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念舊思新

作者︰鬧鐘太吵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葉琳替浮雲獸說道︰「廉大神,我的浮雲獸樣子看上去姑且是只貓,其實與貓類完全不沾關系,你做媒找錯對象了。」

廉澤靠倒在座位上︰「時代不一樣了,現在沾點愛,沒什麼不能突破的。」

「那就更不勞煩您操心了,愛是個人的事,他人豈能強求?」

「婚姻也不盡是因愛而生。」

「仁善不強人所難。」

「好啦好啦~我不給她介紹對象便是。」

廉澤本來就是說著找事的,一講道理,自然理虧。

……

轎車在路上行駛了大半個小時後,開進了某個私家園林里面。

里邊風景大好,青磚路、迎客松、扶搖柳、蓮花塘,繁花瑤草迷人眼,亭石屹立駐風光。

裝飾復古,格調高雅,一派古香古色之貌。

下車後,廉澤自顧自的往前觀賞了一段,輕笑道︰「你們是‘人神’還是‘古神’啊?天上地下都一個樣子。」

——在神界,東方出身的‘人神’,喜好的住所風格,大多與此處無異,所以才有他的這個說法。

葉琳在‘人神’中倒是與時俱進些兒︰「‘人神’都是些念舊的頑固,舊識的趣味延續到天荒地老也不膩味。」

「可我見你倒是挺時尚的。」

「念舊之余,容得下思新。有的人比較寬容,有的人比較…固執,到底也是因人而異。」

「呵~這花養得不錯,是誰栽的?」

「一個同僚。」

「你甚至不肯告訴我那人的名字。」

「‘名諱’,那人比較忌諱這個。廉大神想知道那人的名字,還請見著ta後,讓ta親自告知吧。」

「小心思真多。」

「……」

有些時候,知道名字可以查出大量的個人信息來。

許多神明在外辦事的時候,若非必要,都不會透露自己的真名,免得被人查到具體信息後,進行針對。

……

廉澤跟著葉琳,穿過前園,到了內園。

內園中心有一間二層木樓,木樓周圍有八方通道——即八條路徑,每條路徑各有風情,皆通往木樓。

葉琳帶路帶到路徑前面,忽然停住了腳步,她回頭說道︰「廉大神,我們到了,他們就在前面屋子里面。」

「……」

廉澤沒馬上回應,他仔細看了看周圍的景觀及細節之物,呵笑道︰「你不繼續帶路嗎?」

葉琳青澀的笑了一下︰「說來抱歉,到這兒我便不識路了。」

前方有迷陣,若是不懂規律,向前到不了木屋,會走到別的路徑上。

廉澤玩味道︰「‘八方迷陣’,這算什麼?與客人活躍氣氛的小游戲嗎?」

「應該不是,我每次來,都得在這些路上走幾遍。」

「看來是與人賞景用的。」

「呵呵~廉大神不會因此埋怨我們吧?」

「只是覺得你們不夠禮貌而已。」

「……」

——看似平和的對話里,包含著言語上的交鋒。

往來皆是利益,大蠊神與‘人神’之間的談判,從見面的時候就開始了。

……

廉澤知曉此‘八方迷陣’的原理,但他沒有刻意去解陣。

「八方風景若是空置,未免可憐。」

說著,他向前邁步,走入了路徑。

葉琳跟在身後,附和道︰「這些路都是精心設計,常有不同。我最喜歡秋天的路,初秋賞葉,晚秋看落,有寂滅之類。可惜路太短,樓在前,常常不夠心情。」

「呵呵~畢竟這兒不是對外開放的景區。」

「……」

‘八方迷陣’設計復雜而表現簡單,且無任何殺傷力。

人在其中,就算一時走不出路,多走幾段,也就出去了。

設計此陣的目的與廉澤所說差不多,一是使人多走幾段路,多賞幾段風景;二是考驗來人能否看破;三是不禮貌,猶如冷臉迎客。

……

八方路徑,兩人都走了一遍,這才走到了木樓門口。

門樓門窗鏤空,透過孔隙,可見樓內有一人正坐在茶桌前洗杯泡茶。

葉琳推開大門,請人先進。

廉澤先一步走了進去,看明了那人的模樣,也看到了茶桌上五個有人剛剛用過的茶杯。

他揶揄道︰「汪市長,你什麼時候搬來這地兒住了?」

——對方作為桂魚市市長,自有住處。

汪燎停下手上的動作,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不住這兒,也是個客人。」

廉澤︰「你這個客人,倒像是主家。」

「哎,我也說這成何體統,可他們就是不听。」

「茶杯尚有溫熱,剛剛走的吧?」

「……」——點頭。

「我是瘟神嗎?這麼嚇人。」

「哈…哈……嚇人倒是真的。」汪燎指著其中一個用過的茶杯,「有個家伙以前被你殺怕了,她一听到你來,便扯著其他人趕緊離開,生怕被你吃了。」

「呵呵~難為你挑到一條好的來說。」

對方說的話淨長他人威風,考慮到現實情況,這話顯然是好不容易挑出來一句好話,往大了說的。

誰信誰呆瓜。

……

見好就收。

廉澤沒有繼續怪罪對方,他在茶桌邊坐下,幫著收拾起了桌面。

泡了新茶,換了茶杯,屋內三人喝起了茶水,聊起了閑話。

閑話三兩句,漸漸轉入正題。

汪燎找了個時機,放下茶杯,開口道︰「今天的事,想必葉琳送你來時,已經跟你說過了。那我便開門進山,直奔主題——」

廉澤出聲打斷︰「等一下,她說了什麼了?」

「嗯?」汪燎迷惑的看向葉琳。

葉琳老神在在的喝了口茶,澹澹說道︰「此事盡在不言中。」

「……」

對老狐狸們來說,有些事情就算彼此心知肚明,但只要沒人率先說出口,大家就都當做沒這一回事。

汪燎用斟茶緩解了尷尬,然後簡單說明起來。

說明的內容與廉澤先前在梅部長那兒听到的差不多,只是多了更多的細節,內容也更加合理。

……

汪燎面露愁苦︰「……‘周峭’認定死理,要讓所有與‘山’有關的景物從現代人類文明中消失,因此他一路摧毀作為景點的山巒,‘拉圖塔諾山’、‘普斯諾安雪山’、‘瓦蓮西山’,最近發生在這些地方的災難,都是出自他手。」

——‘周峭’就是‘那個人神’的名字。

廉澤回想了一下︰「我好像听過這個‘名字’。」

汪燎︰「周峭崇古貶今,對新生代的科技力量極端厭惡,數千年前參與了對初生的半機械種族的剿殺。那場戰爭最後是你出面制止的,所以有印象很正常。」

「……不是什麼好的印象。」廉澤撇了下嘴,繼續道︰「所以,你想說的主題是什麼?」

汪燎︰「周峭是我‘天神宮’的‘人神’,我有責任制止他,可他法力不在我之下,我一個人無法對付,而與其他‘人神’聯合,又……頗為丟臉,所以我們希望廉大神能幫這個忙。」

「……」

眾神在此間的活動並不涉及各大神宮、小部的生死存亡,只是一段繁榮、一段衰落。

汪燎等人為了‘天神宮’顏面,需要制止周峭,可不管怎麼制止,待此間事務結束,返回神界後,他們依舊是同僚。

到時候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要是因為今日的事多了嫌隙,職場生活怎麼能好?

因此,由外人出手,便成了最好的選擇。

至少表面上大家都好過。

——這有點像部門減編制,要炒掉最不受歡迎的一個老員工。

領導不夠格,得部門全員投票才夠格。全員投票太傷感情,說出去也不好听,因此引入其他部門的大領導當人事專員,這樣被裁了,大家面子上好看,日後再合作也還能講講以前的情分。

……

廉澤雖然早之前就做好了決定,但當面說使可不能急切。

他喝了會兒茶,故作思考,然後悠悠說道︰「身為ym部的部長,你說的內容本就在我的職責範圍之內,只是……按照ym部一貫的行事方式,可能留不了私情。」

——言下之意就是‘他會下死手’的意思。

想要下活手,得加錢!

不過這事兒沒有加錢的必要。

汪燎不說多余的話︰「廉大神願意幫忙,我等十分感激。」

廉澤嘴角扯出一個笑容︰「我還沒答應幫忙呢。」

汪燎︰「嗯?請問還有什麼問題?」

廉澤隱秘的指了指某人︰「就事論事,這事兒你們也得出點力。」

汪燎會意,笑道︰「既如此,那麼我讓葉琳與你同往,可以嗎?」

葉琳停住喝茶的動作,露出訝異的目光︰「汪市長,我的意見呢?」

廉澤笑容怪怪的看著她︰「你有什麼意見?」

「……」

有意見也說不過對方。

葉琳心里郁悶了一下,微微搖頭道︰「不敢有意見。」

……

說完了工作內容跟工作需求,接下來就是談報酬。

廉澤之前就透過風,這會兒也不用說開,在雙方的默契中,默默的達成了交易。

正事說完。

接下來,三人繼續喝了一會兒茶,之後一起觀賞了園林景色,到黃昏時,汪燎有事提出離開,三人至此便散了。

回去的時候,廉澤還是坐葉琳的車。

轎車啟動後,車內連續十分鐘沒有話語。

廉澤帶著笑意說道︰「葉琳小姐,你好像有些不情不願的樣子。」

葉琳確實如此,「我哪敢啊,能擔當你的誘餌,本人感覺十分榮幸。」

——她也是個聰明人,知道對方指名要她,不是要她的美色,而是要她的‘人神’身份。

「有個小幫手,樂得輕松,你也別過意不去,若要誘餌,我還有兩只備用人選。」

——‘白雪’跟‘流司’也能當做誘餌,只是沒‘人神’好用。

葉琳側頭看向窗外,做出冷澹的樣子︰「預計周峭的下一個目標是‘蘭特山’,大概後天就到。」

「那座山有什麼景色特點嗎?」

「蘭特山,也叫燈歸山、守燈山、鬼燈山,當地從幾百年前到現在,一直以制作燈籠的技術為名。那里舊時有個習俗,每家每戶有人死了,家里人便往山上掛一盞燈籠,久而久之,有了許多怪談。」

「那現在呢?」

「現在那座山以燈籠為特色,吸引游客上山賞燈。」

「……真沒特色。」

「嗯?」

「我說你的說明真沒特色,按你們‘人神’的平均特點,至少應該念幾句詠物詩吧?」

「我不喜歡念詩。」

「那你喜歡什麼?」

「彈琴。」

「咦——這個真看不出來。」

「……」

葉琳給人的感覺,應該是擅長詩畫方面,彈琴的話……配上她那不食煙火的樣子,頗有些被強迫的感覺。

——到底不能憑想象出結論。

……

‘後天’正好是星期六。

廉澤讓葉琳先一步去往‘蘭特山’,準備許多必要的物品。

而他則在桂魚市多留了一天,第二天聯系好ym部的其他人,當天傍晚,待部員們處理好各自的私事後,這才一同出發前往。

星期六,凌晨三點半。

經過四個小時的飛行、三個小時的搭車,廉澤等人終于到達了蘭特山山下的一個旅游小鎮中。

出于某些目的,廉澤沒有讓ym部的其他人與葉琳見面,他帶人住進了早先訂好的旅店,暫作歇息。

訂的房間有兩個,都是雙人房,房號相連,互為隔壁。

在房間門口的走廊上。

廉澤將兩串鑰匙分別交給姜蘭跟狄天使,然後說道︰「你們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上午自由活動,注意保存精力,晚一些會很忙。」

「了解。」

「明白。」

「知道了。」

——部員們的回應。

ym部可以說是廉澤一個人的部門,部門活動全由他做主。

在出發之前,他就說好了這一次的活動內容——旅游為主,順帶干點苦力活。

部員們都是自願來的,因此毫無怨言,這一回乖乖的當陪襯便好。

……

與部員們告了個別,廉澤離開旅店,朝著蘭特山方向走去。

「燈籠里全是電燈泡。」

「就算是我,也欣賞不來這種美感啊……」

廉澤一邊走一邊欣賞路上出現的燈籠,燈籠什麼樣的都有,外形很漂亮,可內在的燈火嘛……

只能說‘天干物燥,小心火燭’。

「如此怎能迎客?」

廉澤轉過頭來,面向路邊某店鋪的玻璃牆,牆上映照出一位青紫發黑赤眸模樣的俊美男性。

鏡中人抬手打了個響指,廉澤前方的路燈有序熄滅,一直往上,熄了一座山的明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