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四 沉默的真相

作者︰火鍋加香菜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譚局眉頭微皺,有些意外︰

「通知陳默家里人了嗎?」

「家屬在現場,陳默臨死之前,他妻子一直守在床邊!」

隊員回答道。

特事特辦,罪犯性命垂危,瀕死狀態下,家屬想要探望,他們也不好阻攔。

退一步講,病房之中也有監控設備。

不怕有什麼消息遺漏,所以放家屬進去探望,也是合乎規矩的。

听著隊員的話,譚局點了點頭︰

「嗯,陳默死了,該走的殯葬流程就交給他的家屬去做吧!」

「是!」

「對了,這個陳默臨死之前有沒有說什麼?」

譚局想到了什麼,追問道。

隊員面色一怔,回想著醫院中發生的事情,連忙回答︰

「我查了監控設備。臨死之前,他的妻子一直在床邊守著,過程中都是他妻子在說話,他只是最後回了一句」

「回了一句什麼?」

「七尺之軀,已許國,再難許卿!」

「!!?」

譚局面色一變,眉頭皺的更緊了幾分︰

「他配說這話!?」

話音提高了幾分,有些怒氣在其中。

就是這個陳默,牽連到了自己的師傅,身後名被侮辱,這是莫大的不尊重!

虧他,犯了這麼多事,沒有做出任何貢獻不說,還涉黑破壞。

何來的資格,說出這話?

正在這時。

另一個隊員急匆匆地走了過來,敲了敲門︰

「譚局,審查室那邊有結果了,劉哥讓您過去一趟!」

「走!」

譚局面色一怔,收斂了幾分怒火。

徑自離開辦公室,前往審查室。

此刻,

檔案堆積的審查室之中。

幾位身材板正的監督人員,雙手交垂在身前,立在房內的不同方位。

面無表情地觀察著正在房內翻閱檔案並記錄的老劉,秦朗。

銳利的目光之下,任何舉動都逃月兌不過他們的眼楮。

同時,這里有了任何消息。

他們都會準確無誤地將其傳達給上局。

「一切的行為都會有痕跡!前局和廖嘉,的確都跟陳默保持過一段時間的密切聯系!」

秦朗看著手中被抽調而出幾份的資料和記錄對比,面色復雜地說道。

語氣中多有感慨。

身旁站著的老劉,听著他的話。

目光則是凝聚在桌上的另一份蒙塵檔案袋。

語氣低沉︰

「別著急下定論,還有前局的灰色塵封檔案沒有查看,這封隱藏下來的資料,應該才是關鍵證據!」

「嗯,明白!」

秦朗瞥了眼,面色凝重地點點頭。

灰色塵封檔案,在巡防局的所有檔案級別中屬于最高級別,得讓譚局當場親啟。

即便是站在室內,負責將這些檔案袋親自拆開的監督人員,也沒有對這個灰色檔案袋下手的意思。

默認了巡防局的規矩。

也是在尊重前局

很快,

腳步聲從門外傳來。

譚局直接推門而入。

面色緊張地看向老劉和秦朗︰

「怎麼樣,查出來什麼沒有?」

老劉沒有開口。

秦朗面色凝重,直接回答︰

「按照現有的證據資料,我們暫時可以判定前局和廖嘉兩人,的確跟陳默分別有過一段時間緊密的聯系!前局長生前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約陳默秘密見面一次,同時,每次會面之後都會有案件發生,而且我們還發現陳默幾次在犯事之後,有被人暗中銷案的操作。同樣,廖嘉也是如此,不過他是在前局死後,才開始進行的聯系陳默,還有,廖嘉每次會面的時間點之後幾天內,總會是破獲一些案子,直到他不幸遇害!繼兩人之後,陳默跟巡防局內的聯系,就徹底斷了!我們沒能再查到他跟局內其他人聯系的記錄和證據!」

話音落下。

譚局艱難地翻滾了一下喉嚨,干澀十分。

目光難以置信地看向他︰

「你的意思是,確認前局和廖嘉涉黑?」

「現有的證據指向,是這樣!」

秦朗話鋒一頓,看向那封灰色檔案︰

「但,還有一封檔案我們無權查看,需要您親自拆啟查閱!」

「前局長加密的檔案,或許隱藏著關鍵信息!」

老劉在一旁補充道。

緩和著氣氛。

聞言,

譚局長連忙看向那封檔案,走上前。

不由得眉頭微皺。

師傅的一世英名,難不成真有暗中勾結!?

他的心緒復雜萬千,如果帶自己一路走來,被視為榜樣的師傅真的這麼做了。

自身又該如何自處?

雙手將其拿起,那薄薄的塵封灰色檔案袋,此刻在他手中似乎很是沉重。

見狀,

周圍的監督人員,刻意將目光抬了抬。

盯向他手中的檔案袋。

秦朗和老劉往前走了一步,也是齊齊地將目光投來。

事關案件的關鍵。

不得不令他們矚目緊張。

在周圍視線凝聚之下,譚局一手抓住密封條。

刺啦一聲!

拆開了!

眾人連忙將目光看過去,

發現薄薄的檔案袋內,只存放著一張高級隊員資料表以及附帶的行動記錄。

譚局連忙將其掏出。

這是巡防局中常見的隊員資料表。

按理說應該是在檔案室內才對,為什麼會被封存起來?

帶著疑惑,他的目光看向了資料表。

頓時,面色一愣︰

「怎麼是他!?」

眾人目光緊隨而至,皆是一怔!

整個審查室內,似乎陷入了窒息一般的寂靜。

只有他們顫抖的瞳孔,透露著各自的難以置信

資料表上詳細記錄著隊員的信息。

以及數次考核的表現,記錄等等。

這是專業的局內正式隊員,才有的表單。

可為何?

這份表單上記錄的局內考核第一,破獲無數大小案件,立下赫赫戰功的高級隊員名字,卻是掛著陳默二字!?

紅潤的公章,標識著這份檔案資料的權威和真實。

十數年前填寫的資料表,歷久彌新,每隔一年就有一枚新的巡防局公章蓋上。

行動紀錄上,有著詳細的臥底配合計劃。

對應著秦朗他們查出來的所有證據。

不過,

表單上,巡防局公章卻在三年前斷了繼續蓋印。

一旁的監督人員率先反應過來,疑惑發問︰

「為什麼公章在三年前斷了?」

發問的聲音落下。

譚局沒有回復,拿著資料的雙手顫抖了一下。

秦朗雙眼通紅,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迎著監督人員疑惑的目光。

老劉聲音有些沙啞地開口︰

「那年,廖嘉,廖隊長,在火車站遇害犧牲!」

7017k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