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燈火搖曳

作者︰鬧鐘太吵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從現在開始,蘭特山被邪神包場了。

在未來的一兩日,本地的人不會關注那山的存在,所有的活動都會避開‘蘭特山’;而外地前來旅游的游客,只會聚在城鎮周邊,他們旅游的目的會被歪曲,只在城鎮賞燈,不登山游玩。

……

蘭特山比廉澤來時想象的要小,山高六百米,山勢平緩,無奇無險。

不過林木甚佳,從山腳到山腰有成片的竹林,往上樹林郁郁蔥蔥,有森林景致。

「……」

廉澤走到山腳下時,山上竹林中忽地亮起一盞光亮。

光亮沿著山道往下,待離得近了,才見得是有人提著燈籠。

那燈籠以竹篾為骨,以素紙為面,籠中點著一支紅燭。

燈籠連在細竹竿上,竹竿的另一端,是葉琳的縴縴玉手。

……

人到了面前。

葉琳提著燈,做了個優雅的問候禮,「大蠊神,晚上好。」

「我真希望你對我的稱呼能統一些兒,別一會兒大蠊神,一會兒廉大神,改天又成了廉先生。」

廉澤多看了對方幾眼,接著指著山上的黑暗,微笑道︰「怎麼樣?喜歡我的見面禮嗎?」

葉琳舉起燈籠,微微的光亮驅散她臉上的陰影,映出了她出于禮貌的笑容,「我更希望大蠊神你能正經一點,明明是你的喜好,偏要誣賴別人。」

「呵呵~我這也算是借花獻佛,你多少受用一點兒吧?」

「……」

葉琳沒再碎嘴,她轉過身,提燈帶路,往山上走去。

走了兩步,她開口道︰「大蠊神,你讓我準備的燈籠都準備好了,共八百四十七只,燈籠中皆安放了靈性材料,材料統一為金花木。」

廉澤在路上左看右看,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哦,知道了。」

「你要用那些燈籠布置陣法,是嗎?」

「差不多吧。」

「嗯……我覺得應該提醒你一句,‘周峭’精通法術,一般的陣法瞞不過他。」

「呵~」——輕蔑的笑聲。

「……」葉琳感覺郁悶,她不滿的回頭看了一眼,沒有說話。

‘天神宮’沒有大神,其中很大一部分新生代的‘人神’,都對大神缺乏概念,只知大神恐怖,不知大神有多少恐怖。

在廉澤眼中,葉琳就是個黃毛丫頭,調笑一下就挺好的,認真解釋反而無趣。

……

葉琳帶路,來到了位于山腰上的一間小廟中。

廟後有個用竹籬笆圍起來的院子,院中有一棵大松樹、幾棵別的小樹,樹上都掛了掌了燈的燈籠,為院中提供光亮。

院子地面上,除通道以外,其余地方擺滿了燈籠,燈籠密密麻麻,堆疊了幾層,葉琳先前說的‘八百四十七只燈籠’,都在此處。

此處的燈籠雖多,但每一只都有不同,外形有像動物的、有像植物的,配色有大膽的、有含蓄的,所有燈籠設計不一,卻一樣的精美,像一個個藝術品似的。

廉澤走到這里後,抓起一只燈籠在手上把玩了一會兒,「這個燈籠像個兔子一樣,這些都是你親手做的?」

葉琳心里得意,臉上冷澹︰「稍有閑心而已。」

「呵~這一院子的燈籠,比得過這一座山的了。」——不吝贊美。

「沒有人文屬性,缺乏厚重的事物,只當它們是玩物吧。」

「單單是能點火這一點,就勝過那些燈泡籠子太多了。」

說著,廉澤曲指一彈,彈出一粒青光,青光如針線,帶著青色的流光,穿過他手上的燈籠,燈籠表面泛出青色的微光,憑空懸浮而起。

青光穿梭、彈跳,引著光線,穿過院子地上所有的燈籠,燈籠以光線相連,一只只、一盞盞全部漂浮而起。

青光幽幽,似鬼燈集聚。

廉澤從口袋里掏出一面方形小鏡子,往上方一丟,鏡子迎風而長,變成一面邊長一米有余的大鏡子,固定在了空中。

緊接著,那些青幽鬼燈從頭開始,以鏡為門,飛入鏡中。

頃刻間的功夫,滿院燈籠,只剩樹上幾盞,手提一盞。

……

廉澤走到一棵桂花樹旁,取了掛在上面的燈籠。

燈籠外形像只狐狸,貼紙微紅,映出來的光亮也微紅。

他把燈籠提在手中,回過頭,面露微笑,眼含神威,語氣帶著半分不容拒絕的意味︰「葉琳小姐,天色尚早,不如與我一同掌燈夜游,如何?」

「……」

葉琳被‘大神’的神威震懾,沒有別的選擇,「……也好,反正我也沒有困意,就跟你一起夜游吧。」

……

布陣猶如施工制造陷阱,除了陣法本身需要的技術與知識外,還需要因地制宜,結合實際環境來進行布置跟調整。

——這就是廉澤‘夜游’的目的。

至于葉琳……多個伴兒,能說話還能調戲,何樂而不為的事。

兩人提燈走了一夜,天亮後繼續走到了一早上。

上午十一點左右。

廉澤走遍蘭特山上的山道,回到了一開始上山的地方。

他回頭對身後的人說道︰「我們現在的情況就像南山的那片竹林,游山玩水就到這兒吧,我們接下來晚上見。」

「那麼,再見。」

葉琳心理壓力大,一听到對方說出了結束的話,她馬上回應一句,然後轉身就走。

走到半山腰處時,她轉身往下看了一眼,心里呢喃道︰

「胸有成竹嗎……真是個難以揣摩的家伙。」

「完全搞不懂他的動機是什麼……」

「希雅不爭取此人,恐怕是擔心博弈不過,反被掌控吧?」

「……」

在‘窩里斗’的大背景下,蠊大將在此間的所作所為,確實容易使人迷惑,再加上他的履歷背景之類,很難讓人不懷疑他沒有什麼大陰謀。

希雅一個‘少女之神’,在籌碼不夠大的情況下主動找上門來,那真的跟與虎謀皮差不多。

……

……

當天中午。

廉澤下山吃了個飯後,回到了山上小廟里面。

他將昨晚收入‘虛實之境’的燈籠悉數放出,重新在院中擺好。

這些燈籠經過他的本體的改造,現在成了構成某個陣法的一部分。

「所有人上山集合,地點在半山腰小廟里面,順著二號山道一直往上就能看到……」——正在編輯鴿信。

「……」

ym部的其他三名部員收到鴿信後,馬上結束當前的事項,開始出發前往山上。

大約二十分鐘後,小廟里面,部門眾人再一次集合。

一番簡單的交流後。

廉澤掏出三張內容極其詳細的地圖,分別交給三人,同時說明道︰「這三張地圖上面標注了紅點,我需要你們在紅點位置懸掛燈籠,燈籠掛得盡量自然一點,如果有別的燈籠礙事,就把礙事的拆了。」

「……」

姜蘭有些見識,她攤開地圖看了看,眉頭微微蹙起︰「這地圖……」

廉澤︰「這趟差事的委托者是個邪神,地圖就是她給的,說是迎賓需要什麼的……啊……反正按照慣例,這種事咱們少問多做就行了。」

狄天使露出一副學渣的樣子︰「掛的位置有講究嗎?還有我不太會看地圖,萬一掛錯地點了怎麼辦?」

廉澤擺了擺手,很隨意的樣子︰「干個馬馬虎虎就行了。」

「……」

等燈籠掛好之後,廉澤會‘細調’一下,所以‘馬馬虎虎’便可。

另外要不是擔心會搞出太多痕跡,使人警惕,他自己或者讓葉琳幫忙,那都是一下子的事。

……

說明完畢,干活開始。

三人從中午開始掛燈,中間一直沒停歇,掛到晚上七點多,才將八百多個燈籠全部掛完。

山上小廟內。

姜蘭掛燈回來,一臉疲憊。

狄天使早幾分鐘回來,他見到來人,馬上遞了一瓶水過去,「姜蘭姐,辛苦你了。」

姜蘭喘了幾口氣,平穩住了氣息,好奇道︰「咦~?狄天使,你怎麼比我還快?」

狄天使撓了撓頭,有些尷尬︰「是蘇老師幫忙……我掛燈掛到後面後繼無力,所以廉部長讓蘇老師替我掛完剩下的……」

蘇婷這會兒正望著院子大松樹上的燈籠,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姜蘭上前問道︰「蘇老師,你在看什麼?」

蘇婷︰「這些燈籠都好精致,如果真是迎賓用的,不知迎接的是個什麼樣的邪神。」

——她喜歡在這里見到的燈籠。

「也許是嫦娥一樣的邪神吧?」

「夜里點燈,我們今天掛的燈亮起來一定很漂亮,要是能讓我們也觀賞一下就好了。」

「……」

這邊正說著,另一邊,廉澤提著兩大袋子食物,從外頭走了進來。

他笑著說道︰「賞燈也在我們的酬勞內容之中。」

「廉部長。」——三人各喊了一聲。

「我給你們叫了外賣,吃完後,你們可以下山回旅店休息,也可以待在山上,沾一沾邪神的燈光,賞一賞蘭特山的燈火夜景。」

廉澤一邊說,一邊將手上的東西放下,他接著道︰「不過,留在山上賞燈要注意兩件事,一是不要靠近南邊的竹林,更不能進去;二是不要破壞神秘的氛圍,待會兒會有許多怪事發生,若是失了禮數,可是會被請下山去的。」

狄天使忍不住好奇︰「南邊的竹林里有什麼?」

「嗯哼?這就不夠禮貌了啊。」

「呃……我不問了。」

「……」

……

與部員們吩咐好注意事項後,廉澤拿了一份糖醋魚跟一份蒜香排骨的外賣,離開小廟,往南邊走去。

這會兒太陽已完全西沉,天上月牙彎彎,繁星閃爍。

廉澤沒用法術,他借著星光看路,一路走進了蘭特山南面竹林之中。

竹林中心區有個完全用竹子搭建的涼亭,亭中有一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時。

走入涼亭,他看了那人一眼︰「肚子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吃點?」

「……」

葉琳神情冷澹的站在一邊,一句話也不說。

畢竟待會兒就要殺她同僚了,她可沒心情陪人談笑。

……

見人不愉快,也能使人愉快。

廉澤將兩份外賣擺在亭中的竹桌上,他的樣子有些開心,語氣卻是微冷︰「入夜了,麻煩點個燈吧。」

「……」

葉琳默默的施放神力,無形的力量掃過整座蘭特山,山上那八百四十七盞燈籠紛紛亮起。

燈籠放出的燈火顏色多種多樣,在一座山上分布開來,顯得繽紛多彩,又有妙趣橫生。

廉澤看了看竹林里的燈籠,「八百四十七只,還是少了。」

這個數字說起來多,可一分散,這偌大的一片竹林,也才寥寥十余盞。

沒人搭話,他呵笑一聲,接著道︰「不過,少也有少的好,燈微融入夜,搶不走夜色,亂不了自然,你的同僚應該會很喜歡。」

「……」葉琳還是緘默不語。

廉澤勾起嘴角,語氣陡然一變,帶有了上位者的威勢︰「葉琳,拿出你的琴來,彈琴吧,彈一彈竹林風聲,燈火搖曳。」

「喏。」

葉琳低頭應了一聲,右手一拂,波光流轉,變出一張古琴來。

她抱琴走出涼亭,在亭外竹林間變出桌凳,坐在那里彈奏起了琴曲。

琴聲優美,曲調通靈,多有空寂。

琴弦一動,引得竹林微風起,微風攜著琴聲,向四面八方吹蕩。

微風不絕,琴聲不盡,風聲清且輕,至千里之外,猶在耳邊。

…….

竹林涼亭中。

廉澤吃完了外賣,將桌面清理干淨,擺上一壺茶水、兩個茶杯,再從‘虛實之境’中取出了一副圍棋棋盤,擺在桌面正中央。

布置在蘭特山上的那些燈籠,是某個法陣的框架構成,而這幅棋盤,則是那個法陣的核心。

燈籠可以現做,但作為‘核心’的棋盤不可以。

想弄好這東西,即便蠊大將全力制作,至少也得花上百年時間。

「呵~老怪物最麻煩的就是這點,積攢的寶物太多了,新人哪有本錢翻盤?」——自己罵自己。

「搞得像鴻門宴一樣。」

「……」

目標是‘人神’,由同為‘人神’葉琳出面,必定可引人至此。

周峭性情偏執、高傲,到這里後,見到‘身份不明’的廉澤,就算知道前方是個陷阱,也不會像老鼠見了貓似的,扭頭就跑。

對方一定會在涼亭坐下。

屆時,這盤棋下與不下,都改變不了對方的死局。

想在蠊大將手下活命,只有聞風而逃才能躲過一劫。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