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該出場了 (求月票!)

作者︰火鍋加香菜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三日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老聶的葬禮如期進行,地點就在慶陽縣城的平莊公墓。

他走的消息很突然,不少親戚朋友也是在這三天之內陸陸續續趕過來參加悼念和葬禮的。

白色的花圈擺在墓碑前,白色的挽聯迎風吹拂。

伴隨著淡淡的哀樂聲響起。

整個葬禮之上的氣氛有些肅穆和悲傷。

一群人站在這里,都是來參加葬禮的,他們是老聶生前的朋友,或者遠方親戚。

胸口之上掛著簡易的小白花,依次排隊走到墓碑前悼念。

聶興面色凝重地站在一旁,給這些人回禮,他的眼楮有些紅腫,整個人的狀態有些不好。

這三天之中,他每天閉上眼,就是那天父親躺在病床上問自己的場景︰

「這三年,你怎麼就不來看我呢?」

父親臨走之時,這句話他沒回答的上,也不敢回答。

一直都像是他心中的坎,睡覺都睡不踏實。

這時,

老王提著一瓶酒,走到了老聶的墓碑前,坐了下來。

他倒出兩杯酒,一杯給自己倒上,另一杯給老聶倒上。

「沒想到,你這說走就走了。臨走的半年內,連一口酒都沒踫,肯定饞壞了吧?」

「也是,你就愛听你那兒子的話,他說啥你都願意!」

「現在你入土了,他也管不著你了,我們哥倆好好喝一杯!」

老王看著遺照,坐在墓碑旁邊自言自語道。

就像是曾經的老聶此刻就坐在他旁邊一樣,听著他講話。

一口飲下手中的酒。

另一杯酒,則是灑在了墓前。

看著老王就這樣坐在墓碑旁邊說話,聶家的幾個長輩也是偷模地擦淚。

「爸!」

小王面色微變,想要勸阻父親。

哪有人坐在人家墓碑旁邊喝酒的?

剛要上前阻攔的時候,卻是被聶家的一個親戚長輩攔了下來︰

「別去,讓他跟老聶說說話!」

話音落下,

小王有些懵逼,說話?

說什麼話?

一旁有年長的一些的人,則是旁邊解釋道︰

「小孩子不懂,以前我們在下葬或者掃墓的時候都會像這樣坐在墓碑旁邊說說話,再祭上一壺酒,寄托哀思。」

「那時候我記得還在墓碑前吃東西,就像是死去的人還未走,對其傾訴衷腸,有時候坐在那一坐就是一上午。」

「是啊,哪像現在這樣的人掃墓,沒有感情,隨意燒點紙,倒點酒就拍拍走了?」

「時過境遷,或許以後人們的葬禮會更簡單。」

「唉!」

周圍人的話語,讓整個葬禮之上的氣氛,再度有些壓抑。

「老聶,你肯定是有事瞞著我沒說!你臨走的時候我可是看到了,那幾個來給你會診的專家肩膀上可掛著功勛章呢!」

「說來也是奇怪,都說你人緣好,朋友多!還真沒想到你這家伙能接觸到那些大人物!?」

「這點我老王服你啊,服你!」

老王就那樣坐在墓碑旁邊,沒幾杯下肚,就紅著臉喝醉了。

嘴里的話也有些不利落了。

眼淚一個勁地往下掉。

他在努力壓抑著哭聲。

此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但就是想要在老聶的墓碑前再多說些話。

悲從心來,順著嘴里的酒,苦澀辛酸~

趁著他還沒完全失態,小王有些心疼。

連忙上前攙扶,將其扶著站起身來,走到了一旁。

「爸,你別太難過了,聶叔在下面肯定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

或許是酒精的作用,老王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站在那低頭哭著,哭聲低噎。

身形都有些顫抖。

一向反感兒子這樣安慰的他,此刻卻是點了點頭,眼淚收不住地繼續掉落。

看到老王這樣的狀態,在場眾人的心里也是一陣酸楚。

不少人眼眶微紅。

來到這里的除了親戚朋友之外,還有一些街坊鄰居,前來參加悼念。

在所有人的心中,老聶一直都是一個善良熱心腸的好人,無論是對誰,他都是一副真誠老實的模樣。

這樣的好人沒了,多多少少心里都有些悲懷。

聶興站在墓碑前,看著父親的遺像,欲哭無淚。

只能重重地磕了兩個頭。

長跪不起。

見狀,周圍的一些朋友開始低語嘆息︰

「唉,多好的一個人,說沒就沒了!」

「人就是脆弱的,經不起折騰,這老聶辛苦一輩子,臨走也是受苦了的。」

「是啊,听說老聶的病都患上一年多了,命苦得很,做了兩三次手術,才走的!」

「一年多?怪不得,今年看他就感覺狀態越來越差呢!當時我都沒怎麼發覺。」

「久病床前無孝子,這個聶興雖然是他撿來的,可如今一看,還算是孝順!」

一些知道聶家情況的鄰居,听到這話就有些忍不住了,壓低聲音插話︰

「你們知道啥啊,這聶興也是三天前才回來的,他爸都病了一年多了,臨走臨走,這才回來看了一眼!」

「什麼,才回來?」

「對啊,都走了三年了!」

「三年!!?難道他爸病了都不回來看望一眼嗎?」

「害,說是忙工作呢,老聶給他打了不少電話,听說到後來純粹都打不通了。就這,老聶還跟別人瞞著話呢,不讓別人知道這小子的情況,護著呢!」

「啥工作能一連三年不回家?他當他是誰,哪個公司老總啊?離開他,一公司人不活了?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是這種人,太令我失望了,還以為他是孝子呢!」

「說起來,老聶也是固執了一輩子,非要這麼個養子!勸了多少次不听,最後到頭來受罪的不還是他?不過,我之前听去醫院看過老聶的那些人說,老聶的身份可不一般,醫院的院長親自出面,十幾個軍區專家聯合為他會診呢!!」

「有這事?不可能吧,老聶就跟我們一樣的普通職工,哪有機會接觸到那種大人物?」

「還真說不準啊,你沒听老王剛剛喝醉怎麼說的?那些會診專家肩膀上還有功勛章呢!」

「他喝醉了胡言亂語,你們還真信啊?」

「別想了,這種事情一傳十,十傳百的,哪里有真的?」

與此同時,

蘇辰的身影正站在不遠處,觀看著聶玉剛整個葬禮流程的進行,低頭看了眼手表。

時間到了!

該出場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