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六 上了新聞的

作者︰火鍋加香菜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接送遺體的地點就在醫院的太平間,蘇辰叫上了全叔和小丁。

接回遺體之後,還需要對遺體進行一番整理,著手準備殯葬的同時,還需要去進行一些銷戶的操作。

人生來有名,死後有歸。

歸去的過程不能夠精簡,雖不及十月懷胎的辛苦和曲折,但該有的儀式和操辦都需要顧及到位。

這也是殯儀館存在的意義。

隨著傳統習俗與現代快節奏生活的踫撞,除了一些經歷世俗多的老人之外,很多年輕人並不熟悉這些儀式和傳統習俗的規矩,甚至可以說是陌生。家有長者,可幫襯一二,不至于破了規矩,敗了習俗。家若無長者,那麼殯儀館的存在,就是對他們的幫襯之所。

不清楚規矩,可在此詢問。

不明白習俗,可在此置辦祭物。

不了解墓地,可在此挑選購置葬身之處。

不知何以得體入土,也可由他們來進行操辦葬禮,從嗩吶到鑼鼓,從白綢到棺材,從整理遺容到入土為安,步步得體。

這是對逝者的尊重,也是禮節的周到。

蘇辰站在太平間的門口,陰風徐徐。

望著那平平淡淡的三個字。

竟有種不寒而栗的死寂之意。

這時,

一道嘶啞的聲音傳來︰

「蘇辰,久等了!」

尋聲看去。

正是一身黑色正裝的全叔和小丁,兩人走了過來。

「全叔,您來了!」

蘇辰面色一凝,朝全叔打了個招呼。

隨後又朝著小丁微微頷首。

後者有些局促地喊了句辰哥,也算是打了個招呼。

順著蘇辰之前的目光看去,全叔目光復雜地看向太平間三字,沉聲提醒道︰

「畢竟是陰氣匯聚的地方,還是不要在這里多留,多思。」

「免得遭受其影響!」

「全叔說的是,剛剛我的確在思索一些事情,站在這里僅是片刻,就覺得遍體生寒。」

蘇辰面色一怔,深以為然道。

隨後,

朝著太平間的方向,做出個請的動作。

蘇辰已經提前辦好了所需手續,直接可以進行接走遺體。

三人進入其中領了遺體。

小丁和全叔將遺體接到運送遺體的車上,要拉往郊外的殯儀館

葬禮還是要辦的,遺體自然是要處理。

靈堂的置辦點。

入葬地。

蘇辰都交給了兩人去處理,畢竟陳默交代給自己的時候,是全套的服務,這些都要顧及到。

等到遺體搬上了車廂內。

小丁面色復雜地湊了過來,有些疑惑︰

「辰哥,這人就是今天報道的那個陳默?」

「嗯,怎麼了?」

蘇辰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畢竟這個消息都傳遍了整個縣城,如果小丁不知情,那倒是有古怪了。

「既然是沒有做什麼好事的人,那他的葬禮規制,是不是越簡單越好?」

小丁詢問著蘇辰的意思。

如果真是全縣,乃至省城都重點關注的對象。

那麼大操大辦肯定不合適,畢竟生前沒做什麼有利于社會的事情,反而還在破壞。

死後卻是如此規制,傳出去也是令人心寒。

但,對方是客戶。

葬禮還是得有,不過,可以低調一些?

听出了小丁的意思。

蘇辰淺淺一笑,還未說話。

卻見,

全叔從一旁走了過來,嘶啞道︰

「小子亂說話,這葬禮該怎麼辦就怎麼辦,親朋好友一應告之,該有的場面也不能少!」

「行了,別多問了,跟我上車!」

「別讓遺體在車內等著。」

听著全叔的話,小丁雖有疑慮,也沒再多問。

默默地朝著駕駛位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老全叔無奈苦笑一聲︰

「孩子還小,不懂得看人。」

「老全叔辛苦,這些事情又要勞煩您多費心思,對了,我先前說招人給咱們殯儀館添置人手,好去幫您辦理些業務,省去麻煩和跑路,那件事怎麼樣了?怎麼沒再听您說過?」

蘇辰沒有在意這點。

看著全叔無奈的模樣,想起了之前招人的事情。

沒有事情的時候,兩個人閑著還好說。

可要是有了事情,兩個人還真有些忙不過來。

先前為了許柏的葬禮,全叔和小丁可是忙前忙後,沒能停歇一下。

小許不懂這些規矩,只能勞煩全叔幫忙辦手續,幫忙看習俗規矩,還要幫忙購置一些祭品。

給兩人累的夠嗆。

听說辦完葬禮之後,全叔還高燒了幾天,又吐又鬧肚子的。

小丁稍好一些,回頭悶睡了一天,之後索性關門照顧全叔。

兩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

竟然悶頭都不說,還是全叔高燒結束之後,蘇辰才發現的。

全叔年紀大了,主持一下場面還可以。

忙前忙後的,真是有心無力。

所以蘇辰讓全叔和小丁去招人,按照自己現有的資金,養一個殯葬員工團隊也不是什麼問題。

只是,也沒听到他們再有所匯報招人的情況。

听到蘇辰提及這件事。

全叔卻是擺了擺手︰

「不成啊,招不來人,現在年輕人雖然懂得不多,但是對這一行卻是唯恐避之不及。有顧忌,有敬之,是好事。我當年也是這麼過來的,明白他們害怕啥,可就是不理解」

「不理解什麼?」

蘇辰眉頭微皺。

「嘿,也是我沒事在這瞎琢磨,以前你爹在的時候,我們跟著你爹一起干這活,無論走到哪家哪戶,不管做不做事,敬上一碗茶水是先,再好言好語地敬著,面子大著呢!人們都敬著我們,誰能想,現在人怎麼會對我們有偏見?你不知道我帶著小丁去招人時候,那些人給白眼給的,還有些說話難听的,我就不跟你提了!總而言之,一句話,成見太深!」

「想要招人,難!招到合適的人,更難!」

全叔面色復雜地說道。

今時不同往日,隨著社會的發展,總有些偏見在人心之中暗自叢生。

見狀,

蘇辰若有所思︰

「這位的後事還得您多操心,忙前忙後得辛苦了,招人的事情您就先別管了,我來想辦法解決!」

「好!」

「小丁還等著呢,我走了!」

全叔點了點頭,臉色之上略有欣慰,匆匆上車去了。

看著兩人驅車離開之後,蘇辰也離開了

殯儀車。

小丁駕駛著車輛前行。

忍不住疑惑,發問︰

「全叔,怎麼不讓我問?」

「您知道這次我們的客戶是誰嗎?他可是上了新聞的!」

「好幾家熱門新聞盯著呢,剛剛我們接遺體的時候,我就看到不少偷拍的了。」

听著小丁疑惑發問。

全叔面色淡然︰

「不管接的遺體是誰,我只相信蘇辰的眼光,他挑人,可從不簡單。」

聞言,

小丁面色一怔,有些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心中似乎有什麼想法,堅定了下來。

------題外話------

上了新聞的。

惡人自有惡人磨,希望不止今天這般喜樂見聞。

明天加更!

7017k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