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閑雜的事

作者︰鬧鐘太吵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梅部長是草木神——亦即樹神,同時又是‘環管部’的部長。

草木神對情報的收集有先天的優勢。

‘環管部’名義上是‘天令’的下屬部門,再加上雙方暗地里存在的利益交換,使得‘環管部’對‘天令’的情報系統擁有極高的查閱權限。

綜上所述,在桂魚市,梅部長算是掌握人間情報最多的人。

廉澤有自己的情報路子,但還是喜歡偶爾過來喝杯茶水、討點茶葉,順帶聊點家長里短的事。

兩人聊了一陣世界形勢。

梅部長︰「……‘少女之神’不希望發生大國戰爭,所以大國表面上才得以和平,然而矛盾跟壓力不會因為天神而消失,結果就是發生在小國的各種代理戰爭。」

「恃強凌弱,必遭反噬,老生常談的結果了。」

廉澤擺了擺手,結束了這個話題,他問道︰「近來有什麼有趣的事件發生嗎?」

梅部長︰「廉部長說的‘有趣’,是指‘彩色蟲子’的有趣?還是同行隕落的有趣?」

「說同行吧,死同行,听著開心。」

「上個月,‘毀滅神’死了一個,被‘蒼穹宮’的‘飛羽神’殺了。」

「咦……?‘毀滅神’專職毀滅,戰力高強,哪個‘飛羽神’這麼 ?」

「是一只蒼鷹,蒼穹宮的武官小將。」

「有戰職,那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可她只是一個小將,怎麼膽敢殺害‘毀滅神’?」

「我個人認為,可能與‘獸神’流司遭遇的情況差不多。」——說著,梅部長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廉部長,有人以神明為傀儡,行同類相殘之事。」

廉澤依舊反應平澹︰「你們有沒有調查過‘神格’的去向?」

「難以調查。」

「那‘毀滅神’的動向呢?」

「老樣子。」——‘毀滅神’不讓其他神明關注自己的動向。

「那還操什麼心,她們有信心,咱就別多管閑事。」

「……」

……

‘域外魔神’相關的事漸漸暴露在外,知道的人越來越多了。

廉澤算是其中比較大的一個知情人,他不想與別人分享更多的內幕,隨便提了幾句,便又問起了別的︰「那個‘游戲’,近來的發展如何?」

梅部長挪動肥胖的身體,走到辦公桌前坐下︰「讓我看一看……他們最近動作不少,在世界各地都搞出了許多麻煩。」

——操作電腦,搜索情報,瀏覽內容。

廉澤跟著說道︰「有沒有關于他們老巢的情報?」

梅部長停下來看了對方一眼,「有一個猜測,說可能在某處熱帶雨林里面。說法不可靠,實際上相當于一無所知。」

「啊……那真可惜。」

「那個游戲,背後有一位大神。」

「哦……我知道啊。」

「廉部長,你得分清輕重啊。」——梅部長覺得‘域外魔神’的事更危急,大神不應該在這種時候還窩里斗。

「安啦~這地方最不缺保底的,少一兩個又不會怎麼樣。」——‘保底的’即是‘大神’。

「……」

梅部長不好多說什麼,他無聲的嘆了口氣,手上用力敲了下鍵盤,「‘天令’近三個月收集到的情報,我匯總後發給你了。」

叮~

——手機收到信息的響聲。

廉澤微微搖了搖頭︰「我更想你幫我總結一下。」

「哈……我不是這方面的人才,不過,如果你不急著要的話,我可以找手下總結一下。」

「你都發過來了,我哪好意思再麻煩你的人。」

「呵呵~」

「……」

……

這茶也喝了,情報也拿了,到了該告辭的時候了。

廉澤強盜似的在辦公室櫃子里翻出兩罐上好的茶葉,手上拿一罐,腋下夾一罐,另一只手晃了晃︰「梅部長,突兀的來打擾你,你還送我禮物,真不好意思,我店里有事,先走了,改日再來道謝。」

「……」誰送你禮物了?分明是你自己不問自拿的!

——梅部長表面笑嘻嘻,心里在肉疼,想著這煞星終于要走了,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來。

他忙出聲道︰「廉部長!等一下。」

廉澤在門前站住,回過頭來,面露疑惑︰「怎麼?還有禮物?」

「有件事情,你可能會感興趣。」

「你說說?」

「這件事跟汪市長他們有關。」

「‘人神’的事?」

「是的,有位‘人神’……怎麼說呢,他比較泥古不化,不喜歡現代事物,與汪市長他們差不多截然相反。他主張返璞歸真,回歸自然,汪市長他們好不容易說動了他,讓他給這個時代一個機會。然而……前段時間,他得到了一份不合格的回應,他生氣了。」

廉澤露了個小眼神︰「這兒又沒有‘人神’,何必說得彎彎繞繞。」

梅部長︰「哈哈……習慣了。」

事情簡單的說,就是那個‘人神’極度看不慣現代文明對大自然的改造跟破壞,想要出手教訓人類。

汪市長他們好歹好說,讓對方給人類一個表現‘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機會,對方給了,然而結果人類不僅沒有給出好的一面,反而還露出了對自然最糟糕的部分,徹底惹怒了那個‘人神’。

——這也是籠統的話。

具體情況沒有說的那麼宏大,實際的時間僅僅發生在一個小鎮里面,僅僅與幾個主要的人類有關,與兩座山、一片森林、一片田野有關。

發生的過程只涉及到少量的人與事,但結果卻關系到全人類。

……

廉澤听了具體的情況後,微微眯起了眼楮︰「那人如此頑固,也算不改初心,‘天神宮’派他下來,應該是為滅世而來,後續滅世暫停,他反倒成了礙事的。」

——‘天神宮’即是‘人神宮’。

梅部長轉頭看向別處,「汪市長需要維護‘天神宮’顏面,必不會讓那人亂來,可那人固執如斯,唯有強硬手段才能制止。」

「呵~梅部長,哪天汪市長要是找你訴苦了,你記得幫忙推薦一下,我想賣他個人情。」

「我會的。」

「……」

人類對自身文明的破壞,居于物種之最。

因此‘人神’在此間最不缺少法力,在同級別的各類神明中,‘人神’發揮最好,最佔優勢。

而反過來說,‘人神’也是留在此間的各類神明中,最為棘手的。

梅部長說的那個‘人神’,已頑固到了必須使用強硬手段的程度——也就是說,需要封印、囚禁,或者消滅對方。

這件事理應交由‘天神宮’的人處理。

可問題是,留在此間的其他‘人神’並不比那人強大,且還有諸多顧慮,不好由‘人神’出面清理門戶。

‘人神’不出,只能找其他的神,汪燎能找到的其他的神,里邊可以穩勝那人的屈指可數。

廉澤就是其一,另外考慮到現實情況以及性價比,這幾乎算是最優選項。

……

……

四月十五號。

這天發生了一件大事。

世界有名的景點——‘拉圖塔諾山’一帶突發強烈地震,地震引發山崩,多座峰頭倒塌,地震造成大量人員傷亡及嚴重損失,具體數據仍在統計中。

四月十七號,凌晨一點。

‘普斯諾安雪山’發生超級雪崩,雪崩摧毀了山上的一個旅游度假區,據悉,當時度假區內至少有三千人。

四月十八號。

‘瓦蓮西山’遭遇特大暴雨,暴雨形成山洪,沖毀大量人造建築,許多人被困山上,目前有關部門已展開緊急救援行動。

是人禍,不是天災。

以上災難造成的人員傷亡及財產損失,比報道出來的只多不少。

與之相關的災難,除了‘山崩地裂’之外,還有許多被禁止公布與眾的戰斗。

戰斗波及造成的傷亡同樣嚴重,短短幾天內,傷亡難計其數。

……

四月十九號。

桂魚市。

某個名為‘蓮花湖’的湖邊。

廉澤正坐在湖邊一橫木上,手握著魚竿,耳戴著耳塞,一邊听歌一邊釣魚。

他旁邊約三米外還有一人,對方是燒鴨店的老板,也在釣魚。

兩人算是‘朋友’,今天約好一起來釣魚。

釣了一上午,廉澤的魚護滿了兩次、放了兩次,後來改換了直鉤,才有閑暇專注于听歌。

而作為對照組,另一邊同樣釣到現在,魚護還是只有寥寥兩條小魚、一只王八。

燒鴨老板酸  說道︰「廉澤,你要不改行當賣魚老吧,一甩手一條魚,就算別人用高壓電線來釣魚,也沒你釣的多啊。」

廉澤頗有釣魚大神的氣度︰「魚非魚,釣非釣,我鉤上掛著的是一個心境,心境若深遠,則魚群自來,心境若功利,則群魚退避。」

「敢問大神,如何才能深遠?」

「法不輕傳,v我五十,以示汝之真誠。」

「呵呵呵~我可去你的吧!你這家伙就是運氣好,神神叨叨的,你咋不說那魚都是找你來報恩的?」

「哼~凡人。」——來自釣魚大神的傲慢。

燒鴨老板有些歪腦筋︰「哎,廉大神,你說你手竿這麼神,那你海竿怎麼樣?」

廉澤︰「差不多吧。」

「不開玩笑?」

「不開玩笑。」

「那你出海釣過嗎?」

「我下海釣過。」

「想不想去釣金槍魚?我出錢,你出魚。」

「啊……」廉澤正要回應,忽的瞥見旁邊林子里有道紅影走來,他改口笑道︰「先不說這個,有條美人魚往我魚鉤上來了。」

「???」

燒鴨老板听得一臉迷惑,他看了看湖面,湖邊沒什麼魚的樣子……轉過頭來,見著一位姿色沉魚落雁的美人,整個人瞬間變成呆子樣,不由的看痴了。

……

那紅影是旗袍的色彩,那來人乃是‘人神’葉琳,一位端莊典雅的現代化古風美人。

葉琳走近了,向面前的人做了個問候禮,「廉先生,中午好。」

廉澤露出不太正經的微笑︰「中午好,大美人。」

「有空隨我去見見其他人嗎?」

「啊哈哈~抱歉,這事得先來後到,我跟我這位朋友在這兒忙著釣魚呢。」

「……」

葉琳看了燒鴨老板一眼,對方馬上回過神來,緊張地說道︰「不忙不忙,魚沒幾條,一整天閑得要死,廉老板,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廉澤︰「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先走了。」

燒鴨老板︰「魚竿什麼的放著就好,我幫你收拾,晚些送到你店里去。」

「這怎麼好意思。」——客套話。

「……」

……

告別燒鴨老板,廉澤跟著葉琳往林子外走去。

他好奇道︰「葉琳,你最近干什麼去了?我好像有陣子沒見到你了。」

葉琳側頭看了他一眼︰「游山玩水,哪里都去。」

「真巧,我也喜歡游山玩水,不如結個伴,一起去?」

「小女子何德何能,敢與大蠊神結伴同游?莫要驚嚇人家。」

「唉……我就知道,人類不可能喜歡大蠊神,可我萬萬沒想到連你也不例外。」

「人類對蜚蠊的喜惡,決定權在于作為大蠊神的你,比如說——你對‘大雪飛蠊’有什麼看法?」

「白白胖胖的,很可愛?」

「托你的福,北方寒冷地區也有大蠊了。」

「誒?難道以前沒有嗎?」——裝傻充愣。

「……」

兩人邊聊邊走,來到了停在林外公路上的轎車旁邊。

開門進車,一個去前座一個去後座,車里邊還有個開車的貓頭人——‘浮雲獸’。

人都上了車,‘浮雲獸’發動引擎,油門一踩,加速行駛了起來。

……

廉澤忍不住想找事,他扯住‘浮雲獸’的一只耳朵︰「小貓咪,咱倆換換位置好嗎?」

浮雲獸的貓臉被扯出了一個很滑稽的表情,「大神,我要開車。」

「我就是想開車,才跟你換啊。」

「這事你要問我主人。」

「不,我就要問你。」

「啊——主人,你快說兩句。」

葉琳捂嘴笑道︰「浮雲獸,保持現狀,你現在的樣子好搞笑。」

廉澤︰「你認不認識‘貓咪之神’啊?」

浮雲獸︰「‘貓神’里面,我只認識一個‘虎魄’。」

「你介不介意當‘虎魄’的妹夫?」

「要命 ,先不說物種不同,大神,別看我這樣,我姑且是個母的。」——說話間,浮雲獸的‘貓頭壯漢身’漸漸變化,變成了身高一米四的白發貓耳少女。

「……」真掃興。

廉澤揪著的貓耳手感變差,頓覺不爽,便放開了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