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提攜

作者︰鬧鐘太吵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往橋下走來的人正是廉澤。

廉澤走得不緊不慢,臉上掛著戲謔的笑意,一邊走一邊打量前方的幾個人。

那些人給他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有陣子沒見到這麼標準的那個描述詞是什麼來著?惡……霸?」

社會復雜,三教九流,什麼樣的人都有。

像廉澤這麼一個復雜的大邪神,黑的白的都門清,只是他日常喜歡在‘光照充足,的地方生活,以至于對陰暗的有些陌生了。

此間隨著大環境的改變,許多不好的種子開始滋生,日常會見到前方這樣的事,也算不足為奇了。

……

走近了。

‘大頭,上前兩步,惡狠狠道︰「你是什麼人?站在那里,不準過來!」

廉澤沒停下,但是放慢了腳步,他一邊走一邊指著倒在地上的李璞說道︰「那小子偷了我的手機,我來找他討個說法。」

大頭︰「你胡說八道!」

「那邊一堆擺得整整齊齊的手機,里邊有一部就是我的。」

「XXX!」——低俗用語。

大頭罵了幾句,接著轉頭看向光頭老大,而後者給了個手勢示意。

得到示意,他按了按手指關節,獰笑著向前走去︰「不知好歹的家伙,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瞧瞧,我就不叫大頭哥。」

「……」

到底還是拳頭硬的說了算

大頭走了兩步後,突然加速,別看他膀大腰圓,認真跑起來,配上他穿著的豹紋上衣,整個人跟個胖豹子似的。

「修行者?」

廉澤猜想著對方的情況,同時輕飄飄的抬起右手,指向對方。

他心念一動,指尖生成一團半透明的球狀物,瞄準目標,施放——

那‘球狀物,像子彈似的,急速射出。

大頭反應頗快,他瞬間變換身位,躲開了‘球狀物,。

他心里以為安全了,可沒想到那‘球狀物,在空中繞了個圈,打中了他的後背。

一個呼吸不到的時間,他身體里的力氣像潮水般退去,他感覺渾身發軟,使不出力,腳下一個踉蹌,整個人摔倒在地,還在地上摩擦了一段,看上去很疼的樣子。

他渾身發虛,無力道︰「好累……使不出勁來。」

「……」

廉澤腳下沒停,直接踩著對方的背走了過去,全程沒有正眼看對方一眼。

他踩過的‘大頭哥,,不是修行者,而是‘生命能量,強化者。

‘生命能量,算是法力的一個變種,擁有全面強化自身身體素質的效果,嚴格來說,這類強化者可以劃分到‘超能力者,里面。

……

光頭老大見大頭被一下解決,心中警惕升到最高。

他跳下小高台,對來人說道︰「在下王德,是這一片的小領頭,你是什麼人?」

講真,最近一直用@

「呵呵~你是個文化人,我不是,我不這麼做,自然會有別人。再說這世道,正經營生的窩囊,不如我這樣活得痛痛快快。」

「今朝有酒今朝醉啊……希望你沒有一個酒色傷身的時候。」

說著,廉澤彎下腰,伸手揪住李璞的衣領,將人從地上扯了起身。

他接著道︰「偷我東西是死罪,這小子本來該死,但我看他還有點用處,故此留他一命。把他的性命交給我,你沒問題吧?」

——言下之意就是要帶走對方。

光頭老大眼中凶光閃爍,他舍不得將這麼好的一個賺錢工具拱手相讓,「喂,朋友,是我太禮貌還是我不周到?就算你是法官,東西被偷了,也判不了別人死罪。還是說,你是干那個的?」

廉澤放開揪住別人衣領的手,使了個瞬身法,瞬間出現在了光頭老大的眼前。

他抬著右手,右手食指輕輕抵在對方的眉心處,語氣冰冷︰「你覺得,我是干什麼的?」

‘瞬間移動,

——不管原理是什麼,能使出這一招的人物,都不是光頭老大招惹得起的。

光頭老大被嚇破了膽,感覺渾身發冷,他扯開嘴角,勉強道︰「大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我都听您的。」

「……」

用暴力欺負幾個小人類,算不得好邪神。

廉澤露了一手以示其威,他沒理會對方,自顧自的去拿回了自己的手機,然後說道︰「這邊的道上有沒有‘灌水泥沉江底,的傳統?」

光頭老大 搖頭︰「沒有、沒有。」

「那就把這批贓物打包送到局子去,算作你們的買命錢。」

「好的、好的。」

「你還有更上頭的老大吧?」

「沒有、沒有。」

「如果有的話,很歡迎你們來報復。」

「不敢、不敢。」

「油嘴滑舌的人,人品不行。把這些贓物放進那個背包里,還是我親自去送,才沒折扣。」

——不要期待邪神會做治標又治本的事。

「……」

……

贓物都裝進背包。

廉澤當眾對人施了個治療法術,「小子叫什麼名字?」

「李璞。」——低著頭,緊張不安的李璞。

「離譜?」

「木子李,璞玉的璞。」

「你小命在我手上,今後就在我手下做個打雜的,把背包拿上,跟我走吧。」….

「好的。」

「……」

李璞拿了背包,然後小心翼翼的跟在‘怪人,身後走了起來。

待走出了近橋邊那一段路。

廉澤轉過頭,仔細打量了對方,「小子今年幾歲?」

李璞︰「十八歲。」

「這年紀應該剛上大學才對。」

「沒有,我輟學了。」

「離家出走的?」

「不……我是被趕出來的。」

「怎麼在那個大光頭手下做事?」

「我…我沒有身份證明,沒有可以投靠的人,找不到工作,也沒有住的地方——」

「夠了,別說了。總之是個被趕出家門,又走投無路的‘小別扇,就是了。你今後在我手下做事,身份證什麼的,我會給你搞定。」

——步入歧途的人,大多都有一段可憐的背景,如果不是很重要,或者想自找郁堵,那還是別問太多的比較好。

「謝…謝謝大哥。」

「我姓廉名澤,你可以喊我廉老板。」

「好的,廉老板。那個……偷你手機的事,我很抱歉。」

「不用抱歉,咱也沒放過你。」

「呃……」

——邊走邊聊,了解跟交代些基本情況。

……

……

某條比較熱鬧的街上。

廉澤將贓物送到警局後,帶著李璞到這兒找吃飯的地方。

路過一家名為‘阿強大飯店,的時候,他看里邊熱鬧,又聞到了香噴噴的飯菜香味,便停住了腳步,「就在這家飯店吃飯吧。」

說著,他轉過頭,發現李璞神色異常。

這局促不安的樣子,鐵定是在里邊惹過事。

廉澤不多問,他扯了對方一下,威嚴道︰「小弟要有小弟的樣子,前面帶路!」

李璞不敢不從,他低著頭,目光畏縮,走進了飯店里邊,然後指著一張無人的空桌,「老板,那邊有位置。」

「……」

有客進門,很快便有服務員走了過來︰「先生,歡迎光臨,請問幾個人?」

李璞︰「兩位,後面那位是我老板。」

「哦哦,兩位里邊請。」

「……」

入座,上茶。

服務員給了李璞菜單,李璞忙將菜單遞到廉澤面前,一副殷勤的樣子︰「老板,這是菜單。」

廉澤將菜單推了回去,「你來點吧,點個七菜一湯,要有三樣大菜。」

「老板,我不知道怎麼點。」

「沒用的人不如丟進江里喂魚。」

「呃……這個清蒸老虎斑可以嗎?」

「別問我。」

廉澤擺了擺手,端起茶壺,自顧自的斟起了茶水。

李璞見狀,只好硬著頭皮,戰戰兢兢的點了七菜一湯。

……

這家飯店內許多聚餐的,一桌七、八人,說起來吵吵鬧鬧。

廉澤有听人閑話的愛好,見李璞點完單後,他單手撐著下巴,眼看茶杯,耳听八方,打算听點別的趣味。

他剛從吵雜的聲音中分出一段‘背後說人壞話,的,這時,一位剃著平頭的精壯大漢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那人一過來,就抓住李璞的手,怒聲道︰「你這個吃霸王餐的小偷!竟然還有膽子來第二次!?你今天不把上次的單結了,別想離開!」

李璞還想狡辯︰「你認錯人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店里有監控,我把你照片洗出來了,現在就放在那邊櫃子里,你休想抵賴!」

「都說你認錯人了,快放手。」

「你這張臉就算化成灰,我都認識。不承認?那我現在就叫警察過來!」

「……」

李璞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向廉澤投去了求助的目光,而這一轉頭,他發現對方正笑眯眯的看著他們。

這是……在看戲?

……

那大漢這時也注意到了一旁的人,他皺緊眉頭︰「小白臉,笑什麼笑,你跟這家伙在一起,是他什麼人?小偷同伙?還是混黑的?告訴你,老子也是有背景的!」

廉澤輕笑道︰「這位大哥,你看這小子被你扯了那麼多下還死坐在位置上,那肯定是因為比起你來,他更害怕我啊。」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有錢,就把他欠我的還了。」

「他吃了你多少錢?」

「五千八!」

「一次吃個五千八,那肯定不是他一個人的鍋,難道是他嚷嚷著他請客的嗎?」

「是啊,就是他說他買單的。」

「呵,看來大哥經驗不夠啊,這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說他買單,那肯定是奔著逃單去的。同伙先走,自個兒墊底,這是吃霸王餐的常見操作。」

「你它喵的說得好有經驗的樣子,你干什麼的?」

「做小生意的,對吃霸王餐的勇士頗有經驗。」——廉澤本人便是這樣一位‘勇士,。

「你有錢,那給錢吧。」

「那桌菜我一口沒吃,憑什麼要我給?你還是找這小子要吧。」

……

听到這里,李璞插話道︰「廉老板,我沒錢。」

廉澤︰「你在我手下做事,有工錢發,過兩個月你就有錢了。」

說著,他抬起頭來,對那漢子說道︰「大哥,你看怎麼樣?這小子改過自新了,答應會還你錢,你給他多寬容一陣,如何?」

「哼哼,你以為我會信你們的鬼話?」

「我今天是來這兒吃飯的,菜已經點了,要不要先買個單以作保險?」

「好啊。」

「……」——掃碼給錢中。

那漢子是這家飯店的店老板,他見廉澤談吐不凡、付錢爽快,看氣質也不是一般人,此時對對方說的話已心信了八成。

再看一看那小鬼,對方確實年輕,一看就是沒有經濟能力的,跟這小鬼要錢只能把對方要進局子里,到頭來還是要不回來。

他再糾纏下去也是一地雞毛,不如……信對方一回?

——想到這里,他心中已做了讓步,嘴上的語氣也跟著變溫和了一些︰「我信你是個老板,你是做什麼的?」

廉澤︰「開餃子店的。」

「哪里的店?」

「就在立茂區。」

「這小鬼以後是在你店里做事了?」

「是啊,我看他模人口袋模得挺快的,招到店里做個捏餃子的正好。」

「模誰口袋?」

「很多人,包括我的。」

「這什麼意思?呃——算了,祝你用餐愉快。」

——兩人不熟,甚至還有些不愉快,店老板不好過多詢問,轉身便繼續忙店里的事去了。

……

桌邊又只剩下兩個人。

廉澤看了李璞一眼,「我雖然不是做正經營生的,但我開的餃子店很正經。你今後在我的餃子店做事,我希望你能借此回到正途,剛剛的事算一個例子,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知道了嗎?」

李璞低著頭,不敢看人眼楮,「知道了。」

「哦——上菜了,敞開了吃,你點的菜,每樣你至少都得給我吃三分之二,不然有你好看。」

「好的。」

「……」

在提攜年輕人方面,廉澤不管是做大蟲神的時候還是現在,都是相當積極跟優秀的。

——老人家就是喜歡看見年輕人成長起來。

…….

鬧鐘太吵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