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作者︰火鍋加香菜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嚴霄的遺體在經過殯儀館火化處理之後,成為了一盒骨灰。

深藏在墓地之中。

兩天時間眨眼間便悄然而過,終于迎來了他的葬禮,在嚴鈞和繼母姜倩的操辦之下,整個流程都在有序的進行。

通知了一些家族的親戚朋友前來參加悼念。

除了一些實在是推不開時間的朋友,其他人能夠來的都被嚴鈞盡力給請到了,畢竟葬禮跟出生一樣,都是大家所重視的一點,如果沒有人,整個儀式就會顯得格外空落,也會顯得對死者不尊重,對葬禮的不重視。

天色干淨,雲層都躲開了這一片的晴空。

涼風徐徐。

平莊公墓,嚴霄的墓前。

該有的挽聯和白色花圈,也被嚴鈞盡數給安排上了,前面有香爐和祭品以及酒水。

親戚朋友們陸續到場,前來進行悼念。

「這孩子,說沒就沒了,怪可憐的!」

「是啊,都還沒娶過媳婦呢,啥都沒體驗過,說走就走了!」

「這說明啥,人要知足常樂啊,能活著就算不錯了,行樂須及時!」

「太突然了,老嚴告訴我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嚴霄給我打來的電話說嚴鈞沒了呢!」

「嚴霄這孩子從小就老實,雖然沒什麼出息,但也算是個听話的孩子,這離開的也是不聲不響,老嚴得受不輕的心傷!」

「害,你還不知道他家的情況麼?老嚴換老婆之後,這一家子就不怎麼和睦,眼下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呢!」

一些親戚朋友到場之後,在旁邊悄聲議論著。

對于嚴霄的離去,他們都感覺到了不少的突然,順帶著,也將嚴霄的家庭討論了一番。

對于這種事情,他們似乎更加在意。

在眾人議論和紛紛上前悼念的時候,公墓中忽然出現了一行人。

一對夫婦身穿名牌衣服,光鮮亮麗地走了過來。

看到嚴霄的墓碑之後,女人提著自己的lv包,扭動著連忙上前幾步,雷聲大雨點小地哭喊著︰

「我的佷兒啊!你怎麼說走就走了呢,姑姑都還沒看到你最後一面呢!」

「嚴莉!」

正在墓碑旁的嚴鈞,也發現了自己的這個妹妹。

算是嚴霄的親姑姑,不過因為早年間他們發財的事情,兩家不怎麼來往。

若不是發生了嚴霄這樣的事情,兩人已經是十幾年沒踫過面了。

站在嚴鈞身旁的姜倩,目光瞥了眼嚴莉手腕上的包包,有些眼饞。

名牌包包,目測不便宜!

當下連忙上前攙扶嚴莉的身形。

「謝謝嫂子,小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跟我哥怎麼不早點通知我們呢?」

站在墓碑前的嚴莉象征性地抹了抹眼角,轉臉就對著身旁的姜倩責備道,面帶愁容,像是很傷心一樣。

目光不留痕跡地掃了眼旁邊不說話的哥哥嚴鈞,當下又略顯悲憫地說︰

「要是早點跟我說,像這樣的病,我們可以帶小霄去國外治的,你們也知道國外的醫療條件多好啊!這麼好的一個孩子,說沒就沒了,可傷了姑姑的心啊!」

跟隨在女人身後的光頭男人,是嚴霄的姑父。

他是一臉漠然地看著現場,也沒有任何要到墓前的意思,身邊有不少人看到他來了,親戚朋友連忙上前主動搭話,接過別人遞來的好煙,他滿是傲慢地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即便是這樣,那些人還是主動攀附著聊天,顯然光頭男人也很享受這種感覺。

听到嚴莉這話,姜倩又是一陣羨慕。

強壓著心里的酸味,面帶苦笑︰

「是啊,走的太突然了,不過我們不像你條件那麼好,就是早點知道,也沒能力帶他出國去治療。」

「嫂子,你說這話可就見外了啊!我們條件好,還不是你們條件好?一家人還說著這些外話?小霄這病我們要是早點知道,我肯定就帶著他出去治了,還用你們在這里愁錢麼?以我們家那口子的能力,就這點花費,算什麼啊?幾分鐘上下就給賺回來了!我這天天就愁,愁他不知道好好花呢!」

嚴莉听的這話,連忙說道。

說著說著,習慣性地就開始炫富。

語氣中滿是優越感。

听的姜倩一會就感覺很不舒服了,滿是漂亮話,可這幾年,倒是沒見她做過什麼漂亮事。

對于嚴霄嚴鈞父子,她倒是有些避之不及,哪里有說的這麼好听?

無視了姜倩的反應,她扭著朝面色低落的哥哥嚴鈞靠近了幾步,安慰道︰

「哥,您也別太傷心了,小霄是個好孩子,走了就走了,人都有一死不是?」

「你是他親姑姑,好好看看你佷子的墓碑!下次再看,還不知道是啥時候了!」

嚴鈞沒有搭話,語氣低沉地說道。

話里的意思,倒是有些刻意疏遠。

听著他陰陽怪氣的語調,嚴莉臉上也是收斂了幾分︰

「要不是當初鬧得不愉快,我肯定管我佷子!現在小霄走了,也不說那些了」

話說到一半,嚴鈞忽而冷哼一聲︰

「呵,是啊,要不是當初鬧得不愉快,你肯定不會氣死老爺子!你多少孝順,知道我們家困難,還特意來釜底抽薪,做哥哥的,得謝謝你才對!」

「哥,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飯能亂吃,話可不能亂講,誰氣死的老爺子?你自己孝敬不好爸,說我氣死他?當年的事情他糊涂,你也糊涂麼?」

嚴莉面色一變,連忙反駁道。

兩人之間的爭吵,也是引起了周圍親戚朋友的注意。

不少人看到兄妹倆沒有任何感情,反而是互相責怪,不由得來了興趣。

「這兩人怎麼還吵起來了?」

「肯定還是當年那件事,兩人好幾年都沒聯系過了,要不是因為嚴霄這件事情,還不知道幾輩子能踫面一次呢!」

「啥事啊,這親兄妹都能鬧掰?」

「還能因為啥,肯定錢唄!以前兄妹兩合作搞生意,搞的還算不錯,都賺了一些。後來踫到了行情不好,嚴鈞破產了,嚴莉卻沒啥事,當時這件事情鬧得挺厲害的,他們父親听說就因為這件事情氣的住院,後來老頭子沒能挺過去,就這麼走了。從那以後,兩人就再沒說過話。」

「見錢眼紅,要我說,這親戚之間就最怕沾上錢的關系!」

「誰說不是呢,你看,兩人還鬧掰著呢,多少年了。」

親戚朋友對于這件事情議論著,有知道當年事情的人,不是給身旁的人講解著。

嚴家兄妹不合,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關系稍加近乎一些的,都知道這件事情。

墓碑旁。

嚴鈞看著自己這個妹妹,語氣有幾分不甘地說︰

「你自己做了什麼自己心里沒點數?當年要不是你從中作梗,我能那麼快就破產?賺著昧良心的錢,心里過意的去麼?」

「呵呵,我說了多少次,你就是不相信我!我懶得解釋,老頭氣死,跟我沒關系!」

嚴莉沒好氣地冷笑一聲,繼續反駁道。

「那老頭的葬禮,你怎麼不來?既然跟你沒關系,你連盡孝都不行?在醫院最後一面叫你的時候,你說了什麼還記得麼?」

「我說什麼了?」

「你說,不見!」

「你別血口噴人,我說過這話嗎?」

「咋,我還能給你編出來?有必要麼?」

「你一直糾結過去的事情,有什麼用?現在你能賺到錢麼?享受了麼,沒照顧好老爺子就算了,連自己孩子都照顧不好!早知道,我就把小霄接過來,自己養了!」

「自己養?別是壓迫吧?你有這麼好心嗎?」

「哥,你差不多就得了!」

察覺到周圍人的目光,嚴莉稍加收斂了幾分聲音,連忙壓低道︰

「今天人多,又是小霄的葬禮,我不想跟你吵,有什麼事情我們結束後再說好吧!」

說完,不等嚴鈞再說,她扭過身子,刻意跟嚴鈞拉開了距離。

一旁的姜倩見狀,則是瞪了一眼嚴鈞,自顧自地跟著嚴莉走了過去。

點頭哈腰地恭維道︰

「好妹妹,你哥就這破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別跟他那 驢置氣哈!」

「嫂子,還是你說話公道,你看這事鬧的,每次都因為這件事吵架!」

嚴莉沒好氣地說道。

嘴里一口一個嫂子叫著,目光中卻沒有幾分敬意。

看著還有些生氣的嚴莉,姜倩賠笑著走上前,繼續恭維道︰

「好妹妹保養的真好看,你看這皮膚,真緊致,身材也越來越好了!」

听著夸獎,說不開心是假的。

尤其是天生條件不好,後天努力想要改變的人,听到這樣的夸獎,就更加會信以為真,為之高興。

嚴莉頓時心情就好了很多,連忙點頭說道︰

「你也發現了吧?他們都說我越有錢,越沒個形象,給我氣的,連續做了幾次面容護理,還報了個瑜伽班呢,你看,這皮膚緊致多了,面色也好,說真的,你還是第一個夸我的呢!你看,我這報了瑜伽班以後,身材也有曲線了吧?挺翹多了!」

果然是拍對了馬屁,提到這個話題,她的興致立刻就高了很多。

還說要準備割一個雙眼皮,如此如此的。

話鋒接連不斷

「嗯嗯,你一來我就發現了!」

姜倩順著她的話夸道,反正夸人又不用草稿。

目光中精芒閃爍,似乎是在考量著什麼。

連忙又說︰

「對了,好妹妹,我听說你們公司現在好像在招人啊?」

「嗯,你怎麼知道?」

面對突轉的話鋒,嚴莉點了點頭,反問道。

說著,目光毫不收斂地打量了一番這個嫂子。

沒想到這個後嫂還挺關注自家公司的事情?

「害,我有個外甥,不也是最近剛畢業麼?剛出學校,想找個好公司,這不就托我打听了一圈嘛!」

姜倩略有不好意思地賠笑道。

話語里的意思,也表達的很清楚了。

想要給外甥在嚴莉公司找個工作。

見狀,

嚴莉臉上的笑容略有收斂,哪里還不知道她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想來我們公司試一試?」

「對,對,你的可是大公司,你听你哥說,你是里面的管理層,這不想著︰我這外甥要是能夠進去,肯定能好好歷練歷練。」

姜倩連忙點頭,笑容更甚了幾分。

聞言,嚴莉皮笑肉不笑地點了點頭︰

「虧我哥還知道我在公司是個管理層,嫂子你既然開口了,這事我肯定會幫你的,不過你也說了,我們這是大公司,跟普通的小公司不一樣,不是說進去就能輕易進去的,你明白我意思吧?」

「害,只要好妹妹願意幫忙,嫂子可謝謝你了!」

姜倩感激道。

不枉費自己這麼上趕著熱臉貼冷,能答應就好!

之前也打听過了,嚴莉在公司還是有發言權的,招一個實習生,並不是什麼難事。

她要是開口了,那麼孩子想留在公司,也就不會是什麼難事。

「客氣,都是一家人,不說這些!」

嚴莉職業假笑一聲,不再想搭理她了。

哥哥這沒出息的一家人,真是累贅。

要不是葬禮,不來不合適,自己也懶得來。

心里也有懷疑,叫自己前來葬禮,是不是就為了求自己這件事情?

浪費時間!

這時,周圍的親戚朋友見狀,也都圍上來,跟嚴莉攀談。

畢竟這一圈之中,就嚴莉混的最好,他們都願意跟她交談,畢竟關系都是這麼交流出來的。

有了周圍的親戚朋友,嚴莉就不怎麼搭理身旁的嫂子了。

姜倩見狀,只能悻悻然地回到了嚴鈞的身旁。

跟他一起接待前來悼念嚴霄的親戚朋友。

想起差點壞了外甥的事情,姜倩有些不爽地冷哼責怪老嚴︰

「哼,還指望你幫說一下呢,你倒好,直接翻臉了!」

「有什麼好說的?你別給我出洋相!我嚴鈞這輩子都不求她!」

嚴鈞板著臉,冷聲斥責道。

察覺到他的怒意,姜倩也不好再說什麼

葬禮還未進行完。

光頭男人接了個電話,似乎是有什麼事情,看了眼嚴莉︰

「王老板要跟我們談一下上次的合作方案,我們先回公司吧!」

「害,你看這一天忙的,都是幾十萬元的合作訂單,我們也不敢耽誤啊,得先回去了哈!」

嚴莉賠笑著,對周圍的親戚朋友說道。

隨後,就要跟光頭男人離開。

嚴鈞看了眼葬禮還未結束,就要離開的兩人,面色有些不爽。

捏了捏拳頭,也只能忍了下來。

這時,

公墓門口的方向,忽然傳來了一陣動靜。

汽車的轟鳴聲襲來,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關注。

公墓門口。

一輛豪華轎車緩緩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7017k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妙醫聖手 萬相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