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未來之人(二合一)

作者︰下山小吃貨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仙道的修行,無論是陸地神仙,還是地仙,亦或是天仙。」

「都在于道。」

天穹之上,張道陵和李長青並肩而行。

二人腳下祥雲自生,大道在旁,所到之處暢通無阻。

「修行者從合道完畢之後,自身便是所對應天道的顯化,對于自身之道的領悟程度,不僅會決定在天地間所佔據的權重,還會體現在自身的洞天之內。」

張道陵一言一句地為李長青剖析仙道修行,後者聚精會神,宛若一塊干癟的海綿肆意吸收著知識清泉。

眼前的人可是張道陵,是自老子之後第二個將仙道徹底傳播開的人物,其對于仙道的理解每一句話都是字字珠璣。

能和這樣的人物坐而論道,才是李長青逆流時光最大的收獲。

「你和其他修行者不同,沒有在陸地神仙境停留,雖然如此一來你直接能夠做到將體內洞天,凌駕于天地之上,以此界代萬界。」

「但如此一來,你也缺少了許多沉澱的時間。」

「沉澱?」

李長青有些不解。

「道兄,我雖然沒有在陸地神仙境停留,可在練氣士時期,甚至于我還沒有成為練氣士前,我便已經凝聚了內景洞天,此方世界的一草一木全都是由我親手搭建的。」

「若要論起對內景的沉澱,恐怕沒有人比我更盛了。」

李長青作為人王繼承人之一,又有天意碑進行輔助,在內景天地的修行上,他的沉澱相比于其他修行者只會多,而不會少。

尤其是對內景的搭架上。

其余修行者全都是在合道後,直接以天地為模板創造內景洞天。

沒有任何人,有過李長青這樣從零開始建設世界的經歷,對此他很不理解張道陵所謂的沉澱,到底指的是什麼。

「道友此言差矣。」張道陵聞言搖搖頭。

「我所謂之沉澱,是指道友未曾在陸地神仙境沉澱,而非練氣士時期的沉澱。」

「都是沉澱有何不同?」

「自然不同。」張道陵撫掌輕嘆。

「道友能在練氣士時期,積累一個世界從零開始的創造過程,這樣的機會可遇不可求,或許只有古老的創世神祇們,有過這樣的經歷。但我所言的沉澱,卻並非如此。」

「道友從練氣士直入地仙,沉澱自然非比尋常。可容我多問一句,道友的洞天內,可有造物抵達陸地神仙之境?」

李長青一愣。

他的意志化為天意,俯瞰自身的整個內景。

陸地神仙境的造物?

四靈星宿徘回在天地最頂端,他們是當之無愧的陸地神仙境。

可問題在于。

天之四靈是李長青內景天地的支柱,並非尋常造物,他們本來就是天地中的一體。

凌駕于日月,山川之上。

天之四靈的強大與否,同李長青是否創造登階體系,是否改變天地生靈的環境無關。

換句話而言,天之四靈就是李長青內景天地的一部分。

而非他的造物。

如此說來,在他的造物中。

最強者當屬敖辰,天地中第一個借助山海特性突破極限的生靈。

可現在。

敖辰的力量距離陸地神仙境,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李長青在短時間內,通過孫悟空傳授的大品天仙訣踏足合道圓滿之境,隨即又連破兩境。

從練氣士直接登上地仙的境界。

隨著他境界和力量的飛速提升,體內的天地自然也水漲船高,將一個整個銀河系都納入了他造化之道的統御範圍。

可現在問題是。

內景的強大,並不會帶動其中造物的飛速發展,他們的力量該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

剛出生的普通生靈,也不會隨著李長青的突破而馬上成仙。

只不過會讓限制他們繼續成長的天地枷鎖消失的同時,世界環境產生飛躍進展,變相加快他們的成長而已。

實力的提升,依舊要靠造物們自身的修行。

瞬間。

李長青明白了張道陵什麼意思,所謂的沉澱並非是他對內景世界的沉澱。

而是內景世界本身的沉澱。

在任何天地中,無論是現實世界,還會仙人創造的秘境天地,還是說每個仙人體內的內景天地。

生靈都是整個世界最為璀璨的寶石。

內景天地出現具備超凡特征的生靈,就能讓李長青獲得超凡世界之力,出現傳說特征,也能讓他獲得傳說之力。

李長青懂了,他看向張道陵神色了然。

「道兄的意思是……」

「因為我直接從練氣士跨越到了地仙,導致我的內景天地,沒能在陸地神仙境沉澱,其中的生靈跟不上進度。」

「道友果然聰慧。」張道陵口中夸贊一句,旋即卻又搖頭豎去一根食指。

「但道友只說對了一點。」

「還有第二點?」

「雖然在下不明白道友為何能在如此擁擠的天地內,依舊佔據龐大的天道份額,但道友體內的洞天應當完全比不上你所佔據的天道份額吧。」

張道陵童孔閃爍。

就像他沒有去探听李長青為什麼擁有太乙特征一樣,現在也不會去探听後者為何可以佔據如此龐大的天道份額。

按照如今天地存在的地仙數量而言,李長青斷然應該是做不到的。

可他偏偏是做到了。

如此龐大的天道份額反應在李長青身上,讓他的造化之道異常龐大。

按照正常的進度而言,地仙統御天道份額的大小,應該和其體內的洞天一致。

李長青心頭了然。

眼前這個不具備任何太乙特征的張道陵當然不知道,他是未來的人,統御的自然是未來天道,那時已經沒有其他地仙和他進行道爭了。

顯然,張道陵說的第二點沉澱,便是地仙的沉澱。

正常地仙的修行中,統御的天道份額應當和內景天地的成長同步進行。

但李長青不僅一步登天,從練氣士直接成為地仙,還因為無人爭奪,導致他佔據了超乎曾經修行者想象的天道份額。

他統御的天道範圍是將近整個銀河系,可內景卻遠遠不如。

這便是第二點不足。

「道兄,在下明白了。」李長青深吸一口氣。

歸根到底。

就是時間和能量。

哪怕身為造化之道,李長青的內景天地也需要時間去積蓄能量。

而這一步,便是讓無數仙人一次閉關幾千年的原因。

世界想要成長,造物想要壯大。

能量是必不可少的。

哪怕掌握虛空造物之力,也需要時間去消化。

「不過呢,這樣的沉澱也並非不可以快速完成。」張道陵按下雲頭。

無數連綿的大山浮現于二人眼前。

九州之地,巴蜀。

十萬大山。

無數神祇的氣息密密麻麻,幾乎每一座山頭都存在一尊神祇。

「道兄。」

「看來這次跟著你是來對了。」

李長青也同樣按下雲頭,站在了張道陵身旁,看著滿地神祇。

他情不自禁地舌忝了舌忝嘴角。

還有什麼,比起腳下這些婬祠邪祭內的泥塑,更適合讓李長青快速積澱的呢?

十萬大山,十萬神祇。

這些家伙都是山海時期的遺民,殘留下了最純淨的山海神力。

歷史的必然性?

這個念頭突然浮現于李長青腦海中,哪怕沒有他李長青逆流時光,張道陵也必然是誅殺了九州全部神祇,將其化為被香火之力束縛的地祇泥偶。

那在曾經的過去,這些被滅殺的神祇,她們體內的神力又歸于了誰?

此刻,李長青驀然才想起。

自己現在是處于真正的歷史,真正過去的時光之內。

「道兄。」他扭頭看向張道陵,思索片刻︰「太乙真仙,真的可以無限制的干預歷史嗎?」

張道陵的身形頓在半空中。

片刻後,他才徐徐轉身,在李長青有些緊張的注視下。

張道陵突然輕笑出聲︰「哈哈哈,道友莫要擔心,太乙的力量還不足以隨意篡改歷史,真正能夠影響千萬年時光的大事件,怎會被區區一個太乙真仙所操控?」

「再說了。」

他看向李長青,嘴角噙著笑。

「道友身具太乙特征,已經能夠過去、現在、未來唯一,就算是歷史發生變動,也無法影響道友本身。」

听聞張道陵的話,李長青心頭了然。

的確。

就像是漢末張角斷龍脈之時,一個太乙應當無法阻止那樣的災難。

但既然話都說到這兒了,李長青心頭一動,繼而又問道︰

「道兄,既然太乙過去、現在、未來唯一。」

「時光不停向前流淌的未來,道兄應該也成就太乙了吧。」

張道陵的笑容不變。

「道友是想說一證永證?」

「很可惜。」張道陵搖搖頭。

「我現在並不是太乙真仙,在下只是一介天仙。」

面對李長青近乎于攤牌的提問,張道陵卻依舊表現的如一介天仙般。

「道友不信。」

「不信。」李長青直接搖頭,但他很奇怪張道陵的澹然。

「道兄莫非就不擔心?」

「擔心什麼?」張道陵反問一句︰「擔心自己日後無法成就太乙?」

「哈哈哈——」

李長青面色困惑,他不明白為何張道陵放聲大笑。

「道友,你是未來之人。」

「對吧?」!!

毫無征兆的,張道陵突然一言道破了李長青的身份。

在後者驚詫的眼神中。

「道友,時光的當前節點不斷向前,之前是過去,之後是未來。」

「過去已經注定,未來變化無窮。」

「通過時光,看見未來自身證道太乙,這只是一個可能,只有在時光的當前節點,才有證道的可能。」

張道陵笑著看向李長青。

「道友這樣問,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在下,你來自未來的時光當前節點,而在下所處之地已經為過去了嗎?」

原來如此。

李長青沒想到自己的問題會暴露身份。

不過……

也不要緊。

自身具備太乙特征,穿越時光並非什麼大問題。

合情合理。

「那道兄既然知道在下來自時光當前節點,也不擔心?」

張道陵笑而不語。

他一把拉住李長青的肩膀按下雲頭。

「道友所在時光,仙路應該已經丟失了過多傳承吧。」???

李長青第一次感覺到了信息差是多麼的難受,他完全不明白,張道陵從自己那句話明白了當前時間節點的仙道缺失。

只見張道陵伸出手指了指頭頂,

「太乙真仙並非是仙道的終點。」

「在下的師尊。」

「便是大羅。」

……

無論李長青怎樣追問,張道陵都只會說一句話。

「大羅,不可想,不可說。」

「等你到了那個境界,自然也就明了了。」

「所以因為這樣,道兄你才不慌亂?」李長青陡然發現。

看似溫和的張道陵,骨子里也狂的嚇人。

「道兄就這麼自信,可以成為大羅,可以躋身成就天尊之位?」

面對後者的追問,張道陵沒有說話,但眼中那澹然的自信卻代表了自身內心的想法。

過去的自己並非太乙。

那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他要麼止步天仙,他要麼成就大羅之位。

沒有,也不可能有第三種可能!

「好了道友,此事暫且不提。」張道陵同李長青來到山腳。

山巔,那尊神祇的氣息沒有絲毫掩蓋。

河伯的力量與其相比,不亞于螢火比之皓月。

這是一尊堪比地仙的神祇!

「道友,我們從這尊神祇開刀如何?」

「道兄。」

「嗯?」

李長青突然伸手按下了張道陵的手臂。

「此事交給我便好了。」

張道陵面露驚詫,見前者不像是開玩笑,忍不住道︰

「道友,地仙層次的神祇,可和你之前斬殺的河伯是兩個感念。」

「地仙層次的神祇,雖然體內沒有完整的洞天,但神祇和我們仙道修行者不同,她們天生同此方天地立下了契約,神域長存。」

「你可以輕易踏足河伯的神域將其誅滅,但這次……」

順著張道陵抬手指去,李長青也感受到了這座山巔之上,那尊神祇的神域。

和他的世界領域很相似,神祇在其神域內同樣相當于世界的造物主,同層次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從外界攻破。

當初李長青還沒有合道登仙時,靠著內景降臨現實,展開世界領域,都可以讓太微文明的神諭無法突破,只能鎖定後動用湮滅之力將其徹底抹殺。

現在的李長青,同樣無法侵入對方的神域。

至于靠著絕對實力,通過神力的相互湮滅將其抹殺……

他誅滅神祇,本就想著用對方的本源彌補自身沒有沉澱的不足,現在這里又沒有銀河系。

李長青體內的力量,絕對沒有這尊神祇多。

「而且她們絕不會離開自己的神域。」張道陵又補了一句,妄圖打消李長青的念頭。

「道友你才剛剛晉升地仙,本就底蘊不足,還想要在其神域中將其斬殺,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張道陵不是不相信李長青。

陸地神仙和地仙的差別太大了,對方主場作戰,在同層次的戰斗中完全可以稱為不敗。

見李長青沒有一點兒動搖的念頭,張道陵按了按額頭。

「這樣吧。」

「由我來把對方的神域摧毀,道友再上如何?」

冬——

突然,清脆的鑼鼓聲在山腳傳開。

喜氣洋洋的樂聲在山間回蕩。」張道陵表情肉眼可見地陰沉下來。

「自在下離開昆侖山後,在這九州听得最多的便是這樂聲,每听一次都讓我恨不得此刻便將這大地上的神祇屠戮干淨。」

這時祭祀之樂。

李長青的意識掃過四方。

迅速鎖定了山腳下,正抬著嬌子上山的村民。

花轎里坐著一個不過十六歲的少女,根骨上佳,臉上卻沒有絲毫絕望或是痛苦。

反而眼中滿是期待。

那些抬轎子的,吹樂的村民,也沒有絲毫被強迫的感覺。

一切都是那麼理所應當。

李長青雙目洞射神光,在那少女心中,還存著要與神祇大人攜手登天的美好願景。

血祭之事。

在如今的九州早已是司空見慣。

像上次李長青見到的激烈反抗,卻是稀罕之事。

在絕大部分人眼中,獻祭是很榮耀的,殘酷的血祭被知情者包裝成同神祇一道登天的好事。

反正被獻祭的人也不會再說話。

「道友,你看見了什麼?」

「愚昧,麻木。」李長青驀然想起了之後張道陵將要做的事,以及張角最後的絕唱。

要求血祭的神祇,和狗官和皇帝沒什麼兩樣。

九州的禍根不僅在山海時代殘余的神祇,更在于百姓沒有掌握力量。

伐山破廟,誅滅世間神祇是必要的。

廣開仙路,將修行之法傳道天下更是必要的。

「百姓之所以獻祭,是因為他們無法面對旱災,洪澇,哪怕是最弱小的山海遺種也能毀滅一個村莊。」

「但如果每個百姓都懂食氣,都會修行。」

「那他們將不會再盲目信奉神祇,血祭之事不僅在神祇,也在天下百姓。」

依照此刻九州的天地環境,根本不存在之後藍星需要成年才能習武的限制。

哪怕天資再愚鈍的人,煉氣之法也可入門。

到那時,即便張道陵沒有把神祇滅殺干淨,殘存的神祇也不可能像現在這般。

如此輕易便獲得一眾百姓的血祭供奉。

「那道友以為……」

「現在最重要之事,不僅在滅殺神祇,還在于廣開仙路。」

李長青雙手抬起,十指握緊成拳。

「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微微一思考,張道陵便清楚李長青的想法。

他點點頭︰「道友所言極是。」

隨即又看向山巔。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先把這尊神祇的神域破壞掉,道友再……」

然而沒等張道陵說完,李長青又將其打斷。

「道兄且看便可。」

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區區一尊神祇而已。」

「道兄剛才不是說了嗎?地仙層次的神祇神域永存,難以從外部攻破,而她們本身也不會離開自己的神域。」

「所以?」

「所以讓我請我進去不就好了嗎?」李長青微微一笑,他眼童冰冷,雙手結出印訣。

「她不是想要祭品嗎?那好,我就給他祭品。」

下一瞬。

李長青的身軀消失了。

原地一個昏迷的少女取代了他的位置。

這!!

張道陵的童孔驀然緊縮,他的雙目沒有絲毫掩飾地透出神光。

百里外的山腳下。

一個同昏迷少女完全一樣的人正坐在花轎內,在張道陵的注視下。

二人沒有任何區別,根本感覺不到李長青的半點兒氣息。

正常,一切正常。

沒有絲毫破綻。

哪怕以他天仙級別的神念掃視李長青,也無法看出任何破綻。

無論是的構成,還是體內能量的波動。

都沒有區別。

若非李長青之前告訴了他,張道陵壓根分辨不出誰是少女,誰又是李長青。

這是什麼法術?

張道陵愣住了,原本他還打算出手摧毀對方神域。

現在看來。

自己無意中結識的這名道友,比他想象的還要強大!

大品天仙訣,七十二變。

能夠避開三災之法,直指大羅的修行法門。

其中衍生而出用以衛道的術法,必然有著非同平常的玄妙。

李長青不動用自己體內的力量。

那只要無法接觸因果之道。

太乙之下,沒人可以看破。

「道兄,如何?」

二人隔空對話,張道陵深吸一口氣,他的心神動了動。

就算這樣也沒有意義啊。

「道友的變化之法玄妙異常,可你即便能被那神祇帶入神域,進去後又該如何行事?」

「你是地仙,她也擁有堪比地仙的力量,還在其神域中。」

「此消彼長之下,我看不出道友取勝的可能。」

張道陵依舊搖搖頭。

「我看道友實在想出手,不如先等我破除其神域。」

「否則道友即便變化之法玄妙,等見到那尊神祇後,豈不是自投羅網?」

張道陵依舊不相信李長青,在神域內別說誅滅了,後者能對抗那尊神祇不被抹殺都千難萬難。

神域外和神域內。

是否掌握了造物主般的權柄,可是兩個概念。

而這,也是地仙同陸地神仙最大的區別。

花轎內。

以七十二變收斂自身氣息,李長青嘴角勾起。

他感受著那神祇的神域,相比于那塊青銅碎片掌握的室女座,還是太小了。

這麼小的神域……

李長青的聲音在張道陵耳邊響起。

「道兄,不過是區區神域。」

「算不得什麼。」

听到這兒,張道陵暗自嘆了口氣,沒再多說什麼。

罷了。

就讓這小道友去吧。

仙道修行之路,豈能一帆風順?

讓他吃點兒苦頭也好。

反正有自己在,一個堪比地仙的神祇,翻掌可滅。

……

室女座,太微星。

這是一顆被無數太空城環繞的行星。

是太微文明最初的發源地。

是他們的母星。

整個星球的地心已經被挖空。

最深處的艙室內,二十八個面容俊朗的人圍著一塊青銅殘片。

他們每個人都已經幾千歲了,借助基因編輯技術,以及靈能技術的身軀培養,他們才能一輪又一輪的活下來。

依舊控制著整個文明。

而這里,便是太微文明最初發現青銅殘片,從中獲得了宇宙奧秘的地方,是他們文明最開始的飛升之地。

此刻。

無數年都待在折疊時空內的青銅殘片,居然又一次回到了這個地方。

除了他們,這里只有被智腦控制的機器。

在不停分析、試驗著青銅殘片表面通過變化重組而展露的信息。

就在這時。

突然,大量游離的靈能驀然全部連接成一體,開始了共鳴。

靈能的共鳴越來越強烈。

直到五秒後

甚至于他們二十八人,都能夠借助體內的靈能裝置,感應到在緊貼著宇宙另一端的奇妙時空。

「報告各位議員。」

恰時,智腦開始了匯報,在二十八雙眼楮的注視下。

「亞空間感應實驗成功了。」!!

「好!」

「我就知道,神諭不會拋棄我們太微文明!」

「有了亞空間,我們也可以擁有幾乎無限的能源,星際戰士?高階的做不到,初階星際戰士完全可以批量制造。」

「星際戰士算什麼?原體計劃也可以開啟了。」

「……」

所有人議員的眼神變得火熱。

噗通一聲。

隨著第一個人突然五體投地,對著面前的青銅殘片跪下。

剩下的人如夢初醒般,也對著眼前的青銅殘片匍匐在地,額頭磕在金屬地面,響聲清脆。

他們太微文明的一切都來自神諭。

「有了亞空間,那李長青還算什麼?」梁天鳳抬起頭,眼中凶光畢露。

「智腦,接下來我們所有關于亞空間的消息全部封鎖。」

「李長青是吧……哼哼!」

想起前幾次失敗的原因,全都是因為敵暗我明。

這一次,他要隱藏亞空間和靈能的情報,等李長青再次降臨,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至少要將其重創,甚至于抹殺!

「有了亞空間,有了靈能,還有神諭相助。」

「我看你怎麼贏!」

滴滴滴——

就在梁天鳳等人暢想美好未來之際。

突然。

靈能的共鳴 然加劇。

沒等幾人反應過來,一條漆黑的裂痕突然撕開,恐怖的靈能呼嘯而至,摧毀了所有機器的運轉。

「警報,警報。」

「檢測到在途靈能風暴!」

智腦的預警驀然響起,可還沒等他們有任何反應。

神諭先動了。

青銅殘片驀然發出耀眼輝光,還沒積攢多久的力量,又一次爆發而出。

連同整個室女座之力全部施加而上。

梁天鳳的神色呆滯。

他記得很清楚,神諭唯一一次動用積蓄的力量,還是在面對李長青的攻勢即將落敗之際。

這……

突然,他扭頭看向旁側的光幕。

原本應該隨著靈能共鳴,逐漸和現實宇宙貫通的亞空間,卻突然撕開了一條裂縫。

光幕上的數據全部閃紅。

有干擾源!

轟——

就在這個念頭蹦出梁天鳳腦中時,亞空間裂縫毫無征兆地膨脹了數倍,將整個艙室撕裂。

一只完全由靈能構成的手掌,沒有絲毫阻礙地穿過了青銅殘片塑造的屏障。

整個室女座微微顫動了一瞬。

這並非是青銅殘片單獨的力量,這是其動用了室女座之力才構建的屏障。

連李長青都可以阻擋在外的力量!

可現在。

卻在這只無形的手掌前,被輕易撕碎了。

隨即。

在梁天鳳幾人的眼中,那手掌輕而易舉地攥住青銅殘片,與他們驚恐的注視下。

微微收緊。

卡察——

青銅碎屑飄零,神諭的力量消失了。

……

星空之上。

繁榮的太微星炸成了宇宙中的煙火。

恐怖的靈能風暴撕裂開來,將整個恆星系摧毀殆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