都跟著變無力︰「我是蠊大將。」

淳小雅演戲演到底,她愣了一下,然後歡天喜地的撲了上去︰「啊——大蠊哥!!」

她掛在對方的脖子下面,像是為了表達‘他鄉遇故知’的欣喜,不停的用她的髒頭發去蹭對方干淨的臉跟下巴。

同時,掩不住的臭氣滋生,周遭的空氣變得越來越惡心。

廉澤一個嫌棄,抓著她的頭發,將她人整個扯了下來,「臭死了!看看你什麼樣子?!你是丐幫幫主嗎?渾身上下沒個神仙樣,又髒又臭,剛吃完飯的屎殼郎大君都比你干淨!」

「大廉哥,你可以批評我,但你不能侮辱我。」

「我管你那麼多!」廉澤煩躁了一句,然後抓住對方的左手,「跟我走,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淳小雅做出拔河的姿勢,不肯離開,「我不要!這里有好多小姐姐!」

「別忘了你的身份!」

「我是丐幫幫主。」

「丐你個錐子!在這里我就是你的老大,你今天是不走也得走!」

「不要啊!救命——救命——有怪叔叔要綁架我!」

「……」

兩人都沒用法力,廉澤的人身力大,連拉帶扛,強行帶著對方離開了漫展。

……

流司沒有跟著走,他留在會展中心外,等著處理接下來可能會出現的爛攤子。

他等了十多分鐘後。

非常巧合的,‘李家’四口加一個狄天使,同時出現在了他眼前的闊道上。

五個人類各有各的話要說,其中幾個還情緒激動,會面後一陣忙亂,好不容易才平穩了下來。

流司見時機合適,端著兩杯女乃茶走了出來。

狄天使見到來人,出聲問道︰「流司小哥,你有沒有見到那個髒兮兮的女孩?」

這話一出,其他人都將目光看向了流司。

流司眼中泛出灰色的光芒,語氣怪異︰「她家人找到了她,帶著她回家去了,你們不用再牽掛她。」

——他使用了類似催眠術的法術。

李家四人听完後,眼神紛紛變得無神。

李媽︰「哦……那太好了。」

李思芸︰「我會想念她的。」

李爸︰「我們回去吧。」

李思楓︰「可惜沒能見上一面。」

——四人眼楮恢復神采,一同平靜的離開了。

…….

「…….」

狄天使也中了法術,但他沒有迷失,眼中的光彩似掙扎般閃爍了一陣,最後,他 地搖了搖頭,憑意志強行擺月兌了法術的效果。

他蹙起眉頭,看著面前的人,質問道︰「你做了什麼?」

流司對對方的意志力略感訝異,「我用了催眠法術,讓他們不再在意‘流浪少女’的事情,是大廉哥吩咐我這麼做的。」

「那我呢?你是不是也對我使用了?」

「可法術在你身上失敗了,哦……怪不得大廉哥沒特意讓我避開你,原來是這樣啊。」——流司臨時編了個理由。

狄天使握拳打了一下手掌,憤憤然說道︰「可惡!難道這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嗎?!」

從他的視角來看,廉部長到白貝市後,表面上從魚頭模到魚尾,可是暗地里,‘流浪少女’的行蹤始終在對方的掌握之中,看似不務正業,實則運籌帷幄,真是深不可測……

——就算是這樣吧。

……

另一邊,廉澤扯著淳小雅,來到了附近一處小公園里面。

到這兒後先施法,‘閑人退散’,趕走方圓兩百米內的閑雜人等。

小公園里有個不大不小的水池。

廉澤抓著人走到水池邊,想要將人丟進池子里去,但對方頑固抵抗,堅持不從。

他強硬道︰「快給我進去洗澡!」

淳小雅負隅頑抗︰「堅決不要!我寧與污垢同存亡!」

「你就不想變得干干淨淨嗎!?」

「我……我早已經是個不干淨的女人了……」

「說什麼歧義的話,跟我走,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要美女成群!你能給嗎?」

「能!」

「……」淳小雅一下子不反抗了,她挑眉道︰「我要正常的人類,不要蟲女。」

「沒問題。」

「我……我還有很多要求,但是還沒想到,你能答應嗎?」

「能。」

「騙人,我不信。」

「咱們可以找我大哥‘冥靈洞主’做擔保,我以他的人格保證,我絕對沒有騙你。」

「大廉哥,你都需要用別人的人格作保證了,我還能相信你嗎?」

「這叫雙重保證,一加一大于二的事兒。」廉澤強調了一句,接著話鋒一轉,正經道︰「蟲主派了我跟蟻會長下來,本來一個就夠了,多個蟻會長已經很添堵的了,什麼時候又多了你一個?你怎麼也下來了?」

淳小雅小臉正經,也很可愛︰「蟲主讓我將功補過,免去緊閉。」

「……」

一百多年前,這臭姑娘在花仙子的聖湖里洗澡,把水染臭了,後續被蟲主罰關緊閉兩千年。

這趟下來,‘將功補過’說得好听,分明是‘借公行私’,借滅世的名義,消除關禁閉的處罰。

——廉澤雖然早猜到了,但這會兒一對供,還是感覺心郁氣堵。

‘將功補過’的操作,換他他也會這麼做,但他至少會給‘干實事的’通知一聲,給人做好心理準備的時間啊。

「唉……」

就當做是那時形勢急迫,來不及通知吧。

——同僚坑同僚是基操,真換了他,他不僅會一聲不吭,可能還會落井下石。

……

兩人都是大蟲神,許多話不必明說,‘工作’的事,說三兩句便算交接完了。

淳小雅被丟進了池子里,冬天的池水冰冷,她冷得直往外爬︰「好冷!」

廉澤抬起右腳,鞋底板抵在對方腦袋上,冷臉道︰「給我洗干淨了再上來。」

「它太冷了!!」——可愛的怒聲。

「……」

大 神是個缺乏關愛的、有戰後綜合征的……超齡問題兒童。

雖是大神,有時卻像個愛撒嬌的小女生。

廉澤不情不願的抿了下嘴角,然後施法給池水加了熱,「限你三十秒內給我洗干淨。」

「謝謝大廉哥~~~」

不用三十秒。

淳小雅沾了水,念頭一動,池子波光蕩漾,水光流轉,帶走了她身上的污垢,整個人包括衣服,一下子變得干干淨淨,而池水則變得黑濁如墨。

墨池有鏡。

廉澤借助池水水面,使用了‘虛實之境’。

一瓶裝有青色液體的水晶瓶從‘虛實之境’中浮出,出現在了現世。

他抓住瓶子,打開,往水池中斟倒了幾滴。

青汁入水,效果猶如淨化,眨眼之間,就將水中的墨色淨化殆盡。

池水又恢復了平常,不僅如此,看上去更加清澈,且還有一種澹澹的草木清香

要知道,這池中先前的污水,不只有普通的污垢。

淳小雅非常好奇,她的大眼楮露出充滿求知欲的眼神︰「大廉哥,瓶子里裝的是什麼?」

廉澤還是掛著一張臭臉︰「……除臭劑。」

——那是他特意研究出來的,專門用來消除‘大 神的臭氣’的高級消耗品。

淳小雅從水池里跳出,接著像貓科動物似的甩動身體,甩干了身上的水珠。

她上前抓住那個瓶子,一臉笑容,嬌滴滴道︰「大廉哥~~~」

大廉哥被她剛剛的甩水動作甩了一身,好話對他已完全無用。

「你給我放手,別踫我,你又發臭了。」

「我喝了它,能變香嗎?」——小手死死抓緊瓶子。

「放手!放手!」——舉高高。

「大廉哥,不要這樣啊!」

「會給你的,你先放手!」

「我就聞聞,聞一下就好。」

「……」

——打鬧中。

淳小雅的神體因久遠時代的‘異魔討伐’戰爭而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癥,使她失去了對‘大 神之臭’的一部分控制。

這部分的‘失控’只有‘神格刷新’——即死亡後,創世神使用權限重置‘神格’——才能恢復。

所以這個後遺癥,等同于無法治愈。

這一部分產生的‘臭’無法用尋常手段遮掩,用法術——至少也得中高等級的法術,才能勉強處理。

之所以說‘勉強’,是因為沒有法術能夠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甚至時間長一點的也沒有。

淳小雅有段時間曾努力找辦法處理‘失控的臭’,但……辛辛苦苦幾千年,本質問題毫無改變,她的努力就像竹籃打水,空費氣力,結果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什麼都不做。

廉大邪神的法術也沒辦法一勞永逸,不過,作為法術大神,就算同樣是‘治標不治本’,他治的也比別人的好。

指望天荒地老是不可能的,保個一兩千年倒是沒什麼問題。

……

兩人打鬧了一陣後。

廉澤將‘除臭劑’丟回了‘虛實之境’里面,再從其中取出了一套類似生化防護服一樣的大件衣服。

他將衣服塞給對方,沒好聲道︰「穿上這個,它能保護其他人不被你的體臭燻死。」

淳小雅都囔了一下小嘴︰「太丑了,穿上去像豬八戒一樣。」

「你個臭屁蟲沒資格說人家,快點穿!」

「大廉哥好霸道。呀~大廉哥你的眼神好像要吃了我一樣,我是不是要換個地方換衣服?」——扭扭捏捏,就是不肯換衣。

「真受不了你!讓我來!」——施放法術,強制更換衣物。

只見青光閃兩閃,‘生化防護服’與‘流浪者套裝’換了個位置。

換衣服的事,總算結束了。

……

淳小雅穿著的這身‘生化防護服’為重型防護服,主體為橘紅色,手腳部均為黑色,像穿了水鞋、手套似的;臉部有透明面罩,面罩下方連著氣管,氣管另一端連到背後的特殊背包中。

換上這身防護服後,她左看看右看看,憤憤然說道︰「我的可愛都被它封印了!這樣我怎麼擁抱別的女孩子?!」

「……」

這就是廉澤之前一想到她就頭疼加心塞的主要原因,麻煩還不省心!就跟憑空多了個女兒要養似的。

他以手捂額,語氣頗無奈︰「什麼都好辦,回頭我給它添個觸感共通功能就好了。」

淳小雅搖了搖頭︰「不是我親手感受到的觸感,那樣的觸感沒有靈魂。」

廉澤一榔頭敲到了對方頭上,罵道︰「你個坑蒙拐騙的,有什麼資格講靈魂!」

「誒嘿嘿~~」——惡意賣萌。

「……」

……

‘麻煩’找到了,接下來就是料理後事。

廉澤與淳小雅之間的互動,在路人眼里也是明顯的沾親帶故,兩人要是出現在狄天使面前,除非對方真是個木頭腦子,不然鐵定能聯想到‘他也是邪神’的事情。

還有就是……他現在這頭疼的樣子,被人看見了,多少有些丟臉……

總而言之,為了避免亂七八糟的麻煩,廉澤沒有與狄天使及流司會合,他帶著淳小雅,坐高鐵先一步回桂魚市去了。

狄天使跟流司要處理某人買回來的大量東西、住宿的手續等等雜事,兩人在白貝市多停留了一天,到第二天才開始返回。

至于‘李家’那邊……那邊就李思楓比較特殊一點,讓狄天使隨便湖弄湖弄,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

……

桂魚市。

上午十點半。

一輛綠色的出租車在‘二次緣酒樓’門口停下。

車後門打開,自其中下來兩個人形大蟲子。

其中一個人形大蟲子穿著一身厚重的生化防護服,這在尋常市區,本應該是非常稀奇罕見的事,但很奇怪的,這條街上的路人們,沒一個對其投出異樣的視線。

——問就是邪神的法術,所有的異常現象都能用這個理由去解釋或者湖弄。

廉澤帶人來到酒樓門口,他一手按著對方肩膀,一手指著酒樓招牌,語重心長道︰「小雅,這就是賈大哥開的酒樓,你待他要像對待兄長一樣敬重,兄長有個女兒叫妍妍,是他的死穴,你萬萬不可與妍妍過分親近,免得兄長翻臉不認親。」

淳小雅乖巧的點了點頭︰「大廉哥,我明白了,這里就是我們以後吃飯的地方,為了不餓肚子,絕對不能惹惱兄長。」

「長兄為父,他就是咱兄妹倆的衣食父母啊。」

「……」

——這倆大蟲子在別人家店門口說話,說得像蝗蟲進村前的誓師演講似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